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的吗?”

    家客厅里,卢伟拿着遥控器。+◆,

    电视里正在播放上一轮的德甲联赛集锦。

    “是啊,这样的家伙可不讨裁判喜欢。”尤墨拿着奶瓶在给女儿喂奶,头都没抬一下。

    “故意的?”王丹瞪大了眼睛,望着卢伟,一脸的不可思议。

    “无论何时何地,用最深的恶意来揣测他的行为,结果总不会错。”卢伟没转头,仿佛在自言自语。

    “你居然是故意的?”王丹终于回过神来,目光转向当事人。

    “想投机取巧的家伙,自然更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只是配合演戏罢了。”尤墨仔细研究了下奶瓶容量,心不禁为女儿将来的身材担心起来。

    该不会,养成个胖丫头吧?

    “那最后一下动作呢,在赌?”卢伟的声音幽幽响起,打断了这货的思路。

    “我背后又没长眼睛,只是凭感觉。”尤墨果断收招,用手指轻轻碰碰不太满意的小家伙。

    尤馨雅毫不客气,一口咬住。可惜牙齿还没长出来,不能威胁到不让她吃饱的家伙。

    “不像你的作风,是为了让他看清楚结果?”卢伟无视了一边痴呆般的王丹,转头问。

    “我这脑袋,内存最多1g,拖个o都费劲,和你比不了。”尤墨把奶瓶放在茶几上,将女儿竖着抱起,轻拍后背。

    “挺专业嘛!”卢伟感慨。

    “比丹姐强点,比管家差点。”尤墨不为所动。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在讨论问题的时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好不好?!”王丹脑袋里已经是一团浆糊,于是只能恨恨地发出声音来。

    “哦,好。让他吃回头草,对我们有何好处?”卢伟果断投降,扯回话题。

    “没好处,勉强算的话。大概他们不会打巴拉克的主意了。”尤墨略一思索,点头。

    “嗯,算一个。我猜,你其实是看着不落忍吧?”卢伟也点头。

    “巴拉克?你说拜仁幕尼黑想挖巴拉克?”王丹终于勉强跟上了思路,一脸惊讶。

    “不要用善意去揣测你的敌人。”卢伟转头,指着身旁,“或者长着一副好人脸的坏人。”

    “算是吧,去年那场比赛给我的印象挺深,觉得这家伙有点可惜。”尤墨依然不为所动。坦然受之。

    “库卡呢,需要打打预防针吗?”卢伟继续跳转话题。

    “去当基尔斯滕的接班人?”尤墨继续跟上。

    “你们,准备把球队拆了?”王丹继续迷茫。

    “雷哈格尔呢?”卢伟继续问。

    “杯赛其实挺刺激的。”尤墨继续答。

    “呃,到底在商量什么?”王丹继续晕。

    “在做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不一定能派上用场。可如果没有去做的话,事情的发展实际上已经失去控制。

    盛极之后必然衰落,如果不能在盛世之从长计议,难免在下滑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心灰意冷,黯然神伤。

    以凯泽斯劳滕这赛季的表现。无论最终能不能创造奇迹,豪门哄抢是必然的事情。两人的离开已经板上钉钉,如果除了他们之外,队伍还有人被恶意挖角,那球队的前景将会一片暗淡。

    拜仁幕尼黑场缺人手,尤墨卢伟已经不可能的情况下。盯住巴拉克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举动。

    勒沃库森锋线需要新鲜血液,库卡这种类型的家伙,正是全攻全守体系的一把好手。

    用买空对手的办法,补充自身短板或者隐患,是财大气粗的俱乐部最爱干的事情。

    公平竞争?

    见鬼去吧!

    竞技体育不是钱说了算的游戏。可没有钱的话,一支球队散架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因此,量入为出,长远打算,才是小俱乐部的生存之道。两人的离开是所有人不想看到的事情,可强留下来的结果,只会让俱乐部面临难以承受的压力和非议。

    正处高速上升期,本来能拿数百万年薪的家伙,因为俱乐部穷,只能拿五分之一不到的薪水。这种事情表面上看,是球员有良心,讲情面,实际上,这么干的俱乐部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一分钱一分货,没钱还想装大款?

    除了两人之外,库卡和巴拉克目前的市场估值也都在千万往上,这种身价的球员,年薪最少也在百万马克左右。如果眼见两人离开后依然风光无限,而他们只能拿上估价一半不到的薪水,那心思还能不能放在比赛上?对这支球队的感情还能一如既往?

