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做好准备,打算在点球大战证明自己的莱因克,没想到表现机会提前到来了。⊥,

    丢球后的多特蒙德再度复苏,希斯菲尔德用掉最后一个换人名额后,大黄蜂们在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里,发动了潮水般的攻势!

    再度面临考验的莱因克,面对节奏已经下降很多的攻击,依然没有丝毫大意,高接,低挡,鱼跃,侧扑,手脚并用,嘶哑的嗓子吼出的声音沉稳无比,汗水打湿的眼睛掩盖不住专注的光芒。

    一直到了终场哨音响起,他的声音依然余音回荡。

    “身后,卡住位置,拉钦霍贴紧”

    巴西人早就按捺不住激动了,哨音未落,就兴奋地吼了起来。

    “我们赢了啊,大哥!”

    “是的,赢了,我们赢了!”巴拉克也难掩激动,拖着腿向前,跑到拉钦霍的身边,本来想给对方一个拥抱的,结果脚下一软,整个人挂了上去。

    巴西人比他好不了多少,本来就腿脚发软的家伙,身上挂了个188的大汉,就再也支撑不住,两条腿像麻花一样扭了下去。

    倒地前,还忍不住嘟囔一句,“压死我了,你又不是凯瑟琳。”

    巴拉克手松开,大喘气,好一会,才从蓝天白云转回思路。

    “公平竞争吧,我也喜欢她。”

    “我等你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巴西人的回答,让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嘿,巴西人,踢的不错,换个球衣吧。”熟悉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

    转过头。两人确定了来人。

    安德烈斯*穆勒。

    “你踢的也不赖!”拉钦霍最受不了别人夸他,此时眉开眼笑的样子像个标准的巴西奸商。

    “小伙子,将来会比我更有前途的,加油吧。”安德烈斯*穆勒边脱衣服边转头,瞧着巴拉克。

    “谢谢,我知道自己要走的路。多谢你的鼓励。”巴拉克脸色已经平静很多,既不见胜利后的喜悦,也不见刚才的惊讶。

    “想当核心的话,还得更有霸气一点。可以不必让人看出想法,但不能处处相让。那是老大哥的作法,不是精神领袖。”拉钦霍小声念叨完毕,目光望着看台上依然不肯离去的球迷们,“我比较爱罗嗦,希望你别见怪。”

    “嗯。谢谢你。”

    “哈哈,你们队伍也不像传说那么氛围良好嘛!”安德烈斯*穆勒接过拉钦霍的球衣,一脸八卦。

    “你们这场不错,看来以前不怎么样!”巴西人立即翻脸,横眉冷对。

    “嘿嘿嘿,戳到痛处了,走吧,咱们聊咱们的!”安德烈斯*穆勒伸出手。拽巴拉克起身。

    “聊什么?”德国小伙一头雾水。

    “国家队名单要出炉了。”

    “两个家伙去死吧,世界杯有什么了不起。看我都不稀看!”

    拉钦霍一脸悲愤地吼完之后,翻身趴在地上,手脚捶地。

    “放心吧,你还有我。”尤墨光着个膀子过来,一屁股坐在巴西人腰上,听着仿佛弹般的惨号声。一脸安祥。

    “唉,真不错,人皮沙发。”

    原本被认为缺乏看点的比赛,先被凯泽斯劳滕掀起波澜,再由多特蒙德推波助澜。最终打入了德国杯历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样的一场比赛结束,无论个人还是集体,都有大书特书的地方。

    集体自不必说,两支球队的下半场比赛被誉为本赛季最佳半场比赛,即是明证。

    个人方面最夸张的,当然是完成号称助攻帽子戏法的家伙。

    “号称”的原因,是第一粒入球,他的小角度射门给谢里创造了补射机会,算是够得上助攻的效果了。当然,统计是不会算进去的。

    最佳射手化身助攻王,这种转身的幅度太大,以至于带出了一地眼镜碎片。

    德国人还是比较实在,即使要夸,也得有理有据有逻辑,盲目吹捧那是英国人爱干的事情。

    连续第八场首发,之前场进了八个球,这样的家伙,放在场上是核武器一般的存在。可是,人毕竟不是机器,无论身体还是心理,有高低起伏才是正常表现,像他那种满场飞奔的踢法,基本每一次进攻,每一粒入球都要耗费巨大的体力。

    雷哈格尔每场都会把他换下,原因也自然不是让他接受球迷欢呼。

    这场比赛他的状态不佳,丝毫没有出乎人们预料之外,部分懂球帝顺势指责起了主教练的排兵布阵,认为是为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上半场比赛算是暂时堵了所有人的口,他的表现还算符合一贯水准。可下半场对手起势后,他在防守的表现勉强合格,进攻则明显地跟不上队友节奏,屡屡吊在所有人身后,一副等着天上掉馅饼的模样。

    可就在腹诽声变大,指责声泛滥的时候,他居然和八杆子打不着一块的家伙,来了一次漂亮的小禁区配合!

