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场比赛,除了最终的进球有些惊艳外,其它元素实在让人难以满意。△,

    纵观全过程,只是疲惫不堪的德甲红魔,用顽强的韧劲拖住了药厂的前进步伐,最终时刻绝地反击,依靠定位球扳平了比分。

    想象的火花四溅,期待的火星撞地球,压根从头到尾没出现过。

    难看的比赛,打不死的凯泽斯劳滕,痛失好局的勒沃库森,本轮最佳入球。寥寥几句评论,就交待了让整个欧洲都无比关注的这场比赛。

    不过,在资深业内人士看来,其依然有料可挖!

    无锋阵到底威力如何,从已经结束的两场比赛可以略见一二。

    第二十二轮凯泽斯劳滕对阵斯图加特的比赛,无锋阵首次展现威力,之后就被雪藏至今。

    同样是无锋阵,上一场是半小时的围攻后,依靠匪夷所思的想象力在最后时刻扳平比分。这一场的二十分钟围攻,他们依然没有完成水到渠成的进球,只是依靠两个家伙出人意料的默契表演,才取得了不错的结果。

    一场比赛可能偶然性很大,两场比赛就差不多能说明问题了。

    没有顶尖球员的关键发挥,无锋阵对付强敌还不够看!

    这种观点并无小瞧这种新阵形的意思,只是任何一种战术革新,必须经历足够的考验,才能成为经典。而且,即使是经典阵形,适不适合依然是两说,为创新而创新,最后弄巧成拙的例子并不罕见。

    在专业人士看来,雷哈格尔非常清楚这种新阵形的优劣所在。所以既不是每一场都用,也从来不在比赛的一开始就拿出来,目的自然是不让对手有充足的机会在实战找到突破口。

    有,不一定用,这种灵活自如的战术选择,无疑会让对手难办。

    战术上讨论完毕。个人发挥肯定也要拿出来说一说。

    卢伟的小花招最终没能保密,比赛一结束,就被肠子都悔青了的埃默森捅了出来。

    得知真相后,道姆的心在流泪。

    “怎么说呢,这种行为利用了人类的弱点吧。很难有人在破解了对手的意图后,还能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尤其是在瞬息万变的比赛场上,仅仅几秒钟的时间,没有识破太正常了。很遗憾比赛没能拿下来,可冠军的争夺还远远没有结束!”

    雷哈格尔后来也被问到了相同的话题。

    有意找茬的记者念念不忘于上一场鏖战带给球队的不良影响。问题和语气都有些不善。

    “不道德行为?能告诉我你的道德标准吗,卫道士!他只是告诉队友‘你也去成为英雄,后点’。是对手听了之后欣喜若狂,以为找到了破解之法,最终导致防守失误的。比赛如此轻易相信对手的话,还要主教练干嘛?”

    碰一了鼻子灰的记者哪敢得罪这家伙,虽然知道另一个家伙也不好对付,可硬着头皮还是得找点料出来。

    “这种默契不算什么。还有更夸张的没拿来用,你们等着。”

    自从金靴预定事件之后。这货的言论就再不低调了。喜欢他的自然底气十足,不喜欢的更加牙根痒痒。唯独他真正的对手,发出了些让人意料不到的声音。

    泽*罗伯托。

    “在这场比赛之前,我对他抱有很高的敌意,具体原因大家都知道,没必要再重复一遍。身为南美人。对足球的热爱是骨子里的,为了获取胜利,把对手想象成敌人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场比赛我被换下时,和他有过短暂的交流。虽然只有两句话,但我明白了一些事情。”

    “即使是敌人。也不能只用痛恨去对待!”

    巴西人的态度为何突然来了这么大一个转弯,好事者们自然不会放过当事人。

    “哦,他居然这么夸我?失算啊,我又帮对手忙了!”

    尤墨是在训练结束时,被记者们堵住非要个说法的,结果话音未落,有人不干了。

    纯洁善良的拉钦霍,怎能容忍别人如此对待同胞?

    “你死定了,我要一五一十地告诉boss!”

