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6月15日晚点0分,国足第一次亮相世界杯。

    对手太强,有时候也不见得的是坏事。

    全场被人围攻很正常,输了很正常,没进球很正常。这种心态作用下,每个人都比较心平气和,有多少能耐拿多少表现出来,没有就安份守已,干好一亩分地的活。

    于是,最终0:2的结果出炉后,首次亮相的国足得到了不错的评价。

    因为尤墨和卢伟的关系,斯米特尔早就在留意这支队伍了,身为德国体育台正牌解说,他深感时间紧,任务重,责任大。

    “总体上来说,水平的确比阿根廷差了一个半的水准线,最终比分和一些关键数据是有力的证明。不过,全队无论防守还是进攻,都体现了自己的特色与想法,球员们的表现也算可圈可点。做为一个刚刚开始职业足球的国家来说,能在几年内就达到这样的水平,还是值得关注者继续期待下去。”

    “当然,如果那两个家伙在的话,这支球队的竞争力无疑会上一个档次。能不能与阿根廷一战很难说,后面的两个对手应该在能力范围之内。”

    斯米特尔的话并没有及时传到国人耳朵里,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因为这句话触目动容。央视解说还是充分考虑了足协目前尴尬的状况,只字未提两个家伙。

    虽然现场摄像机有很多次锁定了某个包厢,那两张曾为国人熟悉的脸。

    逛街扫荡是件让人身心俱疲的事情。女人当只有郑睫坚持着看完了比赛。同样身为运动员的李娟因为舟车劳顿没有过来,江晓兰有孕在身也不敢劳累太过,王丹还要带娃。克莉斯娜虽然到场了,结果全程保持瞌睡状态。

    库卡到是精神抖擞,可看着看着,也和未婚妻一样,打起了瞌睡。

    这样的一场比赛,有啥看头?

    这是他场休息又眯一觉后,被裁判哨声惊醒。转头瞧着两个兴致勃勃的家伙时,心的想法。

    “大羽比较适合这种大场面,这样的对手其实也不错。没什么心理负担。”

    “嗯,帖子也算完成任务了,这几年身体结实不少,传球长进不大。”

    “隋东谅看来心气挺足。能力也有。可惜时间太短了点,早点换上来没准还能踢的更有味道些。”

    “也就是这样的对手吧,后面两场都有点悬。”

    尤墨听了这句话,难得有些苦笑。

    卢伟能完全心平气和地点评每一个人,每一支球队,他却做不到。

    国足的将来,并不是他所关心的内容。他所关心的,只是这些曾经一起奋斗过年的伙伴们。无论哪一个,无论上没上场。他都希望他们的职业生涯能够不留遗憾。

    可惜,这样美好的愿望明显会被现实击个粉碎。

    困扰国足多年的问题,其实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临场发挥起伏过大!

    他们能在与世界顶尖球队的比赛表现出不错的竞争力,也能在与不入流球队的比赛狼狈的一塌糊涂。

    像眼前这种没有心理负担的比赛,每个人都能踢的不错,可一旦有了想法,有了目标,有了压力,很多人就开始发挥失常。

    其实每支球队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解决起来也并不特别困难。

    精神领袖,或者说关键时刻能站出来力挽狂澜的家伙。

    这种狂澜,有时候是场上,有时候是场下,有时候是比分,有时候是人心。

    任何一支球队,可以没有当家球星,可以没有组织核心,可以没有后防核心,唯独不能缺的,就是精神领袖!

    有,人心在,没有,人心不在!

    那些领导意志,球迷期待,奖金诱*惑,放在精神领袖的号召力面前,无一不是脆弱不堪。

    所谓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放在足球场上同样真实无比。一支球队里,有精神领袖在,就有了主心骨,即使输,也不会散,即使原地解散,也会在下次重逢时干劲十足。

    造成国足这种状态的原因很多,内外都有,时间也堪称历史悠久,解决起来实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后面两场继续来看吗?”