    除他们之外,主教练这个位置同样存在挖角的可能。只是,雷哈格尔毕竟已经年近六旬,之前又有执教豪门球队失败的经历,他肯定不会像两个年轻人一样,面对诱惑时把持不住心性。

    不过,擅长打杯赛的奥托大帝还没有带领国家队出战的经历,世界杯,欧洲杯,同样对他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意识到这些问题,提前着手这方面的准备,显然是两人离开之前,除了冠军与荣耀之外,能给俱乐部带来的最大贡献了。

    虽然在外界看来,俱乐部亏欠他们很多。

    第二十轮客战云达不莱梅之前,沸沸扬扬的话题讨论告一段落。

    操纵比赛的话题显然触碰到了强大的阻力,除了拜仁幕尼黑和凯泽斯劳滕两家俱乐部发表了一通不痛不痒的声明外,没有更让人值得关注的新闻出现。

    不过,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曾任拜仁俱乐部经理职务的约内利,目前人已不在德国,职务也由总经理赫内斯代理。

    这种事情不用想也知道,即使操纵比赛的事情与他无关。这一系列负面影响已经直接波及到了拜仁俱乐部。

    这种状况下,即使贵为主席接班人,也只能被俱乐部断然放弃!

    除了禁忌话题,埃芬博格也发表了个人声明。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个容易改变主意的人。同样,一旦下定决心。我不是个容易被说服的人。听完了他说的那番话,我和你们一样吃惊。如果是布雷默或者莱因克这么和我说,我并不奇怪,可一个18岁还不到的小子用这样的语气,说出一番你无法反驳的话来,其的感受让人很难忽略。我会认真考虑他的建议,顺便,感谢这些年一直支持我的球迷们。”

    老虎的反应不出多数人所料。

    身为大师级场,他那狂傲不羁的言行里面。并不缺乏冷静与智慧。如果放在五年前,他肯定会反唇相讥或者就势嘲笑对手一番。可马上进入而立之年的他,已经不在把面子看的有多重要。

    对荣誉的渴望,让他的言行成熟了不少。

    除了以上话题,上一场比赛出现的,让人眼花缭乱的二人转,也收获了相当夸张的效果。

    “疯狂的双人舞”!

    这是国家体育台一周德甲回顾,主持人斯米特尔给予的评价。

    于是。这一场比赛的话题,就从这段舞蹈开始。

    上一次转播他们的比赛。国家二台的现场解说效果不错,这一次自然不能拂了众人心愿。

    云达不莱梅,威悉体育场,看台上正位置的解说席,盖德*穆勒与斯米特尔。

    “其实从上赛季开始关注这支凯泽斯劳滕的人们,对这种只见于两人之间的快速默契配合应该有印象。”

    “是的。不过那时的球队还在乙级联赛挣扎,除了铁杆球迷,可能没有多少其它的关注者。我当时也是看的赛后集锦,才发现两个小家伙之间的完美默契。”

    “老实说,第一次看见时。吓了我一跳,可后来仔细一研究,发现其也不是没有明显的弱点。”

    “嗯,面对体系完整,反应够快的防线,他们这么干可能会造成一定的威胁。不过,这种排它性明显的配合,没有其它人加入进来的话,想要最终破门得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是的,传球或者突破的选择太单一了,两人只要有一人被盯死,配合也就被掐断了。”

    “比起这种让人惊叹的默契表演,两人的成熟心性更值得惊讶!”

    “没错。对于年轻人来说,有值得显摆的东西却不拿来显摆,除了自己的好兄弟外,还能想到其它队友,这种事情十分罕见。”

    “要知道,那时的球队战绩十分不堪,他们也是初来乍到,正是需要表现自己能力的时候。能在那种状况下放弃自我表现的打算,用更职业的态度来比赛,两人的心性显然在那时已经相当成熟!”

    “不只是成熟,他们的长远目光才更值得称道!”

    “嗯,e的组织才华需要队友跟上节奏,了解思路,才能充分释放出来。如果眼里只有一个传球目标,或者目标不在时只顾自己突破,那这支球队哪儿能有后来的疯狂表现?”

    “哈哈,两个家伙除了心脏够大外,眼光也不是泛泛之辈。”

    “好了,好了,不能再夸奖他们了,会引起听众反感的。已经一年没使用的武器,在上一场突然拿出来用,应该不会只为了一场比赛的胜利吧?”

    “当然不会。现在整支球队已经捏合成型,战术风格多变的同时,球员的个人能力,相互配合都有了长足进步。这种状况下,把之前遗忘在角落的武器祭出,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是啊,想想都觉得恐怖。已经神奇到所有人认不出来之后,升班马居然还有压箱底的家当。这不得不说是个老谋深算的结果!”

    “这一场对阵主教练的老东家,话题又要泛滥成灾了!”

    “哈哈,首发名单已经出炉,来看比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