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场还没开始,雨势就已经转小了。↖,等到十五分钟走完,场地的积水在良好的排水系统作用下迅速消失。

    球员通道里走出的家伙个个神清气爽,仿佛即将面对的,是:0之后的悠闲下午茶时光。

    法兰克福的家伙们同样一脸轻松。

    这场比赛,马加特既没有拿爆冷后的无限风光来刺激他们,也没有反复拿保级需要的分数提醒他们,只是在赛前简单告知了一些情况。

    大雨,对手极高的心气和人气,比他们还要低的起点。

    人就是这样,反复强调的东西,可能效果很好,也可能招致反感。平静的语气一带而过,可能被人迅速遗忘,也可能让人彻底警醒。

    这番话一说完,他们的感受明显是最后一种。

    原来,只顾着看戏,忘了自己也是参与者了!

    带着这种心态上场后,他们对胜利的渴望超出了本赛季的任何一场。而且,随着比赛的进行,他们发现:对手的表现简直是按主教练写好的剧本在演!

    这让他们的信心无形提高不少,即使下半场雨势渐缓,也没有让他们失了爆冷的信念。

    至于逗笑所有人的一句话,在他们看来只是对手在无奈之下转移注意力而已,压根不会对战局造成多大影响。

    这种状况下,他们虽然没有任何松懈,却也没有抬高对手,降低期待的想法。

    于是,重新开始的比赛,两支队伍都像找到了胜利钥匙一般,一上场,就用快速激烈的攻防转换火拼起来。

    很快。法兰克福的家伙们开始觉得不对劲!

    怎么感觉,像是换了支球队?

    老实说,用火药味挑起战争并不是法兰克福的本意。

    原因无它,又不是生死关头,为了爆冷出名那么干,既容易结仇。也容易落下不好的名声,搞不好自家也容易拿牌或者受伤。

    动作偏大,那其实是弱队的生存法则而已,如果没有凯泽斯劳滕自己把矛盾扩大的话,最后的状况并不会到剑拔弩张的地步。

    上半场的后十分钟,主队明显开始冷静下来,客队本来也没那么大的火气,见状就收了小算盘,把注意全部集到比赛来。

    可惜。他们忘了,找回状态的对手,和上半场那支,远远不可同日可语!

    比赛第61分钟,僵局被打破。

    凯泽斯劳滕的进攻依然不够流畅快速,不过,已经适应了45分钟的比赛状况,让他们在这种情况下的传接球有了更充足的准备。即使皮球传递的过程出些小意外,他们也能用高度集的注意力抢先一步调整过来。

    湿滑的场地给进攻方带来很大麻烦。对防守方自然也是一视同仁。法兰克福适应了半场的场地不假,可他们习惯的是慢节奏的攻防。对手传接球的准确性和突然性一提高,他们无论心理还是身体,都有些猝不及防。

    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各种脚底打滑,忙出错。

    导致他们丢球的这次进攻。其实并没有多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发挥,凯泽斯劳滕依然是右路发起进攻,施容博格向右横向带了两步,发现身前的克利斯托夫没有合适的接球空间,于是转身。回给右卫塞斯克。

    年轻人的大胆妄为,以前在这名小将身上不常见,自从老队长布雷默把他纳入球队未来的核心体系后,他的责任心和自信心开始迅速提高,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提升水平的方法和机会。最近几场比赛,他看着同样年轻的家伙们疯狂表演的时候,也在暗暗给自己鼓劲。

    能进球,能在进攻派上用场的后卫,可不只是边后卫!

    比赛进行到这个时段,有点跟不上对手节奏的法兰克福,阵形有些散乱。此刻见对方卫拿球后,只有一人上来逼抢,其它人纷纷转头,寻找他的传球点。

    让他眼前一亮的机会,在于认真的思考,仔细的观察。

    一对一,对方压根不会想到自己的真正打算,那还犹豫什么!

