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5月12日,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

    这一次,关注的目光不仅仅局限于欧洲了。

    赛前据德国国家体育台提供的数据来看,这场比赛将会在全球120多个国家同步直播,总观看人数预计会超过15亿。

    这对之前最高只达到过8千万的德甲联赛转播来说,是里程碑式的突破。

    突破的幅度如此之大,以至于德国体育人哀号一片。

    这样的数字,不只是空前,很可能还是绝后!

    没办法,单纯以德甲联赛冠军为目标的榜首大战,即使夹杂了再多的恩怨情仇,也无法与欧洲冠军杯,欧洲杯相比较,遑论动辄上亿的世界杯收视盛况了。

    眼前这场比赛能吸引上亿的立观众,凯泽斯劳滕这一路滚雪球一般的影响力扩散,才是真正的决定性因素。至于拜仁幕尼黑,德甲联赛冠军,两支球队之间的历史恩怨,这些只是背景而已,压根无法掩盖真正的主角散发出的光芒。

    草根味儿十足的平民球队,没有任何大投入的情况下,以升班马的身份,在十二轮德甲联赛豪取分,0粒进球,48粒净胜球!

    如果还不够的话,再加上德国杯4战全胜,淘汰新科欧洲冠军,进入决赛!

    这样的成绩,没有任何侥幸成分。在长达10个月的联赛,他们从一开始出发,就没有用默默无闻来隐藏自己,自季前热身赛战平拜仁幕尼黑起,他们就不断地配合媒体与俱乐部,在各种场合发出声音。一波又一波地掀起讨论话题。

    复仇,感恩,金靴,成长

    如此平凡的家世,如此单薄的阵容,如此高调的升班马。这让他们的每一场比赛都在高倍放大镜下进行。几乎每一个对手,都没有忽略他们,都没有未战先怯,都在倾其所有想击败他们。

    就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取得了五大联赛笑傲群雄的胜率。直到今天这场比赛前,数据已经代替了一切惊叹,让所有人摇头不语。

    “神奇”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奇迹”已经被人用滥,“神迹”也变得不再新鲜。

    还有什么词。能用来形容他们?

    疯狂?

    可是,所有看过他们比赛的人们,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冷静到让人发指的耐心,都无法忽略他们在面临诱*惑时,那种丝毫不为所动的睿智头脑,甚至,和他们交手过的每一个对手,都能明确地感受到战术散发的光芒。

    或许。疯狂的只是战绩吧,一两个简单的形容词实在无法概括他们的全部。

    “老实说。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如梦如幻。对了,穆勒,去年这个时候,你还记得吗?”

    8000名观众集体起立后的高歌声,斯米特尔飞快地卖弄了一番嘴皮子,说着说着。心涌上来一股奇异的感受,于是转头问旁边一脸肃穆的老头儿。

    盖德*穆勒的俱乐部黄金生涯正是在这块球场度过,即使他现在全身心地热爱着德甲红魔,也无法割舍那一段黑白照片般的记忆。

    42场德甲65球,单季联赛轰入40粒入球。单赛季48场比赛完成6粒入球,国家队62场68球,11年时间内获得次德甲,4次欧冠,2次欧洲杯,1次世界杯,1次欧洲优胜者杯,1次世俱杯冠军,18次获得顶级赛事最佳射手头衔,为拜仁幕尼黑轰入525粒入球,1216场正式比赛,1461粒入球

    效率之王?

    纪录之神?

    为什么18岁才开始接受专业训练,仅仅11年后,29岁还不到的时候,就擅自离开国家队,变成个人见人嫌的酒疯子?

    为什么拿满了冠军和射手王,离开了足球和老哥们贝肯鲍尔,会觉得活着没意思?

    自己真的在足球领域做到了极致?

    除了胜利与荣耀之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哦,当然记得。”

    盖德*穆勒从回忆惊醒,转过头,看着一脸兴奋的老搭档。

    斯米特尔同样沉浸在老年人最喜爱的回忆,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家伙的异样情绪。

    “刚好一年时间,我记得那时候的凯泽斯劳滕落后对手两分,正需要一场比赛决定冠军归属时,媒体曝光了当家球星o被拜仁幕尼黑相的消息。”

    “是啊,足球皇帝的另眼相看都没有打动他,后来反而因为雷哈格尔和巴斯勒,彻底走向了拜仁幕尼黑的对立面。”

    “赛季结束,他离开凯泽斯劳滕的可能性非常大。这种任何一家俱乐部都难以启齿的事情,居然获得了支持者们一致的认可,我可以称之为‘奇迹’吗?”

