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漫长的仿佛占据了大半个职业生涯。∑,

    莱因克,鲁斯,施容博格,卡德勒奇,还有场下的布雷默,谢里,克利斯托夫。

    个人,年后,又一次站在距离冠军一步之遥的地方。

    上一次,紧张激动,这一次,谈笑自若。

    上一次,他们是坚力量,这一次,他们依然是流砥柱。

    上一次,争冠对手是拜仁幕尼黑,这一次,还是老对手。

    既然一切又重新来过,那还等什么?

    欧洲之巅,我们来了!

    “这一段攻势够猛的啊!”

    现场解说席上,两位老家伙直吸冷气。

    身为解说,有情感偏向也要适可而止,至少在对手表现出色时,不能吝惜褒奖。

    “嗯,明显提升了节奏,而且,是越走越高的那种。凯泽斯劳滕表现的依然顽强,可拜仁幕尼黑有点打疯了的味道!”

    “没错,丢球反而放开了他们的手脚,激活了他们的状态,仅仅10分钟他们就完成了扳平比分的任务,接下来的比赛走向开始变得更加让人难以预料了!”

    “是的,平局等于输掉比赛的情况下,一个进球扳平比分的状况远远不够!”

    “凯泽斯劳滕会如何应对呢,只依靠先前那种防守强度,是明显无法改变比赛走向的。”

    “的确,反击再犀利,后面扛不住也无法掌握比赛主动权。拜仁幕尼黑凭借这10分钟的强势表现,用这样一粒入球,把对手推入了两难境地。”

    “选择权在凯泽斯劳滕手上,不过。老实说,这种状况下依然看好他们的,除了红魔铁杆粉丝外,没几个人了!”

    “没办法,竞技体育,实力为尊。生生超出他们一截的比赛掌控力在那儿摆着。德甲红魔无论怎么做,风险依然巨大。”

    “干脆压出来打对攻?”

    “落后的情况下大概会做那种选择。”

    “嗯,还是先看看拜仁幕尼黑是一直疯下去,还是适可而止,让对手有条活路。”

    和他们的想法一样,特拉帕托尼也想看看。

    上半场还有10分钟不到,雷哈格尔究竟是什么意思。另外,弟子们能否把眼前状态一直维持下去。

    场上。

    圈开球后,皮球就开始在空地面来回折腾。

    两边都想把皮球控制下来。两边都无法占据绝对优势,调皮的家伙仿佛注定要和场上队员开玩笑一般,始终都处于二分之一状态。

    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其有运气成分。

    不过,毕竟凯泽斯劳滕是在开球进攻,场附近人多也是件正常不过的事情,1:1的焦灼比分下,两边投入拼抢的积极性都个顶个的高涨。

    飞来滚去的皮球最终双方都没能保住。

    凯泽斯劳滕界外球。

    通常情况下。掷界外球的家伙都是边卫或者边锋,偶尔有前场界外球时。会有手榴弹投掷员临时上场,改变一下策略。

    这一次显然只是稀松平常的圈界外球,所有人都盯着高举皮球过顶的布克,希望他别用犹豫不决来耽误时间。

    可惜,有个家伙偏偏不遂众人心愿。

    “我来,我来!”

    嘴里嚷嚷的家伙脚下也在加快速度。话音刚落,人已经出现在布克面前。

    裁判皱了皱眉头,眼神示意对方加快节奏。拜仁将士比他要敏*感的多,性子急如萨利哈米季奇的,已经忍不住催促出声了。

    尤墨才没有耽误时间的打算。

    球场的另一侧。瞬间反应过来的两个家伙,已经在悄悄向前移动了!

    保持高位逼抢节奏的拜仁将士,显然对这家伙临时窜出来抢戏的举动没什么好感,眼瞅着时间在飞速溜走,他们更加坚定了就地拿下的决心。四五个人保持了包围的态势,随时在跟随准备接球的家伙移动。

    后退,一步,两步,步,就在裁判已经忍不住抬手时,突然开始向前的身形仿佛踩弹簧一般,两步之后,已经完成了个迅捷无比的前空翻!

    球呢?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找球,当然,其不包括早有准备的两个家伙。

    线附近,肋部的卢伟和边线上的库卡!

    皮球飞行的速度并不夸张,四十多米的距离差不多用掉了两秒左右的时间。可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他的动作发了下呆,等反应过来时,早有准备的家伙已经占据了先机!