    停球,站定,看似在左右观察的时候,等待对手上抢。

    等到窃喜的家伙迅速靠近时,他从静止状态突然起动,右脚一扣,左脚紧跟着一趟,灵活的身体在巨大加速度的作用下,直接让上抢的家伙一个趔趄差点坐在地上!

    突破!

    接下来,他仿佛成了个速度奇快的边锋一般,右路高速带球向前!

    本就站位不太严谨的法兰克福队,因为这突然向前的节奏被打的更散,一左一右两名防守队员一拥而上,想把皮球断下直接打反击。

    可惜,没等他们靠拢,塞斯克一记准确的直塞,交给了前场寂寞空虚的瑞士人。

    这种送上门的好机会,组织核心不抓紧时间把它放大成威胁,那就妄称核心了。斯福扎没有丝毫停顿,直接一个交叉步转身,右脚连续两次触球,就把向前的速度延续了下去,一时间,俨然成了一次快速反击!

    对此早有准备的美国人,第一时间出现就在他的身边,右路一传一接一跑之后,斯福扎已经出现在右路大禁区肋部。

    对此缺乏准备的尤墨,从进攻猛然提速开始,就开始加足马力向前冲,可惜这些家伙向前的节奏太快,他拼了老命,也没能出现在斯福扎附近。等到瑞士人抬腿准备射门时,他已经做好了补射的打算,开始把前进方向向左路调整。

    可惜,他还是低估了组织核心的大脑!

    高高抬起的右腿迅速落下,顺势用右脚把皮球向左一扣,半转身倚住对方,等待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时,一脚轻推!

    所有人摒住呼吸的时候,调皮的皮球明显被雨水减缓了速度!

    尤墨也没有预料到这种状况,不过还好,本来准备补射的家伙,一下子不用期待运气了,那种兴奋所带来的动力,让他已经处于巅峰状态下的速度,又稍稍快了一点。

    也就是这一点,让他能在最后时刻能跟上这突然的变化!

    本来准备爆杆的右脚,因为支撑腿远离皮球而迅速放弃了拉弓射箭的打算,仅仅依靠小腿的摆动明显距离不够,于是,他用右脚的大脚趾,击了皮球的左下方!

    “太无耻了,把比赛变成茶话会还不够,进球还要高仿。”

    教练席上,卢伟只觉蛋疼。

    “高仿?真是个新词儿,不过还挺贴切!”雷哈格尔还是很兴奋的,强自压抑的结果是面部肌肉有些扭曲。

    “斯福扎太惯着他了,明明可以自己来一脚的。”卢伟瞧的仔细,于是笑。

    “哈哈,这样更有利于团结嘛!”雷哈格尔眨眨眼睛,咧嘴笑了起来。

    转头,朝场上吆喝,“不错,继续努力!”

    场上。

    “瑞士人,绝交吧!”

    大肆庆祝完毕,库卡朝斯福扎嚷嚷。

    这次进攻,瑞士人除了射门和横向做球外,其实还可以把传球目标锁定为左路位置更靠前的美国人,虽然那样做风险有些大。

    “啊,那个,呃,下次!”斯福扎明显不太习惯于这种玩笑,张口结舌了一下,才回答完毕。

    “别听他胡说,咱们射手榜上还差埃尔伯个呢,现在不抓紧,后面压力可就大了!”拉钦霍显然对自己的同胞痛恨之极,边说边咬牙切齿。

    “他连续四场,一场一个,我都场没开胡了!”美国人不干,头一转,眼睛一翻。

    “我靠,是谁在电视上说要帮人拿金靴的,美国人,下来单挑!”丹麦人仗着自己是场上队长,此刻牛皮哄哄。

    “喝酒还是泡妹子,你选!”美国人完全不虚,裁判哨声已经吹响,他还在叉腰叫板。

    “你们,正经点儿!”莱因克有气无力。

    “巴拉克,你怎么看?”尤墨看了一会戏,边跑边问。

    一向刻板的德国人摇摇头,仿佛有些想不通。

    “真笨啊,这些人,多进几个不就完事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