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贝尔和梵妮的到来,让前程往事告一段落的同时,开启了新的一页。¤,

    老实说,一明一暗的两个对手,黑泽龙之虽然像个苍蝇一样不时地跑出来恶心人,可突然一下消失不见的话,尤墨还有些不太习惯。

    一片追捧多没劲!

    吕奎的事情早已被他遗忘,如果不是真的和拜仁幕尼黑扯上关系,他压根不会去管一个手下败将的动机问题。

    约内利这个名字尤墨听都没听说过,根本谈不上仇恨一说。

    于是,在别人看来扬眉吐气的事情,在他心里并没有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赛前新闻发布会上,长枪短炮围了过来。

    对于同行,记者们极度缺乏同情心。对于身陷丑闻的富二代,官二代,他们同样喜欢痛打落水狗。

    可惜,尤墨前面的回答实在乏味。

    “老实说,我喜欢挑战,更希望自己是一个挑战者,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成功者。两件事情对我来说都没有多大触动,现在我比以前又多了一个目标,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去管半年前的事情了。”

    “拜仁幕尼黑?仅仅是个对手而已,当然,算是个比较特殊的对手吧。场外手段这种东西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身为职业球员,应该明白,现在的竞技体育早已不是象牙塔。没有足够的抗压能力,是没办法用最坚定的步伐向目标迈进的。我的时间很宝贵,没空浪费在回味胜利的滋味上。”

    直到最后一个问题抛出。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去年那场比赛呢?或者,你是想问,是谁把事情真相揭开的吧。这种问题你不如去问问拜仁主席,说不定他正在调查这件事情。”

    个问题回答完,尤墨扬长而去。

    记者们的情绪。从开始的兴奋无比,到后来的面面相觑,最终定格在彻底傻掉!

    等待当事人出现的时候,相熟的家伙们已经议论好一会了。

    结论比较一致。

    对于年轻人来说,站在正义的一方,将反派彻底打跪后。应该是喜不自胜到难以掩饰才对,

    身为记者,都懂得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尤其是在凯泽斯劳滕的地盘上。就势追捧一下,顺便再把拜仁幕尼黑拿出来挑逗一下当事人的情绪,就成了不少人的打算。

    至于事情真相如何,稍有些职业经验的家伙们都看的出来。

    录音的两个人,一个是黑泽龙之,另一个很多人资料都不用查。凭着记性就叫出了名字。

    巴贝尔!

    他来参加比赛,明显是受了岛国人的金钱诱惑,打算获胜后干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结果冠军没拿到不说,途居然受伤了。这种事情双方扯皮是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即使没有尤墨对他说的那番话,记者们也觉得事情早晚得曝光出去。

    仅仅是个名声不太好的外国记者而已,社会能量能有多大?

    可是,随后曝光的事情。明显不是小事了!

    同为德国跑酷顶尖高手,巴贝尔和吕奎之间不可能一点都不了解。吕奎和拜仁主席的大公子关系非同一般。这件事情圈外人不了解,圈内人巴贝尔知道也不足为奇。

    可知道归知道,说出来的勇气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对手可是拜仁主席!

    比岛国人高了不知多少个层次的对手,得罪之后能有好日子过?

    意识到这一点后,记者们兴趣骤然上升。他们的前几个问题算是过度,没取得想要的结果只是略略有些惊讶而已。最终目的可至关重要着。

    巴贝尔和尤墨之间,到底是何种关系?

    主动揭露真相,到底是巴贝尔正义感爆棚,还是尤墨在背后指使?

    两个家伙到底知道不知道得罪拜仁主席的后果?

    他们怀揣着极度的兴奋,小心翼翼。用极为平淡的语气,装做不经意的样子,问出了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

    “事情看来已经真相大白,正义被伸张的同时,幕后英雄也非常欣慰吧?”

    结果,答案让他们傻掉好一会之后,手都激动地抖了起来!

    战争才刚刚开始,谁他么说真相已经大白的?!!!

    一小时后,拜仁会议室。

    贝肯鲍尔,赫内斯,鲁梅尼格。

    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于是,还算情绪稳定的足球皇帝先打破沉默。

    “被人怀疑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心里发虚的情况下。”

    鲁梅尼格脸色更加苍白,牙齿挫动了几下,张嘴时肌肉已经有些无力,“我明白,事情到此为止,不会有任何为泄私愤的举动了。”

    赫内斯觉得自己已经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那一个,于是低了头,静静倾听。

    沉默了一会,贝肯鲍尔缓缓开口。

    “实力这种东西,是看清楚自己和对手之后,才能明确的。仗势欺人没什么了不起,凭自己的能力让对手心服口服,才是真正坐稳自己位置的资本。告诉他,我对他的期望值依然很高,但不希望再看到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是的,他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让他以为眼前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包括对手的反应,他也觉得可以通过推理来断定。”鲁梅尼格只觉得头晕目眩的,于是闭上眼睛,身体后仰,整个人软在宽大的椅子。

    “他的对手,拥有让人难以置信的勇气和直觉,而且,并不按常理出牌。具体措施你们商议吧,总理说不定要找我聊聊天了。”贝肯鲍尔起身,脸色依然肃穆。

    “谢谢。”

    “我也有儿子,这种事情,对我的触动一样很大。”

    弗里茨*瓦尔特体育场,看台上。

    王丹的职业病彻底发作,女儿丢给母亲,自己跑来陪一男一女看球。

    “是种什么样的勇气,让你在揭露黑泽龙之之后,把拜仁主席的儿子一并捅出来?”

    巴贝尔脸色如常,梵妮却有些坐立不安。

    “没什么大不了的,和他比起来,我的行为只是小儿科。”

    “后果呢,完全没有想过吗?”王丹已经化身知性姐姐,不无忧虑地瞧了眼旁边的年轻姑娘。

    梵妮呆呆地望着正在和对手握手的家伙,眼神茫然。

    “没有,只是觉得,如果我是他的话,受到这样的帮助之后,肯定会用力所能及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谢意。”巴贝尔没有转头看她,只是一脸认真地看着王大记者。

    “因此影响自己以后的生活,甚至影响家人或朋友,也无所谓或者无所畏惧吗?”王丹睁大了眼睛,语气加重。

    梵妮终于把目光转回,静静地看着两人。

    巴贝尔脸色微变,轻轻叹了口气。开口说话前转了转脖子,想找回以前的样子,却发现记忆的自己已经模糊。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冲动了。可是,现在的我依然没有后悔。因为他告诉我,既然爱这项运动,那它带来的伤痛折磨和风光无限一样,都是必须经历的考验。”

    “这件事情捅出来,不止是我,他也会因此受到不小的影响。甚至,拜仁幕尼黑会迁怒于他,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大麻烦。”

    “不,他不会”

    巴贝尔轻喘口气,打断了王丹表达看法的声音。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办法和心理准备来应对可能的麻烦,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让他对我改变看法。我只是觉得,这是个挑战,逃避的话,会再也没有勇气来继续自己的追求。”

    “面对强权与不公时,他从来不会默默承受。知道真相的我,不能置身事外,让应该受到惩罚的家伙继续逍遥自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