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其它选择了?

    甘于平庸的家伙不会勤于思考,颓废消极的家伙总是难以相信奇迹。

    这一次,斯福扎想让自己和所有人看看,改变的力量!

    左脚一扣,身体一侧,倚住右手边过来上抢的家伙,右腿抬起,竭尽全力的一记大弧线,兜了出去!

    目标,右路高速插上的巴拉克!

    德国小伙只是紧跟队友步伐而已,完全没想到瑞士人会在紧逼下舍近求远,宁愿冒险也不走寻常路!

    还好,188的个头让他的起跳头球并不十分吃力,为了控制好力度,他还稍稍后仰了一下,好让目标位置的谢里能更舒服的传递下去。

    大范围转移显然出乎了杜伊斯堡队的意料,巴拉克高速冲刺后直接的空传递,更是引起了防线上的一阵慌乱。

    2岁的老将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斯福扎起脚传球时,他已经悄悄的手搭对手肩膀,启动的时候在对方那儿借了点力,顺便让自己的摆脱更彻底。这种小花招用来对付经验不足的家伙们效果不错,谢里并没有因为自己强壮的体格而心生任何大意,转身,加速,观察的同时,判断。

    年轻的时候,总会觉得面子是件特别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在场上,放大镜下。做为一个天赋不高且大器晚成的家伙,谢里既不会专注于这种小花招带来的效果,也不会担心因此形象受影响。

    这些东西。属于足球的一部分,没有包容的心,就无法活到老。学到老!

    队友已经把难度降低到他能承受的范围,他自然要收下大礼。巴拉克顶过来的皮球,在他早有准备的判断下,高高跃起后半转身,向前轻轻一点!

    目标,右侧大禁区!

    如此不假思索的空接力,彻底打乱了对手的防线布置。尤墨从路直插寻找落点时,竟然只有来自身后的干扰!

    谢里为他精心挑选的落点,刚好在卫与边卫之间。只要速度够快,完全能搏出射门机会来。

    全场观众摒住的呼吸,距离皮球还有两米远的时候,尤墨已经双脚前后脚一蹬。把自己扔出去了!

    搏出射门机会不算什么。所谓的创造力,就是要让对手想不到!

    鱼跃头球对于其它人来说,是件耍帅扮酷装x的利器,对他来说,真心有些难度偏低。

    不过,难度仅仅是手段而已,永远不是他所追求的目的。

    该死的伤感,滚一边去!

    他觉得难度偏低。对手太弱,不值得庆祝。有人可不这么认为。

    “噢,天呐!空接力!老将谢里干的漂亮!o正在高速启动,有机会来一脚吗?老天爷!这么远!噢!

    oooooooo”

    “太夸张了!两次空接力!对手还没来及布置好防线站位,他们已经像是打乒乓球一般,轻松无比地把皮球送入了门里!”

    “惊人的默契,巴拉克,谢里,o,个人仿佛早已知道对方要干嘛!看慢镜,斯福扎出人意料的斜长传,将进攻节奏拉快。巴拉克毫不犹豫地跟上,把进攻节奏进一步加快。谢里的提前观察更充分,他除了看到o在跑位之外,还看到了对方的肋部空当!”

    “o的选择就更直接了,距离皮球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时,他已经解答了最简单的问题!”

    “两点之间,还是直线最快!”

    “当然,如果不考虑皮球接下来往哪儿飞的话,用脚也慢不了多少。”

    “流线型的身体像一枚精确制导的鱼雷一样,用最快的速度,撞击在皮球正的位置。守门员只来的及蹬地,连腾空动作都没有做出,就已经放弃了!”

    “太快了,这家伙,只要一出手,总是给人以防不胜防的感觉!”

    “这种头球接力是如此的顺畅自如,个家伙用头完成了艺术品一般的进球!”

    “1:1的比分让关心这支球队的所有人松了口气,老实说,比赛前的气氛太让人伤感了,球员情绪因此受到影响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凯泽斯劳滕一向被人诟病为进入状态偏慢!”

    科尔曼吼的虽凶,心里却始终没能放下。

    两年不到的时光,他解说了这支球队不下五十场比赛。身为他们最坚定的支持者,他亲眼看着这支球队如何一步步从低谷站起来,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走向神坛。

    或许,也只有完整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才会有如此深的感触,让他完成了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逆转。

    明明是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最终却换来了空前绝后的凝聚力!

