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身价,凯泽斯劳滕整座城市都无比自豪。∮,

    现在距离夏季转会窗打开还有不到一个月,各路豪强早就闻风出动,各凭本事寻找心仪目标了。升班马奇迹虽然还有轮联赛才能最终定论,可这支球队的家伙们,已经不需要用冠军来证明自己的身价了。于是,小城唯一的足球训练基地,涌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家伙们。

    财大气粗的,小心翼翼的,打酱油的,捡便宜的

    德国权威媒体《转会市场》早早就开始关注这支神奇的升班马了,最新一期所给出的定价,直接吓跑了一群人。

    目前最热门的人选,尤墨以2400万马克高居榜首,身价已然超过了2100万马克的埃尔伯!

    既然是权威媒体,自然不能凭着个人喜好定价,《转会市场》列举出了两人身价差距所在。

    年龄不用多说,18周岁的家伙还没到当打之年,上升空间肯定要比25岁的家伙高的多。

    个人特点上,埃尔伯虽是南美人,但风格更接近欧洲,射门技术在德甲依然名列前茅。状态最佳的时候,进球已经不是新闻,不进球才是新闻。可他的特点还是属于纯粹的进攻球员,需要有良好的团队支撑,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

    尤墨能给球队带来的东西,就比对手要多的多了。球风硬朗,奔跑能力出色,对抗的表现完全超越年龄所限,进攻的创造力就更不用说了,已经达到了个人能力颠覆比赛结果的程度。

    简单点说,是两人的稀有程度不同。

    一个是十年难遇。另一个至少十年。

    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重要的一点。

    气质!

    在凯泽斯劳滕一年多的时间,围绕尤墨产生的话题已经数不胜数,他的形象也从爱出风头的小子,渐渐过度到神秘色彩浓厚的更衣室领袖。

    领袖气质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任何一支球队缺了这么个人物。球风自然偏软,韧劲与抗压能力也会不尽如人意。

    当家球星说完,自然轮到另一个神秘家伙了。

    在资深业内人士看来,卢伟的出色表现,雷哈格尔对他的合理使用,才是球队下半程表现如此优异的根基所在!

    1600万马克!

    比买断价高一倍的市场价,这种事情即使见多识广的老经纪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场均60分钟不到,已经完成15次助攻粒入球。平均每场贡献6次突破,45次威胁传球。82%的传球成功率,这样的数据证明了他在球队的价值。稳定的发挥,大场面下爆发式的表现,从不显山露水的性格,是他不能被低估的重要原因。”

    两个家伙说完,轮到另外两个家伙。

    巴拉克,1200万。

    德国小伙从一入队时的0万马克,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直接暴涨了40倍!

    “21岁的年龄,身体条件上的巨大优势。成熟稳定的发挥,这一年他在雷哈格尔手下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不同于一般新人的气质,全面的风格,突出的特点,这些因素构成了他德甲一线球员的身价。”

    库卡,1500万!

    如此夸张的身价刚印入眼帘时。很多人都怀疑是不是看花眼了。

    “这个价位在所有人看来可能都有些虚高。但不要忘记了,凯泽斯劳滕正是因为他这样类型的球员存在,战术选择才会如此丰富多彩,让对手防不胜防。能进球,能抢断。能组织,能突破,2岁当打之年的他,是雷哈格尔手下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单赛季能轰下15球6助攻的球员,值得引起豪门劲旅的注意。”

    除了这四个炙手可热的家伙外,雷哈格尔赫然在列!

    1000万!

    “凯泽斯劳滕能在本赛季取得巨大成功,雷哈格尔居功至伟。不过,创造奇迹所带来的巨大成就感,会不会成为下赛季继续前进的阻力?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球队一直在高速成长,能否将成长所带来的收获稳定下来,成为常态,目前来说难成定论。教练员转会非常少见,但不排除在赛季结束时有豪门球队拿出诚意来。”

    明码标价完毕,转会可能也被一一分析出来。

    五人,尤墨和卢伟离开的可能性最大,原因不用多说,凯泽斯劳滕本地媒体也都能理解俱乐部的难处。

    两人之外,巴拉克刚刚入队一年不到,频繁跳槽带来的形象影响明显不利于今后发展,因此,他的转会可能仅仅成不到。

    涨薪,允诺核心位置,勾画俱乐部前景,这些手段应该是凯泽斯劳滕留人的重要武器。

    雷哈格尔的转会可能已经被分析出来,原因也确实合情合理,不过,俱乐部主席昆茨和他良好的私人关系,应该会成为留人的重要砝码。

    两走两不走,四人外,悬念最大的就是库卡了。

    五年合约只剩一年,井喷式的表现引起诸多豪门注意,一贯的坏小子心性肯定难耐寂寞,花花世界的诱*惑肯定比小城小俱乐部大的多

    这些状况一分析,高达成的转会可能,也就自然而然了。

    而且,除了转会,拥有双重国籍的家伙还没有代表德国或者美国参加过一场国际a级比赛!

