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意见相左

 热门推荐:
    别激动?

    为什么?!

    场上的所有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楞。『≤,

    皮球已经能正常运转的情况下,依然在后场倒脚?

    技术流的家伙们,通过防守来展现自己能力?

    或者,只是诱敌深入,伺机反击?

    想不通归想不通,皮球可不等人。于是,继续你来我往攻了几个回合后,两边的思路又有变化。

    凯泽斯劳滕阵,卢伟的地位早已凌驾于核心之上,成了仅次于主教练一般的存在。他的话一贯不多,场上指挥也非常少见,偶尔有几次出声,效果都好到惊人。这种时候只要一开口,所有人都扔了压出去对攻的念头,继续着技术流的防守表演。

    勒沃库森队最终还是统一了看法,觉得对手在虚张声势。

    原因很简单。

    哪有把自己的战术变化告诉对手的?!

    这种看法支撑下,他们主动把阵形回收,随时注意着后场空当,谨防对手的快速反击。

    于是,两边都不肯冒险压上的情况下,场成了战场,双方你来我往战的不可开交。

    两支球队都有成熟的攻防体系,战术对路,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只有灵光一现的个人发挥或者运气,会成为打破平衡的钥匙。

    不过,超出对手一大截的个人能力和超常发挥,以及虚无飘渺运气,这种东西都属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不可能成为常规武器。

    比赛场面从15分钟焦灼到了0分钟,依然没有哪一方占据了绝对优势,双方的表现都是谨慎有余,冒险不足。

    无比期待火星撞地球的两位老解说,同时摇起了头。

    “比赛的走向趋于平衡。勒沃库森队明显防备着对手的快速反击。因此他们的压上不够坚决,高位逼抢投入的兵力也不多。”

    “抱着猛啃15分钟后,发现这是块硬骨头,这种状况下,他们的选择也属人之常情。毕竟,在看似大优的局面下。被对手反戈一击的例子太常见了,道姆可不愿意当反面典型。”

    “嗯,最近的一次非常经典。云达不莱梅在相当不错的状态支撑下,依然被对手犀利的反击扎穿了防线。勒沃库森队不可能不吸取教训。”

    “凯泽斯劳滕的反应有些奇怪。照理说他们被人围攻了十几分钟后,乘着对手攻势变弱的时候,就势压出去,即使不能威胁到对方球门,也要让主场球迷看到他们争胜的信念才对。”

    “他们的表现确实有些消极,不过。你想过没有,一旦压出去对攻,球队的防线怎么办?”

    “有道理。勒沃库森的主动回收,既有防着对手反击的想法,也有引诱对手出洞,扩大进攻空间的作用。如此看来,是凯泽斯劳滕不肯上当,主动放弃了场面?”

    “不容易啊。这帮技术流的场。他们能在这种情况下压制住强烈的进攻欲*望,安心防守。不让已经疲惫不堪的防线单独承受风险,这份成熟的心态,这份团结合作的精神,的确对得起他们的骄人战绩!”

    “哈哈,道姆有些坐不住了,上半场时间不多的情况下。他和弟子们面临着两难的局面。”

    “是的,压出来猛攻,后防危险。继续在场纠缠,很难真正威胁到对手的防线。上半场时间不多的情况下,他们能甘心于0:0的比分吗?”

    “应该不会。依然占据场上主动的球队。不可能一直被可能的威胁束缚住手脚,满足于0:0的比分。”

    “没错,积分榜上他们还落后着对手5分呢,平局绝对不是个能接受的结果!”

    左还是右,让道姆坐立不安的,是这样一个让人蛋疼的问题。

    压上猛攻了十五分钟后,球队在他明确的示意下主动回撤,让双方的阵形都开始趋于稳定。进攻没有大举压上所带来的人数优势,想打穿对手的防线,必须得有侧重点。

    左路的施容博格打死不出洞,身体虽然不在最佳状态,经验和能力依然足够。右路的布克看起来是个很好的突破点,可是,会不会有陷阱?

