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德国元老足球队返回。,

    老实说,如果不是资深媒体人刘楠在幕后当推手,两位声名显赫的老家伙在前台冲锋陷阵,舆论效果不会如此夸张。

    国内足球甲级联赛已经开打四年,关注者普遍有了一定鉴别能力,每周末央视体育台的意甲,德甲,以及两广体育台直播的英超,都有了不错的群众基础。

    如同高丰所言,爆发式增长的球迷人群,确实有很多是跟风心态。可跟风归跟风,世界杯开打在即,各种话题炒的最火热的时候,足球领域在国内体育界的地位堪称首屈一指。

    这种情况下,一直处于禁忌话题的两个家伙,其实根本不缺关注者。

    造成两人负面形象最集的,莫过于足协在控制舆论风向时,有意无意地把两人往卖国求荣方向引导。

    有能力,不愿意为国效力,为什么?

    肯定是在等待洋人召唤,甚至直接更换国籍,与国足再无任何瓜葛!

    这种宣传起的作用确实不小,不过有心人依然不会忽略明显的事实。

    所有的宣传,都是单方面的!

    有人采访过当事人吗?

    有人真正了解当事人的想法吗?

    没有!

    这种一言堂的氛围,刻意抹黑一两个人,简直易如反掌。而且,即使当事人挺身而出,高声为自己辩驳,最终的结局依然不会有任何改变。

    双方实力差距太大。距离又是十万八千里,如果继续和足协对着干,那国内这块土地上。已经再也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就在这种一边倒的力量对比,意想不到的家伙登场了。

    盖德*穆勒,贝肯鲍尔。

    两个人在欧洲足坛的影响力,压根不逊于举世公认的两位球王!

    如果只是前辈提携后辈,随意地勉励几句,那关注者并不会特别在意。可两位老家伙显然是在刻意洗地的举动,则大大出乎所有人预料!

    德国队是个什么概念?

    夺世界杯。夺欧洲杯,世界范围内仅有巴西队战绩能与之相提并论!

    拒绝这种召唤意味着什么?

    还能意味什么?

    理解其的潜台词之后,整个足协被浇了一盆凉水。仿佛还嫌不够一般。德国足球被当成样板,拿来与国内逐一对比。

    越比心越凉,越比问题越多。

    本来压倒性的实力对比,经过这样来回一折腾。孰优孰劣已经一目了然。

    其最可怕的是。当事人依然一言未发!

    意识到这份恐怖的能量之后,整个国内足坛的地震,也就在情理之了。德国元老明星队访华,欧洲媒体不可能只字不提,顺便,国内足球的真实状况,也会被有心人特意提及,拿来与足球落后地区比较一番。

    比足球发达国家落后。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比同时开始职业联赛的日韩落后。那身为管理者的责任就大了!

    一直是墙内开花的事情,现在被人拍了照散发出去,那到底是真花还是假花,有心人一看便知。

    高丰,戚务笙,朱广护,马园安,这些人表面上看是在抓紧时间发表自己看法,其实言外之意非常明显。

    专心搞好国内足球长远发展才是正道,把目光集于不听指挥的家伙身上,一再肆无忌惮地抹黑两人,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这些人平时胆子没这么大,圈混饭吃的他们,从始至终也没有当甩手掌柜的打算。在他们看来,这是个契机,是让国内足球真正与国际接轨,不再成为某些人的敛财工具,不再被人当成向上的阶梯随意践踏!

    足球就是足球,越纯粹就越有生命力。人为干扰,外行指手划脚越多,发展方向就越偏离正轨。这种道理圈内人都懂,可懂归懂,有谁敢和直属领导对着干?

    等啊等,盼啊盼,就在有些人已经心灰意冷的时候,机会就这么出现了。

    此时不站出来振臂高呼,更待何时?

    刘楠的聪明之处,在于转移问题的时机把握恰到好处。

    尤墨因为男女关系问题影响自身形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卢伟因为尤墨而拒绝国家队的召唤,同样是证据确凿的事情。

    如此一来,足协考虑脸面问题将他们拒之门外,理论上完全能站的住脚。

    这种情况下想强摁足协低头,明显是在出力不讨好!

    通过两位老家伙之口点出两人态度,通过内容详实的报道确认两人的骄人成绩,就足够撬动舆论风向了,再无视上述事实一味帮两人唱赞歌,明显有些过犹不及。

    毕竟,国家队名单早已出炉,即使足协有心,两人缺席也已成定局。

    这种情况下,刘楠笔锋一转,直指职业联赛开展以来的诸多问题,这显然是在一片战场埋下胜利之种后,尽快转移更大战场的举动。

    随后足坛名宿的高声响应,则迅速确立了这一片战场的压倒性优势!

    这种情况下,足协哪儿还敢拿两人形象问题来辩驳什么?

    后院都烧起来了,哪儿还有心思管里外的酒吧生意如何!