    盖德*穆勒又楞住。

    这样的奇迹?

    自己为何没想过这种尝试?

    一切都太顺利的缘故?

    或者,离开了那个家伙,自己什么也不是?

    “开始赛前握手了,好像,一个个的表情没有想象充满火药味儿?”斯米特尔扔出去的话没人接,心下有些奇怪。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电视里可不能没有声音,他于是继续独角戏。

    “可能是埃尔伯之前的那一番讲话起了些作用吧,身为职业球员,难免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尤其是影响力很大的转会。”盖德*穆勒在心叹了口气,心思转回。

    陛下呢,为什么能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热情?

    本来以为小家伙像自己,现在看来他更像是高座主席台的那个家伙吧!

    “是的,倾注了球迷们全部热情的球员们,一朝远走它乡,甚至突然变成对手,敌人。没有人还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心平气和。能够相互理解,包容,为彼此送上祝福,就已经算是人间奇迹了。”

    “或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凯泽斯劳滕身上,已经不能称之为奇迹了。”

    “哈哈。‘奇迹’用的太多,现在一点都不值钱了!好了,开个玩笑,比赛马上开始,让我们解读一下双方的首发阵容。”

    解读阵容,这种事情两位老家伙已经轻车熟路了。

    即使国家体育台没有直播凯泽斯劳滕的比赛,两位老哥依然会凑到一起,把他们的比赛录像一遍遍地回放,边讨论边思考。希望从了解更多的信息出来。

    身为解说,不去寻找充足的数据,不去了解球员们的身世背景,不去研究双方的历史战绩,反而像个主教练一般,拿双方的比赛录像翻来覆去地研究,这样的奇葩解说在德国都算是罕见了。

    或许也就是这股发自内心的热爱,让两位老家伙倍受争议的同时。也获得了极高的人气。国家台只要一转播德甲红魔的比赛,都会毫无疑问地选择两人首发。

    眼前这场比赛。会有几十种语言,上万名解说在和他们进行同一件事情,可如果要评选“权威”二字的话,两人依然当之无愧。

    雷哈格尔都要被他们气哭了,这得是什么样的强力阵容!

    “其实我们面部表情虽然平静,可心里都有些按捺不住。”

    首发阵容其实早已出炉。只是为了配合电视转播,两人才一直忍住不说。现在比赛马上开始,正是释放的好机会。

    “哈哈,比赛开始前就拿到首发名单的可不止我们,相信所有人的心情和我们一样期待吧?”

    “拜仁幕尼黑和凯泽斯劳滕在这一轮比赛前。双双取得了球大胜,按常理来说,没有意外情况的话,两队没理由马上变换战术,更改首发的。”

    “或许,两位名帅的眼里,这一场比赛所包含的内容,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任何一场比赛。因此,很多理所当然的事情,都不能按常规角度来思考了!”

    “嗯,特拉帕托尼把上一场独两元的巴斯勒放在了板凳上,场组织交给了绍尔一人,边路上放了萨利哈米季奇和安德森两把尖刀,防守型后腰依然是杰里梅斯,前锋当然是状态炎热的埃尔伯和齐格勒,防线没有变化。”

    “透露的信息很简单。”

    “是的,埃尔伯在最近几场比赛,多次回撤参与场组织,他的位置变化导致拜仁场传递更加高效,这一波十连胜,他的进球效率略有下降,可进攻所起的作用比以前大大提高。”

    “首发阵容选择边路突破能力极强的萨利哈米季奇和安德森,放弃虽然锋利但可能会成为双刃剑的野兽巴斯勒,明显是防着对手再度用火药味把比赛走向变成未知。绍尔从前腰位置回撤,把前场路的大部分地盘交给了埃尔伯,这种战术变化模仿的味道很浓。”

    “哈哈,意大利人大概会对你这种说法表示不满。”

    “唉,咱们吃力不讨好也不一两天了,多一个人也不算什么。”

    “没错,前腰后置,前锋回撤成影锋,这种变化是他们的本场对手,凯泽斯劳滕队率先做出的。拜仁幕尼黑能够无缝接轨般地拿来派上用场,反映出这支球队极强的适应能力。”

    “是的,模仿不算什么,能用同样的办法击败发明者,也算是表达敬意的一种方式吧!”

    “他们的对手,派出的首发阵容让人惊讶!”

    “何止是惊讶,我简直想直接把时间拨到90分钟后,看看结果如何了!”

