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想到这一点的,明显不止卢伟一个。︾,

    赛后第二天媒体是一片赞美之声,第天则集体变脸,长吁短叹起来。

    状况很明显。

    凯泽斯劳滕的大范围轮换已经取得了现象级的成就,即使四天内要面对两支豪门劲旅,他们的首发阵容也能保持相当不错的竞争力。

    可是,前场轮换了,后场怎么办?

    谁都知道联赛红魔面对强敌时,是怎么取得4战全胜的战绩的,谁也不能忽略牢固的防守体系在强强对话的作用,同样,除了铁杆红魔粉丝,没有人看好他们与勒沃库森队的比赛。

    赛前这种一边倒的看衰还是头一次出现,言之灼灼的状况也确实难以让人反驳。

    鏖战了120分钟的防线,还能经的起全攻全守的摧残吗?

    平均年龄0岁的老家伙们,即使有心,身体也会不听使唤了吧?

    年轻人都累趴在地,老将们也只是强撑着不服输吧?

    难道要在面临直接竞争对手时,起用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家伙们?

    如此多的疑问缠绕着一贯不受重视的红魔防线,昨天的主角都成小透明了。

    第十轮联赛前一天,雷哈格尔的办公室。

    “卡德勒奇,布雷默,两人血乳酸超标严重,这一场最好坐在替补席上,可能的话,还是看台上更好一些。”

    “施容博格和鲁斯状况只是稍好一些,严格说来两人也已经处于危险边缘,考虑到球队的现状,可以派他们上场,但需要提前告知状况,让他们不要拿身体开玩笑。”

    伯尔尼详细解释了一番队医的检查报告后。额头上皱纹越堆越多。

    整条后防线集体亮起了红灯,难道只靠莱因克?

    “嗯,知道了,他们的情绪怎样?”

    上午是个健身房的恢复训练,雷哈格尔没在,此刻问起来时。脸上的关注之色很明显。

    “表情到是很轻松,只是动作质量比较低,我临时减了点训练量,增加了一些伸拉训练。”伯尔尼愁容不减,语气随着眼神一起,有些暗淡。

    “很好,这帮老家伙看来再打个五年没问题。”雷哈格尔脸上有了些笑容,伸手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一堆资料。

    “啊,现在怎么办?”伯尔尼楞了一下。开口问。

    “下午训练结束时,开个会,大家商量下。”雷哈格尔抬头,一笑而过。

    伯尔尼继续发呆。

    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远,快要听不见的时候,才摇摇头。

    “不是吧,奥托,首发阵容需要大家讨论才能定下来?”

    下午五点半。训练场。

    雷哈格尔先把队医的体检报告读了一遍,确认老家伙们的表情不再轻松之后。施施然开口。

    “情况就是这样,有什么建议,大胆提出来。”

    所有人顿时一楞。

    不宣布首发,问建议,难道还没定下来?

    已经如此烫手了吗?

    “我想,我应该没有问题。”卡德勒奇一开口。就被一群异样的目光给笼罩了。

    “我需要的是不低于上一场比赛的质量,单纯没有问题的零件,会达不到要求的。”雷哈格尔嘴角含笑,朝捷克人轻轻摇了摇头。

    轻微的嗡嗡声响起,有一个比较大一些的。清晰地钻入了他的耳朵里。

    “成为后防领袖的机会,机会!”

    库卡,塞斯克。

    雷哈格尔灼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停留在了怂恿者身上。本来打算开口的塞斯克,生生把话从嘴边咽了下去。

    “那我就不请战了,boss,但我希望自己能坐在替补席上。”眼前状况布雷默看的很清楚,不过他却没有把目光投向主教练,反而转头,瞧了眼尤墨。

    当家球星依然面无表情,旁观者一般。

    “很好,合理的要求是增强自信的重要武器。”雷哈格尔微一点头,继续说道:“更衣室的秩序不会一成不变。合理包含变化,才能维持稳定。这一点,上一场的对手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上一场比赛结束,我得到了让人震惊的消息。场休息时,希斯菲尔德向弟子们发表了告别演说。”

    “原因其实很简单,为何要在这里和大家说一说,是因为下个赛季的我们,会遇见差不多,甚至同样的问题。”

    “任何一个王朝从建立到辉煌,再到下滑,乃至毁灭,都是个大势所趋的状况。所以,不必惊慌于以后的世界不再美好。只是,有的王朝,冠军拿到手软,功成名就的家伙一抓一大把。有的王朝,却短命的不可思议,遗憾到是一抓一大把。”

    “为什么区别如此之大,你们可能心知肚明,也可能没有仔细考虑过。下面这些是我自己总结的看法,希望对你们有所帮助。”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但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尽可能地发挥自己的能力,越走越高。这种心态驱使下,不断地给自己制定短期目标,不断地让自己适应新的挑战,是维持前进步伐的重要方式。”

    “既然是挑战,既然要适应,矛盾必然会因此产生。有些是自己和从前的矛盾,有些是自己和别人的矛盾。因此,一味地回避矛盾,不希望矛盾产生,是一件怀着良好愿望的老好人,最常干的事情。”

    “‘我只是好心’这样一句话,你们的绝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听到。”

    “竞技体育不欢迎弱者,好心这种东西,留给让人可怜的家伙们吧!”

