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相左?

    更衣室里出现这种情况不太常见。≧,

    这一次雷哈格尔打定心思要看看,自己的思维能力和那个家伙孰高孰低。

    “更衣室里开战术讨论会,这种事情大家已经不陌生。这样吧,既然大家上半场踢的有些郁闷,那我们把讨论会换成辩论会,欢迎大家踊跃发言!”

    众人刚一坐定,雷哈格尔就领着巴拉克推门进来,略显着急的模样让弟子们心打上了问号,可说出的话却让他们有些哭笑不得。

    这老头儿,什么时候玩心这么重了?

    “为表诚意,我先来吧。整个上半场比赛明显地分为了个部分,相信你们的大多数人都能明显感受到,具体的原因这里不再多作分析,接下来的应对办法,是我们拿来辩论的题目。”

    雷哈格尔显然没有唱独角戏的打算,开场白一说完,直入主题。

    “对手的成熟冷静有上一场多特蒙德的风范,放弃明显的左路防守缺陷,专攻看起来更稳固一些的右路防线,这种打算让他们棋高一着,在上半场先下我们一城。下半场他们明显不会放弃如此好用的办法,肯定会变本加利地投入精力在此。好了,提示到此为止,下面进入自由讨论时间。分钟结束后,我需要听到有理有据的论点。”

    “获得最多人支持的观点,会获得我的特别奖励,希望大家踊跃报名。”

    话音一落,一向见了老头儿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坏小子,轻轻吹了个口哨。

    “suprise?”

    “sure!”

    雷哈格尔也拽了句英,顺便抬头看了眼时间。

    本有些情绪不高的家伙们,被这一老一少的对话给逗乐了。更衣室顿时热闹起来。

    既然是辩论,立场自然要分清楚。

    斯福扎年龄稍大,性格也偏成熟稳重一些,老家伙们果断把他围起,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

    巴拉克代表着球队的新生力量,未来领袖的更衣室号召力现在已经初具雏形。库卡。拉钦霍,布克,人见状毫不示弱,同样把德国小伙围住,迅速进谏起来。

    分钟时间一晃而过,主持人登场。

    “好了,时间到。斯福扎是二年级同学,先来没意见吧?”

    “没问题。”

    斯福扎脸色平静,可一开口。所有人都有些默然。

    “表面上看,对手是利用了队长身体状态欠佳,塞斯克经验不足的状况。实际上,我在后腰位置上没能给予足够的保护,才是导致丢球的主要原因。这里先提出来,希望大家见谅。”

    气氛看似就要低落下来的时候,瑞士人已然抬头挺胸,仿佛迅速翻过这一页一般。

    “后腰的位置我并不陌生。刚开始踢职业比赛的时候,这个位置我很熟悉。可惜。高水平的比赛,只是曾经熟悉并不能解决问题。这种状况下,我不觉得自己专注于防守,能给球队带来多大帮助。”

    “我们几人商量之后,得出了结论。”

    “我和拉钦霍换边,球队主攻左路!”

    瞧见斯福扎已经发表完观点后。雷哈格尔目光迅速转移。巴拉克俨然不是当初的菜鸟一个了,此时站起来讲话后背挺的同样笔直。

    “换边的想法我们这边赞同,可主攻左路打算在我们看来并不合适。”

    “原因很简单。对手并未大举压上就取得了比分上的领先,这让他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依然会投入大量精力在防守。我们单纯依靠左边路的攻势来破开局面,明显力度不够!”

    “路!只有路制造出威胁了,对手才会感受到压力,防守的不利因素才能去除,我们才能真正掌握住比赛主动权!”

    发言完毕,巴拉克并未坐下,目光的自信让他轻轻转动脖子,微笑着面对众人的目光。

    “不错,双方就换边的问题达成了一致。只是进攻路线的选择上,有明显的差异,现在进入第二回合,其它选手可以通过发言阐述自身观点,或者反驳对方观点。”

    雷哈格尔话音刚落,一贯话不多的克利斯托夫站了起来。

    “如同你们所言,对手会投入大量精力在防守。这种情况下,主打路所面临的压力,会大到超乎想象!别忘了,我们还落后着,经不起反复的折腾!”

    库卡显然已经憋了很久,此刻腾地站了起来。

    “眼前状况已经不允许我们稳扎稳打了,论进攻实力,我们并不弱于他们,路进攻的确会面临较大的阻力,可一旦打成了就会对球门构成真正威胁,而不像边路突破成功那样,能否破门还是个未知数!”

