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聊般的对话明显不会有任何结论性的结果出炉,只是老太太最后说的那番话,还是提醒了两口子。+,

    别人的世界,不清楚状况之前,结论不要下的太早。

    李娟最为担心的事情,随着德国来的老家伙这么一折腾,算是看到了希望。可就目前状况来说,也仅仅是希望而已,父母这一关哪儿是那么容易过的。

    尤墨这边打电话过来,其实也是在探风。这货明白自己在国内的声誉,压根没想到短期内能有多大变化。现在已经六月份,婚礼随着他干爹干妈到阵就要进入筹备阶段,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不到了。

    电话打完,李娟稍稍松了口气。

    婚礼原来是打算在六月旬进行的,结果凯泽斯劳滕一夺冠,各地记者,球迷,经纪人等鱼贯而入,把整座城市都折腾的热闹无比。

    这种情况下如果再高调举行这场特殊婚礼,那等于是让这一男女时时刻刻处于放大镜之下,一举一动都有人兴趣十足!

    这种状况就有违初衷了。

    女都不是好面子的人,既然选择了这条路,也就直奔过日子而去了。这要因为办婚礼出风头,把以后的日子搅的一团遭,那还不如不办!

    四个人略一沟通,达成协议了。

    延期,低调!

    尤墨转会阿森纳现在只剩签字官宣,在凯泽斯劳滕的日子也进入了倒计时。英超球队备战新赛季一般都是在月旬,即使今年因为世界杯稍有延后。也不会超过月20日。

    如此算来,婚礼的时间定在月初刚好,太迟则太仓促。太早则凯泽神话余热未消,容易被人恶意炒作。而且,月初世界杯刚好进入关键的淘汰赛阶段,即使有媒体兴趣十足地拿来炒作一番,也远远赶不上正在进行的比赛有影响力。

    6月11日,法国世界杯开打。

    国足大赛签运一向不佳,这次是和阿根廷。克罗地亚,加纳队分到了一组。不过,国足对外声称对手很强。志在学习,内部目标却定的不低。

    赢一场是底线,十六强是最终目标!

    能让国足如此信心十足,自然是比赛录像看多之后。上上下下一片乐观气氛所至。在他们看来。加纳队个人能力是不错,可整体战术素养欠佳,球队发挥起伏较大,国足只要正常发挥,拿下对手问题不大。

    除了同属落后地区的难兄难弟,来自东欧的克罗地亚被当成了重要突破口。

    人高马大,力量十足,擅长冲击型打法。这样的球队被国足逐一对位比较之后,并不觉得水平差距有多少。

    拿下加纳。逼平克罗地亚,挺进16强!

    世界杯如火如荼,李启明与周海霞的明霞地产也正式挂牌开张。

    6月12日,声称要表孝心的李娟跟着父母跑了一天工地。从来没有出过苦力的家伙,戴着安全帽,顶着5度的高温,和一群被晒的浑身冒油的建筑工人一起,忙碌了一整天。

    一开始,夫妻俩还挺欣慰,觉得女儿这么些年没白教育。可这么一整天下来,原本大方水灵的渝庆姑娘被折腾的又黑又难看,不注意的话,简直就是一工地上忙碌的村姑!

    这哪能行!

    还没嫁人呢就弄成这副得行,以后还能找个什么样的老公?

    父母累死累活还不都为了孩子,这要因为挣钱反而耽误了孩子的终身幸福,那可哭都没地儿哭去!

    被父母紧急叫停之后,李娟施施然宣称:要去法国看世界杯!

    这要换成其它父母,断不会同意女儿一个人跑国外去。可李娟哪儿是一般人嘛,进入国家队这几年,哪年不得去好几个国家打比赛?

    老两口开始还劝了几句,后来稍微一对眼,明白了。

    哪儿是去看世界杯嘛,会情郎还差不多!

    叮嘱几句之后,老两口也就随她去了。眼下公司刚开张,手里虽然有活,人手也算齐备,可毕竟没怎么在一起共事过,盯的稍微松点儿,难免会出些岔子出来。

    唯有老太太听说孙女要去法国之后,笑的狡黠之极。

    晚上,临睡前,李娟的“闺房”。

    打上引号的原因,自然是闺房风格与一般姑娘家差距太大。

    大幅球星海报,她自己的球场风采,琳琅满目的奖杯奖牌,再配上乱扔的衣服,随处可见的零食饮料,仔细闻起来还有汗味儿和洗衣粉味儿的球衣球鞋,构成了画风奇特的一处闺房。

    “娟儿你说老实话,是不是你们两个早都已经在一起喽?”老太太拿了把梳子进来,边给孙女梳头边问。

    “奶奶高不高兴嘛?”没有父母在旁,李娟胆子顿时大了不少,听见老人家问起,随口反问。

    “高兴嘛,当然高兴。女娃儿家家嘛,出苦力要不得,挣钱的事情还要交给男人,我老王的孙女儿不能遭这个罪!”

