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对于欧美女人有兴趣,欧洲男人对于亚洲女人也同样感兴趣。↑,郑睫拉着王丹一亮相,不光引起狼嚎一片,阿内尔卡和两名队友一起,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格里曼迪抹了把嘴角,“嘿嘿,真不错,你小子鬼点子多,佩服!”

    “你们的呢,速度了!”阿内尔卡心正得意,上下打量两女的同时,出声催促。

    “有必要嘛,他们那种水平?”维尔托德耸耸肩膀,目光不肯移开。

    “这可是法国,追求自由浪漫的国度,别让人觉得我们在欺负他们。”格里曼迪还算耿直,手一挥,示意自己的女人入场。

    维尔托德显然对自己的女伴质量有些不满,苦瓜脸一拧,也招了招手。

    欧洲女人长相上的差距不如国人般天差地别,用来衡量高下的,就成了身材和气质。格里曼迪的女人身材不错,大场面下气质却差了些。维尔托德的这位就更惨了点儿,气质身材都有些不尽如人意。

    两女还没走拢,旁边就有英语吐槽传来。

    “不是吧,有点诚意好不好!”

    众人集体回头,瞪了一眼库卡。

    “我觉得还是一万美金比较科学。”美国人念念不忘地念叨了一句后,小声,“对不起。”

    “没事,出来混,老婆迟早要跟别人跑。”尤墨搭住他的肩膀,安慰。

    “他的多,为啥不对我表示歉意!”卢伟忍不住嚷嚷。

    “你们真不担心?”库卡脸色严肃起来。

    “下次的话,会担心。”尤墨点点头,又摇了摇。

    “明白了。”库卡低了头。

    一切准备就绪后,比赛在一片闪光灯照耀下鸣哨开打。时间还是按标准赛制,12分钟一节。间各休息两分钟。为了公平起见,裁判和门将都选择了外国人。

    拿女人当赌注,这种事情对于国人来说难以接受。对于英法两国的年轻人来说,简直毫无压力。当然,结了婚的可能会更慎重一些或者更夸张一些。

    对于观众来说,最关注的仍然是法国足球与德国足球之间的比较。女人们引起的热闹被他们迅速丢到一边,随着哨声响起,卖力地呐喊起来。

    第一节比赛,双方明显都在努力适应这种完全不同的对抗方式,哨声结束这一节比赛时,5:5的比分让围观群众的议论声音小了不少。

    本来因为库卡之前的拙劣表现,观众对于本土选手的信心是满满的,结果比赛一开打,他们才发现状况完全不同!

    阿森纳在温格的调教下。走的是地面技术流打法,选材标准最重要的就是脚下技术。阿内尔卡和维尔托德是正统前锋,各种高难度射门是训练的必修课,格里曼迪打后腰出身,出球与防守能力俱佳,有他在身后,前面的两个家伙经常能得到高度与落点都不错的传球。

    可就是这样看似毫无缺陷的人组合,面对明显不太适应场地的对手。居然一点便宜也没占到!

    什么情况?!

    “那个小个子,想办法限制一下!”

    阳光下的沙滩上剧烈活动了12分钟。双方体力消耗都不小,法国帮领头羊阿内尔卡表情已经没有开始时那般轻松,手指对方阵营,喘着粗气强调,“没有他的传球,那两个家伙派不上多大用场!”

    “明白!”大话放完没能取得想要的结果。维尔托德的脸色也不好看,看清楚目标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还有,他们身材都不占优势,对抗别太温柔了!”格里曼迪这12分钟内依靠身体优势占了不少便宜。此刻脸色并不难看。

    “明白。”

    沙滩足球,球员跑动的速度受制于松软的沙子,连平时的一半水准都达不到。这种情况下,他们相互之间的配合更接近于定位球战术,传球大师在其起到的作用,明显比真正的比赛要大的多。

    身体对抗,凯泽斯劳滕人组严格来说是吃亏在经验上。

    松软的沙地上,很多动作都需要提前一拍进行,最终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过于追求发力的结果,往往是最终慢了一拍。

    “你们两个是来参加射门表演赛的吗?”卢伟也累的不轻,此刻一脸蛋疼地问。

    “啊,指望我传球?”“嗯?难道我也可以传球?”

