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籁俱寂的幕尼黑体育场,机关枪疯狂扫射的两位老家伙,同时住嘴。∏∈,

    呆了,全呆了!

    这是什么?

    明明可以健步迎上,滑步转身,甩头攻门的吧?

    好吧,那样也挺复杂,可总比非人类动作来的更让人有模仿价值吧?

    为什么非要用火星上才能做的动作,来吓唬地球人呢?

    草坪又不是体操垫,搞毛空还能完成凌空抽射?

    不对,这是跆拳道里的飞踢吧?

    好像也不对,这肯定是brucelee的“连环脚”!

    可是,踢的又不是木板,还得控制角度吧?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好一会。

    “呃,嗯,拜仁队情况不妙了。”

    斯米特尔毕竟是正版解说,因为惊讶而怠慢了观众那可要不得。

    “加上补时可能还有10分钟,还得两个球才能实现逆转,没法等下去了!”

    又念叨了一句,隔壁还是没声音,斯米特尔胳膊伸出,轻碰老搭档。

    “是啊,这样的进球,太打击士气了。”

    盖德*穆勒幽幽醒转,一开口就不在点子上。不过还好,既然是老搭档,出点小状况解决起来并不困难。

    斯米特尔话题和语气一起转换。

    “太夸张了,太难以想象了,太让人难忘了!刚才那一瞬间,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陷入了集体沉默!相信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和我们一样。只想让比赛彻底停下来,好让我们一遍遍地看慢放!”

    盖德*穆勒这一次丝毫没有被感染,老头儿一脸疲倦。眼睛闭上,轻轻摇摇头。

    “怎么会,如此放松?”

    “嗯?”

    “冠军近在眼前,时间仅有10分钟,一个个年轻的家伙们,到底知不知道这场比赛的分量有多重?”盖德*穆勒轻叹口气,声音平静了一些。

    “的确。塞斯克,巴拉克,斯福扎。库卡,他们四个人,加上最后的终结者o,平均年龄仅仅21岁。8万名观众的眼皮底下。15亿人的密切关注下。奇迹就在眼前的时候,他们齐心协力,用各自最擅长的事情,谱写了一曲胜利之歌。”

    “不,不止是这些,他们,好像还不满足!”

    “什么?!!!”

    不满足?

    这种情况下还不满足?

    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场上,重新开球的比赛。疯狂投入进攻的拜仁队,还没有把皮球推进到前场0米。就已经遇到了强有力的反抗!

    凯泽斯劳滕的家伙们仿佛并不清楚时间,也不知道比分,更不明白冠军近在眼前,他们一个个表情平静,动作规范,站位明确。

    全线退守?

    这是打算就地断球打反击吧?!

    这么执着于进攻吗?

    到底想证明什么?

    冠军已经十拿九稳了,还有什么需要证明的?

    就不怕贪心太大误了性命?

    瞧,出状况了吧!

    “巴斯勒右路带球向前,面对防守队员传出了一记漂亮的脚后跟妙传。绍尔不停球直塞,埃尔伯路接球就是个高速变向摆脱,身后的拉钦霍动作慢了一拍,伸出的脚没有碰到皮球。埃尔伯被绊倒在地,这下摔的不轻!”

    “路,距离禁区仅有两米不到的位置,对双方来说都是个巨大考验!”

    “一对一来说,拜仁还是稍占上风,凯泽斯劳滕不用人数优势来弥补的话,防线压力很大!”

    “看不懂啊,看不懂。难道是怕全线退守,熬过这10分钟会丢了面子?”

    “面子?面子有那么重要?”

    “不知道,直觉告诉我,不会是面子之类虚无飘渺的东西。”

    “那是自然,如此重要的一场比赛,甚至可以说是德甲建立18年以来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有什么能比结果更重要?”

    “等等,还没有站起来,难道受伤了?”

    “常规时间只有5分钟了,埃尔伯看来无法坚持!”

    “是的,如此十万火急的情况下,只要还能站起来,就不可能躺着等待队医!”

    “看慢镜,呀,膝关节好像着地前扭了一下!”

