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8月2日,伦敦。

    双冠王阿森纳队迎来了创造俱乐部转会费纪录的家伙。

    2400万马克折合成英磅大约1000万出头,这样的转会费如果放在意甲或者西甲双雄,以及老对手曼联队身上,并不足以让人惊叹不止。可如果放在一贯擅长培养小妖,精打细算到抠门级别的教授和阿森纳身上,就足以撑起几周的体育版面了。

    人员打法,战术特点,薪资水平,更衣室秩序,主教练权威

    这些比较深入的讨论是有档次有追求的媒体谈资,至于个老婆,世纪婚礼,国家队风波,这些内容则是小报们的专利。

    博格坎普在1996年创造的50万英磅转会费纪录已经被称之为超值买卖,英超双冠王以及世界杯绝杀阿根廷之后,荷兰人成了阿森纳当之无愧的象征。就连一贯挑剔排外的英国媒体,面对这种艺术大师级别的发挥,也只能惊叹连连,感慨不已。

    现在除他之外,又来个轰动欧洲一整年的家伙,这让新赛季还没开始,阿森纳的卫冕之路已经被所有人看好。

    当然,拿了英超双冠王之后,卫冕这种东西并不足以调动媒体与球迷的胃口。

    欧洲冠军联赛!

    这才是球队的最大战场。

    眼下球队兵强马壮,士气高涨,季前备战状态相当火热,一切都看似在往建立王朝,巩固豪门地位的方向发展。如果能在新赛季突破俱乐部的历史纪录,用兵工厂强悍无比的攻击力扫平欧洲,那这支球队以及它们所代表的技术足球,将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现在距离新赛季开始仅有一周多的时间。留给尤墨适应的时间就更短了。

    没办法,一大家人从风景秀丽的小城凯泽斯劳滕过来,很难一下子适应世界金融心般的大都市。他做为家顶梁柱,想当甩手掌柜是不可能的,能不事事费心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造成这种状况双方都有原因。

    阿森纳的转会报价和薪资水平都不是最高的,即使凯泽斯劳滕不会死盯着价格不放。也不会放弃利益最大化的考量。而且,转会这种东西,窗口打开第一天办妥的也有,最后一分钟搞定的也不在少数,刻意把时间延后一些的话,也算是一种姿态展示。

    毕竟是当家球星,谁也舍不得放走,轻易就卖给对方显然不符合俱乐部上下以及球迷们的期盼。

    尤墨其实也想早点去球队报道的,奈何世界杯和之后的婚礼耽误了大量时间。随后的一系列商业活动。颁奖典礼,人际关系打点,又在继续燃烧着他的时间与精力,最后弄成了现在这么个状况。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身体状况保持的还不错。

    整整两个月没打比赛,对别人来说可能影响不小,对他来说实在微不足道。

    足球只是他的终极战场,其它小战场的成果同样不容小觑!

    上赛季到了最后阶段。他一贯引以为傲的体能因为季前准备不足出了些状况。如果把当时的雷哈格尔换成温格,妥妥的用伤用残。

    这个夏天。巴贝尔的到来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

    德国跑酷高手同样是个职业运动员,现在只是成了尤墨的私人教练而已,并没有丝毫放弃自己职业生涯的打算。

    跑酷运动对于体能的要求不算太高,不过,想要避免受伤,尽可能地延长自己的职业寿命。有针对性的体能训练必不可少。除此之外,力量,柔韧性,技巧,这些跑酷自带属性远远超过了职业足球运动员的要求。

    尤墨能取得现在的成绩。这些东西居功至伟!

    当然,这些东西都不是有球训练,两个月没打正式比赛,肯定会带来球感上的缺失。如果再加上他自身的技术短板,阿森纳引以为傲的技术流打法,造成的差距就大了去了。

    如何解决?

    第一天合练结束,温格也在头疼这么个问题。

    脱节是意料之的事情,可脱节脱的如此夸张,球队排外反应如此之大,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法国人当然知道上赛季迪纳尔沙滩足球场上发生的事情,不过在他看来,那只是年轻人的玩笑逗闹而已,不会因此影响双方将来的关系。当时还有点不放心的他,仔细询问了尤墨最后的处理方式之后,彻底放下心来。

    赢了还能主动降低姿态,给对方台阶下,这样的家伙为人处事足够成熟。

    至于阿内尔卡的问题,那是老生长谈了。如果不是皇马报价让他不太满意的话,这么个刺头儿已经被他甩去马德里了。

    科尔尼训练基地,主教练办公室。

    “才第一天而已,您是不是对他要求过高了一些?”