    “我觉得挣钱也没得多困难嘛!”

    “你就不晓得了噻,你*妈老汉为了这么个公司,跑前跑后,求人无数,结果还是没开起来。要不是你那个朋友又给钱,又帮忙找人,现在哪儿能当老板儿嘛!”

    “找人可不是他哦,他只是说了个时间,喊我妈老汉不要着急!”

    “这个娃儿不简单,这种事情都能提前晓得!”

    “他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差点儿去京城当官,后来自己不愿意,才去的国外!”

    “大事情也能有自己的想法,不简单!”

    “对的,因为这些事情,他还得罪了好多人哦!”

    “啥子人嘛。国足协?”

    “嗯?”

    “你说的那个娃儿,是不是姓尤嘛?”

    “嗯?!”

    “再装瓜娃子,我去告诉你*妈老汉了哈!”

    李娟转头。苦着一张脸,楞楞地瞧着本该熟悉无比的老人家。

    皱纹又细又密,虽不深,但密密地爬在额头,脸上,眼角,无声地诉说着岁月的痕迹。瞧着孙女在打量自己。老太太咧嘴一笑,压低了声音。

    “既然决定去,那就有事情好商量。我晓得你们有难处。不过不要紧,自己的事情自己努力解决,不要太在意别个的看法!”

    “嗯,奶奶。你啷个晓得的?”李娟瞧着瞧着。声音就有些哽咽,于是赶紧伸手揉眼睛。

    “你*妈老汉事业心重,哪儿有好多心思在你身上嘛。也就是我老王,闲人一个,能晓得女娃儿家在想些啥子!”老太太瞧的仔细,却没有任何安慰的举动,反而拍拍自己胸口,“八十二喽。等不到好久喽!”

    “哪门会嘛,奶奶要活到一百二十岁!”李娟顿时破涕为笑。晒得又红又黑的脸,被又哭又笑的表情弄的更像个傻丫头了。

    “要的,回头我还要抱重孙儿!”

    “不得行,还要看重孙儿咋个娶媳妇!”

    德国,凯泽斯劳滕,皇宫假日酒店一处包厢内。

    雷哈格尔,尤墨,王丹,盖德*穆勒,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园桌前。满桌子菜已经上齐了,房间里依然只有四个人。

    “不等了,他不来是他的损失!”盖德*穆勒显然是个爽利性子,瞧着房间里时针指向点半,立即从闲聊状态刹车,进入耄耋模式。

    “那您得转告他老人家,我们老老实实地等到了点半,饿的不行了才开动的。”还没等其它两位发话,尤墨一本正经的回答。

    雷哈格尔与王丹对视一眼,使劲憋住笑容。

    “要不要打个电话?”王丹好容易提升了笑点,结果被人一戳就破。

    “不要紧,吃不完的我回头打包给他带回去!”盖德*穆勒同样一本正经。

    一向严肃有余的雷哈格尔都忍不住了,出声维持秩序,“好了好了,说正经的,他真的来不了了?”

    “不一定,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o拒绝了他,他想找补回来。”盖德*穆勒憨厚的脸上有一丝狡猾的笑容溜走,虽快,却依然被尤墨捕捉到了。

    “一顿饭收买不了他,唉!”

    “来日方长嘛!”王丹迅速反应过来,笑着举杯。

    “哦,那开动吧!”雷哈格尔也反应过来了,苦笑着摇了摇头。

    贝肯鲍尔这老东西,真不好对付!

