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时间还有两分多钟时,一心想看笑话的观众已经开始倒数。∑,

    夹杂着哄笑的读秒声,卢伟接到了门将的传球,没来及转身,状态正佳的阿内尔卡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重心降低,扛住对手,稳住身形,左脚在皮球上一拉,一搓,再一颠,皮球已经飞到了半空,接下来,向左横移一步,左脚刚一落实地面,即刻抬起,大腿把皮球再向左一顶,左脚一撩!

    阿内尔卡身体向右移动了一步正准备绕前,还没拉开视角,就只能无可奈何地瞧着皮球溜走。

    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的黑白精灵,带着耀眼的光芒,准确地向球场右路等候的尤墨飞去!

    已经适应了两节比赛后,双方都不再把阵形放的太过靠前。一来是降低传球难度,二来是追求攻守平衡。

    尤墨的位置距离皮球落点更近,可他仿佛完全没有察觉这一点一般,没有选择抢先一步卸下皮球。正面冲上来的格里曼迪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解围机会,两个大跨步冲上,右腿一抡!

    骤然加大的哄笑声,法国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抡起的右腿最终踢在了空气,急忙刹车的格里曼迪都没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只来的及转了下头,就见皮球已经安静地躺在了网窝!

    哄笑声嘎然而止,所有人瞪大眼睛。

    发生了什么?!

    “哇,好强的即视感!”美国人捧臭脚。

    “抬脚过高了吧!”另一侧的维尔托德看的很清楚,嚷嚷出声。

    “刚到膝盖的高度,你踢没踢过沙滩足球!”裁判显然早已看出有人放水,这会果断反驳起法国帮来。

    “妈*的!”格里曼迪心有鬼,暗骂一声后转头问维尔托德。“什么情况?”

    “他故意不去碰球,等你解围动作收不住时,才抢先一步碰了一下,转身太快了,小心!”

    “刚刚扳平而已,怕个毛!”

    阿内尔卡的声音远远传来。不屑的语气,无所谓的表情,说完却被海风呛住了嗓子,捂胸一阵剧烈的咳嗽。

    “少抽点烟。”卢伟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落在法国人的耳朵里却嗡嗡直响。

    “你!”阿内尔卡猛然抬头,瞪了对方一眼,想说些什么又被咳嗽声卡住,于是扬起手向远处示意了一下。

    这两个回合节奏明显慢了不少,一心等着看好戏的观众顿时不耐烦地嚷嚷起来。

    嗡嗡声。格里曼迪转头问了下时间。

    一分半!

    沙滩足球不是多球制,正常情况下一次进攻耗时往往在20秒左右,保持眼前这种节奏下去,法国帮还有两次进攻机会,他们的对手则只有一次!

    “好了没?”格里曼迪心有了主意,不紧不慢地问道。

    阿内尔卡比他着急的多,呼吸还没完全平复,已经在拍胸点头了。

    格里曼迪可不想让对手瞧出他的打算来。朝守门员一抬手,往回跑了两步。接住皮球。

    四打四的场地,对的状况,到了比赛最后阶段,双方都降低了高位逼抢的频率。

    毕竟,皮球在空乱飞的时候,射门成功率并不高。能在最后阶段干扰到对手。就算是成功防守了。

    格里曼迪的打算很简单,平局的情况下,肯定拥有两次进攻机会的他们,主动降低节奏打成功率,无论如何也比仅有一次机会的对手更有胜算。

    回撤。交叉步,转身,刚一站定,面前已经有人同样站定了!

    这么快?!

    高节奏,对抗激烈的英超联赛打拼惯了,格里曼迪并不担心被断。身为后腰,拿球时经常会面对迅速而来的高位逼抢,此时的他,无论技术还是身体,甚至是心理素质,都不觉得对手有何威胁。

    一个前锋而已,能有什么防守能力?!

    打定主意要拖时间的家伙,瞧见对方没有急着上抢,于是也站定了,等待对方出脚。

    当然,这种站定,不是直直了站死的那一种,双膝微曲,双臂伸展,双脚微微分开,眼睛紧盯对方。

    尤墨的反应稍稍让他有些意外。

    重心降低,身体一侧,双臂抬起,双脚一前一后,防守架式做的有模有样。

    居然沉住气了?

    格里曼迪准备假戏真做,把真实目的隐藏到底。左脚不动,右腿抬起,膝关节一转,迅速地在皮球上绕了一圈。

    还不动?