    现在已经是98年了,德美两国都已经早早拿到了世界杯门票,到底是响应多诺万的呼唤,直接加入美国队,还是等待福格茨迟迟未下的决心?

    一时间,曾经的坏小子成了香饽饽。

    第十二轮比赛开打前一周,是国际比赛日,没有国脚身份的家伙们。都获得了两天半的假期。

    法国,迪纳尔。

    意想不到的家伙请客,邀请尤墨一家,卢伟一家,过来度假。

    克莉斯娜!

    获得两人许可后,温格和弗格森已经亲自把电话打到了经纪人那里。随着两人和球队的表现越来越夸张。爵爷笑的嘴合不拢,教授笑的直吸冷气。

    不过,价钱虽然一路看涨,可两家俱乐部在冬歇期表现出的诚意,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打动了凯泽斯劳滕,让买卖双方有了良好的座谈氛围。

    卢伟和尤墨本人的意见在此期间并没有任何流露,私下的接触要求,也被他们统统推给了经纪人,这种态度无形帮了俱乐部大忙。

    球员不表态。一切都只能按市场价来,手握大合同的凯泽斯劳滕并不缺乏买家。这种状况下,两位经验丰富的老家伙即使想占便宜,也难以在价格上让卖家松动多少。

    克莉斯娜经历了这段时间的历练,心早已放下了之前的执念。不过,能在走之前给俱乐部带来如此丰厚的收入,这样的两个家伙自然该奖励一番。

    当然,这两笔转会。她最少能拿到500万马克的经纪人提成,也是重要原因!

    度假地点是她亲自选定的。一周之前就来考察过,顺便还安排好了食宿及游玩线路。周五上午训练一结束,她就领着一行人,浩浩汤汤地出发了。

    小时的车程还算轻松,家合计10口人只开了两辆车,热热闹闹的气氛。时间很快溜走。

    不过,为何不选择马尔代夫,冰岛,巴厘岛这些旅游胜地,反而选择一个听都没听过的鸟地方。王丹还是心有不服的。

    不服归不服,表示异议就有些没礼貌。可到了地方一看,她就释然了。

    马上五一了,到处都是人!

    相比于潇洒无比的两口子生活,她现在算是体会到拖家带口的感受了。一到地方,女儿就丢给尤墨抱着,自己领着老两口四下转悠。

    没办法,谁让爹娘都是知识分子,到哪儿都要了解一番风土人情和历史化呢!

    尤墨从女儿出生开始,就忙的像个陀螺一样,现在难得有机会出来度假,自然要抓紧机会放松一下。

    酒店房间里。

    “干嘛,馨雅还没睡呢!”

    被骚扰的江晓兰扭扭身体,专心拿着奶瓶伺候小公主。

    这种程度的反抗配上这样台词,诱*惑力刚刚的,尤墨双手肘关节固定住乱扭的腰肢,隔着衣服一手握住个大白兔,惊喜交加。

    “呀,比以前大多了!”

    “什么嘛,前几天还摸过,那时候怎么没觉得!”江晓兰果断不上当,把奶瓶从小小姑娘嘴拿开,做了个鬼脸,“你爸爸太坏了,就会欺负小姨!”

    尤墨一听这话,被迫停下,脑袋凑过来,“小姨?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胡*搞?”

