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没啥威胁,如果没有卢伟在的话。√∟,

    尤墨漫不经心地向前带了一步,似乎看都没看一眼,右脚一记两米不到的斜传,皮球物归原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29岁的老虎都收紧了心脏,没有时间去惊讶。

    两个人,视队友的跑位为无物,在距离大禁区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开始了纯粹的二人转!

    曾经被对手和队友熟悉,后来消失不见的二人转!

    已经略显慌乱的门兴队防线,彻底陷入混乱!

    埃芬博格的位置本来在尤墨身前,后来转身想截断两人传球路线时,被卢伟的带球突破给晃在了身后,无奈之下只能迅速转身回追。

    心知不妙的家伙,紧追几步后就打定了主意。

    至少得拦下一人,不然太危险!

    可惜,这两个家伙从二人转一开始,就没有给回追的家伙们机会。两人选择的路线虽然不是直线向前,可卢伟的重心变换实在太快,这让皮球的横向移动只占据了极小的一部分。一直到了禁区前,发力猛追的埃芬博格才靠近了两人间。

    左,还是右?

    所有人都明白,人员密集的地方,重心低,脚下频率快的家伙才是最有威胁的存在。同样,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场上的keyan就不用去凑热闹了。经验丰富的埃芬博格也不例外,略一抬头,发现卢伟身侧已经被左右包围之后,左脚用力一蹬,右边!

    想断球,就得把注意力置于传球人和接球人之间,随时准确伸脚。

    埃芬博格奋力向前。看着自己离目标不远了,右手伸出,拉了对方球衣一把。

    不料,整个人都被他拉过来了!

    一直和卢伟保持了横向传球空间的尤墨,右脚一蹬,向左靠近!

    已经踩在大禁区线上的埃芬博格反应神速。手一松,左脚伸出,急停!

    尤墨压根没有借势倒地的意思,把老虎挡在身后的同时,右脚一伸,接住了卢伟的横传。

    接下来,面对正面封堵射门的家伙,他用左脚一碰,整个人向右横移一步。就拉开了射门的角度。

    如此松散的防线,其实都拜两人突然玩起的二人转所至,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的防守队员,面对准备拉弓射箭的家伙已经无能为力了,于是所有人转头,祈祷门将发威。

    老虎能成老虎,显然是胆气与能力综合作用的结果,在所有人都已经放弃的时候。他依然没有!

    只可惜,他从尤墨身后奋力伸出的右脚。没有封堵住想当然的射门。

    左脚向右继续一碰,还在拉射门角度!

    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失去了悬念。

    两黄一红的埃芬博格,一脸无奈地瞧着比分牌上0:1的数字,黯然下场。

    比赛结束于2:0。

    点球之后10分钟不到,巴拉克在右路小禁区附近,接布克的左路传。高高跃起后奋力一甩,让球迷吃下了颗踏实无比的定心丸。

    老实说,点球没有异议,两黄一红却稍显严厉。

    埃芬博格是在完全被动的情况下伸脚想封住对方射门的,结果伸出去的脚和对方继续向左移动的脚撞在一起。让准备射门的家伙倒在了地上。

    这种犯规并不是故意犯规,通常情况下点球肯定有,黄牌可给可不给。

    可惜,埃芬博格的前一张黄牌,欺骗裁判的味道太重,以至于主裁判的第二张黄牌举的毫不犹豫。

    比赛刚一结束,混合区的尤墨被团团围住。

    记者们要问的实在有点多,以至于人多嘴杂到他都没听清楚对方说的是啥。

    这种只见于重大新闻产生时的状况,在此时出现有些让人始料未及,雷哈格尔与对方教练简单问候之后,快步走过来帮忙维持秩序。

    赛前新闻发布会,即使好奇心大的抓心挠肝,记者们也不敢在球员上场前一味缠住不放。比赛后就没有这份顾虑了,所有人的焦点,依然没有停留在这场比赛上。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去年那场比赛呢?”这两句反问到底有何含义,是记者们最想知道的事情。

    尤墨站定了,遥望门兴队替补席一眼,没有发现目标后,才收回目光,静待周围安静下来。

    好一会,觉得有些反常的记者们才意识到问题,相互提醒着,让周围的声音小了不少。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怀疑。你们同样也只是怀疑,我更有勇气说出来而已。”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让记者们满意,一通纠缠后,尤墨再度开口。

    “年轻人好勇斗狠,输了不服气,都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巴贝尔是我的好朋友,他可能比我更了解吕奎吧。”

    记者们还想再深挖的时候,尤墨显然发现了等待的目标,于是挥手拒绝他们的纠缠,挤出人群。

    一堆人确定他的目标后,兴趣不减,紧随其后。

    “既然知道我不会轻易上当,为何还要尝试呢?”尤墨走近了,站定,离埃芬博格一米不到。

    “呵呵。”老虎同样站定,一脸的皮笑肉不笑,没有回答问题的打算。

    “没有其它选择了,想孤注一掷吗?”尤墨显然没有失去兴趣,继续问。

    “哈哈,你这样的家伙真是有趣,赢了就赢了,带着一群记者在我面前显摆吗?”埃芬博格嘴角一咧,面部横肉动了动,眉毛向间一拧,声音冰冷。

    “想离开就离开,勉强自己有什么意思?”尤墨轻轻摇了摇头,快步走开。

    身后的记者和埃芬博格一起楞住。

    离开?

