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比赛画下的甜美蛋糕,第二场就成了封喉毒药。早已备好子弹的国内外媒体们,比赛一结束就开始奋笔疾书,从战术到指挥,从整体到个人,从体制到风格,无一不及,唯恐力度不够。

    为什么会输给同档次对手?

    为什么输的那么难看?

    为什么第一场好好的,第二场就不会踢了?

    这些问题是个人都会问,可惜答案永远只能在前面加上个“如果”。

    如果那两个家伙在,国足也可以依葫芦画瓢,用对手的办法来获取比赛胜利。

    如果不是有心想展示些什么,比赛不至于踢的畏手畏脚,连平时水平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如果不是大赛经验太少,不至于在丢了第一个球之后,全队都蒙了。

    其实凭良心说,国足表现并没有烂到一无是处那种程度,普通球迷的看法也不无道理。严格说起来,失利的罪魁祸首还是缺乏高水平比赛经验,对于不同风格的对手应变能力不足造成的。

    能分析出真正原因所在,解决办法也就跃然纸上了。

    走出国门,寻求深造!

    《体坛》从国足出征开始,就态度坚定地唱衰起来,其很多引起争议的观点,在现在这种背景下屡屡被同行引用,添点油,加点醋,唯恐天下不乱。

    刘楠却毫无预言者装x到底的架式,在最新一期评论不无惋惜地写道:我们曾经尝试过各种战术打法。却每每半途而废;我们曾经尝试过各种足球风格,却一直未能坚持到底;我们曾经尝试过举国体制,却依然无法抹去刻在骨子里的功利主义

    曾经。如果,以后,这些都改变不了现状。

    6月2日,已经确定没有出线希望的国足,迎来了颜面之战。

    克罗地亚在1:1逼平阿根廷的比赛,已经充分暴露了黑马成色,本场比赛只要拿一分。就已经确保出线了。

    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觉得国足还有什么心理负担。

    可事实情况呢?

    有!

    德国元老访华的余热未消,足协在这一波全民大讨论俨然成了负面典型。身为领导。想要安然度过信任危机,国家队战绩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可眼下两场比赛国足一球未进,一分没拿,尽吞四弹。足协也因此身陷舆论反攻浪潮。

    本来还指望这些家伙捞自己上来呢。结果反被他们踹的更深了!

    这种情况下,最后一场比赛不拿出强有力的反弹来证明点什么,大佬们颜面何存?仕途何去?钱途何在?

    领导施压也算国家号队伍的特色之一,不过,这一次的力度就连老国脚们都有些触目心惊。

    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足协主席袁伟鸣,副主席王俊笙,孙宝容

    握手。勉励,承诺。一派决战前激动人心的场面,让所有人心跳加速,浑然不知身在何地,正处何境。

    于是,整场比赛,国足的表现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

    魂不守舍!

    控球率6%对64%,射门6对15,射正2对,比分0:,黄牌5:1,红牌1:0。

    整场比赛给人印象最深的时刻,是李贴两黄一红下场时,落寞无比的眼神。

    卢伟和尤墨表情平静地看完了整场比赛,除了话少,和其它时候并无两样。比赛结束退场时,上一次成功的伪装这次没能顺利过关。

    “用这样一种方式告别世界杯,失落是难免的。不破不立,不痛不知,希望他们除了痛苦之外,依然能有所收获吧。”

    “暴露问题并不难,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难寻找,唯独坚持下去的决心,并不是多么容易的事情,祝他们好运吧。”

    “我是个国人,职业生涯结束前,不会考虑更改个国籍什么的。”

    个问题回答完毕,尤墨再不理会打了鸡血般的记者们,闪身走人。

    回到酒店时,房间里看完比赛后窃喜不已的李娟扑了上来。

    “干嘛高兴成这样?”尤墨站直了,挂住她,一脸蛋疼地问道。

    “嘿嘿,输的越惨我越高兴!”李娟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加掩饰,典型一副小人得志嘴脸。

    “我其实也高兴来着!”尤墨机械式地移动了两步,带着她倒在床上。

    “骗人!”

    “我很高兴,姚厦没上,笑瑞没入选”

    “呀,两个小胖子听了你这话,该哭还是该笑?”

