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兴格拉德巴赫,埃芬博格。…,

    尤墨的眼睛里只有这两个对手,拜仁主席什么的早已丢到九宵云外。

    王丹刚把黑泽龙之的事情告诉他,巴贝尔的名字就已经在他心头浮现。至于后来牵扯到吕奎,约内利,甚至鲁梅尼格,他都没有任何担心过。

    他这一路走来,已经经历了数不胜数的盘外招,对手稍有异常举动,他的嗅觉比抢点射门时还要灵敏!

    去年那场比赛后,除了替死鬼古铁雷斯外,只有两名裁判,两位球员经纪人,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被确凿的证据给击,最终需要面临轻重不等的处罚。

    整个事件调查过程,只有裁判纪律检查委员会几名头面人物集体辞职,算是局部地震,其它比如俱乐部,足协,球员及教练工作人员都算相安无事。整个事情可以说是雷声大雨点小。

    这种状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深入调查触碰到了严重阻力,在双方角力未分胜负前,事情会暂缓之前的进度。

    至于是在哪儿遇到的阻力,别人不敢猜,他心里却跟明镜一般。

    总理的电话都没能把问题连根掘起,整个德国除了拜仁幕尼黑外,还有哪家俱乐部能办到?

    不过,清楚归清楚,他才不会刨根问底追究下去。

    凯泽斯劳滕只是座小城,德甲红魔只是支根基浅薄的小俱乐部,他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待下去。通过这种事情,让对方明白他们的强硬态度和巨大能量就行,没必要持续地明争暗斗,成天为场外纠纷闹的不可开交。

    当然,如果对方不知死活。依然想用盘外招来决胜负,他也完全不虚!

    来,斗!

    巴贝尔出人意料地把事情揭露出来,老实说,他也有些吃惊。

    一直很跳弹的黑泽龙之,在他眼里并不够资格称为对手。而且,靠笔杆子吃饭的家伙,嘴上吼的凶,实际行动却往往要打上不小折扣。

    把吕奎的事情一并曝光,目标直指拜仁主席,这份胆量和可能引起的后果,让他眯起了眼睛,仔细捋了一遍事情经过。

    敏锐的直觉,加上仔细的琢磨。目标被他迅速锁定!

    操纵裁判的事情,极有可能和所谓的主席接班人有直接关系!

    为何有这么大的把握,在于他习惯性设身处地的思考。

    派出自己的好友想去羞辱别人,结果打脸不成反被打,这口恶气,富二代子弟岂能咽下?

    既然咽不下,行为必定升级。

    这样有钱有势的家伙,如果因为怒火蒙蔽心窍。不考虑后果的话,通过强有力的社会关系来操控一两场比赛。简直轻而易举!

    选择他们与拜仁幕尼黑决战之前实施,这种决定让他瞬间排除了拜仁主席的嫌疑。

    老狐狸们可能也会因为愤怒导致行为失控,可事情已经过去月余的情况下,依然冒如此大的风险去报复对手,这种事情明显不是一家俱乐部主席能干出来的。

    于是,借记者之口。他的目标极其明确。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干的!!!

    想报复巴贝尔?先试试我这一关!

    风口浪尖,雷哈格尔并不担心自己的得意弟子。本场比赛的目标,除了胜利之外,依然还有朝金靴发起的冲刺。

    在他眼里,尤墨的行为的确大胆出格。思维方式更是不按常理出牌。可大胆归大胆,不按常理归不按常理,必要的冷静,充足的准备,强悍的思维能力,这家伙一样也不差!

    有了这些强有力的支撑,他相信这家伙能把注意力从场外转回,专注于比赛。

    “布克最近的发挥值得称道。”

    教练席上,连续两场首发出战后,被斯福扎轮换的卢伟,一脸轻松。

    “是的,上一场比赛他的发挥值得称道。”雷哈格尔嘴角含笑,微一点头。

    “知道自己的长处所在,没有被外界的非议迷惑双眼,这样的家伙值得信赖。”

    “没错,他的勤勉谦逊让人印象深刻。虽然天赋不高,但我看好他能大器晚成。”

    “每支球队的基石,都需要这样的家伙负责堆砌牢固。”

    “嗯,老将的心,年轻人的身体,有点你们的影子。”

    “您过奖了。”

    “哈哈,我好像很少表扬你!”

