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的第二粒入球同样轻松。∑,

    丢球后的沃尔夫斯堡显然也丢了侥幸致胜的念头,进攻放开了手脚,连续几次射门让莱因克好一阵忙碌。

    凯泽斯劳滕的老将们不必多说,年轻人们面对这种情况也是丝毫不乱,稳住阵脚后迅速策划了一次犀利的快速反击。

    上一次在进攻扮演重要的角色的老将谢里,面对这种档次的防守依然游刃有余。几乎从来不会选择自己突破的德式坦克,回撤两步后,面对来球直接右脚一磕!

    身后紧贴的防守队员显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等到老将那并不迅捷的转身成功超出半个身位后,才反应过来,转身,肩膀撞了上去。

    可惜,经验丰富,身强体壮的家伙,岂能在占了便宜之后把主动权拱手相让?

    向前带了两步,又吸引了一名防守队员后,谢里身体一侧,护住皮球。

    同为老将的克利斯托夫早就在酝酿反击的机会了,虽然老将突然发威有些出乎意料,可他的经验也不输给任何队友。本来沿边路向前的他,瞧见谢里转身突破成功后,就开始斜线高速向前!

    果然,等他杀到附近时,谢里的传球机会已经很小了!

    停稳皮球,稍一抬头,发现整个防守重心已经完全倾斜后,他用一脚准确的右脚大弧线,完成了进攻方向大调整。

    缺乏严密体系的防线,最怕的就是这种突然的大范围转移!

    左路边线处接球的布克,丝毫没有在一对一的时候显摆自己的意思,向前带了两步,还没等防守队员贴身,就是一脚横传。交给了过来接应的卢伟。

    让科尔曼摇头的传球选择,迅速惊起了一片冷气!

    卢伟身后有人贴身骚扰,身侧有人迅速靠近,这种状况下拿球是送给对手合理冲撞的机会。

    可就在所有防守队员放下心来,等待队友扼杀这次反击机会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不停球。不调整,直接左脚向前一记轻推!

    这种选择看似合理,其实不然。

    布克是面对防守时传球给他的,既使早有准备开始加速向前,依然只是甩开了对手一个身位而已,前面不远处,还有另一个防守队员在保护。

    看似不合理的传球,最终和接球人汇合的点,是让看台上一片惊呼的来由。

    刚好卡在防守队员一步够不着。两步就稍迟的位置!

    布克的选择就更让人惊讶了。

    他仿佛感觉到身后对手打算用非常规手段来解决战斗了,左脚用力一蹬,右臂向前一甩,“嗞”的一声轻响后,他抢先一步出现在皮球面前!

    这种二分之一球最让防守队员难办。

    不抢吧,皮球近在眼前,上抢吧,实在不敢断定自己能否占据优势。倒地铲球吧,时间来不及。

    就这么一犹豫的时间。布克的连停带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没有悬念。

    布克左路横传,尤墨路把皮球向回一磕,继续加速向前。

    卢伟在高速冲刺后,又是一脚不停球的直塞,给了当家射手一对一面对门将的机会。

    单刀机会尤墨当然不会错过,没有花哨的假传真射。也没有夸张的钟摆式过人,就是左脚轻碰皮球,右脚向右猛跨一步,利用自己强悍的身体控制能力,右脚抢先一步。兜出了个小弧线!

    替补席上看比赛的家伙们本来还有些心有不甘的,看了这粒进球,一个个的顿时静下心来,细细品味。

    没一会,坐不住的美国人啧啧感慨。

    “这种程度的防守的确不够看,可这帮家伙的效率也太惊人了!”

    “嗯,五分钟之内连入两球,这种反击效率的确夸张。不过,这粒进球有个家伙的作用藏的很深。”巴拉克也在感慨,仿佛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有些难以相信。

    “没错,布克。他在平时有些缺乏存在感,最近几场比赛却表现出了非常良好的团队感。”斯福扎被库卡拽着当了一盘热血少年,话比以前多了不少。

    “是的,他的传球选择看似不合理,其实是用险求胜的办法,来扩大反击的效率。阵地战的时候,他基本不会冒险。”巴拉克心一动,似曾相识的一幕划过脑海。

    绝对的信任吗?

    “他是个既冷静又成熟的家伙,对自己看的很清楚,对别人了解的也很深刻。就是不知道他对我们的信任,到达哪种程度了。”斯福扎仿佛看出来德国小伙的心事了,出声打破短暂的沉默。

    “哈哈,担心这些干嘛,机会多的是,咱们肯定能达到他们那种程度!”库卡又恢复了懒洋洋的状态,坐在椅子上没个正形。

    “是啊,你觉得呢?”斯福扎咧嘴笑了笑,转头,询问的眼神看着巴拉克。

    “当然,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任何理由追不上他们!”