    “好了,首发名单这种东西,不会交给大家讨论决定,明天上午有个临时会议,到时候再宣布。说的这些话。只是想告诉你们,没有一颗大心脏,就不要把未来想象的太美好。”

    “同样,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大心脏。”

    塞斯克还是科赫,是眼前情况下有些两难的选择。

    选择年轻的家伙,必然要承担上大赛紧张的风险。选择老家伙,明显会让未来的防线核心心生阴影。

    连续两场重量级较量,一场都不让上,也太信不过我了吧?!

    事实上,从更稳健的角度出发,鲁斯和科赫的搭档,默契明显比鲁斯与塞斯克搭要好的多。

    可是,默契这种东西,同样可以在比赛培养。如果单纯认定两人之间缺乏默契,就再也不把两人同时派上场,那明显忽略了年轻人的高度可成长性。

    科赫一贯不太稳定的发挥,缺乏斗志的精神头儿,早就在雷哈格尔心留下了不良印象。不过,早就被主教练判定为不堪大用的[家伙,本赛季为何还能屡屡获得首发位置?

    原因其实很简单。

    主教练用人,不能单凭个人喜好!

    首先需要考虑的。是球队只有四个卫,其一个太老伤病太多。另一个太年轻缺乏经验。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老还是小,都需要考虑对手,衡量身体状况,来妥善安排,合理使用。于是。两名当打之年的家伙,除了一个绝对主力外,另一个也能屡屡登场亮相,就成了件正常之极的事情。

    其次需要考虑的,是科赫身为多年老臣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朋友也有根基。如果雷哈格尔只因为他犯了一两次错误,就把他从轮换主力一下子变成板凳坐穿,那于情于理都显得严厉太过,个人主义严重。

    最后,新人上位需要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实力,单纯依靠主教练的重用明显不合理。塞斯克在初次亮相获得好评后,很快也出现了年轻人经常犯的错误。如果单纯地以“年轻人犯错是件正常的事情”来当做逃避责罚的理由,无疑是一件对老将不公平的事情。

    于是,在所有人看来,科赫的更衣室地位和以前并无两样。

    塞斯克其实心理素质比一般的年轻人要好的多,性格也是年少老成,喜欢谋定后动,一步一个脚印。

    这样的家伙,在新秀赛季阶段,明显不可能像库卡一样我行我素,视老队员于无物。这种情况下,即使话到了嘴边,他依然克制住了,没有去触动他认为重要无比的更衣室秩序。

    这种情况雷哈格尔并不愿意看到!

    大战在即,身为球队未来的防线核心,面对挑战时因为害怕资历不够,更衣室动荡而选择退缩。这种行为,显然就是主教练口爱说“我是好心”的老好人,喜欢做的事情。

    竞技体育不欢迎老好人,面对可能的矛盾一味选择回避,这样的家伙明显不会有多大出息!

    至于库卡的怂恿,在雷哈格尔看来并不是件多么大不了的事情,瞪他一眼的目的,仅仅是在提醒他。

    你也一样,当了把老好人!

    “会不会太严厉了一些?”

    雷哈格尔训话完毕,转身走人,步子快的伯尔尼紧追慢赶才追上。

    “或许吧,只是,眼前状况,明年状况,你乐观吗?”

    “当然不,眼前就已经够愁人的了,明年简直不敢想!”

    “是啊,现在不早做打算的话,到时候肯定乱成一锅粥!”

    “那为何多愁善感?”

    “塞斯克的少年老成,是有原因的。9岁的时候,他父亲成了植物人,从那个时候开始”

    “知道了。这种事情,被他拿来诉苦吗?”

    “没有,我通过他母亲,了解到的。”

    “嗯。对了,你觉得o和e,会有怎样的童年经历?”

    “问我?不如问他们,反正我想象不出来。”

    “算了,当成是上天的馈赠吧。”

    “哈哈,不行,我得找机会问问!”

    “随便,不过,别说是我教唆的哈!”

    “你比我好奇?”

    “当然,他们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