    做出承诺,拿出实际行动改善基层足球环境,不再押注一般把业绩都放在国家队战绩上,这才是应对信任危机的唯一出路。

    至于两人的国家号生涯问题,以后时间还长着呢,根本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刘楠同样考虑到了足协骑虎难下的状况,报道只字未提两人入选国字号队伍的问题,只是以两人成功的留洋经历为借鉴。为国内足球发展进言献策而已。

    这种态度,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各退一步好商量,谁想把谁强摁着低头。都不理智所为!

    《体坛》在这一波浪潮算是出尽了风头,已经被牢牢掌控的舆论风向,让后续其它媒体的报道,只能尽力寻找两边都不太得罪的话题展开讨论。

    足协这边依然有亲信媒体站出来唱赞歌,可明摆着的数据在那儿放着,这种赞歌等于是押注在国足的世界杯战绩上,如果打不好。肯定和足协一起被人骂的狗血淋头。

    绝大部分媒体都不敢冒这个险。

    这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万一场场遭血洗,球迷的唾沫能把人淹死!

    如何提升联赛质量。如何规划俱乐部的长远发展,如何完善国内一直不够健全的梯队建设,顺便再讨论一下国脚的留洋前景。个别胆子大些的,再提一提两个家伙这两年的经历。为以后两人回归国足提前造造势。这些。就是这一波全民大讨论的后续内容了。

    渝庆,解放碑一处装修不错的两层小楼内,一家四口人正在围着餐桌吃饭。

    电视上正播着世界杯2支参赛队伍的家底展示,一张张奇形怪状的脸逗乐了桌子正位上满头银发的老太太。

    “娟儿,这些个娃儿长的好奇怪哦,你以前看到过没有?”

    李娟从漫不经心的暇想回过神来,随口回答:“那有啥子嘛,有一次我们和非洲来的一支球队打比赛。其好多人都梳的那种黑小的辫子,满脑壳都是的那种。我们有队员好奇噻。打完比赛就跑过去问她们翻译,结果才晓得!”

    “晓得啥子嘛?”老太太很配合。

    “难怪气味好重哦,原来她们一年都不得解开洗一盘!”

    李娟话音一落,自己先“嘿嘿嘿”傻笑起来。结果右手边的年男人趁她不注意,伸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非洲好多国家都缺水,这是习俗,要尊重别个,晓得嘛!”

    年男子叫李启明,此时正一脸认真严肃地教育女儿,结果一不小心遭了暗算。

    “你敢打我们娟儿,要死了你!”老太太毫不示弱,伸手在儿子头上敲了一盘。

    “好丢人哦,你们!”左手边的年女人实在看不下去,摇头叹息。

    年女子叫周海霞,这会儿安心看戏,谁也不帮。

    “嘿嘿,老汉不是真打我,奶奶不要太激动喽。对了,你们公司好久开业嘛?”李娟端起碗,乐不可支地扒了几口,抬头问道。

    “和你说了几遍喽,就是记不住!后天,后天!”周海霞继续摇头。

    “工地上咋个样嘛,顺利不?”李娟继续一副领导视察工作的架式。

    “不出大事情就算顺利,盖房子嘛,小麻烦不算啥子!”周海霞一脸女强人的坚毅神情,只是说着说着,仿佛想起一事般,压低了声音问道:“你那个朋友是做啥子的哦,两火拿了一百六十万现金出来,简直吓人!”

    “有啥子嘛,别个在国外挣大钱,这些都是正当收入,放心用!”李娟差点把剩下的80万脱口而出,结果话到嘴边忍住了。

    时机未到,可不能露馅!

    “是不是你男朋友哦?”老太太耳朵灵光的很,教训了一盘儿子后,转头就问。

    “男朋友?嘿嘿嘿,奶奶你居然也会说‘男朋友’!”李娟心下一惊,脸上开始装疯卖傻。

    “不是男朋友,还能是老公不成?娟儿你老实交待,别个不要利息拿钱给你*妈老汉用,是不是看上你了?”老太太继续显摆,顺便得意地瞧瞧自己的儿子,媳妇。

    两人同样面带好奇之色,一起看着女儿。

    “哎呀,别个是看好你们公司了,将来房地产是个好生意,别个算是在投资!”李娟低了头扒饭,脸现不耐,心跳却开始加快。

    “又嚯别个!他有钱也找大公司合作,你*妈老汉公司都还没成立,算啥子投资嘛!”老太太人老心不老,脑子一转立即反驳。

    “对的。我也一直有点儿怀疑他的真实目的,你老实说,他是不是已经结婚了?”周海霞心悬疑已久。此刻就势抛出。

    “没有,他比我还小,结啥子婚嘛!”李娟顿时理直气壮,只差拍胸保证了。

    “哦,那还差不多。是不是屋头黑有钱?”老太太点点头,嘴一咧,笑了。

    “哪有!别个是孤儿。全靠自己努力!”李娟嚷嚷着拿起吱嘎作响的手机,看了眼号码,全身都是一哆嗦。

    哪壶不开哪壶响。姐姐命都要被你吓丢了!

