比赛最终结果于4:1。∏∈,

    下半场登场的库卡和斯福扎各入一球,尤墨压根没捞着上场机会。

    于是,比赛一结束,媒体激动起来了。

    赢球,是意料之的事情,首发阵容,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可无论是意料还是意料外,分析起来都不难找出痕迹。

    唯独进球的家伙,有个需要摘出来好好研究一番!

    算上足协杯进球的话,库卡已经以12粒入球并列队内最佳射手了!

    比起尤墨在球队的地位,库卡更像是个超级替补,而且,同样喜欢场上疯跑的家伙,只是对抗能力和创造能力稍弱。跑位选择和抢点意识,两人相差无几。进攻组织上后者还要更强一些!

    这样的家伙是何时,从哪儿冒出来的?

    除了数据和场上表现,还有没有更大的新闻价值?

    如此耀眼的成绩,以往劣迹斑斑的家伙会不会得意忘形,故伎重施?

    带着一堆疑问,周一的凯泽斯劳滕体育台热播节目《一周红魔风》,晚上点半的黄金时段,由主持人科尔曼开始了对话。

    一番客套后,主持人一脸轻松,嘉宾一脸严肃。

    “印象,你的风格一向是自由自在,不拘小节,球场上如此,生活也如此吗?”

    “是的。”

    “别紧张,像聊天一样就行。”

    “不,我怕我一放松,会从嘴里说出天大的秘密来。”

    科尔曼的笑容僵在脸上,使劲咽了下口水,才能继续把笑容变得自然一些。

    “哈哈,你真会开玩笑。会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呢?”

    “那我悄悄地告诉你。你不许和别人说哈!”库卡继续一本正经。

    科尔曼果断被呛住,用力咳嗽两声,抬头看了眼猛使眼色的节目导演。

    “那好吧,你小声一点,别被导演听见了!”

    “嗯,那我说了哈!”

    “说吧。”

    “本赛季的德甲金靴。已经被人预定了!”

    科尔曼眼睛一亮,又迅速暗淡了一下,再开口时已经没有玩笑的心思。

    “老实说,是你吧?”

    “不,是上一场没有上场的家伙。”

    科尔曼眼神顿时明亮起来,声音提高了不少。

    “谢谢你的祝福。他听见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不,他自己说的。”

    科尔曼彻底楞住,好一会。才把张大的嘴慢慢合拢,低声问道:“为什么要说出来,这只是句玩笑话吧?”

    “不,是真的。对斯图加特的那个传球,就是他告诉我这句话之后,我的选择。”

    科尔曼又开始发呆。

    良久,才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为什么?”

    “不知道,或许。他觉得这么做会更有趣一些。”

    “是他让你说出来的吗?”

    “不,是你。”

    科尔曼快哭出来了。

    他和雷哈格尔的关系相当不错。应邀做这个节目也是想为球队出一份力,压根没想到会弄出这种结果来。

    他实在不清楚,眼前这个家伙是真傻还是装傻!

    “这样一来,他身上的压力会大很多。”

    “是的,如果不是信任你的话,我不会说出来的。”

    科尔曼摘下眼镜。真的揉了揉眼睛。

    娘哩,这货会咬人!

    赶紧转移话题!

    “你和他的关系怎样,我是说场下的。”

    “一般般,喊他请我吃饭还推阻四的!”

    科尔曼又开始使劲咽口水。

    有料!

    “他平时在队伍,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我是说。性格,人缘,给大家的印象之类。”

    “唉,要不是他拒绝请我吃饭的话,我是不会把这么多秘密都告诉你的。他给我们的印象,就一个字,‘猜不透’!”

    科尔曼心猛吐槽一番后,语气镇定许多。

    这货看来不是真傻。

    “嗯,还算意料的答案。他的所作所为的确让人很难猜测,比如说曾经在更衣室给你们讲故事”

    没说完,就被打断,“那不算什么,还有比这强悍118倍的事情!”

    科尔曼又开始咳嗽。

    毛哦,吹牛搞毛弄个如此准确的数字?

    “哈哈,你真幽默,是什么事情呢?”

    “不,118倍是我在经历那两件事情后,心想起的次数对比。”

    科尔曼胃口被充分吊起,眼神的渴望吓了导演一跳。

    这家伙多大年龄了?

    “让你说出来的话,大概会有些不太妥当,让我猜一猜嗯,应该是去年你们对阵拜仁的时候不对,应该是对阵勒沃库森的时候?”

    “错啦,是乙级联赛对阵亚琛队后,他去赌场找到我,说的那一番话。”

    科尔曼激烈跳动的心顿时平静下来。

    还好,这货懂得轻重!

    “看来,你和他之间的关系,远不像常人想象那么简单?”