    瞧着旁边的家伙陷入沉思,卢伟出声打破沉默。

    “有时间的吧。”尤墨随口回了一句,拿起手边的望远镜,仔细打量着每一个曾经熟悉的身影。

    “还以为你会看不下去。”

    “我带出来的家伙,不会让人失望的。”

    “”

    能让卢伟哑口无言的人不多,这货能办到的次数也不多。

    抛开整个国家队的表现,专注于个人表现上,结果也就不那么让人失望了。这种天赋卢伟自认没有,也学不来。

    “世界杯打完,国内风向也该转的差不多了。”

    “是啊,朱总理动作这么大,足球这一块不可能幸免。国内杂草丛生的一亩分地,也该治理一下了。”

    “老阎要上课了?”

    “我哪关心这个!”

    “很久没联系了?”

    “官字口的家伙,我才懒得主动联系。”

    对话随着比赛一起结束,两人叫醒打瞌睡的两个家伙,略一收拾,开始往外走。长长的通道还没走到头,围拢而来的记者已经迫不及待地把话筒伸到两人嘴边了。

    卢伟摇头摆尾,一言不发,眼神不断示意身边的家伙转移目标。尤墨泰然自若,目光环视一圈,没有发现国人面孔后,蹩脚英闪亮登场。

    “他们的表现都不错,完全没有初登大场面的不适。期待他们接下来的表现。”

    英法记者一脸怀疑,德国记者直接炸毛。

    你这货,居然用烂成这样的英来搪塞。太低级了吧!

    面对群情激愤的家伙们,尤墨依然面不改色,英继续。

    “不能入选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不习惯于把责任都推给别人。好了,下次再见。”

    说罢,这货闪身走人,再不管身后的闪光灯与失望的面孔。

    老实说。专门过来采访他的记者们,多数不怀好意,尤其是对国内成见很深的英法媒体。德国媒体虽然稍微友好一些。可从扒拉一些优越感出来的目的依然明显。

    这种情况下,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两人完全有资格向足协甚至国家体制叫板。而且,既然有足够大的平台帮助他们扩大影响力。那他们应该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结果。居然是这样?!

    如此低调处理,是与对方达成协议了吗?

    怀揣疑问的记者们没有放弃。

    目标多的是,你们不说有人说!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

    “任何球队都不会只围绕着一两个人转,我对他们不能入选表示遗憾,仅此而已。”

    戚务笙简短两句就交待了记者们最关心的问题,这让现场气氛一片凌乱。

    纷纷举手的家伙们最终还是没能从主教练那儿得到确切答案,无奈之下只能把目标转向球员。

    少数背景资料丰富的家伙们认出了李京羽,努力平复着心情。开始提问。

    和以往不同,大羽从比赛结束后就变得沉默。新闻发布会上依然脸色阴沉。

    “如果有他们在,比赛应该会不太一样吧。身为球员,我们只能以比赛胜利为最终目标。其它的事情,能力范围内的努力去做,能力范围之外的,也就无能为力了。”

    记者们依然意犹未尽,目标转向本场发挥不错的范智毅。

    “很奇怪你们的问题为何都集在他们两人身上。身为职业球员,这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范围。”

    这位货真价实的国足一哥显然对这些记者们没什么好感,语气和内容都有些不耐烦。

    实际状况也确实如此。

    大家辛辛苦苦准备了几个月,比赛踢的也不错,可从头到尾你们都在问球队之外的问题,这不是为难人吗?

    国足新闻官也早感不妥了,随意点了几个记者起来后,草草结束了赛后新闻发布会。

    退场时,范智毅依然有些耿耿于怀。

    “这些记者们太他么招人厌烦了,不问比赛不问球员,老是问这些问题,存心找茬呢这是?”

    李京羽和他并不熟。

    不过,身为国足里的新人一个,能被老大用这种口气问话,也算是主动拉近距离了。

    “是啊,黑锅总要找人来背,咱们撞上了,没办法。”

    “你和那两个家伙相处时间最久,说说看,两人脾气性格怎样?”

    “说不上来具体的,只是觉得相处时间越长,就越难忘记这样一个人。”

    “为什么不是两个?”