    帕特*莱斯正在整理资料,忙活了好一会也不见旁边有何动静,于是抬头,看了眼眉头紧皱的家伙。

    “是啊,要求可能是高了一些。不过,如果把这种训练状况带到比赛去,麻烦可就大了。”温格手指轻敲桌子,没有抬头,目光里依然忧虑满满。

    “正常嘛,新人初来乍到,总会有人看不顺眼,想给他点苦头尝尝。最不济,也要用距离感来维持原有秩序。”帕特*莱斯脸上笑容挂起,点头。

    “丹尼尔和托尼呢?”温格稍稍松了口气,转头问道。

    “两个人的脾气您又不是不了解。丹尼尔事事爱追求完美,新来的家伙不太能入他的眼。托尼到是乐于见到一个和自己相像的家伙,可他的态度代表了整个更衣室,没有达成一致前,不会轻易流露出任何倾向来。”帕特*莱斯显然也从一早就注意到两人了,此刻回答起来头头是道。

    “阿内尔卡有些让人吃惊嘛!”温格笑道。

    “是啊,看来法国队捧起大力神杯这种事情。对他的刺激不小。”帕特*莱斯也笑。

    “但愿吧。”

    温格起身,转了转脖子,看着老搭档走过来。

    这个比他大半岁的家伙,有着一张邻家大叔般随和的脸,时常挂在嘴角的笑容感染力很强,能让交流对象不知不觉就兴致勃勃起来。

    可惜。岁月催人老,白发暮人迟。

    仅仅两年的时间,对方花白的头发,他那起皱颇深的眼角,就成了彼此嘲笑的对象了。

    “今年一过,咱们就50了。新球场还有两年就要开工,抓紧时间吧!”

    “是啊,金钱风暴已经快要刮起,理想主义者快喘不过气来了。”

    与此同时。伦敦西北部一座独栋别墅内。

    一家人最近忙搬家忙的脚不沾地,今天总算告一段落了,所有人都累的够呛。

    搬家这种东西,可能出的体力不多,但生活节奏打乱是妥妥的,语言及环境不熟带来的麻烦则加重了不适应感,让本来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最后难免影响心情。

    除此之外。英国人可不像德国人这么热情,潜意识里的排华倾向让他们的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恭维。一家人办理各种手续时没少受些冤枉气。

    如果没有对比,这种事情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惜不是。

    “这些英国人太讨厌了,表面上恭恭敬敬,实际上就是瞧不起人,一点也没有德国人好打交道!”

    江晓兰现在俨然从受气小丫鬟变成了贵妇人,说话的腔调都比以前有底气多了。

    母凭子贵这种事情向来不说谎话。

    “房子还贵的要死。这么一间6居室的别墅,实际面积和凯泽斯劳滕的差不多,价格足足贵了倍还多!”

    王丹到是没有因为这货转会丢了工作,不过,她老人家可没打算两地分居。凯泽斯劳滕也考虑到了她的具体状况。一周只用她回来一次就行,其它时候就是网络办公。

    现在一家人来到了世界金融心,充分见识到了伦敦富人区奢华夸张的排场和英国人彬彬有礼下的异样眼神。

    以她心高气傲的性子如何忍得?

    可惜,忍不忍得都没什么好办法的。

    价值90万英磅的别墅几乎把尤墨的帐户掏空了,短期内想整点投资项目赚点钱是不太可能了。没钱,自然底气不足。没表现,自然只能吃老本,这对与时俱进的竞技体育来说,明显有些落伍。

    尤墨在红魔神话的神奇表现已经被英国媒体捧到了天上,按理说是不存在需要证明自己这种事情了。不过,媒体是要靠话题吃饭的,单纯依靠场外新闻维持热度的话,难免给人以不务正业的印象。

    英国大报小报还不太清楚这家伙好不好打交道,目前处于试探阶段,措辞比较谨慎,行为也不算出格。

    现在,红魔神话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反复热议会让人审美疲劳。这种情况下,月初结束的世界杯算是完美弥补了这一缺憾。

    博格坎普,奥维马斯这两位荷兰锋线尖刀;希曼,亚当斯,这两位英格兰后防核心;佩蒂特,维埃拉,这两位法国场大将,都在法国世界杯上发挥不俗。最后的两个家伙还举起了大力神杯,这让英国媒体又羡慕又痛恨。

    如果不是贝克汉姆被红牌罚下,还不见得谁能笑到最后呢!