    两个家伙同时张大嘴巴,先看卢伟,再对望一眼,同时觉得自己可能是被晒晕了。

    “你为啥不给我传球?”“你为啥不喊我给你传球?”

    “第二节库卡在后面,多起高球。”卢伟拿这两个货没办法,于是吩咐完之后,起身,下场,不管身后如何撕逼。

    “搞毛哦,传球还得我喊你,9号半就这水平?”“你不是自由人吗,防守时老跟人屁股后面干嘛?”

    第二节比赛竞争就激烈多了,双方有了12分钟的适应,在这一节都拿出了职业水准,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没有犯业余失误。

    法国帮严格来说技术上还要稍占上风,如果不是卢伟位置前移,前后都能接应的话,凯泽斯劳滕这边进攻会明显受影响。

    阿内尔卡擅长右脚,场上位置刚好和卢伟对上,这种情况下,再喊队友过来夹防就显得太没水准了。可一对一的时候,他的动作频率和重心移动明显跟不上对方,这让他们在防守显得极为被动。

    沙滩上直线过人是不用想了,横向或直线移动拉开传球角度却并不受太大影响。跟不上对方节奏的阿内尔卡,只能防住突破,完全无法遏制对手的传球水准。

    凯泽斯劳滕整体阵形算是后移了,可最前面的尤墨得到的传球质量要高的多,身为射手,表演时刻他岂能错过!

    相比于库卡刻意追求表演效果的射门。他用来破门得分的方式就自然多了,需要难度时,全身上下都是武器,不需要时,越简练越好。

    由攻转守时,卢伟的高频率骚扰。尤墨适应场地后越来越快的动作,库卡几次舍身堵枪眼的勇气,都让法国帮难受之至。

    在场观众不乏懂行的家伙,稍一解释,法国观众就按捺不住了!

    自家地盘上岂能输给外国人?!

    第二节结束,比分定格在9:11之后,之前稍显沉寂的观众们开始发泄不满。

    法国人比英德两国人都要情绪外放,比赛没打好时翻脸不认人完全没压力。

    “女人输了不要紧,法国人的脸不能输!”

    “技术流啊。你们不是技术流吗,怎么能让德国来的糙哥如此嚣张?”

    “这是比赛,不是表演,拜托你们认真一点好不好!”

    责骂夹杂着嘘声,一起向法国帮涌来,个家伙早已没有开始时的意气风发,此时正在紧急碰头。

    “拼防守好像不对路,想办法把进攻效率提升上去!”阿内尔卡脸色发黑。额头上的汗水不受控制地往下淌。

    “不对,他们的站位调整刚好针对了我们的特点。才导致传球手和射门的家伙都防不住!”格里曼迪位置更靠后,观察的也更仔细一些。

    “那怎么办?”维尔托德稍稍抬头,瞧了眼正在发花*痴的女友,忍不住头痛。

    “我靠,一个女人而已,别搞的天塌下来一样!”阿内尔卡显然是个口无遮拦的家伙。顺着对方目光瞧过去,立马跳脚。

    “你!”维尔托德真心觉得自己被冤枉了,手抬起来,却像想起什么一般,硬生生把话忍住。一时间憋的胸口起伏不定。

    “好了好了,都别计较了,女人事小,丢脸事大。这可是法国,让一帮德甲糙哥耀武扬威,你们丢的起这个人不!”格里曼迪大手伸手,按住两人肩膀,压低声音,“进攻更直接一些,多远射,守门员我认识,给点好处的话,只要在门框范围内,有一个算一个。防守时位置更靠后一些,他们这一节运气不错,我才不信下一节还能进这么多!”

    法国帮正在密谋,凯泽斯劳滕人组继续内讧。

    “搞毛哦,风头被你出完了,我的出场亮相岂不成了笑话?”库卡这一节只得了一分,还是有点运气的远射得分。

    “那我俩换位置。”卢伟毫不犹豫。

    “真的?”美国人不信。

    “靠,这都不满意,要不你去守门?”尤墨对这家伙实在无语。

    “好吧,可别像糊弄拉钦霍一样,派我到前面当炮灰!”库卡显然记性不错,起身还记得提醒一句。

    “法国人丢不起这个脸,下一节会提高节奏。”卢伟也起身,不忘提醒。

    “是最后一节好不好,你以为这是篮球比赛?”尤墨同样起身,当然也得提醒。

    第节异变骤起!