    “就是嘛,我早就说过,他不来是他的损失。我只想交个朋友,不想像个商人一样计较得失!”盖德*穆勒半杯酒一下肚,立即忙碌起来,嘴里依然不忘念叨。

    55岁的人了,像个老顽童一样,对满桌子的菜都兴趣十足。

    “立场不一样嘛,在德国这块土地上,他毕竟是拜仁幕尼黑的象征!”雷哈格尔也瞧的有趣,边吃边拿眼睛不住地瞅他。

    盖德*穆勒浑然不觉,继续大快朵颐。

    “会很累吧,时时以这种要求警惕自己的言行。”王丹瞧着旁边几乎一模一样忙碌的两个家伙,感慨。

    “不,他明白我的弱点。”尤墨抬起头,笑着对雷哈格尔说道。

    “嗯?”王丹从感慨收拾情绪,瞪大眼睛。

    雷哈格尔也楞了一下,反应过来时只能摇头苦笑,“哈哈,说道了解,他对你的了解可能比我更深刻一些,这大概就是天赋吧!”

    “是啊,天赋。说到底,你们两个是一类人,所以比较容易知根知底。”盖德*穆勒依然没从忙碌停下来,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念叨。

    “知道弱点,会怎样?”王丹顿时心跳有些加速,脸色也有些发白。

    “如果回德甲,只能选择拜仁幕尼黑。”雷哈格尔笑着抬起手,轻轻挥了挥,仿佛这样做的话,能赶走弥漫在眼前的迷雾。

    “哦,我还以为”王丹顿时松了口气,轻抚胸口。

    吓死老娘了!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还是瞧瞧眼前吧,这么多美食!”盖德*穆勒咧嘴一笑,朝尤墨得意地眨眨眼睛。

    “是啊,再不加快一些,好吃的全没了!”

    6月15日,国足第一场比赛,对手是强大到无法有任何预期的阿根廷队。尤墨携着一家老少与李娟在巴黎汇合,看球之前先逛街扫荡。

    婚礼在即,购物标准自然和平时不同,内容也会纷繁芜杂的多。仅仅一天忙碌下来,尤墨帐户上的100万马克就只有80万了。

    这货现在俨然成了全欧洲最红的家伙,吸金能力和以前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如果不是刚好世界杯出来抢风头,一整个夏天关于他的报道都会随处可见。这种情况下,各路商家自然是最踊跃积极的。

    同样积极的,只能是克莉斯娜。

    一天花掉80万rb,其实也是她在其作梗!

    舍不得花,就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挣,这是她从小接受的教育,此刻拿来说服一下江晓兰和王丹父母还是没问题。李娟和王丹两个败家老娘们早就较上劲了,花起钱来你争我抢,唯恐落了下风。

    周晓峰和王瑶还得一星期才能过来,得知江晓兰怀孕后,两人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天天打电话问签证。

    卢伟和郑睫也在着手准备婚礼了,他们的家人申请签证比较迟,如果没有俱乐部专门打招呼的话,能不能赶上婚礼还两说。不过,这两个家伙看来对家人能不能到场完全不在意,花起钱来同样凶狠无比,就连被克莉斯娜打发过来兼职翻译的库卡,都觉得不可思议。

    “噢,天呐,你要这么大的钻戒干嘛,准备去参加富豪盛宴吗?”美国人抱住脑袋,心里正琢磨自己买的那个会不会被人嫌弃。

    “你要是嫌自己的小,就去换个大的!”郑睫得意地握紧拳头,亮了亮手利器。

    “自己的小?天生的吧,这也能换成大的?”卢伟小声嚷嚷完毕,郑睫的脸顿时红成了猪肝色。

    “要死啊你,不许说话了!”

    “15万马克,太夸张了,以前我一年挣多少来着?”美国人显然没有参透其玄机,此刻开始仔细计算。

    “以前?有参考意义吗?”郑睫赶紧接上话,顺便继续瞪旁边若无其事的家伙。

    “我记性不好,要记住了才行!”库卡忽然脸色一暗,一本正经起来。

    “干嘛这么没信心?”郑睫模样变了不少,细腻敏*感的性子却没变,此刻盯着对方的脸,心情也随之有些低落。

    “我这个人太过情绪化,不是信心太过,就是完全没信心。”库卡苦笑着做了个难看无比的鬼脸,最终只逗笑了一边的服务员。

    “换个角度想想,要不是这种性格的话,你在球场能到达的高度,或许会平凡的让人乏味。”卢伟却像是被逗笑了一般,嘴角咧开。

    “哈哈,有你这句话,我觉得整个人生都充满了动力!”美国人顿时满血复活,眼睛卖萌状猛眨个不停。

    郑睫果断侧目扶额,心只能叹气。

    这样的货,同情也是白搭,还是离他远点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