    “英国人普遍有落魄贵族气质,想得到他们的认可,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王九经其实是所有人适应环境最快的,一来是历史化和语言上的造诣,二来是自身定位问题。

    在他看来,换了个环境就得彻底告别过去。如果依旧恋恋不舍于曾经风光无限的生活,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还没有直面新挑战的勇气!

    “是啊,这个国家的人都特别好面子,喜欢排场,不像德国人那么直接了当。”

    周晓峰从房间里遛达出来,接了一句。

    他和夫人不乏出国经历,对英国并不陌生。不过,以游人姿态光临这里,和以主人身份身临其境,差距还是明显的。

    “今天是墨墨第一次参加训练,会不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呢?”江晓兰听了一会两位老爷子的谈论后,心情平复不少,瞅了眼时间,开始念叨。

    “有趣?怕是有点困难。英国人不好相处,法国人和他有私仇,荷兰人性子也高傲着,球队上赛季又拿了两个冠军。这样的家伙们即使不把头抬到天上,也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创造俱乐部转会纪录的家伙。”

    周晓峰的一席话让原本热闹的客厅沉默下来。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向上的路虽然难走,可人心齐,出力都毫无保留。这一旦到了顶峰,欣赏过一览众山小的风景之后,难保不会有人私心蠢蠢欲动,无生有般闹出些事儿来。

    短暂的沉默很快被门铃声打破,王丹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拿出采访德甲vp的劲头,冲过去开门。

    神色平静,笑容懒散,完全看不出这一天干啥去了!

    “怎么样?”王大记者一见他这副模样,心里放了一半下来。

    自家这位最怕的是感情用事的家伙,那些高傲的,迂腐的,做作的,统统都不会放在眼里。

    “听不懂啊,我这英语四级勉强过关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尤墨瞧出来她这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了,于是果断把背包扔给她。

    “这么沉,买什么东西了?”王大记者瞬间化身王秘书,职业笑容绽放。

    “买了点tnt,麻烦你寄给卢伟。”

    “tnt?”

    王丹楞了一下,才从江晓兰的捂偷笑意识到问题。

    “看来我的推断所料不差。”周晓峰也站起身,走了过来。

    对上干爹,尤墨自然不好拿玩笑来搪塞。

    “夏天没怎么碰球,脚感发涩,这一天没少被人笑话。”

    “笑话?哪种笑话?”王丹心有些不详预感,一把拽过这货的胳膊。

    “嘲笑的那种。我去楼上看看馨雅,吃饭了喊我。”

    这话一出口,客厅里不止是沉默了。

    冷。

    两年前尤墨刚来德国的时候,凯泽斯劳滕深陷危机。主帅弗里德尔为了死马当活马医,才把他推向前台,承担起了进球重任,并要求全队为他创造机会。

    这种开局不算完美,把握不住分寸依然难以笑到最后,可无论如何,都比眼前这种第一印象要好太多!

    嘲笑这种东西,最让人恼火。

    置之不理,别会当你软弱。抬杠顶牛,会给人更差的第一印象。

    主动讨好?

    这种事情是家顶梁柱该干的么?

    “哇,大热天你买这么多火锅底料干嘛?”

    一片沉寂,江晓兰在努力告诫自己少操心。拿起沙发上尤墨的背包,略一翻捡,惊讶的合不拢嘴。

    “王老板送的,凤仪楼那位,你还记得吧,托人专门送过来的。”尤墨刚好抱了女儿出来,随口回道。

    “唉,真怀念呐。”江晓兰楞楞地瞧着一包包颜色诱人的火锅底料,思绪飘的很远。

    王九经见状直摇头,叹了口气后,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眼前情况?”

    尤墨也叹气。

    “好久没受到眼前这种待遇了,机会难得啊,抓紧时间反省一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