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库卡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一来是没认出来对方是谁,二来是自我感觉良好。

    沙滩足球,带球突破和地面传球的可能性极低,灵活的身体,迅捷的反应,花哨的空动作,才是决胜之道。

    他本身酷爱街头足球,15的身高,0公斤的体重,各种娴熟的花哨动作,让他压根没把眼前其貌不扬的家伙当成对手。

    阿内尔卡身高186,体重80公斤,往哪儿一站都显得块头偏大。目光从卢伟尤墨那儿转了一圈回来之后,仿佛还在思考一般,接连错过了两次不错的机会。

    上场前就吸引了全部目光的库卡,理所当然地受到了特别照顾。五打五的比赛,只要他所在的一方有进攻机会,皮球都会毫不犹豫地飞过来。

    沙滩足球的魅力,在于强烈的表演效果,库卡深知这一点,倒勾,侧凌空,鱼跃头球,悉数登场,成功率低点儿没关系,耍酷嘛,脚蒙进去一脚,就能引起一堆尖叫了。

    “凯泽斯劳滕?”

    阿内尔卡显然已经思考结束,虽然是疑问的语气,神情却专注起来。

    “是啊!”库卡目前风头正劲,斜眼瞧了瞧仿佛被自己震摄住的大个子,随口应了一句。

    “这种表现不怎么样嘛!”阿内卡尔轻轻转动着脖子,在一片嗡嗡声双手一摊,撅了撅嘴。

    库卡之前闪亮登场时,就已经被围观群众猜测了一番来历,操着一口流利英语的美国人,很容易就被当成了英超联赛的某个无名小卒。不过,对于观众来说。认不出来眼前人不要紧,没听说过凯泽斯劳滕这个名字的话,明显就太落伍了。

    法国人瞧不起英格兰人,没觉得这届在本土举行的世界杯赛,狮军团能给名将云集的高卢雄鸡带来多少麻烦。反而是大赛成绩一向出色的日尔曼军团,成了他们高度关注的对象。相应的。这一年的德甲联赛也成了法国球迷关注的重要参考。

    再度仔细打量一番后,有人叫破了真身。

    “kuka?!”

    库卡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转头,瞧着一圈交头接耳的围观人群,扬了扬眉毛,“哦?你觉得你能行?”

    “走着瞧嘛。”阿内尔卡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目光移开,仿佛这样的挑战实在缺乏难度。

    相比于八杆子打不着一块的美国人,在这块土地上。法国前锋的名头就响亮的多了。阿森纳这一年表现一直不错,今年很有希望有望打破老爵爷的连冠计划。身为球队的主力前锋,完成14粒联赛入球的阿内尔卡已经在法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然,相比于19岁小将的出色表现,德约卡夫,杜加里,吉瓦什。亨利,皮雷。特雷泽盖的名头无疑更响。可就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雅凯没有将他召入法国国家队,还是引起了不小争议。

    这样的两个家伙居然相互叫板起来,那看点可就不只是出风头了。

    两人都有资格入选各自的国家队,结果都没有得到各自主教练的召唤,这说明两人的水平。当前的状态,应该都在同一水平线上才对,那相互一比较的话,两国国家队的水平高低,也能从略见一斑!

    骤然增大的嗡嗡声。0乘15的沙滩足球场越围人越多。

    不远处的卢伟本来还能坐着看比赛的,结果人一多视线立马受阻,无奈之下只得站起来,凑了过去。

    相比于库卡,他的长相就更容易被认出来了。可美国人的出场亮相方式实在太拉仇恨,他这样光着个缺乏肌肉的上身,只穿一条沙滩短裤的造型,晃晃悠悠的移动方式,显然起到了很好的隐藏效果。人堆里一扎,一直没人注意到他。

    克莉斯娜安排好营地,叮嘱了几句后,也拉着王丹过来凑热闹。两人瞧见这货居然在悠然自得地晒太阳,心下顿时不爽。

    “你们两个家伙,一个当观众,一个观众都不当,好意思么?”“为什么不去参与一下,法国市场也相当不错哦!”

    “美女这么多,出风头的后果你们想过没有?”尤墨眼睛都没睁一下,直到王丹一脚踩在他肚子上,才龇牙咧嘴地辩解一番。

    “你就偷懒吧,说说,最近哪个美女朝你抛媚眼了?”女王范儿十足的家伙顿时提高警惕,左右打量一番,坐下来审问。

    “你们不去?那我瞧瞧去。”克莉斯娜有点小失望,走之前不忘提醒,“男人嘛,管的越严越想往外跑哦!”

