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来与对手一战?

    面对听不到的问题,雷哈格尔转过头,瞧了眼老对手的眼神,微一点头,嘴角含笑。@,

    对攻!!!

    拿什么来对攻?

    当然,只能是无锋阵!

    “你不在,有些可惜。”

    雷哈格尔拧开手的运动饮料,递到身旁。

    “没看到巅峰较量,心痒难耐?”卢伟接过,灌了一小口,回道。

    “是啊,目前状态下的他们,算是巅峰了。”雷哈格尔目光转回场上,看着硝烟弥漫的场。

    “还有两场比赛呢,不能小瞧对手。”卢伟笑,顺手接过队医递来的毛巾,点头谢过。

    “哈哈,说的对,下半场比赛,我有些小瞧他们了。”雷哈格尔也点头,脸却是朝向球场,仿佛在感谢对手的超常发挥。

    “上次不带他去的话,大概德国杯已经到手了。”卢伟转头,瞧了眼替补席上被换下的两个家伙,那一脸无辜的模样。

    “世事难料嘛,谁知道这家伙谁的忙都敢帮!”雷哈格尔也转头,得意地朝弟子们眨眨眼睛。

    “呃,boss,什么情况?”

    两人,谢里胆子比较大,此刻出声询问。

    “o告诉希斯菲尔德,对待弟子们要向对待自己一样,既严格,又信任,还要帮他们定下一个个胆大包天的目标。”雷哈格尔话一出口,顿时觉得自己恶意满满,不过,为了抹黑那个家伙,撒点小谎不算什么。

    “啊,那个。为什么,希斯菲尔德要相信他?”谢里明显不是天真纯洁的小青年了,把这话往脑子里一过,顿时觉得不对劲。

    “我怎么知道,大概是眼神很真诚吧!”雷哈格尔老脸微红,转头埋怨。“你和他们解释!”

    “肯定嘛,那个家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即使在说谎,也是一脸真诚的模样,难道你们忘了么?”卢伟摇头叹息,对这两个家伙的记性很是惋惜。

    “呃,好吧,下来找他算账!”

    谢里和克利斯托夫对望一眼,摇头苦笑。

    居然会有这样的家伙。真让人头疼呐!

    威斯法伦体育场的山呼海啸声已经持续了整整0分钟,仿佛是吼累了一般,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场上,场争夺战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双方都认定了这块战场的战略价值,不断地用坚决到顽固的态度,在这片移动的土地上战个你死我活!

    布克,拉钦霍。巴拉克,尤墨。库卡,斯福扎,前四个家伙体力虽有下降,但对抗能力却随着战场扩大而释放,每球必争,每争必拼。后面两个家伙对抗能力稍弱。不过,他们就是来穿针引线的,一点也不羡慕那些肌肉战士!

    多特蒙德一开始并不落于下风,尤其是在对方半场的战斗,他们凭借爆棚般的状态。经常压倒对手一头,获得不错的进攻机会。

    但是很快,好景不长!

    战火一旦扩大,比赛一旦进入开放式对攻,双方后防线面临的压力都会成倍增加。凯泽斯劳滕后卫们简洁直接的后场处理,经常会把皮球一个大脚扔到场附近,让已经在那守候的家伙们去拼。

    这种状况下,多特蒙德前卫和后腰的回防,就变得频繁起来。身为进攻最犀利的个角色,里德尔是箭头人物,即使后防吃紧,也不会回撤多深。索萨体能一项不太好,来回的大范围跑动是其弱项,战场一扩大,他的作用开始下降。

    于是,只有安德烈斯*穆勒一人给予帮助的多特蒙德场,渐渐被对手压倒,伴随着稍显寂静的看台,黄色身影在场的开阔地带,变得形单影支!

    怎么会这样?

    巅峰状态下的欧洲冠军,那犀利到无往不胜的攻击力,竟然被对手压倒了?!

    只是压倒?