    记者们还在嚷嚷着问原因呢,一见有大块头出来抢戏自然收了声音,静观其变。

    “好吧,小点声,得罪了boss咱们都没好果子吃。”尤墨对这家伙简直头疼,瞧着雷哈格尔闻风而动的样子,心暗道不妙。

    “说说看,什么事情能告诉记者却不能告诉我的?”老头儿健步如飞,声音随着身形一起辗过来。

    “上一场的对手,我的同胞,倒霉鬼泽*罗伯托,被他一句话给提醒了,决定好好做人,天天向上!”拉钦霍瞬间化身狗腿子,一脸谄媚地向主教练介绍状况。

    雷哈格尔微笑着听完后,脸色突然一变,吓得巴西人一哆嗦。“什么?居然同样的错误犯两次?下一场你们两个都不会有首发位置了!”

    “boss,关我啥事啊!”“看看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两个失去首发位置的家伙顿时内讧升级,你一拳我一脚搏斗起来。

    一旁的记者间还是有反应神速的。

    同样的错误犯两次?

    “是啊,之前那一次他告诉希斯菲尔德,要让弟子们尽快开始人生的下一步计划,不能被眼前的冠军阻止了前进的步伐。”

    雷哈格尔微笑着说完,大手一伸,揪住两个家伙的后脖子,领着他们从一群呆若木鸡的家伙间穿过。

    第十一轮联赛开打前,尤墨这种不分敌我的行为,被德国媒体热炒了一番。

    竞技体育发展到今天,每一座有份量的冠军,都需要数不清的汗水,心血。甚至还包括运气,伤痛,折磨。足球这种团体对抗项目,更是承载了巨大的名与利。

    动辄成百上千万的奖金与赞助,一场比赛就能名满天下的夸张效果,一座冠军就能把俱乐部名字写入历史

    奇迹在望的情况下。不去考虑如何面对挑战,反而帮起了对手的忙,这算什么?

    吃里扒外?

    沸沸扬扬的议论声,力挺他的盖德*穆勒先按捺不住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看来只是随手干的一件小事而已。对他来说,帮助对手并不是有意之举,追求挑战,希望对手在挑战面前同样表现出色。从而进一步地激发自己的潜能,这大概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每一个从事竞技体育的家伙,都不缺乏对胜利的渴望,可如果只能在孱弱的对手身上收获信心,不能在强敌面前拥有足够底气的话,即使获得了胜利,也只是暂时的。”

    “通过对手来提高自己,无时无刻都在给自己出难题。在不断的挑战提高自己,这样的家伙干出的事情。自然不能用寻常标准来衡量!”

    除了这位老家伙,另一位当事人希斯菲尔德干脆找了个记者,主动谈了一番感受。

    “本来打算保密的,原因你们也清楚,是为了让他少受一些不必要的非议。可现在一向护着他的奥托大帝都无所谓了,我自然没必要隐瞒什么。这番话是在第二十轮联赛结束后。我请他们师徒吃饭的时候,他问起我的教练生涯时,聊起的话题。”

    “老实说,当时的我也吓了一跳。这种想法如果是奥托告诉我,那没什么好惊讶的。换成是他来告诉我。效果好了不止一倍!他这个年龄,就能有如此成熟的心性,难怪他们更衣的氛围会如此让人羡慕了!”

    “我在球队连续拿了个冠军之后,确实没有多作细致的考虑,更没有站在球员的角度去思考,只是按照惯性思维,按步就班地安排球队的各项事物。严格说,这种对困难程度准备不够的行为,是导致球队这个赛季战绩不佳的直接原因。”

    “冠军带给一支球队的,除了荣耀外,还有心态上的改变。没有积极向上的人生目标,难免会在拿了冠军之后放慢脚步,甚至就此停下。”

    “他们距离创造奇迹越来越近了,希望最后时刻的冠军争夺依然精彩!”

    第十一轮联赛是个熟悉无比的老对手,瓦尔纳*福克斯和他的亚琛队。

    两支球队的处境可谓天壤之别。

    凯泽斯劳滕队已经被人谈论到审美疲劳,亚琛队却一直在保级线上苦苦挣扎。

    两队上一次交手时,瓦尔纳*福克斯的球队抓住过对手的失误,也曾经看到过胜利的希望。这一次在主场作战,又是保级大战的关键时刻,能不能拿分就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即使对手高居榜首!

    绝境之爆发出的战斗力,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老牌劲旅也不敢小瞧。赛前预测,亚琛队主场进球的可能已经过半,这对一支攻击力平平的队伍来说,算是个不小的鼓励了。

    连续的恶战打完,凯泽斯劳滕急需调整,即使与拜仁决战前的两场比赛同样至关重要,榜首队伍肯定还是会将轮换持续下去。因此,赛前预测,对阵弱旅表现不错的贝纳+萨格特组合,多半会出现在首发阵容。

    结果,首发名单一出来,懂球帝们纷纷喜笑颜开。

    居然全!