    既然是辩论,双方思维的快速碰撞就成了提高水平的有效途径。雷哈格尔瞧着双方的家伙都已经充分进入状态,索性当起了甩手掌柜。

    还有分钟的时候,被遗忘的主持人清清嗓子,拉仇恨。

    正在唇枪舌剑战个痛快的家伙们,自然对贸然打断的家伙没有好感,可看清楚是谁的时候,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

    娘的,差点忘了这是哪儿了!

    “很好,这种程度的思维能力锻炼会给你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每一场比赛,都会有赛前准备预料不到的情况发生,比赛时更是会有瞬息万变的情况让我们大脑暂时短路。因此,冷静的心理状态,快速清晰的思维能力,就成了用脑子踢球还是靠身体吃饭的区别。”

    “战术不对路的情况下,换人是通常的选择。不过,身为球员,你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因为表现不佳被换下时,那种难过到让人无法承受的情绪。”

    “所以。提高阅读比赛的能力,通过灵活的战术变化来应对不利局面,就成了全面提高自身实力的良好途径。这一点,希望你们以后也能坚持下去。”

    “好了,时间不多,下面该我和e来发表观点了!”

    说罢。雷哈格尔扭头,瞧了眼角落一直安静的家伙。

    卢伟没啥反应,只是微一点头算是认可,旁边的家伙们却有些发呆。

    难道,这两个家伙也要辩论?

    “按惯例,老的先来。如同之前所言,对手这一场的冷静沉着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他们擅长的全攻全守打法,完全有能力覆盖球场的每一个角落。因此,利用边路作章的难度。并不比路小多少。”

    “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高度集注意力,像以前一样,努力做好传接球的每一个细节,才能提高传接球的效率。路进攻多背身拿球,越靠近对方禁区,越是如此,因此。及时跟上的正面接应非常重要。边路进攻多正面拿球,可狭小的空间决定了出球线路的单一性。因此,路有层次的接应,就成了打开边路通道的重要助力。”

    “好了,我的观点发表完毕,该你了。”

    雷哈格尔瞧着若有所思的弟子们,嘴角含笑。

    可惜。卢伟一开口,所有人顿时楞住。

    “如果斯福扎和拉钦霍换边后,对手就势换边,主攻我们左路,怎么破?”

    一片沉默。所有人迅速回过神来,cpu高速运转。

    布克本来就不是正统的左边卫,无论主打左路还是路,他和斯福扎必然要在进攻出工出力。如果负责保护这一区域的拉钦霍也不在的话,左路防守力量会变得相当薄弱!

    此消彼长之下,左路防守还能稳固?

    “时间不多了,继续。”雷哈格尔率先从思考走出,惊讶之色一晃而过,沉声提醒。

    “眼前状况是对手看清楚我们弱点之后,采取的有针对性布置。把拉钦霍当成救火队员来用,明显无法扭转颓势,即使能勉强维持比赛平衡,依然难以让我们找到胜利的钥匙。”

    “换边,是件主动示弱,且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而且,进攻是我们下半场的主旋律,不可能还在防守投入如此重要的进攻力量。”

    “换个角度想想。”

    “前腰后置,除了降低自身威胁之外,能带来什么好处?”

    “对于脚下频率不够快的组织型球员来说,足够的空间能让他们如鱼得水,大大提高传接球的效率。”

    “综上所述,不但没必要换边,斯福扎应该在进攻多拿球,不用刻意考虑防守自己的作用。”

    话音一落,雷哈格尔瞧着眼看快走到头的时针,代表众人迅速发问。

    “那防守的问题怎么解决?”

    卢伟笑了笑。

    “克利斯托夫在进攻以调度为主,位置不用靠前。相应的,回防一定要彻底,最好能把队长的位置向路挤压,利用局部的人数优势,解决肋部的高压态势。”

    “只有在攻守平衡的基础上,让他们感受到防守压力,比赛的主动权才能真正易主。接下来无论是路还是左路,对手都需要大量投入人手去遏制危险。”

    “攻势这种东西,他们擅长面积覆盖,其哪一点应对不利,他们都会迅速集结,在局部形成高压。目前状况下,我们没有全线压上的实力。因此,以点破面就成了必然选择。”

    “和boss的看法一样,我也觉得路还是左路不是必须要做的选择题。进攻的节奏与方向变化是提高效率的有效手段,只有灵活,才能让对手防不胜防。”

    雷哈格尔面带笑容,边摇头边鼓掌,仿佛这样一场辩论,他成了真正的观众。

    迅速响起的掌声,所有人都有些摇头。

    这样的家伙,得有多久,得有多努力,才能赶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