    这可是小禁区前,任何一个射手都不会放弃射门机会的位置,他居然选择传球?!

    惊呆了的家伙们一遍遍看完回放后,不得不承认。

    即使是倒地铲射,破门的机会也微乎其微,更别说他本不擅长的外脚背搓弧线了!

    这粒入球两人展现出的配合,也惊讶了很多人。

    基本不参与组织进攻的家伙,很少有人把皮球交给他来处理,可布克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在一片惊讶取得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效果。

    带着惊讶和赞赏,所有人迎来了最终时刻。

    看清楚慢镜头后,所有的质疑只能选择沉默了。

    他在整个加时赛,几乎都是拖着在跑,步伐缓慢到让人发指,可唯独巴拉克把皮球交给他。库卡被连人带球铲翻在地时,他的动作丝毫不亚于巅峰状态之下!

    两次进攻,他都有相当不错的起脚机会,但他都没有选择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来帮助球队,这难道是在有意相让?

    没有人会这么认为。

    身为当家射手,开火权相让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即使结果不错,也会被人诟病为霸气不足,甚至还会有黑子们把这种行为当成是逃避责任。

    既然不是相让,那只能说成是在体力下降严重的情况下,合理分配体能,充分发挥队友能力。

    可是,这样的能力,应该是场大师们才能拥有的吧,这家伙难道?

    这画面实在太美。除了红魔铁杆粉丝,没人敢想象。

    家,卢伟郑睫房间里。

    “美女按摩,我需要美女按摩!”

    趴在不属于自己的床上,尤墨叫唤的很起劲。

    “滚蛋,我不会按摩!”郑睫横眉冷对完毕,眼神暗示卢伟压在他身上的肘关节发力。

    “我说的是美女!”尤墨转过头,双眼含泪地瞧着郑睫。

    “死定了。你死定了!”郑睫一伸手,网球拍在握。

    “这网球拍不错。值多少钱?”尤墨眼神一凛,猛点头。

    “砸烂了姐买的起!”郑睫丝毫不为所动,球拍缓缓落下。

    “好汉饶命!”尤墨迅速从汉奸相转成民族英雄,声音浑厚有力,“对了,你现在进ta正赛了?”

    “关你什么事!”球拍最终轻轻落在这货脑袋上。郑睫抬头挺胸,撇撇嘴。

    “大事啊,我女儿将来可是要学网球的,教练不合格怎么行!”尤墨惨号一声,大颗眼泪迅速滴落。转头,“大哥,轻点儿,大腿不是腰!”

    “是滴,大腿比腰硬的多。”卢伟一脸感慨,转头告诉郑睫。

    “轻点吧,怪可怜的。”郑睫看的仔细,同情心顿起。

    “你学的啥嘛,这按摩水平还不赶兰管家!”尤墨顿时后悔不迭,心无比怀念从前时光。

    “管家干嘛呢?”郑睫瞧了眼一本正经的卢伟,有些难辩真假。

    “带娃呢,丹姐领着老爷子老妈子出去玩了。”尤墨低了头,泪眼迷蒙。

    “晚上也不回来?”郑睫惊呼。

    “据说能回来。”尤墨一声长叹,再不肯多言一句。

    “唉,还好有个姨不错。”郑睫也叹气。

    “二妈才对吧?”卢伟不敢确认。

    “这么难听!”郑睫惊呼。

    “二*奶?”卢伟也有同感。

    “太不正经了吧!”郑睫还是摇头。

    “二娘?”

    “嗯,这个好听!”

    “喂,睡着了?”

    “快起来!”

    “算了,让他睡吧。”

    卢伟松了手,碰碰郑睫,两人于是向门外走。

    下了楼,两人瞧见了客厅的江晓兰。

    “你咋还没动静?”

    郑睫打招呼的方式比较雷人,卢伟果断侧移一步,和她保持距离。

    “我哪知道,急什么嘛!”江晓兰脸色微红,于是转过头,轻拍怀宝宝。

    “怎么不急,带别人的宝宝那么用心,自己的岂不更好?”郑睫一脸的不以为然,胳膊肘想碰碰旁边的家伙,结果却戳在了空气。

    “逻辑有问题吧。应该说‘经验都学的差不多了,该自己上阵了’!”卢伟耐心纠正,结果收获一记板栗。

    “这种事情哪能强求嘛,我反正没着急。”江晓兰脸色恢复正常,身体轻转,踱起了步,“他呢,一个人在干嘛?”

    “睡着了,鸠占雀巢。”卢伟手指楼顶。

    “呀,累成这样?”江晓兰一脸忧色。

    “没事,下一场又不打首发。”卢伟摇摇头,脸色平静。

    “真没事吗?恢复不过来的话,替补上场也不行吧?”郑睫瞧见了好姐妹的表情,于是过去轻轻搂住她的肩膀,转头问。

    “年轻嘛,恢复的快,怕什么。”卢伟难得叹了口气,苦笑,“反倒是老家伙们,让人有些担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