    还没走拢地方,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来,即使不懂法语的家伙,也能从听出充满自豪感的语气。

    “咦,什么情况?”克莉斯娜拍了拍前面的卢伟,指着场地伸长脖子发呆的美国人。

    “哦,20米开外,一脚半转身侧凌空,准确度有点夸张。”卢伟没回头,语气平淡。

    “是运气吗?”克莉斯娜顿时有点紧张,踮起脚尖仔细瞧。

    美国人显然受到了些影响,本方进攻时再次传来的皮球被他得到后,依样划葫芦的凌空抽射压的太低,沙滩上反弹了一下,立即失去了动力,最终被守门员轻松得到。

    哄笑声,阿内尔卡非常配合地耸耸肩膀,一脸失望。

    老实说,库卡两脚就能来一次精彩表演的水准,完全碾压了业余水平的家伙。如果没有阿内尔卡在的话,妥妥地放翻全场。

    现在弄清楚对手水平之后,美国人忽然发现了个严重的问题。

    先前挖的坑太大!

    这可是法国人的地盘,他那强龙般的出场阵仗无形给自己上了套。阿内尔卡并不显山露水的表现,相当于给他立了个门槛,无法在放大镜下拿出更精彩的表现,他就会成为笑柄!

    沙滩足球又不是正式比赛,还能从比分上分个胜负。单纯表演的话。谁的动作漂亮,谁的成功率高,谁的队友更配合,谁的观众更买帐,谁就是胜利者。

    想到这里,库卡有点头大。

    那两个货也不说一下对方来历。把他扔台上不管了?

    又一个回合,美国人担心的事情果然成了现实!

    阿内尔卡并没有多花哨的动作,但准确度抠的非常细致,这一次接队友的半高球直接飞身一垫,将皮球顺利地送入了网窝!

    本来比的是表演效果,结果在不知不觉变成了成功率+表演效果,库卡顿时有些坐蜡。他的那帮队友显然也是安心准备看笑话的主儿,这一回合的进攻,故意也传了个半高球过来。

    美国人真想一头在沙滩上撞死!

    他么的。慢悠悠的球速就不说了,传我个追身球搞毛?!

    无奈之下,库卡只得向后一个小跳,空一个弹腿,尽可能地用正脚背找皮球正。

    结果,准确度是找的不错,可球速实在慢的让人发指,业余门将都不费啥力气。就稳稳地把皮球抱在了怀。

    哄笑声继续变大,不用仔细听。里面的嘲讽都是一堆堆的。

    有故意用德语的,“德甲联赛水平实在一般嘛,这种射门软的像个娘们!”

    有故意用英语的,“德国队幸亏没召他进去,不然只能跪着向法国队求饶了!”

    阿内尔卡依然摇头,这次双手一摊。朝尤墨躺着的位置努了努嘴。

    库卡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想继续叫板,又心知肚明自己的处境,想回头叫救兵,又有些心有不甘。正纠结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维尔托德?格里曼迪?都在的话,不如来一场比赛?”

    连续叫出的两个名字连库卡都一头雾水,更别说旁边的克莉斯娜了。可唯独俨然众人焦点的阿内尔卡,神色突然一变,瞧了过来。

    “他在阿森纳的两个队友,都是法国人。”卢伟转头,朝身旁的克莉斯娜解释。

    被点名的两个家伙和他一样隐身在人群,个子都不算高,长相也无任何过人之处。

    “好啊,公平起见,对吧,门将你们随便挑。”

    阿内尔卡神色恢复如常,朝人堆里的两个家伙挥挥手后,转身吆喝。

    沙滩足球正常情况下是五对五,去掉一个的话,战术上要受不小影响,可他们的档次是世界一流球员级别的,加入个业余水平的队友进来也只是摆设,搞不好还成了妨碍。

    “坑死我了,你们!”库卡这才反应过来,扬着拳头就准备找两人算账。

    “搞错没有,是你怂恿我的吧!”卢伟果断不买帐,转头吆喝,“那货,高富帅打上门来了!”

    “你们两个都搞不定?”