    勉强自己?

    什么意思?他怎么知道?

    第二天,议论猜测汹涌而来。

    原本被忽略的比赛,因为尤墨最后的一句话被勾起了兴趣,占据了不小的话题聚焦度。

    身为德国顶级场大师,关于埃芬博格的转会传言一直未断。门兴队是他职业生涯开始的地方。从8年到90年,在那里的年时光结束后,他的高光表现最终被拜仁幕尼黑相,成功转会到了绿茵好莱坞。

    可惜,虽然两个赛季打入了19球,他依然没能帮助球队拿下联赛冠军。那时的他。因为狂放不羁的性格,场内外不时的出格行为,让他与媒体彻底交恶,最终负气出走意大利。

    紫百合待了两个赛季之后,他带着一座意甲冠军奖杯,重新回到了门兴格拉德巴赫。

    一待,就是四年。

    职业生涯已经十一年了,他还没有拿过德甲联赛冠军!

    这对一名心气极高的家伙而言,痛彻骨髓!

    可是。已经马上0岁了,转会去哪?

    拜仁幕尼黑无疑是首选,可好马不吃回头草的道理谁都知道,即使对方不断地摇起橄榄枝,他也依然没有下定决心。

    多特蒙德有安德烈斯*穆勒,勒沃库森的风格他不喜欢,斯图加特有巴拉科夫,沙尔克04没有冠军相

    于是。曾经的狂人,老虎。被人遗忘一般,渐渐消失在人们眼。

    直到尤墨那句话之后。

    离开,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有心关注这家伙的人,知道这件事并不足奇。

    可是,勉强自己?他怎么知道?

    找不出答案的人们。把目光转向整场比赛,最终,眼光毒辣的盖德*穆勒,在专栏里指出了真相。

    “赛前记者招待会上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o在这场比赛面临的压力。不只是夸下海口后继续向金靴发起冲刺这一件。巴贝尔把矛盾引向了庞然大物一般的拜仁幕尼黑,这种举动,无疑会给自己带来相当大的麻烦。身为他的好友,o主动站了出来,挡在他身前。”

    “于是,已经压力骤增的情况下,o除了要在场上证明自己之外,还要面对场下的不断纷争。”

    “这种情况下,没人认为他还能全身心投入比赛!”

    “埃芬博格了解对手,知道在通常情况下,这种小手段刺激对手并无多好的效果。可赛前发生的这一切,让他转变了主意,采取了一种并不太光彩的举动,想因此激怒对手。”

    “可惜,后来发生的一切,再一次验证了神奇小子身上的神奇光环。”

    “想要击败他,只有依靠真正的实力!”

    “赢了比赛,赢了对手,俨然正义使者化身的家伙,在我们眼里,应该是志得意满,目空一切的时候。结果,他却没有任何我们想象的情绪出现。”

    “他竟然告诉对手,想到就去做,别等到老了以后再后悔!”

    “这样的家伙,如此成熟的心性,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评价他的行为了!”

    “或许,‘执着’,这样一个词语,用来形容他更合适一些。”

    “执着于挑战,胜利,荣耀!”

    盖德*穆勒的评论,压过了不少因为金靴预定所带来的非议。也给矛盾的凯泽斯劳滕俱乐部,有了刷新印象的机会。

    我们的当家球星,只是执着于胜利,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要求自己而已。想看笑话的人们,等到结果出炉时,再来围观也不迟!

    除了赛后对话带来的话题,赛前新闻发布会,赛后混合区的采访,也占据了不小的体育版面。

    尤墨随口提到的,“巴贝尔比我更了解吕奎”,被普遍解读为针对于约内利努力撇清自己的行为。

    事件发生后,吕奎就像人间蒸发一般不知去向,约内利自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一鼓脑地把责任推卸到朋友身上,显然是危机四伏明哲保身的举动。

    于是,尤墨看似随意的一句话,造成了鲜明的对比!

    人比人,气死人。

    事件的两个家伙,尤墨主动站在巴贝尔身前,坦然面对全部仇恨。约内利一脚把吕奎踹开,顺便把脏水全部泼向好友身上。

    这样极端的两种表现,顿时让关注者印象深刻。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正义,只有一颗勇敢的心,在鲜活跳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