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频大幅更换首发阵容,会不会带来配合上的影响?

    老实说,这个问题雷哈格尔心也没有答案。

    如果球队没有如此大的野心,那这种问题不会让他困扰。

    现在,除了创造奇迹外,还有了更多更夸张的目标,那配合上的适应与培养,就成了完成目标的必经之路。

    本场比赛,谢里和库卡已经搭档多年,两人最近状态都不错,配合更是不存在任何问题。

    场组合,斯福扎是当然的核心,克利斯托夫和布克分居左右听候调遣,莱希在他们身后保驾护航。

    这样的组合,即使面对联赛实力等偏上的对手,依然有一战的实力。

    唯一存在巨大变数的,是后防线!

    布雷默和塞斯克的卫组合是雷哈格尔仔细观察之后,刻意培养的一对组合。其它两名边卫和替补门将,都是前场德国杯比赛表现不错的家伙。

    当然,这种不错是建立在对手不强的基础上的。本场面对实力不俗的汉堡队,而且又是第一次客场出战的情况下,能不能抵挡对手高涨的士气,就成了整条后防线需要面对的巨大考验。

    老实说,眼前这种一场定胜负的淘汰赛,既使双方都没有尽遣主力上场,球迷们也不会介意比赛质量问题。

    赢了,向前,输了,回家。这种没有退路的选择,很容易就激起了全场球迷的热情。比赛一开始,看台上传来的巨大轰鸣声,就让凯泽斯劳滕的新人们,有些不太适应。

    这种不适应和心脏大小无关。

    都是新人的首发阵容,无论谁失误了。其它人都不会用高高在上的姿态,教训的口吻来解决问题。这种状况下,球队的整体氛围是比较平和的,只要整体水平发挥不错,那其的每个人都会心无旁骛,尽全力投入比赛。

    可如果首发阵容里。一堆老人只有不多的几个新人,那谨小慎微的心态是绝大多数新人的选择。如果再加上对手刻意提高的攻防节奏,看台上不断传来的干扰声,那比赛的注意力问题,会时时浮现,拉响警报!

    简单点说,是之前比赛并不紧张的家伙们,现在有些紧张到放不开手脚了!

    比赛进行到28分钟的时候,场上比分已经是1:2了。

    老将谢里在比赛第12分钟的时候。开了个好头。他接老搭档克利斯托夫的传球,力压对手头槌破门。可惜在接下来的几次机会,他和库卡都没能把握住,结果对手一次成功的快速反击,打穿了整个右路防线,在21分钟时成功扳平了比分。

    这次反击确实体现了老牌强队的风采,两次一对一的强吃对手,次准确快速的传递。凯泽斯劳滕的防线就被彻底击垮,丢球算是情理之。

    就在新人们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士气高涨的对手集体出动,先是高位逼抢让布克只能选择回传,接下来的围抢让接应的左后卫明显慌乱起来,本来可以直接破坏出边线的皮球,在犹豫不决的心理下,变成了对手就地反击的突破口!

    这种丢球打击实在不小!

    你来我往的对攻。表现出色的一方取得领先优势,这种事情双方都能接受。可如果在领先后变得不会踢了,一次丢球不够,还要接连失误,那比赛的平衡很明显已经被打破了!

    后防不稳。谈何进攻?

    任何一支球队,都不会否认以上经过千锤百炼的观点。

    两次丢球,布雷默和塞斯克都扮演了救火队员的角色,可惜双双以失败告终。

    明显不能原谅的第二次丢球后,布雷默一掌击在门柱上。

    场上所有凯泽斯劳滕队员们都有些茫然,可惜,期待的怒火并没有冒出,5岁的老队长抬起头,看了眼替补席。

    那里,有1岁的莱因克。

    在这支充满神秘色彩的升班马,有许许多多奇怪的角色。

    18岁的当家球星,18岁的助理教练,默默无闻的主教练嫡系弟子,比当家球星还大岁的钦定接班人,不时闯祸还能并列队内最佳射手的坏小子

    这些家伙之外,更衣室本来的秩序依然存在。

    队长布雷默,副队长施容博格,前队长鲁斯,莱因克。

    副队长碍于自己的外国人身份和“副”字带来的底气不足,在很多时候都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比赛与训练,争取用优异的表现来回报主教练的信任。

    队长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主力位置早已不保,本身的性格也是平稳有余,霸气不足。这样的老家伙,明显不可能一直保证更衣室的良好氛围。

    当然,有神奇的当家球星在,这种问题也没让他为难过。

    可惜,世事无常。

    今天,此刻,他真有些怀念替补席上的那些家伙了!

    发火,不是他擅长的,教训人,更不是他愿意且忍心去做的事情。可是,危险的苗头已经点燃,难道任由状况恶化下去?

    “老队长遇到麻烦了!”