    “应该就是这一下了,左脚向前迈的时候踢在拉钦霍的脚上,整个身体在高速运动无法保持平衡,向左边倒去。如此一来,身体重量全部压在左膝关节上,造成了比较常见的膝关节扭伤。”

    “应该不会太严重,但本场比赛估计不行了。”

    “那金靴?”

    “没办法,连续两场上演帽子戏法的家伙就站在他对面。这样的对手,已经不是正常人类了。”

    场上。

    突然陷入断的比赛让双方都有些不适应,仿佛一场马拉松赛跑就快到终点的时候,被人吹了暂停。

    埃尔伯的受伤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足球场上这种碰撞很平常,如果非要为这次受伤找个原因的话,大概只有一个比较有说服力一些。

    运气不佳。

    瞧着同胞一脸痛苦的模样,拉钦霍收起了怀疑的目光,想伸手拉对方起来,伸了一半又停在空,葡萄牙语表示了下歉意。

    围拢过来的拜仁将士面色不善,可眼前时间实在是耽误不起,一个个地表示了下慰问后,并没有找拉钦霍算帐的意思。

    埃尔伯从最开始的剧痛走出,开始接受队医的紧急治疗。

    喷涌而出的冷冻喷雾让他的呼吸平缓了一些,于是开口。面向他的队友们,“加油吧,这样的对手很难得。”

    声音里并无愤怒。也没有不甘,气馁,以及惶恐不安。

    简简单单,平平常常,仿佛在一场热身赛时,遇见了态度极其认真的对手。

    巴斯勒也是听众之一,这句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话。一直在耳朵边回荡,直到埃尔伯被担架抬出场,他依然有些没回过神来。

    等待哨声吹响的时候。他转过头,瞧了眼不远处的对手教练席。

    那里,有雷哈格尔。

    闭着眼睛,也能回忆起音容笑貌的老头儿。

    为什么。要离自己而去?

    为什么。看着自己的表情依然那么平静?

    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无法偿还的恩惠,为什么成了心永远的痛楚?

    “一直活在过去的家伙,快点吧。”

    陌生无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转过头,面前是一张曾经无比痛恨的脸。站在人墙,平静地看着他。

    “关你什么事?”

    巴斯勒回过神来,嘴一咧。脸上肌肉动了动。

    “你想的太多,影响比赛质量了。”对面的声音依然平静。顺便伸手指了指看台。

    裁判的哨声刚才已经响起了,巴斯勒显然有些耽误时间的举动,顿时引起了看台上急不可耐的声音。

    “哦,你这么着急,不怕丢了到手的冠军?”巴斯勒边退边扬声说道。

    “比冠军还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对面说完这一句,抬头,看了眼教练席。

    雷哈格尔看的清楚,脸上有了笑容。

    “那我不客气了。”

    巴斯勒同样看的清楚,心一直难言的痛楚被缓解了。深吸口气,小碎步向前,一,二,,步之后,他的身体左倾至45度,整个人仿佛一架弯道超车的摩托车一般,高速行驶,前轮着地,后轮仅仅依靠惯性甩出,就能把目标撞的无影无踪。

    绕过人墙的皮球高度还不错,只是从飞行轨迹来看,完全不可能与球门亲密接触了。这种看法是如此普遍,以至于满场叹息,经验老到的莱因克同样如此认为。

    可惜,有的时候,只用眼睛观察,只用经验判断,只用常规思维,远远不够!

    直觉,或者想象力,是一流与顶尖之间的差距。

    距离球门还有十米左右时,越来越夸张的弧线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让莱因克心里一凉。

    比赛第8分钟,场上比分:。

    骤然响起的欢呼与咆哮声,球门里的皮球被莱因克一记充满郁闷的大脚踢飞。

    红魔将士都有些楞神。

    如此夸张的弧线同样远超他们的认知范围,丢球显得顺理成章。只是,身为门将,只要对手没有运气加成,任何一粒禁区外的直接任意球入网,都会成为刻骨铭心的耻辱。

    现在,加上补时还有6分钟左右时间,拜仁队如此高效率的攻击手段完全有机会再下一城!

    怎么办?