    卢伟高速启动,继续向右横移两步后,抬起的左脚在皮球没落地前轻轻一碰!

    显然有些等球的安德森真没想到!

    皮球怎么会飞那么远,眼前的家伙怎么会那么快!

    拜仁队整体阵形都有些偏右,这让左路拿球的卢伟只是稍一调整,就开始长驱直入。回过神来的家伙们纷纷就位,上抢的,保护的,吆喝的,迅速各司其职,准备厚礼迎接这个危险的家伙。

    咦?

    传球了?

    向右横向又带了一步之后,很少用右脚传球的家伙,正脚背踢在皮球的正偏下一点的位置!

    目标,库卡!

    贴着草皮起飞的皮球显然比在地面上滚动要快的多,这让面前早有准备的家伙虽然抬起了脚,却没能阻止这次危险的传递。

    库卡的启动在卢伟冲过去接球之前。

    美国人记性很好,一见尤墨拿球后退的架式,就立即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幕。瞧着有比自己还了解他的人过去接应了,他于是放心无比地向前猛冲!

    卢伟的传球飞至他的脚下时,他已经过了线十多米。

    这种状况下再不拉响警报,拜仁将士的记性可能是老年痴呆晚期级别的了。

    太他么的有即视感了!

    这一次的防守布置显然不会犯上次的错误,库卡又带了五米左右,身前身后已经被人包围,除了吊在身后有点远的卡德勒奇外。唯一的传球点卢伟已经被人为封死了角度。

    一对二,没戏唱了吧?!

    志得意满的巴贝尔和安德森一前一后围了上去,迅速缩小了美国人的生存空间。对巴拉克那脚大范围转移印象深刻的远端防守队员,边回追边看着身边的家伙,谨防再次出现大力出奇迹般的长传球。

    库卡减速,抬头。还没等视野里的家伙们在他脑袋里留下印象,右脚一磕,左脚沿着边线把皮球向前一顺!

    启动,突破!

    皮球几乎是沿着白线在向前滚动,边裁瞪大了眼睛却一直没把手的旗子举起。主裁判离的要远的多,只是扫了一眼就跟着向前移动了。

    惊呼声,库卡继续衔枚疾进!

    右边卫被过,卫自然要补上,马特乌斯迎上来时面色凝重。口不忘呼喊杰里梅斯火速补位。

    比赛的这个时间段,已经完成突破且带球跑了十多米的库卡,显然速度无法一直保持下去。面对世界顶级的铁人卫,他像是失去推动力一般,减速,减速,最后干脆停了下来。

    身后追兵马上就到,身前家伙也瞧出了端倪。身体一侧,准备上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碎了一地镜片。

    右脚一磕,左脚一顺,启动,突破!

    又来?

    就在所有人都在哀叹拜仁豆腐渣一般的防线质量时,利用速度优势成功追上对手的安德森,终于聪明机灵了一把。

    侧后方倒地。铲球!

    急促的哨声终于吹停了比赛,拜仁将士们集体松了口气。

    还好,黄牌而已。

    他么的,假动作居然能连续成功两次!

    这些家伙演技实在太棒了!

    左路边线,平齐大禁区位置的任意球。无论直接还是间接都没多大区别,人墙只是像征性地排了两个后,拜仁队员瞧着眼前故作神秘的两个家伙,开始眼神和语言催促。

    裁判也有些怀疑这些家伙是不是真有拖延时间的打算,要不是尤墨那一记空翻为自己证名的话,这会儿肯定上前警告或者直接黄牌了。

    拉钦霍和卢伟猜拳完毕,悻悻然跑向禁区。

    边跑边不服气。

    “你有出拳偏慢的嫌疑,我应该把裁判叫来的!”

    卢伟才懒的理这个货。

    裁判脸上都写着怀疑二字了,还敢挑战?

    定位球的位置不算好,拜仁队在卡恩低沉的嗓音布置无毕,基本灭绝了凯泽斯劳滕的所有威胁。

    人墙只是让罚球的家伙心理有障碍而已,起不了大作用,真正的布置是前点的两个高人林克,齐格勒,间经验丰富的马特乌斯,杰里梅斯,后点紧贴进攻球员移动的萨利哈米季齐,绍尔,利扎拉祖,当然,远门柱还需要站着个救险的家伙以防不测。

    整个拜仁队只留了埃尔伯一人在禁区外游荡,这让出动了四人在禁区内埋伏的凯泽斯劳滕显得有些形单影支。

    启动,加速,轻推。

    整座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瞬间鸦雀无声。

    接近40分钟才获得第一个任意球,就这么浪费了?

