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想展示他们特训成果的两个家伙,面对这倾盆大雨有些欲哭无泪。※%,

    娘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到合适的对手,合适的氛围时过来搞破坏,到底让不让好基友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了?

    而且,不光天气搞破坏,法兰克福这些家伙场上动作还不小,这是想干嘛?

    觉得这么干能爆冷?

    遗憾,疑问,随着劈头盖脸砸落的雨点开始发酵。两人的心情,在比赛开始十多分钟后,同时进入了异样的愤怒当去。

    第十五分钟,斯福扎一记远距离滑铲将对手连人带球放翻在地,一张黄牌之后,是主裁判严厉的口头警告。

    瑞士人稍稍清醒了一些,转过头,发现好基友竟然也吃了一张!

    原因不用多说,自然是咆哮对手与裁判的结果。

    灭火队员拉钦霍及时出动,按住了火气上头的库卡,事件暂时告一段落。

    巴西人显然有些不太理解两人的行为,转过头,询问的眼神瞧着当家球星。

    尤墨抹了把眼睛上的雨水,双手一摊。

    “老老实实告诉我,是不是知道原因但不愿意说!”拉钦霍小跑过去,搂住对方肩膀耳语。

    巴西人本来对他言听计从,后来因为一系列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而变得恶意满满,这会一见这副情景,立即想起库卡那场拒绝传球导致丢球的比赛了。

    这家伙脸厚腹黑,说不定又在放羊了!

    “猪啊,上一场比赛你这么快就忘了?”尤墨对这货的智商很是无语,伸手敲在他的脑袋上。

    “啊,竟然真的知道原因!”巴西人一脸痴呆相,皮球从头顶飞过依然不觉。继续喃喃自语,“唉,还主教练呢,简直不是人干的活。还是当好我的救火队员吧!”

    和尤墨一样,巴拉克也察觉了原因。

    和以前不一样,德国小伙迅速明白了当家球星不出声的原因。

    急于表现自己。是比赛最常见的心理失衡。身为球队的主教练,对这种事情早已见惯不惊。同时,也会变得敏*感无比。

    面对这种状态的家伙,最好的作法是在场休息的时候,告诉他们:勇于表现自己是件好事,不过,应该更讲究方法。

    正常情况下,主教练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被如此忠告的家伙,如果能迅速找回正常状态。那所有人不太会当回事情。如果还是执迷不悟,那后果可要自负了。

    和主教练不同,能在第一时间忠告队友的家伙们,作用可能很大,也可能起反作用。

    毕竟,他们只拥有建议权,没有任何决定权。

    做为球队的精神领袖,身份依然只是球员。最多能加上个队长或者助理教练,就算是极限了。所能拥有的权力。明面上依然远远赶不上主教练。

    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用老大的口气告诉队友:别那么干了,一味表现自己会很危险!最终带来的效果无论怎样,队友的面子明显受伤了!

    如果考虑队友的面子问题,用拉钦霍那种耳语的方式来忠告队友,对这支球队的当家球星来说。也不合适。

    一来是从未见他这么干过,二来是他的地位太特殊,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当家球星,这么干同样会让队友好奇无比。

    明说暗语都不行,那就等待吧。像上次一样,等到坑已挖大的时候,用自己的能力去填上。

    想通了这些,巴拉克总算明白了一些事情。

    身为球队的精神领袖,包容,才是第一位的!

    比赛继续进行。

    尝到甜头的法兰克福明显不会收手,接下来的时间里,依然用游走在犯规边缘的动作来考验对手。

    急于表现自己的两个家伙,斯福扎已经被队友的黄牌彻底打醒,动作迅速变得冷静规范。

    可惜,负疚感带来的影响,让他的情绪从过于急躁变得兴奋不够。

    库卡的火气被拉钦霍强行压下,暂时还能克制住自己的火爆脾气。不过,迟迟不能改写比分的比赛状况,是悬在他心头的定时炸弹,包括他自己都不清楚,何时会被引爆。

    观察了他几次的巴拉克,心也清楚这一点,开始用更积极的向前姿态,努力制造杀机。

    可惜,过于湿滑的场地,时有积水的状况,让他的努力无一例外泡了汤。

    比赛已经过了0分钟,比分依然毫无变化的迹象。

    看台上的两个家伙兴致不错,仿佛彼此支持的球队表现都让人满意一般。

    “好像,一点也没有像征性地抵抗两下,就举手投降的意思?”

    “嗯,雨战多意外,尤其是这种倾盆大雨。原本技术实力都占优的球队,很可能因为对手的拼劲遭遇滑铁卢。”

    “咦,你的化层次不错嘛,平时爱看书?”