    尤墨还在思考答案,敲门声响起。

    十秒钟后。

    卢伟拎着一袋子零食啤酒,背着个郑睫进来了。

    “靠,现在就背上媳妇了?”尤墨见状毫无同情心。

    “你带出来的家伙,除了吹牛继承了衣钵外,其它好像丢的一干二净了!”卢伟同样缺乏同情心,刀刀直红心。

    “好吧,我竟无言以对。”尤墨伸手接过啤酒,打开,灌了一口。

    “你没事吧?”郑睫已经从卢伟背上跳下,一脸怀疑。

    “听说你买了个价值15万马克的钻戒,说说看,我会有啥事?”尤墨一见这家伙就来气,尤其是瞧见她手上明晃晃的东西之后。

    “小气!”郑睫仅有的同情心顿时溜的无影无踪,拳头握起,在他面前晃悠。

    “伦敦房价据说很贵”尤墨有气无力地直哼哼,如果不是李娟掐住他脖子的话,估计已经装鸵鸟了。

    “多少钱一平?”地产老板的千金对房价之类的东西相当敏*感,一听之下立即松手。

    “没个具体标准的。你们难道打算一大家子人住公寓楼?”卢伟一脸奇怪,问。

    “戴大钻戒,住小公寓楼。嘿嘿嘿”李娟迅速暴露傻丫头本色,大口喝酒,大声傻笑。

    “然后每天一出门就有无数狗仔守在门口”卢伟想象了一下,简直觉得画面太美。

    “美好的人生近在眼前”尤墨继续哼哼。

    敲门声又起,郑睫两个小跳过去把门打开,房间里顿时又热闹起来。

    “竟然背着我们偷偷喝酒!”

    江晓兰以前滴酒不沾,后来跟了这货耳濡目染的也能来一点啤的红的。现在怀上了娃自然只能眼馋了。

    “钻戒,钻戒!”王丹刚进来就眼前一亮,女儿丢给尤墨就去找郑睫。

    “我找教授借钱的话。估计得收我高额利息吧?”尤墨果断转头,找卢伟求证。

    “目测可能性很大,你不有他电话吗,先探探口风?”卢伟一脸认真地帮着出主意。

    “唉。真是的。你拖家带口的去伦敦投奔他,结果就给你这么点薪水,怎么跟人弗格森比嘛!”郑睫现在俨然是半个红魔粉丝了,心暗叹金钱的作用真大。

    “算啦,人家要帮俱乐部还债,小气一点也是人之常情。”王丹算是知情人之一,此刻赶紧出声打圆场。

    “咱们不是讨论国足的吗,怎么扯到英超去了?”李娟一罐啤酒下肚后。有点迷糊。

    “国足?有什么好讨论的,静观其变呗!”王丹本来准备就势发表一番演讲的。结果瞧清楚是谁在主持话题后,立即长话短说。

    “老阎要是一上课,咱俩都得成空飞人,怎么破?”尤墨双手一摊,把女儿丢给江晓兰,顺便叮嘱,“别熬夜,早点睡。”

    “嗯,一会就去睡。”兰管家甜甜一笑,低头打量睡得正香的尤馨雅。

    “国青队不去,热身赛不去,面子活不去。”卢伟显然心早有答案,此刻被人问起张口就来。

    “呀,会不会太那个了?”尤墨还没置可否,王丹先不安起来。

    “哪个?”李娟两罐没喝完,已经醉眼迷离了,连带着声音也像没睡醒一般。

    “卢伟这个表达方式,自然容易引起误会喽!”郑睫连忙出声解释,顺便敲敲傻丫头脑袋,“你这啥酒量嘛,比我还不如!”

    “你呢,准备怎么说?”王丹依然不太放心,转头问。

    “想出成绩,眼光就要放长远,经过世界杯这么一折腾,愿意出来的家伙会多不少。如果成天为了友谊赛和面子活让人飞来飞去,那这样的国家队不入也罢。”尤墨起身,伸了个懒腰,顺便又起了罐啤酒。