    法国人心底暗笑,假动作做完后,左脚把皮球向右一磕,抬头,还没看清楚前面状况,抬起的右脚就在皮球后面晃了一下,落地,左脚又是一磕,身体再向右移动一步,站定。

    靠,还是老样子?

    按他的本来打算,是想在抬头那一瞬间,通过右脚的假动作让对手吃骗,这样无论对手选择上抢还是抬腿封堵传球,他接下来的动作都能拉开必要的空间,即使不能把对手甩开多远,也可以从容地进行下一步选择。

    结果对手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跟着侧移了两步,就让一切都保持了最开始的状态。

    一心期待精彩射门的观众顿时不满,杂音夹着口哨,嘘声,迅速飘了过来。

    格里曼迪心里到没慌,只是隐隐之有些奇怪。

    这家伙,如此冷静踏实的防守表现,怎么瞧也不像个单季能进20球的前锋!

    法国人和他的观众同胞不一样,身为职业球员,关注眼前对手,专注于自身的提高才是最重要的,剩下的时间用来找乐子都不够,哪有闲心了解八杆子打不着的凯泽斯劳滕!

    面前这家伙虽然被疯传为boss的引援目标,可仅仅18岁的年龄就有近千万英磅的身价,怎么可能被一贯抠门的主教练买来,顶替同样前途无量的阿内尔卡?

    至于自由人,那肯定是德国媒体在发失心疯了!

    都什么年代了。哪儿还有那种博物馆里的东西?

    稍稍有些走神的格里曼迪,一直没有等来想要的上抢,整个比赛仿佛静止了一般,停顿在一对一的对峙。

    前面的阿内尔卡并不清楚队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来回拉开了几次角度,依然没能等来传球后。急不可耐地叫唤起来。

    “靠啊,在搞什么,传球!”

    身后轻飘飘的声音继续传来。

    “你不看比赛时间的吗?”

    阿内尔卡楞了一下,没回头,立即改口,“别被断了!”

    格里曼迪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回应,只是挥了下手示意自己听到了。对峙的他,额头上的汗水都来不及擦,哪儿还有时间分心其它事情!

    不动。不动,依然不动

    他以为这样做可以完美地达成目标,结果坚持了半分钟之后,他发现自己可能犯错了!

    平局不是他们的目标,战胜对手才是,结果在他拿球耽误了半分钟后,无论这一回合进不进球,再想拥有一次完整的进攻机会。都变得希望渺茫了!

    而且,对峙了这么久。对方依然不动声色,这种表现反过来加重了他精神上的负担。

    万一失误被断,等于是送给对手两次进攻机会!

    一时间,敌不动我不动的场面,格里曼迪汗如雨下。

    “快传吧!”阿内尔卡又等了一会,显然发现了队友的窘境。于是利用自己良好的身体素质迅速起动,甩开对手后,拉出了接球角度。

    格里曼迪如遇大赦,左脚将皮球向右一磕,毫不犹豫地抬起右脚。准备划个弧线出来。

    结果,“嘭”的一声巨响后,皮球仿佛火箭一般,直线升天!

    明明只是隔球对脚,格里曼迪却像是挨了子弹一般,身体一紧,再一松,倒在了沙滩上!

    “犯规了,犯规了!”阿内尔卡见势不妙,立即嚷嚷出声。

    “犯你大爷啊,我看球20年了!”裁判看来既不是法国人,也不是阿森纳球迷,此刻立即以粗口回应。

    “靠靠靠,格里曼迪你在搞什么!”维尔托德可没有阿内尔卡观察的清楚,这会瞧见对抗的两人一人站着一人躺着,皮球马上就要落下,心暗道不妙。

    可惜,还没等两人回援到位,空加速下坠的皮球,已经被高高扬起的右脚背命。又是“嘭”的一声巨响后,脖子都僵了的观众们,盯着网窝里打转的家伙,久久回不过神来!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不用腾空,就可以倒勾射门?

    为什么足球运动员会用体操动作来表演马戏团节目?

    脚已经抬的超过头顶了吧,不算抬脚过高?

    格里曼迪呢,你丫是来晒日光浴的吗,站起来挡一下会死?

