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打算祭旗,首发阵容自然诚意满满。

    让希斯菲尔德都暗暗心惊的阵容如下。

    莱因克,布雷默,鲁斯,施容博格,卡德勒奇,拉钦霍,巴拉克,卢伟,尤墨,克利斯托夫,谢里。

    这几乎算是凯泽斯劳滕的主力阵容了!

    面对漫天嘘声,在天后还有更重要的恶战前,用这样的首发阵容来面对挑战,其的血腥味不用闻,都已经钻入了鼻孔里。

    想复仇吗?

    来!

    赛前和雷哈格尔好一阵客气的希斯菲尔德,安稳地坐在教练席上,只是非常偶然的时候,才会向前探探身子,转头看一眼对手。

    怎么想的?

    大黄蜂的主人没有弟子们那么偏激,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场德国杯半决赛而已,即使拿下,还有决赛,即使夺冠,也仅仅是个安慰奖,不值得自我表扬一番。

    在他看来,升班马夺得联赛冠军比夺得德国杯冠军要高无数个档次,雷哈格尔这样的老家伙不应该犯战略性的选择错误,不可能忽略被双杀的对手那颗复仇的心。

    可事情已经火烧眉毛了,再去想原因那纯属浪费时间。对策,打开胜利之门的钥匙,这才是当务之急!

    原本就急着复仇的弟子们,看清楚对手的首发阵容后,火气又上分,场上表现和上次两军对阵时并无两样。而且,仔细一看后,他才发现,两队的首发阵容和上次都相差无几!

    除了e替下斯福扎外,对手居然是原班人马!

    这意味着什么?

    越想越不对劲的希斯菲尔德,忍不住又抬起头瞧了眼对手。结果刚好。雷哈格尔也探了下身子,瞧了过来。

    两个人目光一触即散,摄像机镜头都没有捕捉清楚。

    只有当事人,看清楚了对方的眼神。

    一个家伙,好奇有些忧虑,另一个家伙。无忧无喜,不卑不亢。

    对于对手的好奇,雷哈格尔心知肚明。

    猜吧,使劲的猜,看看能猜不!

    可惜,老头儿的心得意还没维持多一会,旁边有个更老的家伙,按捺不住了。

    比赛第19分钟,凯泽斯劳滕一次快速反击被对手用战术犯规终结。多特蒙德队左后卫海因里希用一张黄牌为代价,阻止了巴拉克的高速带球插上。克利斯托夫的任意球最终找到了状态火热的老谢里,头球攻门稍稍偏出。

    “奥托,说说吧,明明替补席上有两个上一场没打首发的,却偏偏要上两个连续首发的?”

    伯尔尼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一直如坐针毡,如果不是场上局面波澜不惊。他早就忍不住开口寻求答案了。

    “那边,”雷哈格尔朝对面教练席努了努嘴。继续说道:“也想知道为什么,你应该坐过去和他交流一番。”

    “不说就算了,夏天别找我去钓鱼!”老头儿脸一扭,面向替补席。

    捂嘴偷笑的家伙纷纷绷住,坐正,竖起耳朵。

    “好吧。你威胁到我了。”雷哈格尔双手一摊,落在腿上,“想想看,这样的赛前状况,这样的比赛氛围。派上什么样的家伙比较好?”

    “啊?”伯尔尼顿时楞住,替补席上也大眼瞪小眼。

    这么简单?

    不可能吧!

    雷哈格尔坐正了,下巴微抬,双手握拳,轻轻放在身边。

    “这样一场比赛,心理素质有多重要,你们比我都清楚,好好看比赛,用心感受这样难得的学习机会!”

    漫天嘘声,替补席上的声音依然整齐划一。

    库卡,斯福扎,贝纳,塞斯克,萨格特,布克

    “明白!”

    激烈有余,精彩不足的比赛,让期待满满的两位老解说都有些意兴阑珊,仿佛期待的500万大奖成了10万安慰奖。

    “奇怪,我怎么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有什么发现,穆勒?”

    “这样一场比赛,感觉和上一次两队交锋时差不多,刚才我翻了下资料,发现两队首发阵容也基本一致。”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我只是记得,那一阶段好像是雷哈格尔重点启用老队员的时候。”

    “哦?”

    “没错,这样的比赛氛围,这样的赛前预期,多特蒙德队心气之足远超从前。凯泽斯劳滕如果想奔着胜利而去,就应该以我为主,排除干扰的同时,利用对手急躁的心理,完成之前熟悉无比的事情。”

    “哈哈,让道姆咬牙切齿的事情?”

    “不,他的说法其实有问题。”

    “何以见得?”