    想到这,所有人情不自禁地转头,瞧了眼那个与复仇对象平静交谈的家伙。

    尤墨接近枯竭的体能储备在这一回合得到了一定缓解,此时他正在尝试冲刺跑,还没到目的地,他就察觉了队友异样的目光。

    球场很吵,他的声音也不大,只是一字一句,被竖起的耳朵留在了记忆的最深处。

    “好可惜啊,只有五分钟了。下次遇见这样的对手,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比赛在疲惫不堪的身体之间展开较量,最后的五分钟双方依然没有丝毫退让,寸土必争,每球必抢。

    拜仁队依然占据着一定优势,技术,体力,经验,他们都比对手高出了一截。只是时刻高悬心的利剑就快落下,他们只能采取更简单直接的办法,来追求更有利的可能。这种办法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能简单暴力地拿下对手,用不好则降低自身水平,送给对手机会。

    全程保持如此高的节奏,凯泽斯劳滕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体能问题,或许是不适应,也可能是冬歇期的忙碌导致。仅仅依靠一腔热血。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压力,可如此高水平的对决,稍微的差距都会很致命。整支球队体力明显比对手下降更快的情况下。被动局面也算情理之了。

    只是,支撑他们一路走到现在的人还在,这支球队接着走下去的信仰还在,口的呼吸和胸的心跳还在。

    他们觉得,这样子就足够了。

    补时第4分钟,距离全场比赛还有1分钟结束的时候,拜仁幕尼黑球门球。

    恨不得直接把皮球踢进对方球门的卡恩没有冲动。一脚直传交给左路大禁区外的利扎拉祖后,迅速启动,向对方半场前进。

    伴随着全场观众的激*情咆哮。卡恩只觉得肾上腺素在血管里奔涌,然后,他听到了很多年以后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呀,这货都上来了。他们输定了!”

    惊喜交加的声音本该让他不屑一顾的。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不得不臣服于冥冥的力量。

    利扎拉祖向前带了一步,再次确认前场人员分布后,一记精准到位的左脚弧线球,找到了状态正佳的巴斯勒。

    用一记匪夷所思的任意球扳回希望后,野兽同样觉得胸激*情澎湃。只是在接稳皮球,准备策划致命一击时,面前稳稳站定的家伙。发出了挑战。

    “一对一,都别过来!”

    巴斯勒楞了足足有05秒。

    搞毛啊。你当这是在踢街头足球?

    时间很紧,他只来及在心吐槽一句。

    抬头稍一观察,他已经打定了主意。

    正前方有扬克尔,右手边有助攻上来的巴贝尔,间有绍尔。只是人一头一尾都有人紧密跟随,让他的选择变得比较单一。

    皮球刚过半场,马上冒险的话明显不科学,只有让对方防线出现松动,才能充分利用起队友的个人能力。

    当然,这是清醒状态下的认知,不知何时就会发疯的野兽,面对无比痛恨的对象,会采取的行动谁也不知道。

    启动,高速向前,右脚频率快的完全让人看不清楚!

    在他面前的尤墨早就摆好了一对一的架式,此刻不慌不忙地侧滑步后退。只是和传统边卫的防守策略不同,这家伙面向内线,背朝边线。

    这种态度非常明显。

    想走外线不如传球,想过人就走内线来!

    巴斯勒果然如对手所愿,瞧着队友已经超车之后,依然没有传球的打算,右脚一磕,斜线向左!

    他的脚下频率并不比对手快多少,只是体能上的巨大优势放大了这种差距,技术上的自信更让他无所畏惧,皮球在两脚之间来回碰了一次之后,右脚继续向左一磕!

    对手看起来承受不住这种诱惑,右脚伸出,打算上抢!

    巴斯勒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完美呈现的时候,他的动作再不保留,左脚不等皮球到位,迅速收回向右一碰!

    接下来的动作依然连贯无比。

    身体左倾,右腿向后轻轻一甩,斜线传球!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全身热血的野兽瞬间变得浑身冰冷。

    对方向右伸出的一脚,应该是迅速踩实了地面,这让接下来的动作快若闪电!

    右腿弯曲,左腿伸直,蹬地那一下产生的巨大推动力,让整个人贴着草坪向左滑动!