    和男同胞们完全不同,女同胞们看球多半只看脸,当然,如果有帅到天下无敌的动作出来,颜值上的加分那是嗖嗖翻倍。

    一时间,男人们鸦雀无声,女人们狼嚎一片。不用仔细听,啪啪的飞吻声都清晰可闻。

    “太危险了,克莉斯娜,你挑的什么鬼地方!”王丹已经原地满血复活,此时抓紧时间吐槽。

    “唉,你们家这位,躺着都能出风头!”克莉斯娜显然记起了仇恨初起时的状态,只能不住感慨了。

    “你们两个家伙,还没输呢就站不住了,还没赢呢就乐的憋不住了,能不能有点出息!”郑睫摇头不止,此刻只觉队友坑爹。

    “嘿嘿,我又不是运动员,要那么好的心理素质干嘛?”“法国市场,法国市场!”

    场上,回过神来的法国人帮神情严峻起来。

    时间还有一分钟不到,即使不能迅速扳平比分,也要尽可能地加快节奏,不然只有一次进攻机会的话,压力太大了!

    稍微对下眼色,人已经达成一致,肠子都悔青了的格里曼迪再不敢大意,回撤接下皮球就是一脚弧线球吊往球场左路。早有准备的维尔托德位置刚刚好,皮球完美地卸在脚面上后,一搓,一挑,赶在库卡上抢前,传给了右路的阿内尔卡。

    法国人同样不敢大意,本打算直接来一脚凌空抽射的,可瞧见正面迎上的对手已经封住了多半角度,他于是果断伸脚把皮球停下。

    同样的对峙局面,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状况,阿内尔卡没等卢伟摆好正面防守的架式,就已经右脚碰球,开始向左横移。

    一次,两次,次,法国人高大的身材完全没有影响到动作速度,单纯从频率上来说他可能比卢伟要慢一些,可步距大的优势明显超过了步频的微小差距!

    流畅无比的次横向移动后,射门角度已经拉开,补防的库卡刚刚来及伸一脚过来,阿内尔卡的左脚弧线已经划出!

    优美的弧线飞过了十米左右的距离,就要越过门线时,被一双意想不到的拳头,挡了出来!

    本来热血沸腾的法国观众,顿时偃旗息鼓。

    守门员!!!

    “我靠!”维尔托德边跑边骂了一嗓子,还没跑拢地方,地上的皮球已经不见了!

    库卡,倒地铲球!

    美国人之前已经郁闷很久了,这一回合守门员立功的表现顿时激起了他的全部热情,皮球还在空时,他就已经高速启动去追了。快要到达目的地时,他发现对手可能位置更有利,于是果断倒地放铲。

    玩乐一般的沙滩足球竟然拼成这样,维尔托德显然没有心理准备,皮球被铲后飞的并不远,他却依然没能抢在守门员前面来一脚射门。

    形势开始急转直下!

    法国帮这一回合并未用掉多长时间,如果能尽快抢下皮球,发动一次成功反击的话,比赛依然难言胜负。

    可他们能想到的,对手当然会想的到!

    “退一点,一对一!”格里曼迪距离皮球比较远,场上形势看的一清二楚。

    现在拿球的是卢伟,贸然两人上去夹抢可能是送给对手耽误时间的机会。

    这家伙的传球功底可不是盖的,比赛时间还有50秒不到,20秒之内把皮球断下,后面时间依然够一次进攻的!

    阿内尔卡和维尔托德球商同样不低,一听这话立即反应过来,一左一右紧盯对手。

    可惜,还没等两人跑拢地方,卢伟已经左脚轻搓,一脚小弧线把皮球甩到了球场正!

    把球传到完全没人的地带,他想干嘛?!

    耽误时间吗?

    太天真了!

    格里曼迪完全忘了上一回合自己的窘境,面前的尤墨刚一启动,他就立即追上,两人几乎是先后脚,到达了皮球所在的地方。

    面对安静躺在沙地上的皮球,尤墨仿佛看见了儿时最心爱的玩具,右脚伸出,踩球面,向回一拉,再一搓,皮球已经飞到了半空,接下来,还是右脚正脚背触球,不过这一次不用发力了。

    轻轻一弹,黑白相间的精灵,找到了它的另一个玩伴!

    后面的过程在观众的叹息声,变得乏味。

    卢伟全程没让皮球落地,深一脚浅一脚的沙地,用脚背,大腿,胸部,颠着皮球跑完了五米多的距离,最终一脚轻松无比的凌空垫射,完成了最古老的游戏。

    比赛时间还有0秒,场上比分16:14。(。。)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