    雷哈格尔没有食言,拉钦霍和尤墨都被排除在首发阵容之外。贝纳和库卡出现在锋线位置上,场由巴拉克,布克,斯福扎,萨格特组成,后防线上从左到右是卡德勒齐,布雷默,塞斯克,施容博格,门将依然是莱因克。

    巴拉克之前出任单后腰的次数不多,表现还算不错。这一场对阵必须拿下的弱旅,他的表现成为了赛前预测的焦点。

    结果,比赛开打没一会,专业人士已经叫唤起来了。

    被抢风头很久的科尔曼,难得从两位同行那儿抢回了解说权,这场比赛从一开始,他的激*情就控制不住。

    “什么情况,斯福扎屡屡回撤到场甚至后场拿球!”

    “榜首队伍面对保级弱旅,雷哈格尔的布置可真够谨慎的。亚琛队清楚自己的实力水平是何种档次,不觉得单纯依靠主场优势就能吓住对手。从比赛一开始,他们就用高涨的热情,投入到了前场的逼抢当。”

    “可抢来抢去却一直没能抢出想要的效果,这让赛前一心想有所作为的亚琛队有些难受!”

    “斯福扎从前腰位置回撤的很深,基本上算是后腰的踢法了。巴拉克有了这么个技术意识上佳的搭档,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能把队伍梳理的井井有条。队内第二射手库卡一贯活动范围很大,后场运转良好的情况下,他和左路的萨格特,右路的布克,前面的贝纳,都形成了不错的配合。”

    “客场面对心气很高的对手,他们把前腰回撤成后腰,把前锋回撤成前腰,这样的变化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上半场15分钟内就已经完成了6次射门,其两次都堪称绝佳机会,这样的状况维持下去,瓦尔纳*福克斯要头痛了!”

    凯泽斯劳滕教练席。

    雷哈格尔表情轻松,说出的话却有点像找茬,“有你在,我可以提前退休了!”

    卢伟的形象已经在上一场比赛后被彻底颠覆,现在正迅速向尤墨靠拢,此时声音难得有些不甘,“怎么可能,我现在和那个家伙一样,走到哪儿都被人用异样的眼神上下打量。”

    伯尔尼和替补席上的家伙们正在一起捂嘴偷笑,雷哈格尔瞧的清楚,却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继续添油加醋。

    “这种状况吧,也不算坏事,以后你在场上一说话,所有人都要开始思考了。你可以趁机和那个家伙一起,搞搞破坏什么的。”

    “人类会思考,这两个货只会发笑。”卢伟转头,指着替补席上勾肩搭背的尤墨和拉钦霍。

    “后来我仔细看了遍录像,发现拉钦霍才是最大的功臣。”雷哈格尔顺着手指瞧了过去,点名表扬。

    巴西人立即抬头挺胸,面部表情绷紧。

    “没有你的配合,埃默森不会深信不疑。不过,他在你心的形象怕是一落千丈了吧?”雷哈格尔满意地点点头,继续煽风点火。

    “没错,boss,纯洁善良的巴西人已经无法再相信任何人了!”拉钦霍脸色一暗,头一低,语气沉痛。

    “已经进球了,你们居然一点也不关心?”卢伟一声长叹,手指对方球门。

    “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拉钦霍果断不上当,双手抱头猛摇一阵,发现无人理会,于是偷偷抬眼观察左右。

    终于确认状况后,巴西人一跃而起,扭了段桑巴。

    “他们今年保级形势怎样?”一直安心看戏的尤墨,忽然转头问雷哈格尔。

    “这场输了的话,后面场得拿下两场。”

    “这么踢下去,后面的比赛没法踢了。”

    “是啊,你又同情心泛滥了?”卢伟插了一句进来。

    “哪有。没人有同情对手的资格,而且,值得同情的对手,已经不能称之为对手了。”

    雷哈格尔听罢,转头,静静地瞧了眼老对手,6岁的瓦尔纳*福克斯。

    那张苍老的脸上,皱纹都掩盖不住的失望。

    “没错,能够拯救自己的,永远不是别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