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眼皮底下

 热门推荐:
    即使眼前的比赛能收获胜利,也没有哪个主教练愿意用被架空的结果来换取。【,

    事关原则问题,如果还想继续干下去,这种事情无法容忍!

    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家伙们,希斯菲尔德忽然觉得一个个的都让他觉得有些陌生。

    上次两队交锋后,尤墨和他说的话依然历历在目。

    为何不用自己走过的路,来要求弟子们?

    老实说,他真没这么想过!

    在他看来,一支球队好比一个班的学生,他是班主任,打算用因材施教的办法,把这把些学生培养成栋梁之材。最不济,也要发挥出他们的长处,不至于在他的带领下每况愈下。

    他在学生先选出有领袖才能的,担任班长,带领大家一起战斗。再选出特点与能力都很突出的,做为科代表,为所有人竖立榜样,查缺补漏。最后选出德高望重的,负责协调关系,润滑摩擦。

    他这一套办法确实行之有效,在他的带领下,球队一路走高,连拿了个重量级的冠军回来。

    身为职业经理人,拿冠军固然高兴,可拿完之后不可能躺在功劳本上睡大觉。于是,欧冠刚拿到手,他就给自己和弟子们立了个目标。

    要做欧冠改制后,第一支卫冕的球队!

    在他看来,有了新目标,所有人应该干劲十足才对。可惜,残酷的现实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当班长的家伙,明显缺乏了向上的动力,平时训练出工不出力的表现,让他几次动了换人的念头。

    当科代表的家伙到是有蠢蠢欲动想换个环境,或者换个班长的位置来干干的,不过最终被他晓以情理。劝了下来。

    本来是普通学生的,拿了冠军自然不可能和从前一样甘居人后,场上场下都让他忙的像个救火队员。

    这些状况外界并不知晓。

    他到是想找个信的过的人,聊聊这些烦心事儿。可惜,职业经理人这个位置,是出了名的压力山大。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太脆弱了一些,才会老是心生无力。

    于是,碌碌无为的大半年过去了。

    接下来,依然没有变化的球队,让他有些着急。

    着急不能解决问题,改革看来可以触动某些家伙!

    找到办法的他,并没有犹豫什么,赛季一开始,就着手改造球队的核心体系。

    可惜。计划从一开始,就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他所遇到的问题,任何一个带领球队拿过几次冠军的主教练,几乎都会遇见。他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改革最终在他的强力态度下坚持了下来,也收到了一些效果。不过。眼前看起来,这个赛季似乎又要颗粒无收了。

    确认了0:1的比分。确认了自己已经被架空的现实,他索性静下心来,继续思考。

    卫冕欧冠,确实是件值得骄傲的壮举,对于少数心气极高的家伙而言,是个值得疯狂的目标。

    可是。其它人呢?

    如此遥远的目标,那么多不确定的因素,哪儿有眼前的享乐,来的更实际一些?

    已经当上班长的家伙,还有什么值得努力的个人目标?已经当不成班长。换不了环境的科代表,拿什么不激励自己?拿了冠军,有了资本的家伙,难道要一直被自己的威望压制,继续当普通学生?

    想到这些,他在心里轻叹口气。

    明白的,有些迟了。

    那就答应了吧。

    场哨声结束了他的思考,0:1的比分似曾相识,怒气冲冲的弟子们似曾相识,继续下去的结果似曾相识。

    让人别无选择的局面,由我来改变好了。

    “下个赛季,可能我们都要换个环境了。希望大家用这样一场比赛,为彼此送行吧。”

    重新开始的比赛,所有人都认为是上半场的翻板,包括雷哈格尔。

    可惜,世事如果不无常的话,故事也就失去了悬念。

    这一次,“过山车”不再属于凯泽斯劳滕。

    比赛第5分钟,大黄蜂由里德尔先下一城。五分钟之后,安德烈斯*穆勒禁区外被巴拉克放倒,足球皇帝的接班人在这粒直接任意球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莱因克奋力的扑救没能改变什么,1:2的比分出现在比赛第62分钟,随即,卢伟被雷哈格尔换下。