    那有什么意思!

    凯泽斯劳滕已经场比赛没有祭出的无锋阵,仅仅为了占据场面优势?

    不可能!

    斯福扎双脚踩实地面,深吸气,瞧着准备开大脚的对方门将。

    嘘声四起的上半场,欢呼震天的下半场,说老实话,两种氛围他都不太喜欢。唯独眼前这种稍显安静的环境,他的思路会变得更清晰。

    可就在紧盯皮球落点,思考对手弱点的时候,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声音难得有些急促,仿佛说话者体力已经下降严重。

    “快,尽可能的快!”

    斯福扎抬起头,有些楞神地瞧着发出声音的家伙。

    尤墨对于慢性子的家伙一向缺乏耐心,瞧见对方眼神有些发呆,于是朝教练席努了努嘴。

    斯福扎顺着看了过去。

    卢伟直直地站在换人区,确认他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左手抬起,手掌撑开,迅速向右推了过去。

    “明白。”斯福扎深吸口气,点点头。

    场上,门球开出后,几经周转,落在了对方半场。多特蒙德显然已经感受到了场的强大压力,于是娴熟地在后场倒起了脚。

    场不占优势,他们在前场只留下里德尔和索萨两人,其它进攻队员,只有安德烈斯*穆勒在路活动,其它人的位置都比较靠近边路。

    面对无锋阵的场压迫,这种应对既成熟又有效。

    如果对手按捺不住寂寞,重兵边路展开争夺,那早有准备的大范围转移,会让无锋阵的场优势不在。如果任由他们在边路发展,那狭窄的通道,他们依然可以通过小范围配合来通过场,完成进攻路线梳理。

    斯福扎定了定心神,朝对面瞧过来的库卡点了点头。

    美国人双眼顿时有火焰般的东西冒出,灼人一般,让人眼前一亮!

    上!

    两个非肌肉战士型的家伙,场上主要以组织为已任,脏活累活有其它四个家伙负责,一般情况下实在难能轮到他们上阵。

    现在,明显不是一般情况了!

    皮球又经过几次转移,最终右路通道被堵死,回传给了门将。

    本来打算直接一个大脚解决问题的家伙,提前抬眼看了下前场,改了主意,左脚横向带了一步,交给左路边线上的海因里希。

    对此早有准备的右前卫布克,张牙舞爪就冲了上去。仿佛为了证明决心一般,冲到一半还抬起了右腿,准备封堵想象的大脚传球。

    海因里希嘴角划过一丝笑容,右脚一扣,左脚外脚背连续两次轻触皮球,身体仿佛一架f1赛车一般,迅速完成了0至100公里的加速过程。

    这场比赛他的状态非常好,上半场那张黄牌在专业人士眼划算之极。

    0%的机率可不是盖的!

    左路完成突破后,他抬起头,瞧着不远处有些犹豫不决的对手。

    安德烈斯*穆勒的身影也迅速出现在他的右手边,不过,又带了一步之后,他放弃了传球的打算。

    身后贴着一个,不远处还有一个,传球还不如自己带!

    于是,本来已经达到极限的速度,在他良好状态的支撑下,依然不减速,直线向前!

    于是,本来犹豫不决的美国人,眼的光芒迅速绽开,一记快到不可思议的右脚尖一捅,让皮球撞上了海因里希高速前进的左脚!

    二分之一吗?

    去年欧冠最佳左后卫的心,划过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果然!

    路无人的球队,哪儿有二分之一的机会!

    海因里希稍稍有些后悔,不过目前情况看起来并不太糟糕,皮球刚刚过了线,急停转身,向回追就是。

    凯泽斯劳滕接下来的举动,也进一步帮他去除了担心。为了更好的控制住皮球,接球的巴拉克先是回传,再接队友传球后,横向带了两步,才算把皮球控制在一个较为安全的区域。

    居然不着急?

    那刚好,差点让我的失误扩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