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进几个,这种事情显然不是想到就能做到的,尤其是雨混战的情况下。∏∈,

    比赛最终结束于2:0,5分钟替补尤墨上场的谢里,接右路巴拉克传球,头槌锁定胜局。

    提前结束的一场比赛,埃尔伯同样收获一粒进球,于是,第二十八轮结束后,两人的差距依然是球。

    难得打满全场的美国人还是有些失望的。

    严格来说,他在这场比赛,并没有把自身水平完全发挥出来,虽然队友的玩笑逗乐让他开心不已,可身为职业球员,实打实的表现才是正道,光会活跃气氛顶个蛋用?

    越想越不是滋味的库卡,晚上的时候接到了个既熟悉又意外的电话。

    斯福扎!

    “说实在的,和你这些天的交流,除了思路上的启发外,精神上的鼓励才是我最看重的东西。”

    “一支球队,每个人的性格都不相同,矛盾摩擦再所难免。我们的球队为何能保持这么好的向上势头,原因其实你我都清楚。和你唠叨这些并不是想劝你什么,我只是觉得,越接近成功的时候,其实越是困难最大的时候,我们如果对眼前困难估计太浅,今天的事情肯定还会重演。”

    “好了,谢谢你,这段时间是我踢球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挂了电话,美国人难得有些沉默。

    对面,同样有些心不在焉的克利斯娜正喝着咖啡,瞧他挂了电话后的表情,有些奇怪。

    “咦,谁的电话,让你满腹心事?”

    “斯福扎的。说和我加练的这段时间,是他踢球以来最快乐的时光。”库卡依然没有回过神来,脑袋里反复回荡着一句话。

    “最快乐的时光?”

    “是哦,越是沉默寡言的性格,越看重得来不易的友情。”克莉斯娜也楞了一下,仿佛这样的答案远在意料之外。

    “可是。我怎么觉得这种事情正常之极呢。而且,他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好大!”库卡叹了口气,丢了手机,坐近了,搂住对方肩膀。

    “你害怕承担责任吗?”克莉斯娜没动弹,幽幽开口。

    “不,嗯,可能在面临出乎意料的事情时。我会害怕责任带来的压力吧。”库卡察觉了对方的情绪,于是手上用力,搂紧了些。

    “生活,总会有数不清的意外,尤其是未来不够确定的情况下。”克莉斯娜依然没有表示,声音转冷。

    “对不起。”库卡低了头,松了手,捂住脑袋。

    “我知道你不想离开球队。却又被外面的新奇世界吸引了目光,我只是想问问你。换支球队的话,你有足够的准备,来面对完全陌生,冷淡,甚至充满敌意的环境吗?”

    “不知道,以前的我只是想试试。现在。不用试也知道结果了。”

    “你是个很容易情绪化的家伙,场上发挥和你的心情会成诡异的正比,可是,你都已经2岁了。”

    “是的,没有o的话。我在这样熟悉的环境,大概也会闯祸不断,让人头疼不已。”

    “你既然明白,我也不多说什么,球队准备了一份5年每年80万马克的合同。”

    “哇,比球队最高薪水翻了一番?”

    “你没有那么在乎钱吧,现在的情绪好假!”

    “不,以前我不在乎。现在我打算把你娶回家,当然要和他们讨价还价!”

    “哼,等你这句话等的头发都白了!不过,既然等到了,还是要谢谢你。”

    “我也想要个孩子了。”

    “自己都没长大!”

    “有什么关系,一起长大呗!”

    送走了杨晨,家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除了取经,这家伙带来的国内消息也不少,略一打听,张笑瑞的处境让尤墨有些挠头。

    因为他们的缘故,他可能去不了法国了。

    这种让人蛋疼的状况,让他对足协的抹黑决心有了新的认识。顺便,也让他失去了周旋的耐心。

    既然想抹黑,那就看看彼此的能量吧!

    他没有打电话给张笑瑞,不是不想,只是觉得,做为出国踢球的必经考验,不留退路其实更容易接近成功。

    虽然听起来有些赌一把的味道,可做为旁观者,他很清楚小胖子现在的状况。

    本来就有些优柔寡断的性子,选择越多,失败的可能越高!

    “张笑瑞这几年不见,也不知长没长球。”

    客厅里,卢伟瞥了眼陷入沉思的家伙,出声打破沉默。

    “选择荷兰是对的,即使长球,他也很难适应这里的氛围。”尤墨张口就答,说罢,又有些摇头,仿佛看见了个撞在铁板上的小胖子。

    “是啊,认真严谨的体系他适应起来就很费劲了,身体冲撞激烈的联赛,他的小身板也折腾不起。”卢伟笑了笑,手指来回指了指彼此,“有我们在,杨晨压力也不小。”

    “哈哈,吉人自有天相嘛,操心那么多搞毛?”尤墨也笑,起身。

    “头儿居然有幽默感,昨天真是长见识了。”卢伟转回目光,打开电视。

    “哇,真的吗?!!!”