    速度不慢的皮球,刚好被地面上滑行的左脚碰到,蹦跳着,灭绝了所有希望。

    巴斯勒楞住,下意识地转头,瞧着身后的一人一球。

    为什么,选择了回归团队,却依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为什么,他就笃定自己不会单干?

    为什么,他能让严肃到让人乏味的老头儿,时时露出笑容?

    他的世界,到底拥有些什么,才能创造眼前这般奇迹?

    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

    比赛在一分钟之后结束。

    最后一粒进球并不是尤墨所为,他断下皮球的位置是在本方半场,距离线还有五六米远的地方。如果体力没问题的话,他肯定会直接尝试一脚超远距离射门。

    可惜大四喜的愿望被不争气的左腿拖累,还没冲刺到对方大禁区前,就已经抑制不住要抽筋了。

    还好,并不打算用回收防守来度过最后时间的凯泽斯劳滕队,还有两个家伙能在这种情况下给予援助。

    路插上的斯福扎和右路的克利斯托夫。

    进球最终由交叉换位后的保加利亚人完成,算是洗刷了一把屡屡被对手用速度强吃的郁闷。

    4:的比分已经疯狂的让所有关注者停不下来了,场地有一个家伙们却难言激动。

    “我怎么觉得,最后时刻的对攻,依然是他们占优?”

    终场哨声一结束,巴拉克直接双腿一伸,仰躺在地。他的身边不远处,是同样躺倒在地的尤墨。

    “你觉得,想拥有豪门气质,精神上的东西难得,还是实力上的东西更可贵?”

    “当然是精神上的,气质嘛!”

    “那你觉得,现在没有超过对手的实力,重要吗?”

    “明白了,我只是稍有些遗憾。结果虽然出色,过程和预想有些出入。”

    “如果过程和预想没有出入的话,还会遗憾吗?”

    “当然不会!”

    “那就好。太完美了,会让以后的脚步放缓,时时回味。”

    “你呢,这段德甲经历没什么遗憾的吧?”

    “当然有!”

    “哦?”

    “盖德*穆勒的纪录我一样也没摸着边。”

    “他的纪录?不是人类能打破的吧?”

    “我们的纪录呢,之前有想过吗?”

    “哈哈,祝你好运。”

    “谢谢,你也一样。”

    (卷四完)

    想了想,还是来一段后记吧,如果大家还没有看累的话。

    德甲居然写了65万字,这种水货表现大大出乎我的预料。希望花了整整个多月才看完一季联赛的同鞋们,别用臭鸡蛋砸我。

    一直想把自己的思考写出来,却一直没有把握好表达方式,这让本书的可读性与趣味性降低了不少,算是新手上路导致的心态不稳,经验欠缺吧。

    写书是临界于折磨与癫狂之间的折返跑,已经写了200多万字,我对自己的耐心还算满意。只可惜体重与颈椎都有些做对,四岁多依然不想上幼儿园的儿子更是愤怒不已。

    人过年,能有机会为梦想疯一把算是比较难得的了。因此我不觉得后悔,也没有壮志未酬的无奈感,能留下这些字,能在这条道路上找到很多的支持者,也算收获多多了。

    这本书的成绩大家都看在眼里,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比较贴切。编辑和某些书友也都劝过我,希望能用更快的节奏把故事完结。

    其实故事如果就此收尾的话,从眼前利益来说,算是完美结局。只可惜我心的主人公们还活着,不忍心用这样一种结局,来毁灭他们的世界。

    还记得以前看《体》时,罗辑和他的某一任作家女友的故事。虚构出来的人物被思想实体化,有了生命,会思考,有情绪,这种事情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一直是相信的。

    因此,接着走下去吧。

    每一个夜晚来临的时候,键盘吸引着我。

    希望我的故事,能一直吸引着你们。

    要感谢人的太多,那就不一一列举了,你们的每一份支持,我都能感受的到。

    相识即是缘,希望看着这段字的你们,印象的我,还算不错。

    嗯,继续厚着脸皮求支持!

    票,赏,订,统统交出来,不然哭给你们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