    他可没把雷哈格尔看成只有招架之功的家伙,开始尝试着在右路做了几次章后,依然只是边路有优势,肋部及身后打不穿。

    如果贸然屯兵右路主打对手左路的话,那本方右路必然会有空当。

    那个屡屡在左路制造杀机的家伙,会无视这样的机会?!

    这种威摄力他实在不能忽视,于是,一直等到了0分钟,他终于按捺不住了。

    左!

    确定了方向,他依然坐不下来。

    心暗暗有些后悔。

    早该如此的!

    果不其然。

    施容博格镇守的凯泽斯劳滕右路,看似稳固无比,其实隐患依然不小!

    身体疲劳带来的影响,除了体力下降,就是精神难以集。即使身为队长,意志力比普通人顽强的多,也不能无视29岁的年龄,四天前刚刚鏖战120分钟的事实。

    目前阶段勒沃库森队明确了思路,持续不断地在本方左路发动攻势。早有准备的家伙们轮番上阵,或者用速度,或者用身体,或者用技术,态度异常坚决地在这一边做起了章!

    这种程度的攻势,显然不是边路突破后来一脚传或者远射的那种。

    打穿,或者直接打爆!

    比赛第40分钟,状态爆棚的4岁老将基尔斯滕再度发威,左路大禁区线上接队友传球后,向右一次极为逼真的虚晃,成功闪开了塞斯克的正面防守。接下来,左脚一趟,右脚一蹬,抢先一步控住了皮球!

    过来补防的施容博格明显迟了一步,肩膀没能撞动对手的情况下,右脚一捅。

    迟了!

    伸出去的右脚没有碰到皮球,悬在半空的小腿把对手绊倒在地!

    刺耳的哨声迅速响起,沸腾了整个弗里茨*瓦尔特体育场。

    记者扎堆的主席台右侧区域,压低的声音里,笑声止不住。

    “一老一少同时犯错,学学对手吧,人家可是4岁的老将了!”

    “场上队长关键时刻送点,明天的头条看来跑不了了!”

    “不,雷哈格尔的战略性放弃,才是真正的头条!”

    “确实,这比赛没法踢了。攻不出去,守不下来,场面难看,结果丢人!”

    “哇,想不到你居然这么有采!”

    “滚蛋,我说的是事实嘛,把你换成主教练,该怎么调整?”

    “没办法调整。一贯稳固的右路防线,在没有助攻的情况下依然被对手打爆,难道直接把场上队长半场换下?”

    “确实不可能。身为队长,失误就已经够难受的了,因为失误被换下这太糟糕了!”

    “你居然同情他们?”

    “球员在这种情况下很无辜好不好!雷哈格尔要为此负上全部责任!”

    “没错,看他到时候怎么收场!”

    纷纷扰扰的议论声没有传到红魔的教练席,于是,一老一少两味爷依然故我。

    “不错啊,这帮家伙,居然不上当!”雷哈格尔换了个姿势看比赛,胳膊肘拄着身旁栏杆,掌心托着下巴。

    “是您的疑兵之计太明显了好不好!”尤墨有些坐不住了,身体在椅子上换了几个姿势,还是觉得难受。

    “这么明显,他们到0分钟以后才看出来?”雷哈格尔显然不太服气,转头瞪了一眼不老实的家伙,“好好坐着!”

    “跑道更适合我”尤墨有气无力地嚷嚷。

    “小心连上场机会都没有!”雷哈格尔厉声恐吓。

    “好吧,接下来怎么办?”尤墨恢复懒洋洋的状态,问出的问题却惊起了旁边一排耳朵。

    “你兄弟在呢,不劳我操心!”雷哈格尔摇摇头,一脸的高深莫测。

    “万一意见相左怎么办?”

    “相左?”

    “意思是‘不和’!”

    “场休息时讨论。”

    “回来告诉我们谁赢了!”

    “当然是我!”

    “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