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伯哭没哭?

    鬼才去管这样蛋疼的问题!

    比赛第62分钟,完成帽子戏法的家伙被雷哈格尔迫不及待地换下。£∝,被伤感气氛折磨了一个多小时的人们,瞧着心目的英雄,实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泣。

    用这样的表现完成主场谢幕演出,没有人还能苛求更多。

    可是,这样的家伙,这样的表现,以后很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了,这怎么高兴的起来?

    于是,明明该欢呼沸腾的弗里茨*瓦尔特体育场,只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绝大部分人依然保持了之前的造型。

    起立,双手捂嘴,眼神迷茫。

    尤墨缓步走到换人区,人未至,手先伸了出去,搭在库卡的肩膀上。

    “帽子戏法,你还没完成呢。”

    “好意思说我,你的金靴完成了吗?”库卡嘴一撇,一脸不屑。

    “敢不敢下一场一起完成?”尤墨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我靠,有种!”库卡原地楞了两秒,才爆着粗口冲向场地。

    这货本来打算像上一次一样,直接把尤墨的大计划公布与众的,话到嘴边却憋住了。

    娘的,两个目标里面自己才是大头,999%的可能要被打脸,还是别冒险了!

    继续进行的比赛明显缺乏悬念了,领先一球被连灌个之后,科尔曼都忍不住调侃杜伊斯堡的家伙们。

    “让人熟悉无比的节奏再次上演,凯泽斯劳滕又是先发糖再发力。上半场他们习惯性地给自己挖坑,下半场迅速跳出来的同时,把对手一脚踹了进去。”

    “杜伊斯堡队是按两队上一回合的节奏在进行比赛的。结果他们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德甲红魔上一回合的对手是主裁判古铁雷斯,这一回合的对手是杜伊斯堡!”

    “老实说,如果那场比赛能够重赛一场的话,说不定凯泽斯劳滕已经领先拜仁幕尼黑4分了。可惜,世事总难圆满,想法再美好,也抵不过现实的冰冷。”

    “还好。经历了那样的考验,这支球队表现愈发成熟的同时,外部环境也比以前理想多了。身为整个欧洲关注的焦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处于放大镜下,任何人想要通过场外手段来影响他们,都要在事先掂量一下风险!”

    科尔曼在这种背景下旧事重提,明显不是说顺嘴之后无意为之。

    古铁雷斯涉嫌收受贿赂操纵比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按照国际惯例。被人为操控的比赛是需要重赛一场以证公平竞赛原则的。

    可是,最终没有重赛的原因,竟然是凯泽斯劳滕管理层主动放弃了重赛申诉!

    能为而不为,原因何在?

    老实说,在上半程与拜仁决战前,凯泽斯劳滕上上下下并未对联赛半程冠军,甚至联赛冠军抱有多大念想。

    造成这种想法的原因,一来是起点实在太低。用冠军做目标会给球队上下带来巨大压力,二来俱乐部经历了乙级联赛沉沦后。痛定思痛,目光不仅仅放在当下。

    这一年球队成绩不错,方方面面运转良好。其很大的因素,是重建的球队人心齐,态度积极向上。这种情况下,过于看重今年成绩,忽略了俱乐部建设其它的重要组成部分,无疑是件短视行为。

    操纵比赛事件曝光后,球队士气大振,最终一举掀翻德甲霸主拜仁队,坐上了半程冠军的宝座。这种状况下,重赛一场,奠定更大的优势,就成了人之常情。

    俱乐部高层也曾多次开会讨论过这个问题,最终在昆茨和雷哈格尔的建议下,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两人观点一致,原因却完全不同。

    昆茨身为德甲老牌俱乐部主席,多年来一直在圈摸爬滚打,深深了解其的游戏规则。在他看来,如果俱乐部抓住事件不放,非要揪住条大鱼才甘心的话,那最终双方博弈的结果无论是哪一种,凯泽斯劳滕都没有好果子吃!

    胜出,遭人忌恨,败北,输人又输阵。

    胜利者的姿态,得饶人处且饶人,这种做法,无疑是给德国足协,裁判纪律委员会以台阶下。顺便,也能给对方以及其它俱乐部留下极佳的印象。

    绝对的公平,只存在于卫道士们的想象之,能通过这样一件事情为俱乐部谋取长远利益,是身为俱乐部掌舵人明智的选择。

    雷哈格尔的想法就更大胆了。在他看来,球队如果上半程结束就领先第二名四分的话,那会过早暴露他的真实目标,另外,很有可能会让球员过早地背上领跑者的包袱!