    登场比赛的斯福扎,眼神的迷茫清晰可见。

    “那家伙惹的祸,输了就找他好了。”卢伟难得脸上有了些笑容,拍拍瑞士人后背,指了指场上。

    “嗯?”斯福扎楞楞地看着目标的家伙,跑上场的脚步有些迟缓。

    “换种方法吧,上半场的办法压制不住他们了。”卢伟站定了,喊了一嗓子。

    “哦。”斯福扎满脑子都是些想不通的问题,压根没听明白他的话含义。

    “不是吧,他好像还没睡醒!”尤墨仔细看了眼瑞士人,大嗓门吆喝了过来,本来还想比个指的,后来考虑到这家伙可能无所谓,于是这货机智地放弃了。

    “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拉钦霍胳膊搭在垂头丧气的巴拉克肩膀上,手指换人点。

    “听不懂还告诉我?”德国小伙心情好了一些,伸手挠头。

    “听不懂,说明他们有办法呗!”巴西人摇头晃脑。

    “好吧,虽然他下去了,可身为助理教练,还是有能力改变场上局面的吧。”巴拉克自我安慰一番,心情好过不少。

    “对了,这么想就对了!”拉钦霍高兴起来,使劲摇晃对方肩膀。“比赛嘛,谁都有撞鬼的时候,冥冥的力量可不能忽略了!”

    瞧着对方一脸认真倾听的模样,巴西人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上次我在o家里,他女儿谁都不理,就冲着我笑,据她奶奶说,这是有福相的人,才会得到的奖励。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巴拉克使劲摇摇头。

    “笨。她奶奶告诉我,哦,对了,忘说一件事了,先是凯瑟琳告诉我,如果我们能夺冠,她就答应嫁给我。后来我问老奶奶,小o朝我笑是啥意思,老人家非常肯定的告诉我。有戏,肯定有戏!”

    “呃”巴拉克果断卡住,顺便,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什么跟什么嘛!

    巴西人果然是编故事高手!

    斯福扎带着疑惑上场,很快,他就发现,哪儿有思考的时间!

    快,太快了!

    场上这支多特蒙德队。仿佛又回到两队第一次交锋时,比赛即将结束的那段时间里。

    传。停,带,跑,射,整支球队仿佛有了一架运转良好的法拉利n1发动机,迅速。准确,越来越快!

    笑傲整个欧洲的攻击力,在81000名球迷的山呼海啸,席卷而来,迅速淹没了凯泽斯劳滕并不脆弱的防线。

    莱因克已经成了场上最忙碌的人。

    老实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经历过眼前这种考验了。

    这对一个门将来说,是幸福的烦恼。

    弱旅出门神,身为曾经的德国国门,91年球队夺得联赛冠军时他曾立下汗马功劳,96年球队因为孱弱的攻击力而掉入乙级,他依然获得了很高的评价。

    本赛季球队能一直稳居丢球数倒数第一,他的作用同样巨大。外界媒体即使都把目光投向球队让人夸张的成长速度,也会有清醒的家伙们为老将领衔的防线喝彩。

    这种情况下,五分钟内被人连入两球?

    莱因克无法原谅自己。

    居然用老眼光来打量对手,这样的家伙,值得拥有大伙的信任,成为所有人心最后的防线吗?

    不!!!

    面对对手急风骤雨般的攻势,凯泽斯劳滕进入了诡异的沉默当。

    平常在对手突然起速时会迅速吼起来的莱因克,这一次抿紧了嘴,眯起了眼睛,降低了重心,沉默了整支球队。

    攻与防依然有条不紊,只是节奏已然提高很多,比赛进行到这个时间段,所有人的体力都进入了瓶颈期,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还好,被对手连入两球后,高度集精神的德甲红魔们初步适应了节奏,开始把对手的威胁降低,虽然付出的体能代价有些大。

    比赛第2分钟,库卡换下谢里,布克换下克利斯托夫。

    搏命的打算惊呆了解说席上的两位老解说。

    “什么情况?居然还要拼吗?”

    “疯了,雷哈格尔一定是疯了!怎么能如此疯狂?”

    “下一场联赛有多重要,没有人能忽略吧!联赛夺冠和德国杯夺冠有何区别,大概所有人都会对这样的问题呲之以鼻吧!o本场表现很一般,原因何在也不用多问吧!”

    “嗯,穆勒,你很激动,消消火。像上半场多特蒙德那样的火气,不会给比赛带来如此大的悬念。”

    “好吧,凭心而论,你觉得雷哈格尔是不是在发疯?”

    “是是是,即使被骂,我也认了。多特蒙德的上下半场表现,像极了凯泽斯劳滕以前的状况。他们上半场没能发挥出实力,下半场超水平发挥,最后时刻绝杀对手。”

    “还没有到最后时刻,至少在雷哈格尔看来,还没有到!”

    “的确,还有18分钟常规时间才能走到尽头,可是,现在状况下的凯泽斯劳滕,还有与对手一战的实力和必要吗?”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两支球队仿佛临时互换了一般,让我区别不出来红与黄!”

    “诡异的比赛,让人想不通的打算,还是看比赛吧,或许比赛会有答案。”

    “是的,你说的对。任何时候,都不要忽略眼前发生的事情。真相,往往藏在眼皮底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