    “那怎么办,你想个好听的称呼!”江晓兰把奶瓶放在一边,恨恨地瞪他一眼。

    “呃,胡*搞就胡*搞吧,总比出去胡*搞强!”尤墨自我安慰一番,魔爪继续出动。

    “还没洗澡,身上有汗!”江晓兰上衣一被解开,尤馨雅就一脸惊喜地伊伊呀呀叫唤起来。

    “小姨真是的,有真的不给人用!”尤墨一手握住一个,把鲜嫩的两粒红樱桃暴露在空气之后,拿着在女儿面前晃悠。

    “坏死了,坏死了,她吸的劲儿大着呢,我可受不了!”江晓兰赶紧把怀小姑娘放下,结果被蹬了一脚。

    “没汤汤自然要用力了,来,爸爸的小是小了点儿,不怕吸!”尤墨松开魔爪,上衣一脱,露了两个不起眼的家伙出来,“快去洗,我来对付她!”

    尤馨雅期盼已久的家当缩水成这样,当即深表不满,还没等尤墨把家当塞她嘴里,就已经头一偏叫唤起来。

    “哎呀,你别逗她了,奶瓶里还有,喂完哄睡她,不然不给用!”江晓兰从浴室探了个脑袋出来,吩咐。

    “车上我抱着都睡过一觉了!”尤墨立即叫屈。

    “丹姐也真舍得,是我的话,才不放心呢。”

    “哪能一样嘛,她从小又不缺父母爱的。”

    “是哦,加快速度,她们出去有一会了!”

    “馨雅还没睡嘛,怎么办?”

    “我躺着陪她玩,你自己在上面,能行吗?”

    “坏死了,不知道!”

    第二天下午,迪纳尔海滨浴场。

    阳光,沙滩,美女,逐一出现在面前之后,男男女女聚起的一大块地盘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既然是海边,沙滩足球自然成了首选娱乐方式。克莉斯娜领着一帮男女老少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有好些家伙在那儿踢的不矣乐乎了。

    爱出风头的家伙开始怂恿。

    “上去震震他们!”

    尤墨瞅了眼身材恢复不错的娃儿她妈,目标突然锁定在小腹部,惊呼,“这儿有个线头!”

    王丹一楞,还没反应过来,卢伟惊喜的声音传来,“哪儿,在哪儿!”

    “信不信我让你荒岛求生!”王丹果断红了脸,低头检查一番后牙齿吱嘎作响。

    “线头?”反应迟钝的江晓兰瞧了眼张牙舞爪追在卢伟身后的郑睫,依然没搞懂说的是啥。

    “咱俩去吧,说不准还能赢个美女回来!”库卡迅速起动,凑到卢伟身边,耳语。

    “咦,有个家伙有点面熟!”卢伟忽然有所发现,于是停止逃窜,站住了安心受罚。

    “嗯,够巧的。”尤墨也发现了目标,心下好笑。

    阿内尔卡,这都能遇见?!

    “熟人?有意思了!”库卡顺着两人目光瞧过去,人群果然有个潇洒的背影在那儿辗转腾挪。

    “去装x打脸吧,我在背后默默祝福你!”卢伟伸手捅捅尤墨。

    “我不会拉仇恨啊,这么多女人,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他的!”尤墨摇摇头,不为所动。

    “靠,你们两个不许说!”克莉斯娜听的一头雾水,伸手捅捅身旁的家伙,“去,问问他们还有位置没!”

    “好咧!”

    库卡高声应了一句,吸引了部分目光后,小跑两步,一个轻松的前空翻,瞬间惊起了一片口哨声。

    “这个仇恨拉的赞,跟人学学,不然怎么当龙傲天!”卢伟继续拿手指往旁边捅,结果却没能命目标。

    “龙傲天已死,有事烧纸!”尤墨往地上一躺,仰头看蓝天白云。

    “真不来?”卢伟瞧了眼杀入敌阵的库卡,转头问。

    “他就一个,咱们去这么多不是欺负人么?”尤墨不为所动,眼睛眯上。

    “好吧。”卢伟也停了脚步,坐下,继续看戏。

    库卡风头一出完,就成了众矢之的,转头瞧见两个家伙没有起身的意思,于是也不勉强,用英语和对方交流几句后,加入了进来。

    德甲联赛在法国还是有转播的,不过,除了狂热球迷外,很难有人通过几场比赛就记住个身材长相都随大流的家伙。库卡成功混入其,并没有人认出他的来历。

    阿内尔卡却站定了,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先仔细瞧了眼美国人,再把目光转开,远远瞧了过来。

    “居然认识咱们?”卢伟看的清楚,伸手敲敲尤墨脑袋。

    这货眼睛都闭上了,听了这话只能感慨。

    “看吧,龙傲天躺着都能拉仇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