    “哪个国家队不都是这样嘛,面子又不只是足协的,你们这么久没和国字号球队沾边了,去刷点人气不挺好?”王丹却直摇头,满脸不解。

    “大姐,你把打比赛当成商业表演了。那种人气,不要也罢。”尤墨难得一本正经的,直直地瞧着对方。

    “干嘛这么凶?”江晓兰顿时察觉到有些变味儿的气氛,伸手拽尤墨衣角。

    “哎呀,丹姐不也是为了你们好。都被人非议那么久了,出口恶气有助心理健康!”郑睫也迅速起身,打起了圆场。

    “出气?这种想法对心理健康有一定帮助,对于比赛只有负面影响,属于偏离长远目标的行为。”卢伟难得有耐心,只是目标对准了睡醒了也不闹的尤馨雅。

    “为什么,是因为国人的期待并不值得你们看重吗?”王丹毫不示弱,同样站了起来,声音渐大。

    “期待?这届世界杯,他们身上的期待呢?”

    尤墨居然笑了出来,声音也毫无愠色。

    可越是这样,王丹就越觉得胸口憋闷。

    “那是他们不值得期待!”

    “英雄电影看多了吧?”卢伟转头,一脸诧异地瞧着似乎打算叉腰干仗的家伙。

    “谁说不是呢?”尤墨咧嘴苦笑,双手一摊,“如果没有我的话,你大概分分钟就加入德国队了吧?”

    “对我来说是明智选择。”卢伟猛点头,顺便向王丹解释,“这届国家队实力其实不错,没打好的原因最多分之一在球员身上。你希望在我们加入之后,是继续用无关紧要的比赛帮足协与国人长脸,还是真正到了关键时刻不掉链子?”

    “就是不满意你们这种无所谓的态度,都被人骂成啥样了!”王丹松了口气,皱眉依旧。

    “阿森纳的摊子已经够他收拾的了,你希望他两头摆烂了当逃兵?”卢伟也皱眉,声音低沉。

    “龙傲天!”尤墨拍拍自己胸口。

    “嘿嘿,当然不是!”王丹顿时醒转过来,变脸**玩的溜熟。

    “国家队的问题由来已久,不是一次换届选举能解决的。大环境依然急功近利的情况下,我们去了也是成为某些人向上的棋子。”

    说罢,尤墨瞧着桌子上啤酒已尽,起身赶人。

    “散了散了,明天回德国,准备结婚!”

    都是输,场比赛却得到了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第一场是虽败犹荣,输人不输阵。第二场虽然输的郁闷之极,可也没让人失去信心,不少人甚至还会主动找找原因,为国足辩解一番。第场一输,状况顿时风凌乱。

    树倒猢狲散。

    这样一场无关大局的比赛,仅仅为了颜面而战的情况下,输的让人完全看不到希望,这样的球队拿来干嘛用?

    已经充分暴露了不作为本质的足协,此时不拿来痛批一番,对得起国人的殷殷期待吗?

    本以为国足球已经冲出亚洲了,结果却发现还不如没冲出去的好,这种负面影响总得有人来承担责任吧!

    怀揣不成功便成仁念头的理想主义者,迫切想从眼前失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找到破坏一切的快*感。他们才不管国内足球的问题有多大,改变起来有多难,反正肯定需要重建了,那先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倒,最好还能踩上两脚再说!

    这种心态作用下,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整个国内舆论都被愤青调调占据,悲观的一塌胡涂。

    国人在这种事情上往往如此。

    纠往过正,过犹不及。

    足球现在已经是一项庞大的产业了,其巨大的利益纠葛,哪儿是一纸任命书所能完全解开的?

    群情激愤的舆论环境,有多少人是真的在出谋划策,以办实事为目的,在努力解决问题?

    足协仅仅是体育局下属的一个事业机构,真有那么大的胆子违背领导意志?

    把这届足协领导班子全部换一遍,国足球就能腾飞了?

    目睹眼前这一幕幕,对球员们不无同情的刘楠忍不住感慨。

    “简单粗暴,外行领导内行,功利主义盛行,这些国内足球的老问题又一次集发作,造就了眼前这种状况。”

    “如此高的期待,球员们能不想打好比赛吗?”

    “很明显,他们尽力了。实力,方法,心态,者综合作用下,让他们输的颜面无存,输的整个职业生涯因此蒙尘。”

    “改变,迫在眉睫。可是,如何改变,从哪儿开始,到哪儿合适,怎样才能在改变的同时让人看到希望?”

    “谁都明白这么个简单浅显的道理,可有几个人真的是以国足球为己任,尽心尽力在考虑这些问题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