    “这样的语气讨论问题,已经是最高程度的表扬了。”

    “这样的埃芬博格,有点可惜。”

    “嗯,搞错了对象和方式。”

    场上,绰号“老虎”的家伙一记凶狠的铲断后,双手叉腰,高抬下巴,一脸的不屑神情。

    尤墨本来想从对方前锋脚下直接断球的,结果没想到这家伙反应神速,他还没控制住皮球,就被快若闪电的铲球给破坏了。

    这次碰撞他明显有些吃亏。

    铲球这种东西,即使被铲的一方已有准备,很多时候依然避免不了引起剧烈疼痛的硬伤。

    而且,除了短时间的剧烈疼痛外,被人偷袭的愤怒,无法马上教训对手的郁闷,都在点燃着热血沸腾的情绪。于是,被人凶狠铲断之后,脾气火爆的家伙少有不寻思报复的。

    当然,有经验的裁判也不会无视这种擦边球的行为,即使没有犯规,只要铲球方动作偏大,一般都会把当事人叫过来,口头警告或者教育一番。

    这次也不例外。

    瞧见埃芬伯格明显的挑衅行为后,当值主裁判把两人叫了过来。

    先是肇事者。

    “注意你的动作,别以为我视力不好!”

    再是受害者。

    “没事吧,需不需要队医处理一下?”

    埃芬伯格是老江湖一个,面对裁判的黑脸自然陪起小心,示意自己是无心之举。

    尤墨的反应不出对方所料。

    这货睁大了眼睛,把脑袋伸到转身欲走的裁判面前。

    “他是故意的。裁判,他这样的举动差点让我受伤下场!”

    主裁判有些皱眉,停下脚步,转过头,语气转冷,“知道了。”

    比赛于是继续进行。

    场上的凯泽斯劳滕依然占据着明显的主动。门兴格拉德巴赫一直是一副疲于防守的架式。不过,相比于上一场打疯了一般的状态,这场红魔将士们的表现明显有些回落,数次进攻都被早有准备的防线给阻拦下来。

    比赛第28分钟,右路克利斯托夫传。

    显然不准备收手的埃芬博格,这一次化身场搅肉机,大禁区前沿身体一横,想把身后准备抢点的对手彻底拦住。

    尤墨前冲的速度有些快,对手抬的并不高的肘关节。准确命了他的胸口,减缓他向前速度的同时,又让他吃了暗亏!

    再次倒地后,裁判的哨声没有响起。

    满场嗡嗡的议论声,埃芬博格施施然走近,手伸出,身体却不肯弯下腰来。

    “想挑事?”

    尤墨没理悬在空懒洋洋的手,愤怒的声音让附近的队友有些诧异。

    这家伙怎么了?

    “嘿。正义使者,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埃芬伯格得意地眨眨眼睛。撂完一句话之后,转身走人。

    “没事吧?”布克快步跑了过来,伸手拉他起来。

    “没事。”尤墨面无表情,轻轻点了下头。

    两次成功之后,场上局面开始激烈有余,精彩不足。

    像极上一回合交锋时的状况。让雷哈格尔皱起了眉头。

    “咦,今天那个家伙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样?”

    “往下看吧,他比巴西人的演技高超的多。”卢伟显然不是个爱操心的主儿,双肩一展,身体靠在椅背上。

    “哦?为什么以前很少见到?”雷哈格尔来了兴趣。皱起的眉头舒展开,目光更加专注。

    “今天的对手不同吧,可能是。”

    吃了亏显然不能光指望裁判,这一点双方都很清楚。

    比赛第5分钟,门兴队球门球。

    埃芬博格先是朝门将挥了挥手,然后转头,确认目标。

    188的身高,90公斤的体重,这样的家伙靠近尤墨的时候,明显占尽了便宜。

    皮球飞临两人上空前,双方的肢体接触已经相当激烈。尤墨右手拽住对方肩膀,埃芬伯格左手向后,搂住对方的腰。

    最终,谁也没能跳起,皮球被身高占据明显优势的家伙脑袋碰到。

    就在所有人目光转走,开始确认皮球归属时,埃芬博格脚步一顿,捂脸倒下!

    尤墨之前被侵犯后的反应,明显给主裁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时快步走来之后,高高扬起的黄牌,迅速引起了看台上更大的嗡嗡声。

    嘘声也不甘寂寞地跑了出来,背景声音一般,出现在努力向裁判辩解释的家伙身后。

    仿佛是越来越有心得一般,比赛第41分钟,凯泽斯劳滕半场,过了线两米远处,埃芬博格带球,高速朝尤墨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裁判顿时瞪大眼睛,紧随其后。

    加速,急停,仿佛是为了拉出传球角度一般,左脚横向一磕,右脚向前一趟。可就在一切看似再普通不过的时候,埃芬伯格的左腿顺势向前,左脚勾起,开始寻找目标!

    可惜,这一次的剧本,没按他写来的!

    尤墨本来伸出准备断球的右脚,闪电般的向后一退!

    没有勾任何东西的左脚,有些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埃芬博格显然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于是干脆继续向前一碰,感觉撞在对方腿上后,顺势倒地!

    哨声如愿响起。

    可惜,想象的红牌没有出现,一张愠怒的脸和一张可恶的黄牌,出现在他面前。

    黑衣裁判身后,有一张微笑的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