    尤墨没走两步,虚掩的房间里传来夸张的惊呼声。随后,是婴儿被吵醒后的哭闹声。

    “唉,这样的娘,娃儿遭罪哟。”卢伟叹气。

    “不同寻常,可能是500万了!”尤墨激动。

    “下次多买几注。”卢伟转头鼓励完毕,瞧见抱着娃儿过来报喜的家伙了。

    “要结婚了,而且,答应续约了!”王丹显然兴奋的有些过头,说话时主语也不带,让人听的一头雾水。

    “巴拉克要和拉钦霍结婚,凯瑟琳答应续约了。”尤墨主动排忧解难。转头向卢伟解释。

    “滚蛋,瞎扯什么!”王丹边哄女儿边转头作愤怒状,嘴角的笑容却满溢出来。

    “哦,库卡看来是留下了,而且,还向咱们的经纪人求婚了。”卢伟失了玩笑的心思。也笑。

    “5年合同,年薪80万!”王丹清清嗓子,抬头挺胸。

    “80万?靠!没天理!”

    让尤墨无比挂心的两个家伙,巴拉克其实去年刚和球队签了五年长约,目前只要薪水够诚意,留下来并无多大障碍。唯独合同只剩一年的坏小子库卡,是个让所有人头疼的主儿。

    去年对阵勒沃库森时他的表现,其实就是心向往之的最直接反应,这种时候对方抛来的橄榄枝。对他的吸引力不言而喻。

    如何说服他?

    对于坏小子而言,一支球队待了四年想换个地方简直再正常不过,何况抛来橄榄枝的还是支自己喜欢的顶级球队。

    这种情况下想把他留下,只能打感情牌了。

    如果尤墨不走,感情牌肯定没问题。

    可惜,已经注定走人的家伙,拿什么来说服他留下?

    现在,让所有人头痛不已的状况。竟然被斯福扎的一个电话搞定了,这种事情实在让人摇头感慨。

    世事太无常!

    续约这种事情本来很正常。现在状况下难度却远远高于往日。能如此顺利地拿下,本来值得拿出来宣传一番以长士气的,可是考虑到目前球队的薪资水平后,昆茨和雷哈格尔略一商量,将消息暂时封锁了。

    球队氛围好,那是每个人都感受到重视和信任的结果。精神上的感受重要,物质上也一样。薪水这种东西,无疑是劳动成果的最大衡量标准,没有人会不看重。

    库卡的续约迫在眉睫,俱乐部自然需要有足够的诚意。

    80万马克的年薪。在德甲联赛已经算是一线水平了,即使比不上豪门劲旅的球星们,和游球队一比较,成就感还是满满的。

    其实,这支球队,除了两个妖孽级的家伙外,重要性和他不相伯仲的大有人在。

    莱因克,拉钦霍,斯福扎,巴拉克,施容博格,这些家伙都有拿顶薪的资格。

    不过,薪水这种东西除了和能力挂钩外,资历,人气,潜力,签约时机,这些东西同样巨有强大的影响力。库卡正处当打之年,未来五年正是职业生涯最黄金的阶段。唯一让人担心的坏小子天性,也远远比不上野兽级别的家伙。只要雷哈格尔还在这支球队,降伏他还是没问题。

    上面五人,两个老家伙因为年龄问题,肯定不会达到顶薪水平。巴拉克和斯福扎一个是去年,一个是前年过来的,合同都还早,涨薪只是表示重视,并不用太担心对手挖角。合同只剩两年的拉钦霍虽然在进攻端时有亮眼发挥,可本质上还是个防守型后腰,拿不到进攻球员的薪水也属人之常情。

    准备往当家球星,精神领袖方向培养的巴拉克,未来的潜力明显在他之上。可德国小伙毕竟来队只有一年,薪水目前能涨到队内第二层次,于情于理也说的过去了。

    于是,和雷哈格尔交底之后,昆茨亲自拍板,将队内顶薪直接翻了一番。并且准备在夏休期时,全面提高整支俱乐部的薪资水平。

    能让老头儿如此底气十足,自然是俱乐部市值的一路看涨。

    被整个欧洲惊为神迹的队伍,吸引关注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各路商家,老牌强力体育品牌,电视台,甚至包括在他们身上大赚特赚的博彩公司,纷纷抛出橄榄枝,希望成为他们的新合作伙伴。

    僧多庙小自然行情看涨。

    身为俱乐部掌舵人,昆茨经验无比丰富,一方面通过有良好合作关系的媒体多角度挖掘球队话题,另一方面和主教练积极沟通,保持双方良好的合作关系。面对蜂拥而来的商家,对球队战绩心有底的他并不急于承诺,任由这帮家伙说的天花乱坠,丝毫不松口。

    随着球队战绩越来越夸张,商家们开始沉不住气,截止这一轮联赛结束,其它不算,光是球队的胸前广告就已经疯涨到600万马克/年!

    想想降级时好说歹说签下的65万马克/年的胸前广告,昆茨觉得眼前这一切实在太疯狂。

    新的一周自然是要感谢一番书友们的大力支持滴。

    钥匙同鞋,胖牛仔同鞋,贞钞同鞋,保全同鞋,t**同鞋,感谢你们的长期支持,愿你们的钱包和本书的字数一样,越走越高!

    另外,还要感谢不灭同鞋华丽丽的全赞,感谢我的每一章正的最后,都出现你的名字。这是对我极大的鼓励!

    最后,满地打滚求各种票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