    “幸亏你没有那种能力,穆勒。比赛已经开始,让我们边看边说。”

    “居然在开场就祭出无锋阵,凯泽斯劳滕打算干嘛?”

    “谁能猜的到,说不准他们是打算对攻呢!”

    “太大胆了吧,这种情况下把比赛变成开放式对攻?”

    “这样的打算太疯狂,让我们从比赛寻找证据!”

    时间回溯到两天前。

    如何说服雷哈格尔打对攻?

    尤墨在得知江晓兰怀孕后,有了主意。

    球队大巴上,这货凑到主教练旁边,大大咧咧地坐下。

    雷哈格尔最近情绪并不算好,原因不用多说。问题自然是出在凑过来的家伙身上。

    身为主教练,最得意的弟子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要离开,即使坚强如铁人,也难免伤感失落。上一场比赛他真没想到自己会那么脆弱,下来之后依然后怕。

    一再告诫自己不能感情用事,结果还是出了岔子!

    幸亏这些家伙们一个比一个懂事。不然真要因此坏了夺冠大计,他只能喊上老伙计科尔曼,一起去跳莱茵河了。

    “boss,有空吗?”尤墨一本正经地弯腰示意,脸色严肃的很。

    雷哈格尔现在真不想见他,奈何自己送上门来也不好直接推开的,于是同样绷住脸,“说吧,什么事情。”

    两人这么严肃地一问一答。显然让一车人有些不适应。相互交换了一堆眼神,也没人有个靠谱的答案出来。

    静观其变吧!

    “我要当爸爸了!”尤墨清了清嗓子,说出了个一车人不以为然的答案出来。

    都当了四个月了吧,值得拿来当回事情说说?!

    “嗯,好事情,为何现在说起?”雷哈格尔本打算伸手敲敲这货的,奈何心情实在不佳,于是少气懒言。

    “今天上午才得到消息!”尤墨加重语气。强调“今天”二字。

    “哦?哦,是lan怀孕了?”雷哈格尔怔了怔。反应过来。

    一车人脸色稍有变化。

    这家伙看来不是打算讲笑话逗boss玩!

    “太厉害了您,一猜就准!”尤墨忽闪着眼睛,卖萌。

    “dan是个工作热情极高的家伙,现在刚投入工作没多久,再次怀孕对她来说可不算是好事情。”雷哈格尔咳嗽了两嗓子,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可惜说完就一晃而过了。

    “嗯,没错。对了,boss,女人怀胎十月后期待新生命出现的心情,像不像我们一个赛季快结束的时候。期待冠军的心情?”尤墨猛点头,笑容可掬。

    雷哈格尔猛然楞住,心底涌上一股奇异的感受。不太清晰,却像有生命一般,在心里不断跳动。

    这家伙,难道?

    “嗯?别说还真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是骡子是马,是猴子是石头,到时候便知。”

    一车人都有些发呆的时候,卢伟自言自语。

    所有人忍耐不住,侧目而视。

    这家伙,有这么诅咒你兄弟的吗?

    “没错,都是10个月,都是无比期待却又不能着急,都是越到最后越难熬。你的比喻非常贴切,不过,目的呢?”雷哈格尔深吸了口气,平抑住激烈的心跳,缓缓出声。

    “我们在您的带领下走到了今天,赢了就能拿下冠军的时候。这样一场比赛,就像是分娩时的阵痛一般,不拿出应对十级疼痛的心理准备,难免会心生怯意。”

    面对一车明亮起来的眼睛,尤墨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浑厚。

    “这一年我们所积累的成长,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所有人都想看一看。可是,没有足够有分量的对手,哪儿能衡量的出来?”

    明亮的眼睛开始绽放光芒,其包括了雷哈格尔。

    “所以,我想,如果把冠军当成即将诞生的小生命的话,那这样一场比赛我们展现出的实力,就是把生命从黑暗带到这个世界的最佳动力!”

    一车人仿佛都意识到了些什么,呼吸同步变得粗重。

    “您在上一场比赛,告诉我们‘别留遗憾’,现在,没改变主意吧?”

    雷哈格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目光环顾一圈后,微笑。

    “当然,让他们看看!”

    最近忙的要死要活,实在不好意思用如此不给力的更新找大家要票票了。

    那就感谢吧,这一路不离不弃的伙伴们。

    是你们的陪伴让我继续前行,是你们的鼓励让我们的主人公勇气满满,是你们的建议让这本书从梦话变成了字。

    再次感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