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玩吗?”

    很随意的问候声响起,埃芬博格却脚步猛然一顿。£∝,

    “什么意思?”

    “你懂的,何必问我?”尤墨扬了扬手,漫不经心。

    “走着瞧!”埃芬博格脸色迅速变化了几次,最终停在了横眉冷对上。

    “那就走着瞧。”

    场休息迅速到来,0:0的比分,让看台上习惯了周末大餐的球迷们不太习惯。

    而且,不光是他们,还未从上一场的兴奋走出的球员们,同样有些异样的感觉。

    更衣室里坐定,拉钦霍的声音迅速响起。

    “太可恶了,居然想主动挑起战争!”

    众人纷纷应和着,顺便把目光转向焦点的家伙。

    尤墨一脸平静,没什么说话的欲*望。

    “你没事吧?”

    一片交头接耳声,莱因克探头过来,小声问。

    “没事。”尤墨摇摇头,脸上挂了些苦笑。

    雷哈格尔推门进来,轻轻咳嗽一声后,反手把门关上。

    议论声骤然而止,诺大的房间安静下来。

    “赛前新闻发布会,给你们带来的冲击也不小吧。”

    老头儿脸色平静,拽了把椅子坐在了人群。

    “和你们的感受一样,我也很惊讶。”

    一片点头之后,雷哈格尔压低了声音,仿佛在探讨秘密事件。

    “惊讶的,不是事情真相,而是说出真相的勇气!”

    “去年那件事情,我们没有深究,原因你们也都清楚。老实说,场外较量。我们并没有与大俱乐部抗衡的实力,因此,表明强硬态度就行,没必要闹个鱼死网破。”

    “o在今天说的那番话,可能会引起我们不少人的担心,觉得旧事重提的话。可能会打破现有的平静局面,让我们没法集全部精力在剩下的比赛上。这种状况,其实已经体现在了上半场比赛。”

    “而且,除了事情带给我们的影响力外,剩下的对手,也会有意无意地撩拨着我们的情绪,把我们当成志得意满的正义战士,用一些小手段试探我们的承受能力。”

    “经常把正义挂在嘴边的,是卫道士们。伪君子们,记者们。觉得自己是正义化身的家伙,不是超人,就是堂*吉诃德。这么说并没有贬低正义感的作用,相反,我非常看重有正义感的家伙。”

    “只是,只有正义感,没有足够的能力。没有清醒的头脑,没有明确的目的。正义感会成为别人嘲笑的对象,像撩拨小孩子一样,不断刺激他们越来越脆弱的神经,直到把他们逗哭为止!”

    “这场比赛的埃芬博格,正是这么干的。结果你们也看见了,他以为成功激怒了对方。却不料,自己成了跳梁小丑!”

    雷哈格尔停顿了一下,看着一圈若有所思的弟子们。接着,起身,走到尤墨面前。站定,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我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何打算,也不明白他之前的反常举动有何意图,更不清楚他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说这些,只是想让大家明白,正义感,既不是让自己站在道德高度谴责别人的资本,也不是需要藏着掖着以防被人笑话的幼稚想法。”

    “把正义感当成向上的动力,深藏心,用不断的成长,更好地完善它,这才是面对黑暗和不公时,能帮助我们鼓起勇气,直面挑战的最有力武器。”

    “因此,当前状况下,无论是追捧还是挑逗,都不是我们需要在意的东西。”

    “想要整个人变的强大,心灵先强大起来!”

    雷哈格尔所料不差。

    表面上看,是所有人都在关心球队的当家球星。实际上,这种关心里面,不无对自己,球队,整个俱乐部的担心。

    拜仁幕尼黑早已成了德甲俱乐部的公敌,甚至很多人都相信这样一种说法。

    “这家俱乐部给德甲联赛带来荣耀,也给其它球队带来灾难。”

    比场上表现,他们不虚对手,可是,场下呢?以后呢?还能如此扬眉吐气?

    已经得罪对手的前提下,指望对手心胸开阔不计前仇,这种想法明显只是弱者缺乏自保能力的臆想。他们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可他们离真正的强者还有明显的差距,如果带领他们实现眼前这一切的家伙不在了,拿什么来抵挡可能会迅速降临的报复?

    这种担心他们并不愿意承认,却真实无比地存在于每一个缺乏勇气的心。

    换句话说,这种状态,其实是他们对精神领袖的心理依赖造成的。

    毕竟,有这家伙在,这支球队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才有了笑傲德甲联赛的本钱。

    如果他不在了,人们的期待值与他们的场上表现,落差会不会太大?球队的未来,会不会变得让人失望之极?

    这种感觉,就像是每周看惯周末大餐的球迷们一般,没有足够坚强的信念,难免会对平淡乏味的45分钟表现担忧起来。

    上赛季与拜仁幕尼黑决战时,主教练已经帮他们指明了道路。可那个时候,球队的目标仅仅是连奖牌都没有的半程冠军而已。

    现在,德甲联赛冠军,足协杯冠军,金靴奖,这个奖项都拿到手的话,他们将会凌驾于整个德甲联赛之上,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头羊!

    这一切的变化太大,太快,让他们难免有些脚步踉跄,心生惶恐。

    上一场轻松拿下沙尔克04的状况,表面上看,是增强了他们继续前进的信心。实际上,那种程度的发挥他们目前只能偶尔为之,以那种标准来衡量以后比赛的话,难免心里缺乏底气。

    想的越多,对比赛的影响就越大。一路高歌猛进的他们,忽然有了高处不胜寒的担心,以至于尤墨的一番话,上半场有些反常的举动,就让他们心悬半空,注意力不能完全集了。

    雷哈格尔的一番话,把他们从茫然拽了出来,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你们的心灵还不够强大,还需要继续努力!

    下半场比赛,所有的红魔将士们迅速提高了注意力,整支球队的攻防体系都开始流畅起来。已经心知不妙的埃芬博格,很快放弃了继续挑逗对手的念头,坐镇后场,层层布防,想用顽强的防守扳回场上平衡。

    可惜,自己亲手种下的因,被有心人顺手拈来,结出了他万万没想到的果。

    比赛第69分钟,替换斯福扎上场的卢伟,经过10分钟的场上热身后,表现越来越活跃。这次进攻是从右路发起的,施容博格后场一直记传,皮球交给了过来接应的拉钦霍。巴西人依然念念不忘上一场球队的神奇表现,此时接球就是个一脚传递。

    卢伟的位置刚过场四五米,远远未到制造威胁的区域。可巴西人突然提速的举动,顿时引起了门兴球员的强烈反应。

    两名防守队员一左一右,迅速围拢,不远处眉头紧皱的埃芬博格,注意力也高度集,随时准备保护。

    卢伟的选择不出他们所料,接球就开始直线向前,完全无视对方防守一般,想带球从两人间穿过!

    既然不出所料,夹抢的两人没有犹豫什么,同时加快动作,准备让对方球过人不过!

    眼看大门即将紧闭时,卢伟的选择起了变化!

    急停,左脚向右一记轻推后,右脚顺势一蹬,整个身体的重心迅速向左移动!

    关门的两人身体造型已经摆好,面对如此迅速变换的重心移动方向,只能眼看着对方球往右路去,人从左路走。

    接球的是谁?

    心一凉的两个家伙同时转头,确认了下目标,放下心来。

    这家伙,这种位置有何威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