    干了一辈子的解说,能为毕生支持的球队完成这样一件事情,他觉得自己可以笑着退休了。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球迷们理解了,俱乐部形象高大了,球员们却被巨大的伤感包围,难以找回状态了!

    这种想破脑袋也没能考虑到的状况,让他的心揪揪起来。

    真要因为自己的一篇评论坏了夺冠大计,那真是跳进莱茵河也无法原谅自己了!

    更衣室。

    雷哈格尔推门进来时,气氛依然冷冷清清。

    上半场最后时刻扳平比分带来的喜悦,仅仅五分钟不到,就蒸发殆尽了。

    被尤墨一嗓子拉回的比赛状态,仿佛在哨响那一刻时就已经不知去向。从比赛脱离出来,所有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强颜欢笑吗?

    可能会笑着笑着,哭出声来吧?

    大哭一场释放一下情绪?

    会不会太软弱了点?

    会不会哭完直接手软脚软场都上不了?

    这样的15分钟。真是难熬啊!

    “还好,有人能够保持清醒,确保我们的最终目标不至于偏离。”

    雷哈格尔的心情。显然不像面部表情那般轻松,一开口,声音就有些嘶哑,仿佛熬夜高歌后疲惫了声带一般。

    清了清嗓子,他才能继续保持声音足够清晰。

    “我知道这对于你们很难,或者,用‘很残忍’来形容。会更贴切一些。”

    看着面前一张张熟悉的脸,老头儿鼻子有些发酸。

    “和你们一样,这种气氛让我既难过又不舍。”

    面前的一张张脸开始模糊。

    “或许。大家可以换个角度,把自己当成看台上的球迷,想想他们的愿望。”

    老头儿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

    “别留遗憾”

    哭出声来的老头儿没能把话讲完。

    所有人开始面面相觑。

    这是来劝大家保持冷静的?

    强硬到碰的头破血流,依然不回头的不莱梅国王呢?

    这才说了几句。大家还没来及投入情绪呢。自己就哭起来了?

    “好了,头儿,您别哭了,万一大家都忍不住,下半场还怎么踢?”莱因克显然已经在进球后哭过了,此刻瞧见旁边几个家伙捂脸欲泣的样子,赶紧出声劝止。

    “走了走了,外面阳光正好。别在这里闷着了!”布雷默一见老头儿这副样子,立即回忆起球队降级时。自己掩面哭泣的那张头版照片了,鼻子一酸,声音就有些哽咽。

    “嗯,那就,等比赛结束,再好好,哭个够”雷哈格尔打开莱因克伸来的手,起身,头低着向前走,还没到门口,歪斜的身体就被旁边的椅子碰了一下。

    “慢点儿,boss!”拉钦霍又想哭又想笑,又不敢哭又不敢笑,憋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好了,都走吧,o,要是难过的话,你自己在这静一静。”巴拉克已经瞧了尤墨好几眼了,发现对方一直像局外人一样静静地瞧着窗外,心顿时有些不安。

    正在往外走的家伙们同步转头。

    尤墨长呼了口气,仿佛堵在胸口的大石头终于自己推门出去了一般,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我在想,下一场要不要疯一把,让所有人看看,我们的水平在欧洲能排第几。”

    欧洲第几?

    第几吗?

    第几?!!!

    这样的问题萦绕在心,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思索起来。

    拜仁幕尼黑,多特蒙德,勒沃库森,家俱乐部一直代表着德甲联赛的最高水平。去年的欧冠欧联已经被德甲球队一并拿下,这说明上述支球队的实力在欧洲至少是前十的水平。

    唯一变数大一些的,可能就是药厂这种神经刀般的球队了。拜仁和多特这几年基本都是欧冠八强的水平,发挥好的年头,进决赛拿冠军也不算爆冷。

    凯泽斯劳滕已经和上述支球队赛了整整六场,目前战绩是惊人的五胜一平!

    抛开战术以及临场发挥不谈,这样的成绩足以笑傲欧洲之巅!