    “过奖啦,只是小学毕业,不过平时兴趣比较广泛,爱和知识面广的家伙们打交道。”

    “是说和你聊天一点也不累,我家那位的两个队友,一个场上6号,巴西人拉钦霍,特别的不着调。另一个场上11号,美国人的后裔库卡,是个坏小子,经常惹麻烦。和这两个家伙说话才累,从来不带正经说事情的!”

    “啊,你一点也不担心你家那位和球队?”

    “以前会,现在极少。”

    “为什么呢?”

    “他脑袋里的想法,只有卢伟能知道大概,其它人还是别猜了。”

    “哈哈,我现在也是这么觉得!”

    比赛第5分钟,库卡被再次警告之后,熟悉的声音终于响起。

    不过,目标好像错了。

    斯福扎!

    尤墨的声音依然懒洋洋的,在一片剑拔弩张的氛围。显得那么的违和。

    “你们两个家伙,居然在偷偷加练犯规技术吗?”

    所有人,包括当事人斯福扎,听了这话都是一楞,接下来的反应出奇的一致。

    一手捂嘴,一手捂肚子。弯腰,欲倒。

    “我,靠,靠,靠”巴西人显然不甘心就此倒下,笑得喘不过气来依然不忘用粗口表达心情。

    “o,你是个喜剧演员吧,太有天赋了!”施容博格笑点较高,一阵大笑后。迅速收声。

    “不行了,坚持不了,让你兄弟来换我下去!”克利斯托夫笑点太低,此时已跪。

    “好了好了,认真点,认真点!”莱因克用头使劲撞了几下门柱,好容易才把脸绷住。

    两位当事人,斯福扎俨然成了旁观者。同样笑的直不起腰。库卡开始还面色不善,后来瞧见这些家伙们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嘲笑他们。于是立马变得喜笑颜开。

    “哈哈,怎么样,厉害不?”

    “我kao,你的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布雷默本来还能站着,听了这话放弃抵抗,举起双手投降。

    就在所有人魂飞天外时。憋不住笑的主裁判发话了。

    “好了,适可而止就行了,动作也是,笑声也是。”

    教练席上,雷哈格尔早就捂脸不敢见人了。

    “boss。不能笑点这么低,记者们会找您麻烦的!”依然面色不改的家伙,在一旁好言相劝。

    “才华啊,这是。你兄弟也是,库卡也是。居然能把比赛变成茶话会,黑脸裁判笑的哨子吹不响!”伯尔尼也在用脑袋撞栏杆,不过力道比较温柔。

    “是说,刚才,的哨声,听起来,不太明的,味道”

    雷哈格尔终于发出声音了,可惜,话没说完,刚刚恢复正常的家伙们,又开始抽筋了。

    “唉,比赛能踢成这样,我也是醉了。”

    卢伟摇摇头,伸了个懒腰。

    仿佛被对手感染了一般,法兰克福动作也收敛了不少,这让上半场剩下的十分钟时间很快溜走。

    更衣室,巴拉克瞧着依然止不住笑的队友们,心五味杂陈。

    他在尤墨一本正经的问话后,也笑的直不起腰,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还能有比这更好的方式,来化解尴尬吗?!

    答案他可以肯定,没有!

    用幽默来面对愤怒的心情,用智慧来解开难以言说的苦衷,用笑声来唤醒正确的对待方式,这种妙不可言的方式,让他仿佛推开了一扇大门一般,瞧见了一个新奇的世界。

    顺便,也让他发现了一件以前有意无意忽略的事情。

    都知道这家伙是当家球星,都知道主教练对这家伙知无不言,言无不信,可是,这家伙从来有表现过高高在上的姿态吗?

    没有!甚至,连摆事实讲道理的时候都屈指可数!

    看来,身为精神领袖,除了包容,还要有智慧和幽默,才能化腐朽为神奇!

    “和你们一样,我们在教练席上也笑的直不起腰来。”

    雷哈格尔推门进来,声音有些迫不及待。

    “比赛这种东西就这样,状况千变万化,指望所有人都能完全跟上变化,明显是件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的第一目标是成长,第二目标是胜利,第目标才是复仇。因此,表现自己的努力和勇气都是值得赞赏的举动。我不会介意两个家伙在前半小时的急躁举动,那很正常,老家伙们有时都会犯这种错误。”

    “能用如此坦然的语气和你们聊这些,原因不用多说,你们也心知肚明。”

    “接下来该怎么做,你们可能比我还要清楚一些。”

    “那就不多说了,在这里笑个够,上去再教训他们!”

    “让他们瞧瞧,一帮笑得直不起腰来的家伙们,严肃起来同样吓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