    这对缺乏冠军沉淀的年轻人,经历过降级惨痛的老家伙们来说,无疑是一份难以承受的压力。

    还有接近半年的长途跋涉呢,当追赶者肯定比当领跑者难度要小的多。

    只领先一分,那后来者随时超过都是件正常之极的事情,尤其是在下半程漫长的1轮联赛。这种情况下,所有人眼里,凯泽斯劳滕只是奇迹般地完成了升班马拿下半程冠军这种结果,完全忽略这支球队在他带领下的真实目标。

    另外,老头儿还藏了一丝狡黠在里面。

    万一下半赛程球队继续一路高歌猛进,最终需要这分来获取联赛冠军的时候,再申请重赛也不迟!

    就这样,在两人的建议之下,俱乐部暂时放弃了重赛申请,顺便也放弃了正义使者,卫道士的形象。

    可是,单纯的放弃,会让蠢蠢欲动的家伙们以为对方懦弱怕事,不敢挑战权威!

    科尔曼在榜首决战前旧事重提。用自己正处于风口浪尖的巨大影响力,掀起又一波对足坛**问题的舆论浪潮,目的就昭然若揭了。

    别以为凯泽斯劳滕是怕了你们!

    比赛结束于4:2。最后的半小时成了两队放松无比的表演时刻。最终凯泽斯劳滕在8分钟由老将谢里完成了自己的第9粒入球,杜伊斯堡队在86分钟打入了挽回颜面的一球。

    意料的结局,意料不到的过程。意料的主角,意料不到的成绩单。这样的一场比赛结束,所有人都有些心情复杂。

    黎明前的黑暗最为难熬,胜利在望时的心态最难平稳,身为所有人眼并不起眼的草根俱乐部。他们用豪门般的姿态,一次又一次地在这种情况下碾压了困难。

    难道,这样一支球队。真的已经站在德甲之巅,拥有征战欧洲顶级赛场的实力了?

    拥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现场看球的两位大佬赛后没有被记者们放过,分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在我眼里。这是一支非常特别的一支队伍。现在的他们。几乎每隔两场比赛,就能让人看到其明显的进步。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办到的,或许很多年后,雷哈格尔的自传里,我们能了解一二。现在,别急着想欧洲战场,先一起静静期待下一场比赛吧。”

    贝肯鲍尔不出意外地给予凯泽斯劳滕以相当高的评价,在榜首大战前。这是把锋利的双刃剑。

    每隔两场就会有明显的进步,这种言论无疑是对拜仁将士的极大刺激。拿不出与身价匹配的表现,难免会让绿茵好莱坞陷入嘲笑之。

    红魔将士如果对足球皇帝的话信以为真,觉得自己已经无所不能了,那最终时刻丢掉夺冠主动权也丝毫不让人意外。

    “欧洲赛场?眼前这支凯泽斯劳滕队,完全有能力挑战任何对手。当然,欧洲战场是下个赛季的事情了,在那之前他们得把眼前这种高速成长稳定下来,把球队的每一个环节建设的牢不可破,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期待他们在欧洲赛场上有所作为了。”

    福格茨过来,自然是为了巴拉克和库卡,前者继续证明了自己,后者表现也不让他十分遗憾。

    他的言论算是比较肯,既肯定了这支球队当前的竞争力,也在提醒他们不要得意忘形,忽略高速成长的巨大风险。

    除了两人之外,新闻发布会上的两个家伙也跑不了。

    “欧洲赛场是每一支有心气的球队,每一个渴望荣誉的运动员,都不会忽略的目标,我们同样如此。当然,欧洲战场不是德甲联赛,能有资格加入其的,已经无法用升班马这种光环把自己变得不起眼了。”

    “挑战只会越来越高,我们面临的困难也会越来越大,这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是保持前进步伐的绝佳动力,至于结果如何并不特别重要。我想大家都不会忽略了过程,反复纠结于比赛胜负的。毕竟,联赛才是主战场,我们还没有线作战的家底。”

    雷哈格尔既没有闭口不谈眼前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欧洲赛场,也没有丝毫志得意满,剑指天下的架式。在他看来,身为职业球员,有挑战,有困难,是件再好不过的事情,无论结果如何,努力去做总会有所收获。

    掌舵人是这种态度,手下的弟子们自然明白用意。

    欧洲战场是俱乐部所能达到的荣誉巅峰,以目前这支凯泽斯劳滕来看,没有必要在联赛没扎稳脚步的时候,过于在意欧战成绩。

    积累经验,收获成长就行,球队的长远发展才是终极目标!