    比赛最终结束于:1,下半场第68分钟库卡打破自己连续四场的进球荒之后,整支球队放缓了前进的步伐,开始为接下来两场硬仗保留体力。

    全场都不保守的沃尔夫斯堡队,最终在比赛第85分钟打入挽回颜面的一球。

    这样一场比赛,过程看似精彩激烈,双方控球率也仅仅差距6个百分点,射门次数更是打成平手,可无论是现场看球的普通球迷们,还是解说席上看比赛的业内人士们,心里都很清楚明白。

    比赛的主动权,是牢牢掌握在凯泽斯劳滕手的!

    主场攻的热闹,最终被对手的犀利反击打的哑口无言,这种事情在德甲红魔一路上演奇迹的时候,已经出现过不下十次了。在这种快速反击充当背景布的,豪门劲旅一大堆。弱旅保级队也不少。

    明明知道,却防不胜防,这种事情对于心高气傲的主教练来说,难免有些窝火。本轮同样:1拿下对手的勒沃库森队,在赛后采访时被问到了下一轮联赛的对手。

    道姆的回答显然有些怒其不争的味道。

    “太多的球队都犯了同样的错误,当然。我们也是其一员,没有资格批评其它人。我想表达的意思,是这样的事情既然注意到了,却能一再发生,其的原因值得反省。下一轮联赛是我们报第一回合一箭之仇的最佳机会,比赛的重要性不用我说所有人也都明白,比赛之前他们还要和多特蒙德来一场德国杯半决赛,这更是明摆着的事情。”

    “不过,越是这样。越是看起来胜负的天平在向我们倾斜,他们表现的有心无力的时候,越要保持高度警惕!”

    “不然的话,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的故事,会在4月10日的弗里茨*瓦尔特体育场,正式上演!”

    问者无心,答者有意。

    这一番斩钉截铁的回答,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面对强敌。凯泽斯劳滕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稳守反击的策略。即使无锋阵能够辗压斯图加特场,他们也没有自视甚高地摆出对攻的架式。在开放的比赛追逐进攻的乐趣。

    理解的,说成战术策略,瞧不起的,说成摆大巴。

    勒沃库森上一回合输的体无完肤之后,他们的支持者拿来抨击对手的最有力武器,即是如此。

    有种来打对攻!

    结束了客场挑战。球队短暂调整后立即奔赴多特蒙德,开始备战德国杯半决赛。

    一周双赛,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是件司空见惯的事情,本不用大惊小怪。可双赛的对手如此之强,比赛的份量如此之重。整支红魔上下,还没人有过这种经历。

    凯泽斯劳滕目前领先勒沃库森五分,领先拜仁幕尼黑分,对阵这两个直接竞争对手,平局算是底线,一旦输了其一场,结果就不好说了。

    领跑者的压力,此时显露无疑!

    追赶者不用考虑结局如何,全力冲刺就是。如果对手不犯错,追不上也没什么值得后悔的。

    领跑者拥有让人羡慕的局面,不用看别人脸色的状况,同时带来的,还有胜利在望时的激动,高高在上的风光无限。可此时越是得意,一旦因为自身问题痛失好局,彼时后悔就会更加难以承受!

    “我当时能就好了”“假如当时”“如果那时候”

    这些让人心碎的字眼,对一个个差点创造奇迹,差点把名字刻在历史上的家伙而言,会成为一辈子的伤痛,镌刻在回忆。

    没有人敢保证比赛的胜利,同样,没有人能在错失这种机会时原谅自己。这种永恒的矛盾,存在于每一座冠军奖杯诞生前。

    只是这一次,份量太重!

    赛前一天,球队下榻酒店,主教练房间里。

    雷哈格尔,伯尔尼,卢伟,尤墨。

    “球队状况不太好,这些家伙们情绪上的起伏大了点。”伯尔尼坐在沙发上,手拄下巴,忧虑满脸。

    “九天打场比赛,老家伙们体力怕是会出状况,怎么看?”雷哈格尔未置可否,转头问卢伟。

    “上一场踢的轻松愉快,这一场体力不会成为多大负担,下一场会受明显影响。”卢伟微一点头,声音平静。

    “道姆一脸的咬牙切齿,想不想给他个惊喜?”尤墨坐在伯尔尼旁边,伸手轻拍老头儿肩膀。

    “你们,难道?”伯尔尼抬起头,对自己的建议被无视深感无奈。

    “哈哈,你想的太多,我才懒的理那些魂不守舍的家伙!”雷哈格尔眨眨眼睛,不笑。

    伯尔尼楞楞地瞧着说笑的个家伙,好一会,才摇头叹息。

    “受不了,一个个跟怪胎一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