    十分钟后。

    打完电话的家伙回来坐好,没事人一般继续吃饭。一家人像是早已商量完毕一般,齐齐盯着她看。

    “哎呀,想问啥子就问。盯到别个看啥子嘛!”李娟忍无可忍。决定先下手为强。

    “你老实交待不就没得啥子了嘛!”老太太同样不甘示弱,80多岁的人了,嗓门依然不小。

    “我在外头那么多年了,啥子人都见过,你们担心啥子嘛!”李娟若无其事地端起碗,夹了一筷子菜,目光转向电视。

    张笑瑞穿着阿贾克斯18号队服正在对她傻笑。

    “嗯,没得这个样子骗人得。160万,连个借条都不用打。一张假钱都没得,把你送去当丫环都够了!”老太太点点头,拿眼睛瞪左右两边,“我们娟儿恁个聪明的,哪个娃儿能骗的到她嘛!”

    “丫环?”李娟转头,嘿嘿嘿傻笑。

    “对的,买你去当丫环,高不高兴嘛!”老太太伸手,理了理傻丫头的鬓角。

    “那个样子,是不是显得我好孝顺哦?”李娟得意地眨眨眼睛,又夹了一筷子菜,可还没送到嘴边,有人瞧出端倪来了。

    “对的,把你卖成钱钱,你是孝顺喽,我们咋个办!老公你看嘛,娟儿肯定是看上别个了,去当丫环都高兴成这个样子!”周海霞叹了口气,眼角的笑容却藏不住。

    女大留不住,找个有钱人嫁了吧,别像老娘这般吃苦受累。

    “这个娃儿还是不错,勇敢!”李启明注意力早已转移到电视上,听着妻子念叨也不在意,手指着电视的家伙,继续介绍:“当年他和那两个娃儿是一起的,去了巴西留学年,后来进了国家队,在地方上混的也不错,现在决定抛弃一切,自己出国打球了。之前有一段时间,他和那两个娃儿一起,被人骂的黑惨,你们记的到不?”

    “嗯,被人说成卖国求荣,说的一不值。现在看看嘛,到底是哪个一不值!”李娟心一动,脸上却不露分毫。

    “对的,最近报纸上都传疯了,说德国国家队要召那两个娃儿进去,结果居然被他们拒绝了!”李启明显然比较关心时事,此时抬头挺胸,慷慨激昂。

    “足协在里面搞鬼,哪个不晓得嘛。”李娟继续一脸淡定,心却笑开了花。

    “就是,以前爱踢坝坝球的那帮娃儿,现在好多都因为没有合适场地不去了。而且,即使有场地,里面也经常有人在打架!”李启明猛点头,继续显摆,“没得人引导,没得基础建设,光靠娃儿自己踢,能踢出个啥子名堂嘛!”

    “那两个娃儿呢,老汉,你啷个看?”李娟一瞧父亲大人扯远了,立即出声拉回来。

    “都不简单,将来能成为民族英雄都说不定!”李启明猛点头,指着屏幕张笑瑞的个人集锦,“我看过他们踢球,比这个娃儿动作要快的多,不是一般的厉害!”

    “听说其一个娃儿有好几个老婆,这算咋回事情嘛!”周海霞撇撇嘴,不屑。

    “既然是英雄人物,多几个女人喜欢很正常嘛!”李启明努力叫嚷,声音却偏弱。

    “以前可能很正常,现在不行喽!”老太太瞧了好一会,突然也加入了议论,一开口,李娟心里一凉。

    “哼,敢瞧不起女人,有他受的!”周海霞迅速跟上,对自己女儿实施双重打击。

    “不,我觉得他还真不是瞧不起女人,也不是那种花花公子,要不然也不会自己站出来亲口承认!”李启明目光坚定地摇了摇头,继续坚持,“要不是他自己说出来,并且坚持要和她们举办婚礼,足协咋个会因为这种事情为难他嘛。现在社会上的有钱人,有好几个情人太正常了!”

    “你是不是也想嘛!”周海霞咬牙切齿,眼喷火。

    “嗯,明儿说的对,这个娃儿不是耍了就跑的那种烂幺儿。只是可怜这几个女娃儿了,背后肯定要被别人指手画脚,要遭骂惨!”老太太把碗一推,拿了把扇子摇了起来,边摇边叹。

    “也不一定,他现在据说已经有一个女儿了,为他生娃儿的那个女人,全家都在德国定居喽!”李启明继续负隅顽抗。

    “这家人咋个想的嘛,只为了钱?”周海霞面带不屑,冷哼。

    “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这家人在国外不算多富裕,在国内绝对算小康水平!”李启明说着说着,自己也挠起了头,“为啥子呐,还帮他生了个娃儿,这家人就愿意自己女儿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会不会是因为感情?”李娟眼瞧自己唯一的战友即将倒戈,心直叫完蛋。

    “感情?喜欢一个人就应该为她负责,拒绝其它女人!”周海霞继续开启冷笑模式,迅速反驳女儿。

    久未出声的老太太又叹了口气。

    “有些时候,别人的事情你不是真正了解的话,不要用自己的想法去猜测,那样子是不公平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