    大羽挠头,好一会,恨恨地说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范智毅笑了笑,话题一转。

    “两个家伙在这边人气很高嘛!”

    “是啊,有点夸张。”

    “看起来我们一支球队加起来,影响力也比不上他们其之一。”

    听了这话,大羽怔了一怔,再开口时,已经苦笑满脸。

    “也没那么夸张,老外嘛,喜欢拿我们国家的体制说事。”

    “当初有不少国外俱乐部打你的主意吧,后悔没有?”

    “当初没有,后来有点儿。不过,现在想想,如果我自己一个人出去,估计也不行。”

    意料外的答案让范智毅楞了一下。

    “这么没信心?可不太像你的风格!”

    “人越大,胆子越小。当年胆子够大,可脑子不好。现在脑子好点儿了,胆子又小的多了。”

    “是啊,谁不是呢,这就是命吧。”

    对话戛然而止,两人重新保持着距离,一前一后上了球队大巴。

    李京羽上了车,没有像以前一样迅速戴起耳机。车窗打开,手拄窗口,楞楞地瞧着巴黎夜景。

    那些已经模糊的记忆,曾以为永远不会忘却。

    现在看来,只是时间不够长罢了。

    双方低调处理的结果,让本来值得炒作的事情变得波澜不惊,国内自不必说,就连两人的大本营德国,也因为当事人的态度变得兴趣缺缺。

    6月19日,寄予国人厚望的第二场比赛开打,对手是内部目标必须拿下的对手。

    加纳。

    有了第一场的经历,两人索性伪装成普通球迷,混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完了这样一场比赛。

    全场控球率45%对55%,射门次数9对12,射正次数对5,比分0:2。

    比数据更让人无奈的,是比赛主动权。

    想象战术纪律散漫的非洲兄弟,并没有用无厘头的失误送给国足机会。虽不上台面,可依然用有板有眼的防守,扼杀了对方的进球可能。

    进攻依靠几名欧洲联赛效力的家伙,或个人能力,或局部小配合,轻易就撕开了对方看似稳固的防线。

    数据上看不出来的机会,比赛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很多时候纯属黑人兄弟想象力太过突出,射门脚法太过奇葩,导致最终自己演砸了。

    不过,比赛主动权这种东西比较高端,单纯看热闹的球迷不太能觉察的出来。在绝大部分人看来,国足水平并不差,只是因为对方不按常理出牌,瞎胡闹蒙进去两个而已。

    依然负责本场比赛解说的斯米特尔,拉下脸子了。

    “老实说,有点看不懂他们。按照上一场比赛的发挥来看,他们不应该被同属第档次的对手压制的毫无脾气,可就本场比赛来看,他们无论是在进攻还是防守,一头也没有做好!”

    “其实他们的对手是个非常好的老师。”

    “加纳队很清楚自己的长处在哪,缺点在哪,本场比赛排出的451双后腰阵形,很容易就把国队单纯依靠边路突破制造威胁的攻势给遏制住了。进攻加纳队更多依靠个人能力打快攻,充分发挥黑人球员良好的球感和身体素质,有效避免了整体战术素养欠佳带来的配合意识问题。”

    “战术单调,跑位死板,防守体系漏洞百出,进攻缺乏想象力,这种表现让他们看来只能在2支球队,成为第支提前回家的球队了。”

    看台一角,两人的对话也接近尾声。

    “除了努力,实在找不出能夸奖他们的地方。”

    “是啊,谅子好容易捞着个首发,被对方后卫限制的死死的。”

    “速度不占优势,身体不占优势,空间也不够大,他这种类型的家伙就不该派上来首发。”

    “大羽改打前锋还不如打影锋,位置太靠前了特点发挥不出来。海东是个速度型前锋,脚下技术不错,和大羽的双前锋配置重合点太多,还不如场加个点,前锋只打一个。”

    “边路被限制死,路配合临阵磨枪来不及,还不如换上传统高锋,就打长传冲吊得了!”

    “有想法嘛,自然不能表现的退步了。”

    “是啊,想法害人。”

    “回吧。”

    “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