    不过,要想和豪门俱乐部看齐,单纯拼防守依靠战术取胜,显然并不够格。能在开放的对攻证明自己的实力,能用豪门般的要求完成顶级对抗,能赢得场面与结果,甚至包括冠军在内的胜利,这才是实力与野心的真正体现。

    如此看来,想从德甲升班马一步跃入欧洲顶尖球队,下一场比赛就是最好的试金石了!

    眼前的对手?

    赶紧灭了他们!

    重新开始的比赛,所有人都变得无比专注起来。

    第55分钟,巴拉克场右路接施容博格传球,本来是背身倚住防守球员的状态,下一秒钟已经完成了交叉步转身接斜线过人!

    连续的两个动作连贯的仿佛一体,防守队员只觉得眼前一花,再转身时已经慢了一拍,宽厚的身体加上张开的双臂,把他牢牢地挡在身后,看都看不到皮球在哪。心顿觉不妙的他,手臂伸出,堪堪拽住已经开始高速向前的家伙。

    这样的家伙太危险,犯规也值了!

    心如此想着,手如此做着,结果,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凯泽斯劳滕的球衣质量还是不错,巴拉克生生拽着对手跑了四五步,把皮球交出后,才停了下来,瞪了一眼对手。

    裁判和他的动作一模一样。

    看着皮球依然被进攻方牢牢掌控,才回过头,确认了下犯规的家伙。

    黄牌可不能发错了!

    前方的克利斯托夫才不会关心后面发生了什么,既然是有利进攻,那说明眼下状况非常有利,依然惦记着犯规,黄牌,不去好好把握机会的话,哪什么展现豪门般的气场?!

    面对冲过来的防守队员,极少带球突破的他,先是个向右的横移,等待对手实在沉不住气伸一脚过来的时候,右脚向左一扣!

    接下来,面对急忙转身的防守队员,他没有拼启动速度,左脚外脚背一碰,皮球交给了冲过来接应的谢里。

    即使最擅长的远距离传球没有好目标,也没有必要和对手拼不擅长的启动加速度!

    面对身后骚扰,身前扑过来的家伙,谢里心领神会,左脚抢先一伸出,不停球,向右一碰!

    身前防守已经被吸引走的克利斯托夫早已启动,仿佛认定对方会往哪儿传球一般,两个大跨步之后,已经获得了轻松无比的起脚空间。

    老将,就该有老将的战斗方式!

    边路缺口成功打开,克利斯托夫的右脚弧线已经精确到了厘米。和谢里交叉换位再接折返跑后,尤墨轻松甩开了防守。

    这一次的传完全是巡航导弹发射系统的完美杰作,压根不用高难度动作来出人意料。

    既然用常规武器,那就精确到让人忍无可忍!

    这次的点,距离球门仅仅四五米远,球速弧线都让他舒服之极,唯一的缺点,只是角度稍小。于是,高高跃起后,尤墨没有刻意追求力量,收腹,后仰,轻轻一甩,用左额头正,阳白穴的位置,准确命皮球的正间!

    高速旋转的皮球,像是接受了计算机精准控制一般,用最短的距离,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它和球门左上死角的亲密接触!

    早有准备的门将,拼尽全身力气,最终只是指尖碰了下皮球,而且,是在皮球越过门线的那一瞬间,才完成了背景布一般的任务。

    悠扬的哨声再次吹响,整个凯泽斯劳滕已经沉醉。

    2:1之后,杜伊斯堡又挣扎了五分钟。可惜,注定要成为本场主角的家伙,不需要任何华丽的表演了。

    斯福扎接拉钦霍直塞,突破成功后与禁区内的谢里完成了个二过一配合,沿左路大禁区肋部准备下底的瑞士人,用他标志性的节奏变幻诱导了对手。

    点球!

    此前从未失手的家伙,这一次静静地站在11码线前,瞧着对面看台上一张张捂住自己嘴巴的脸。

    男,女,老,少,好像都认识,好像都不认识。

    哨场吹响了他嘴角的笑意,起跑,加速,正脚背,球门正!

    后悔莫及的门将正在用拳头敲打着地面,他却笑着转身,埋怨。

    “你们这些家伙太不像话了,埃尔伯要是哭了,你们去哄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