    法国帮不再追求配合,往往一两脚传球之后,就来一脚远射。凯泽斯劳滕这边的门将不知是被收买了还是准备不足,明明很正的射门,却生生漏进去两个!

    比赛还有6分钟不到时,法国帮已经14:1反超了!

    法国人自己的地盘上,可不会管对手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只要看着比赛有利于自己,加油叫好的,嘲讽对手的,评头论足的,一个个声音大的唯恐对方听不见。

    “以为自己稳赢了?德国佬这下傻了吧!”

    “女人保不住了哦,怀孕了算谁的?”

    “诺曼底登陆成功,德国佬败退!”

    巨大的喧闹声,反应过来的郑睫脸都绿了。

    “不是吧,他们把我们当赌注?!!!”

    克莉斯娜和王丹一脸惭愧,只能小声安慰。

    “没事的,不会输的。”“不要紧,我包里有安全*套”

    “丹姐!!!”郑睫腿一软,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克莉斯娜叹了口气,转头问王丹,“你们不是准备再要一个吗,那种东西带着干嘛用?”

    “我都休息了一年了,难不成再接着休息一年?”王丹拍拍郑睫后背,继续安慰,“没事的,看,扳平了。”

    场上,愤怒的美国人带球横向连续次高频触球,最终完全甩开了对手,一脚大弧线划破了门将的五指关。

    还没来及庆祝,法国帮已经发动了快攻,阿内尔卡刚接稳皮球,就是个挑球过人,186的身高在启动那一瞬间灵活的仿佛穿花蝴蝶一般!

    身前站定的卢伟显然没有预料到对手的动作会如此迅速,伸脚拦截时,已经慢了一拍,呼啸而过的皮球最终从他脚面上划过,钻入球门里。

    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女同时色变!

    她们虽不是专业人士,可耳濡目染这么久之后,眼光还是有的。比卢伟高出整整14公分的家伙,竟然能在启动速度上完全压倒对手!

    沙滩足球是在烈日大风下进行的,半个多小时后,双方的体力都开始明显下降,这种时候的这种表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她们有些小瞧对手了!

    小瞧对手会有什么后果,郑睫比任何人都清楚。可一转头,瞧见两女摇摇欲倒的样子,骨子里的倔强涌了上来。

    “站起来,他们还没输,你们凭什么认输!”

    场上,库卡双手撑住大腿,眼神有些茫然。

    他没有欧战经历,并不十分清楚对方的水准到底几何,可专业的眼光是有的。阿内尔卡如果只是速度快,他并不觉得有何威胁,但如此高速的运动依然能保证动作的流畅性,这种功力已经明显在他之上!

    眼下身后门将放水嫌疑严重,身前家伙能力超出想象,这比赛怎么打?

    “不给力啊,卢总。”

    尤墨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仿佛午睡时被柳叶叫醒的蝉,刚睁开眼睛一般。

    “自己挖的坑,好意思让我填吗?”

    卢伟的声音同样偏懒,只是听起来有些冷清,仿佛夏日午后凉凉的槐风,轻轻吹走了汗水带来的疲惫。

    “带我向爵爷问好吧,我帮你问候丹尼斯。”尤墨转身,伸了个懒腰。

    “对不起。”卢伟直直地站着,看着他,旁若无人。

    “这辈子,说一次就够了。”尤墨也站定了,笑。

    “你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一旁的库卡已经被好奇心淹没于顶,完全无视了正在快速溜走的时间。

    “搞快吧,女人要跟别人跑了!”

    尤墨懒洋洋的说罢,突然咆哮了一嗓子。

    骤然响起的怒吼声安静了整个沙滩足球场,接下来,众人焦点的家伙举起手,确认一脸局促的门将在瞧自己后,比了个大拇指。

    “加油!”

    新的一月了,吆喝起来!

    求各种票票,欢迎来砸!

    感谢什么的就不多说了,省得有水字数嫌疑,反正还是那句话:有你们的支持,我的精神头儿倍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