    尤墨正在和王丹聊天,真没留意那边出了啥状况。

    一转头,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瞧着他。

    这种情况下,想隐藏身份顿时不可能了,大堆人群不乏凯泽斯劳滕的支持者,已经开始尖叫出声。

    “靠,太他么危险了!”王丹先一步站了起来,瞧见人群不少花*痴女后,忍不住爆粗口。

    “对了,维尔托德,格里曼迪。”卢伟继续吆喝了一嗓子,开始活动关节。

    “哦?”尤墨眼睛一亮,一个鲤鱼打挺,快步走了过去。

    这货对于表演没什么兴趣,对于挑战那是兴趣十足,对基本算是小比赛了,有胜负,有观众,有对手的情况下,他的一身筋骨都痒痒起来。

    格里曼迪和维尔托德一个是后腰,一个是前锋,两人水平都已经进入一流球员的层次,实在是因为这届法国队人才过于丰满,最终才没能搭上22人的末班车。

    两人同样是温格从籍籍无名一手提拔起来的,目前正当年。

    阿森纳的法国帮还有维埃尔和佩蒂特,现正在国家队混的不错。他们人没能入选,脸上到是无所谓,心可憋着一肚子火气。

    家门口的世界杯比赛啊,父老乡亲面前露脸的绝佳机会,近距离接触大力神杯,甚至一不小心捧起它的最好机会,怎么能这么眼睁睁地让它溜走?!

    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撞到枪口上来,得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等到六人站定,开始简单交涉的时候,整个迪纳尔海滨浴场仿佛都围观了过来。远远望去是里层外层,黄压压的人头数都数不清。

    老实说,换成任何一支德甲球队,都不会吸引如此多的关注,法国人对足球的热情也只是倾注在自家球队身上,不会对一支外国球队如此感兴趣。

    可惜,凡事没有例外也就没了意思。凯泽斯劳滕这一年来的疯狂表现,吸引最多的,就是爱看热闹的立观众。像欧洲赛场上鼎鼎有名的拜仁,药厂,大黄蜂这些,在这块土地上实在乏人关注。

    眼下这支球队攻击力最恐怖的个家伙逐一现身,要对阵入选国家队呼声很高的阿森纳人组,那话题性可远远超过了一场表演所能带来的极限了。

    一时间,许多有心的家伙纷纷打开了手dv,开始录像。

    阿内尔卡和库卡较量一番后,显然心有底,不慌不忙地等待人群全部围拢,才开出条件。

    “单纯的比赛缺了点刺激,要不赌点什么?”

    “主随客便吧,赌一万美金!”库卡心有底,完全不虚。

    “靠,主随客便这句话,应该从客人嘴里说出来的吗?”格里曼迪是个爆脾气,早就瞧美国人不顺眼了,话说完还忍不住扬了扬拳头。

    库卡刚要跳脚,扬起的拳头被法国人内部镇压了。阿内尔卡摇摇脑袋,手一伸,压住队友的冲动后,拿开,打了个响指。

    “你们的女人呢,不过来帮忙加油什么的?”

    听到响指,人群立即走出了两个金发女郎,青春的面孔,比基尼衬托下的火爆身材,一步摇的媚态,顿时引起一片狼嚎。

    两女显然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群毫不怯场,一直走到场地间,一左一右靠在阿内尔卡身上,才转过身,不断地向四周飞吻。

    “才两个,不给力啊,老牛。”卢伟盯着看了很久,确认数目后,感慨。

    “比你强就行了,说说看,他们准备干嘛?”尤墨压低了声音,同样感慨:“英法两国都是胡*搞盛地,换*妻,群*交神马的对他们而言毫无压力嘛。”

    “克莉斯娜!”库卡才不像两人般不懂行情,手一挥,召唤未婚妻出列。

    “能行吗?”经纪人显然心里没底,身材长相虽然召来一群狼嚎,跌跌撞撞的步态却让印象分大打折扣。

    “靠,不能的话我把迪纳尔海滩上的沙子吃完!”美国人得意地吹了个口哨,牛皮轰轰。

    郑睫比克莉斯娜有底气多了,不过,她可能并不知道输了的后果是什么,只当是选美一般,拽着王丹就准备闪亮登场。

    王大记者可不是一般小姑娘,早早接触欧美化的她,非常清楚这些男人准备干嘛。不过,祸已经闯了,她也算是怂恿者,此时还往后退的话,难免有推卸责任之嫌。

    “来了,来了,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