    “欧洲赛场意味着更多的对手,更加多样化的风格,更多的足球化,这对于每一支球队,每一个球员来说,都是无比保贵的学习机会,希望我们能从收获巨大。”

    尤墨的回答就比较简单了,他的角度是纯粹的新人新秀,完全以学习对手,完善自身为目标,用一种极低的姿态,来看待即将面临的欧洲战场。

    完成德甲联赛的第一个帽子戏法后,依然能用如此清晰冷静的态度面对追捧,这样的家伙再次让所有人无语。

    2粒入球已经超过了上赛季的德甲金靴进球数,距离目前射手榜第一的埃尔伯仅仅一球差距,还有两场比赛的情况下,之前的金靴预定忽然变得真实起来。

    抛出问题后,没少阴阳怪气嘲讽的记者们此时心情复杂。

    “很遗憾第粒进球是个点球。埃尔伯要是不服的话,得找他们的队友了。在这里,我想对我亲爱的伙计们说声谢谢。”

    意想不到的答案,迅速沉默了整个新闻发布会现场。

    如果把点球当成金靴里的水分,那每一个曾经栽倒在11码点上的家伙,无疑会蹦出来喊冤了。

    哪有那么简单!

    巨大的压力之下,门将和自己都是敌人,想要胜出哪有那么容易!

    把点球当成含金量不足的理由,爱挑刺的媒体喜欢这么干,球员们这么干的,只能说明一条原因。

    野心勃勃!

    这种态度其实刚好印证了他之前预定金靴的言论,合起来够写一篇冷嘲热讽的评论出来了。

    可惜,后面的两句话完全浇灭了这种念头。

    绿茵好莱坞向来以球场内外是非多著称,埃尔伯身为当家射手,24粒入球里面的确没有一个点球,这或许只是主教练信任点球手绍尔,或许是球员们并不甘心当绿叶捧红巴西人。

    点出这一点,隐隐有攻击对手的意味,不过仔细听来,调侃的味道更明显一些。

    最后一句话,则彻底沉默了整个会场,浇灭了所有挑事的火苗。

    难道,他是在用向金靴发起冲刺,大包大揽开火权这种方式,给双方以表示感谢的机会?

    想到这种可能,有人主动打破沉默,问起了雷哈格尔。

    老头儿笑了笑。

    “你们觉得,预定金靴这种事情,符合他的一贯表现吗?”

    随意的笑容,随意的问题,却让所有人陷入了更深的沉默。

    记者和普通球迷不同。

    球迷可以护短,可以颠倒黑白与人争吵不休。记者们却只能从大局分析,预测舆论风向后确定立场,或者跟随,或者沉默,或者因此戴上有色眼镜。

    金靴预定事件曝光后,即使再亲红魔的媒体,也难免发出表示遗憾的声音,认为这么做并不理智。

    毕竟,这里是德国,不是无良媒体充斥的英格兰。

    可就在金靴越来越近时,所有批评者心情复杂时,事情的真相才开始浮出水面。

    原来,这家伙并不是目无人,他只是用一种谁也没有想到的方式,来把谢幕演出推向高*潮!

    可是,因此被人非议,背上负面形象,他也无所谓吗?

    一时间,新闻发布会现场没有声音,只有复杂的目光在飞来转去。

    新闻官蒋律华已经示意几遍了,恍惚的记者们才有人站出来用问题挽留当事人。

    尤墨顿时一脸痛恨。

    “怎么无所谓了,库卡那个家伙没把话说完!我告诉他,这赛季我拿金靴,下赛季他拿,他点点头答应了。结果一转头,他就隐藏自己,把我给卖了!”

    “不行,我得找他算账去!”

    记者们已经被不断的爆料弄的思维迟钝了,听了这话好几个家伙们没反应过来,正准备一脸窃喜地打探细节时,雷哈格尔站起来,按住旁边家伙的肩膀。

    “好了,玩笑到此为止。你们的猜测是真的,所谓的金靴,是我们准备送给他的礼物。不过很遗憾,这主意是他自己出的,所以,尽全力地完成它,就成了我们所有人的心愿。”

    “拜仁幕尼黑,一周之后,场上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