    跑道上站定的两个家伙,仔细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好一会,拉钦霍才感慨出声。

    “是你的话,会怎么做?”尤墨顺着布雷默的目光,转到了替补席上。

    雷哈格尔也在做同样的事情,面无表情的目光,看着沉默不语的莱因克。

    “我?干嘛今天老是考我?”巴西人显然在这种事情上不爱动脑筋,被问起时一脸的不情愿。

    “不考你我考谁?跑道,球迷?”尤墨把目光收回,一脸奇怪地瞧着对方。

    拉钦霍蛋疼无比的挠挠头,勉为其难地开口说道:“我的话,大概对了。会学习boss的作法,继续信任年轻人!”

    尤墨不置可否,指着塞斯克一脸茫然的表情,“看,这家伙要被队友传染了。”

    场上,20岁的小将右路补防很积极。路却失了位置。对手迅速抓住空当,一记凌空抽射擦着门柱偏出。

    巴西人怔住,好一会,才喃喃自语,“还主教练呢,队长我都干不了!”

    “嘿,库卡,在干什么呢?”

    尤墨的大嗓门已经很久没有飘荡在场上了,此时在看台上巨大的叹息之后。难得吼了出来。

    效果还不错,除了美国人,其它老老少少都瞅了过来。

    包括雷哈格尔,莱因克,布雷默。

    库卡明显楞了一下,再开口时皮球已经在场地上空飞舞。

    “啊,没干嘛,踢球呢!”

    让人无语的回答之后。美国人在众人焦点跑向皮球,起跳。却差了一大截。

    汉堡队的攻势依然很盛,凯泽斯劳滕门前又是一阵忙乱后,皮球摆放在小禁区线上,众人松了口气,等待门将开球。

    “嘿,塞斯克。你长大了要当后防领袖吗?”

    库卡没有像往常一样向线跑,瞅见一脸茫然的家伙后,大嗓门问候起来。

    “啊,那个,没。没想过。”塞斯克使劲摇了摇脑袋,仿佛慢了会被人敲一般。

    “听我说,如果想的话,眼前是最好的机会,信不信?”美国人睁大了眼睛,炽热的光芒从其跑了出来。

    “嗯,明白了。不过,你要帮我。”塞斯克猛然一个激楞,脚步停了下来,同样睁大了眼睛。

    “当然,下来你请我吃饭就行!”库卡咧嘴一笑,举起拳头,在空用力挥了挥。

    “没问题!”

    上半场的后15分钟比赛,渐趋平衡。

    汉堡队的场上阵容并不足以稳稳压住凯泽斯劳滕队,士气正盛时猛攻一阵后,发现对手已经慢慢稳住了阵脚,他们于是顺势把阵形回撤,与对手在场缠斗起来。

    库卡画了一个甜美无比的大蛋糕给所有人,结果却没能兑现诺言,虽然后防线的小家伙们都信以为真了。

    场休息,更衣室里。

    雷哈格尔面带微笑,一进来就敲在库卡头顶。

    “老实说,我也被他糊弄了,思考了好一会‘最好的机会’这种问题。”

    库卡龇牙咧嘴地不敢反驳。

    “不过呢,有时候注意力一转移,心情就会好很多。这种感觉,就像参加葬礼的时候,一片痛哭声,你却突然回忆起死者生前很搞笑的一幕。于是,悲痛的气氛被你无视,回忆带来的乐趣让你的心情不再沉痛。”

    “生活也是如此,苦难,挫折,失落,是永远的主题,在整个生命长河,最少要占据一半以上的时光。未来的不可预知性,让我们把悲观的情绪放大,沉浸在眼前的痛苦,无法自拔。”

    “生活,有这样一群家伙,他们把‘信以为真’解释成‘只要你一直相信,它就是真的。’我一开始挺瞧不起他们的,觉得任何事情没有充足的准备,足够的实力,哪儿会有那么多奇迹砸在头上?”

    “后来,有一个家伙出现在我面前,一脸惊讶地朝我嚷嚷,‘你不信吗,升班马横扫一切的神话?’”

    “开始我当然不信了,连打赌的念头我都没有。还好,幸亏我没和他打赌,不然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输给一个小家伙可真够没面子的。”

    “好了,故事讲完了,下半场大家继续努力。”

    雷哈格尔推门出去好一阵子了,更衣室里依然安静的只剩时钟“滴答”作响。

    瞅着时间快到,布雷默起身,伸了个懒腰。

    “boss太糊弄人了,也不讲讲战术。你们呢,爱听故事还是战术?”

    “真没劲,这么快就把故事讲完了,简直不过瘾!”

    塞斯克跟在他身后,同样伸了个懒腰。

    “是啊。”身后的家伙们纷纷起立,一个个懒洋洋的,仿佛看了一场没有结局就散场的电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