    “是的,没有他,我大概已经在球队沦为看客,倒计时,继续我的职业生涯了。”

    科尔曼的神情变得复杂,眼神里的伤感清晰可见。

    为什么,话题永远离不开他?

    “哈哈,聊聊你自己吧,现在的。”

    “没什么可聊的,我来这儿的目的已经达到,没什么想说的了。”

    科尔曼呆呆地望着对方。

    库卡双目失神,慢慢低下了头。

    “他是我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家伙。我想,他会理解,我今天所说的一切。就像以前一样,无论我闯了多大的祸,他都会笑着对我说。‘嘿,我去找头儿说说,你来不来?’”

    半真半假的对话,猜迷一般的问与答,唯一能确定的,是尤墨亲口说出他要预定本赛季德甲金靴这件事。

    库卡为何要把这件事公布与众。原因已经无人去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两位当事人身上。

    进12球的尤墨,进1球的埃尔伯。

    第二十四轮开赛前,两位并不吝于发表看法的家伙,前后脚发出了声音。

    “是的,是我亲口告诉库卡的。当然,我没想到这家伙会告诉你们。老实说,我是个容易缺乏动力的家伙。这么做会更有趣一些吧。”

    尤墨的回答并不出人意料,同样,也掩盖不了仇恨的声音。

    狂妄,自大,爱出风头,到时候收不了场就等着被嘲笑吧

    “小把戏而已,当真的话,你们就输了。他那阴险狡诈的脑袋里。藏着数不清的诡计。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麻痹大意。好让他乘机追赶!”

    埃尔伯的声音获得了不错的评价。

    巴西人智商看来不低,居然看穿了对手的计策!

    除了当事人,雷哈格尔肯定也跑不了记者们的围追堵截。

    “如你们所愿,我也是从电视才知道消息的。联赛还有11轮,一起努力吧!”

    主教练的表态同样不出媒体所料,只是态度仿佛太过平淡了一些。

    “他和库卡之间。和这支球队的很多人之间,包括我,都有着远超你们想象的感情,我似乎,有些忽略了其它人的想法。”

    雷哈格尔接下来的解释让人云里雾里。好事者们解读了半天,也没有找出合理的答案来。

    同样不清楚答案的,还有尤墨的家人。

    从事媒体协调,把握舆论风向,控制言论尺度与范围,这些是王丹耳熟能详的工作内容。

    眼前库卡这一番主动爆料,无疑让她非常失望。

    “为什么,这样做目的究竟何在?”

    晚上,临睡前,王丹毫无困意。

    “你想听我当时的原话吗?”尤墨双手枕着头,望天花板。

    “说吧,我倒想看看,能有什么说服我的理由!”

    “我告诉他‘下赛季,拿个金靴’。他问‘你,还是我’。我说‘你,这赛季是我的’。”

    沉默。

    好一会,王丹才能继续开口。

    “他的心情我能理解,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舍不得你离开。可为什么要用那种方式,甚至都不和你事先沟通一下?”

    “想想上一场比赛。”

    尤墨一开口,王丹彻底怔住。

    继续沉默。

    仿佛适应不了这时断时续的对话一般,尤馨雅哭了起来。

    一阵忙碌之后,王丹抱着女儿坐在他身边,压低了声音问:“意思是,他在用言论影响主教练的排兵布阵?”

    “是的,一听说雷哈格尔的名字,就吓的不敢上前的家伙,公开要求主教练增加我的上场时间。”

    看着眼前鲜活的小生命,尤墨的心情好过了一些,起身,双手小心接过。

    “后果会怎样?”王丹有些紧张,甚至动了给克利斯娜打个电话的念头。

    “你担心雷哈格尔拿他是问?”尤墨笑了笑,低头亲了女儿一口,“没关系的,头儿能理解他的心情,不会认为他在挑战自己的权威。”

    “以后怎么办,再这样闯祸的话?还有,你为什么要突然下这么个决心,不会只是好玩吧?”王丹心思稍定,只是心情依然有些低落,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

    “我之前以为只有巴拉克会背上包袱,所以决定不再对他过高要求。现在发现,每个人,因为我的存在,都会或多或少有些异样的感觉。我的一言一行,甚至是开玩笑,效果都会被放大。”尤墨瞧着熟睡的女儿,苦笑。

    “你以后不会再回德甲了吧,所以库卡特别看重你目标的这个金靴。这支球队已经深深打上了属于你的烙印,逃也逃不掉的。你和他们,这段旅程,这份感情。”王丹轻叹一声,喃喃自语。

    “是啊,谁都逃不掉。甚至,谁都冲不淡。”

    “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不,有聚有散,才成宴席。”

    “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