    已经被围攻接近半场了,难道不打算用难得的机会搏一把运气?

    接球的家伙呢,应该会马上被断吧!

    看清楚接球人后,所有人在第一时间抱头。

    他么的,又是这个货,快点拦下他!

    库卡,左路大禁区外!

    拜仁防线不可能如此大意,库卡从禁区跑出来,拉开接球空间的同时,身后的安德森也紧忙赶了上来。面对顺利接球转身的家伙,他既没有冒险上抢,也没有吃假动作,重心降低,注意力高度集。

    当然,黄牌在身的家伙也不敢用非常规手段来提前终止威胁,在他心里,已经做废的人墙的某个家伙,应该是终结这次威胁的最好帮手。

    事实情况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巴贝尔瞧着皮球不可能被自己挡下后,就开始转身,启动,准备夹防。

    可惜,还没跑到位置,马特乌斯的咆哮低沉袭来。

    “后面!”

    和声音同步的,是库卡的动作。

    面向禁区,不看球,不看接球人,左脚向右,一记轻推!

    已经移动到大禁区角上的卢伟,让所有人吸了口冷气。

    娘的,都去注意那个货了,这么个危险的家伙居然只留了一人看管!

    其实这么想的人都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

    卢伟把球传出去之后就开始高速启动,库卡接球转身只做了个假动作,就把球传了出来。如此高节奏的传接球,防守队员来不及预判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拜仁防线稍有松动。

    卢伟在这个位置的作用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16次助攻,以这个点为心,前后10米,左右5米的范围内,他送出了1粒助攻!

    如此危险的区域让他高速带球向前,威胁大到超乎想象!

    一时间,不用马特乌斯招呼,左路安德森,正面林克,间杰里梅斯,一拥而上,准备用人数来彻底掐灭危险的火苗。

    人被卢伟完全无视,只是把带球的方向从直线向前变成向右横向移动,一步,躲过一脚,两步,绕过一人,步,已经到了起脚范围。杰里梅斯不得不防着这家伙的突施冷箭,因此在上抢加快了速度,想卡在对方起脚前断下皮球。

    可惜,脚刚伸出去,滚动的皮球突然静止!

    右脚向左一磕,紧跟着在皮球右后方一碰!

    回传!

    目标,卡德勒奇!

    几乎很少越过半场的家伙,什么时候助攻到大禁区附近了?!

    没人来的及思考这样的问题,捷克人接下来的处理和他本人性格一样。

    简单直接,保持沉默。

    左脚把皮球停下,稍做调整,不等对方围过来,一记准确的直塞,皮球送给了大禁区纵线,小禁区横线交汇点上的家伙。

    库卡!

    15亿人都要癫狂了。

    你丫就是个配角好不好,老这么抢戏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这一次,库卡没有长时间出现在镜头。

    他的位置太过危险,处理的稍有迟疑,都会把精彩片断变成烂尾胶片。

    不停球,直塞,路!

    目标,尤墨!

    至此,拜仁防线已经大乱。

    防守就是这样,有预判最好,没有的话就得依靠临时反应。思路跟不上,身体来不及反应,防守就变得无比被动。对方的处理越简洁直接,制造出的空当就越夸张。

    没人防尤墨吗?

    不可能!

    只是,最开始任意球时,他出现在11码线前,准备抢点。后来皮球转地面进攻发展到左路,他迅速启动抢后点。皮球又回到卢伟那儿时,他已经折身出来,准备来一次两人配合了。等到皮球被卡德勒齐直塞给库卡时,前点已经变得人烟稀少。

    这种情况下他的选择还出人意料?

    上一次是直线运动,抢的是速度。这一次是几秒一变的曲线运动,谁能不管皮球走向,一直紧贴着他?

    配合,不是他的目的,观察,寻找,判断,这才是他来回折腾的主要原因。同样,皮球运行路线一直让防守队员思路跟不上,这才是导致最终机会出现时,尤墨的身边仅有一个半路眼尖的家伙跟上,制造了一些干扰。

    可惜,太迟,太少!

    比赛第40分钟,场上比分2:1。(。。)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