    “任何一粒进球,都是攻与防较量的最终结果。单纯拿对手的反击效率说事情,明显忽略了反击他们对大方向的把握,对细节的重视。”

    “继续。”

    “快速反击也分很多种,有多打少,有少打少,有少打多,可无论哪一种情况,对手的后卫都不会看着对方表演。因此,进攻方的路线选择,战术策略,个人能力及相互配合,都需要非常完美的结合起来,才能处处走在对手前面,让对手即使心知肚明,依然在同一个坑里屡屡跌倒。”

    “希斯菲尔德肯定不想弟子们表现的如此急躁,但他可能也没有办法。任何一个有心气的家伙,在被不起眼的对手双杀之后,复仇的怒火都会遏制不住。”

    “是的,他们是冠军之师,连续败在这样的对手面前,实在是静不下心来投入比赛。以希斯菲尔德的经验,不可能看不出来这样的状况。于是他索性放弃了冷静耐心的团队配合,依然倾向于利用个人能力打开局面。”

    “嗯,两支球队的首发阵容基本一样,比赛内容基本一样。值得期待的,看来只有结果了。”

    “没错,我们来看看个人发挥会不会有亮眼之处。”

    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止是旁观者清,当局者也有不少感觉灵敏的家伙,察觉了这一点。

    巴拉克无疑是感触最深的一位。

    老将们也会状态起伏。也会心理动荡不安,但久经考验就是久经考验,只要一踏上场,他们的态度就会体现在行动。

    专注,耐心,冷静,对抗时不软,做动作时不僵

    看着周围这样的一个个家伙们,他比伯尔尼更早发现了事实真相。

    两个妖孽般存在的家伙就不用说了。说多了他自己都泪流满面。生性开朗外向的巴西人拉钦霍,年龄不老,比赛经验却赶的上老将。

    除了这个家伙,最年轻的,就是他了。

    身为球队未来的核心,精神领袖,如果心理素质不过硬,说出去会丢人的。

    于是。正确答案让他在心里泪流满面。

    不说话,不谈心。不鼓励,原因居然是不用派他们上场!

    这种让人蛋疼的结果,让他沮丧了好一会。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可能忽略了什么。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这样的比赛,心理素质不好的家伙被派上场。如果能随着比赛进行而慢慢适应,那最好不过,如果不能,那将成为一个很难越过的门槛!

    过度紧张的家伙们,场上表现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反应慢一拍。这种事情旁观者看的很清楚,自己却往往归咎于实力差距。随之而来的,就是信心受到影响,甚至形成心理阴影也不乏先例。

    坐在场下,听着漫天嘘声,看着队友们坚韧不拔的表现,随着比赛的进行而平复情绪,直到最终收获平稳的心态。

    这样的结果,岂不比赌一把来的踏实的多?

    想通了这一点,他因为思虑太过没能完全集的精神,迅速回到了身体里!

    既然要做榜样,那就先做个好样的!

    比赛第5分钟,一直忙于防守的尤墨,在本方大禁区前伸腿挡住了里德尔的射门。

    这种活一般都是后腰负责的,他出现在这里纯属义务劳动。不过,其它两个真正的后腰,丝毫不觉得他在抢饭碗。

    一支球队的进攻体系,后场好比车尾,场好比车身,锋线好比车头,要想进攻犀利,流线型的结构是通常选择。

    多特蒙特的进攻体系同样如此,箭头人物里德尔顶在最前面,头顶脚踢做球样样能行。他的身后,是索萨和安德烈斯*穆勒,两个家伙突破传球射门样样犀利,肋部直插是他们建功立业的常见方式。再往后,是两名传统意义上的边锋,边路突破,各种传是他们安身立命之本。

    这五人分成个层次,是球队攻击体系的重心所在。

    有明显人数优势的凯泽斯劳滕,并不害怕对手的边路一对一突破,反而是肋部和间的个家伙,他们不断的穿插跑位,利用个人技术和两人的小配合撕开防线,是件威胁颇大的事情。

    尤墨跑到巴拉克和拉钦霍的位置,干起他俩负责的活,相当于在这一范围内增加了个勇猛无比的生力军,这让多特蒙德的路进攻屡屡撞在了铁板上!

    叉戟对无耻之极的后腰,哪儿有胜算?

    终结了对手的这次进攻,所有人盯住天空飞舞的皮球,开始移动。

    皮球带着旋转,最终落在了施容博格的防区。丹麦人显然早有准备,不等皮球落下,小跑两步后高高跃起,直接用头把皮球交给了位置不错的拉钦霍。

    巴西人为何早早跑到前面等球,心思自然早有。

    猪一样的对手居然又犯同样的错误,神一样的队友岂能放过他们?!

    接稳皮球,拉钦霍停在原地,长出一口气。

    多特蒙德的高位逼抢一如既往,两人一前一右迅速靠近,速度最快的已经下地铲了过来。

    巴西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刚刚还一脸气定神闲的模样,转瞬间变成了严肃无比的球王附身状态,前趟一步后,左脚外脚背轻轻一碰,右脚用力一蹬!

    满场惊呼声,皮球从正面上抢的家伙右腿边绕过,拉钦霍在两人之间狭小无比的空当,左脚踏实地面,右腿从铲球家伙的身上迈过!

    突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