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英超联赛开始前都有场重头戏。◇↓,

    慈善盾杯。

    英超联赛冠军和足总杯之间的较量,即使是热身赛性质的比赛,依然拥有极高的关注度。今年由于阿森纳同时摘得以上两个冠军,那他们的对手就成了联赛亚军,曼联队。

    两支球队明争暗斗了一个赛季之后,阿森纳队在两条战线收获了胜利的果实,曼联队则四大皆空,郁闷的不行。

    这种鲜明的对比也造就了两支球队完全不同的氛围。

    阿森纳踌躇满志,曼联卧薪尝胆。

    由于转会敲定的日期问题,卢伟比尤墨早报道了半个多月。球队目前的这种气氛是他最喜欢的状态,在弗格森的提前打点下,他几乎是无缝衔接进了曼联队的攻防体系。

    除了体能和力量这一块让老爵爷不太满意外,技术,意识,状态,头脑,态度,都让他老人家满意之极。

    红魔神话带来的神秘感,在他低调之极的为人处事下愈发让人兴趣十足,球场上的踏踏实实的表现,则将这些好奇心一一击碎,只留下感慨。

    没有从天而降的冠军,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神话!

    1998年8月4日,温布利大球场。

    像征英属印度新德里总督府的两座白塔,矗立在球场正门前,骄傲地诉说着大英帝国曾经的辉煌史。强化混凝土覆盖的外墙,看上去好像是涂上了一层灰泥石膏,这据说是结构主义建筑的先驱。

    这座能容纳6万人观战的体育场,是英格兰代表队的专用比赛场,并于1966年月0日,见识了由博比*摩尔带队。全队沿着著名的9级台阶走进皇家包厢,从女王伊利莎白二世手里接过雷米特杯,成就了英格兰足球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刻。

    可惜辉煌早已不在。

    最近一次英格兰球队称霸欧洲,还要追溯到14年前,1984年5月,利物浦在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捧起大耳朵杯。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英超球队在欧洲战场的表现都很一般。

    英超联赛最近几年发展不错,电视转播收入的大大提高直接刺激了俱乐部的投入决心,支老牌劲旅对世界顶尖球员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目前的发展势头大有超过德甲,直逼五大联赛排名一二位的意甲,西甲联赛的趋势。

    今天在这座球场争夺慈善盾杯的两支球队,倾注了英格兰人笑傲欧洲战场的最大希望。

    谁能赢?

    晚上点0分,悠长的哨声吹响了重逢会。

    尤墨坐在替补席,看着球场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曼彻斯特与伦敦的距离,有多远?

    比心脏与大脑的距离。更远些吗?

    两人在分开后电话联系不多,偶有交流,也是女人们打电话时被拽上说几句。现在球场上重逢了,彼此只是一笑。

    摄像机镜头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天空体育台资深解说马丁*泰勒和安迪*格雷同样不会放过。

    这样的情感表达方式让他们实在不解。

    “两人从最好的搭档变成了最直接的竞争对手,相信他们的心情会非常复杂吧,毕竟他们还不到19岁。”

    “竞技体育的这一点其实有些残酷,但没有办法。生活即是如此,不能反抗的话。就得去努力适应。”

    “是的,有过踢球经历的人们,都不会忘记和自己一起挥洒热血的好兄弟。尤其是年轻的时候,会觉得朋友即是一切,人生就是和兄弟一起打拼到最后。”

    “还好,他们都已经成家立业了。会有很多责任落在肩头,不至于因此颓废不已,再难振作。”

    “嗯,他们的交流方式充满了东方人的含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相逢一笑泯恩仇?”

    “不太恰当。改成‘相逢一笑莫伤感’应该更合适一些。”

    “哈哈,来看看双方首发名单。”

    “阿森纳队还是上赛季的冠军班底,首发阵容除了功成身退的伊恩*赖特不在之外,其它人都是上季主力。前锋阿内尔卡,博格坎普,场奥维马斯,帕洛尔,维埃拉,佩蒂特,后卫迪克逊,亚当斯,基翁,温特伯恩,门将希曼。本赛季创造俱乐部转会纪录的o没有出现在首发阵容里。”

    “这样一场可以换六个人的比赛,温格应该不会让他在板凳上坐到比赛结束。”

    “是的,他在两天前才完成了转会的有关事宜,与球队合练仅仅一天,替补出场也算正常情况。”

    “看看他们的对手。曼联队国王坎通纳突然宣布退役后,e出现在首发阵容,与吉格斯,贝克汉姆,基恩一起,组成了场四人组,前锋依然是黑锋双煞约克,科尔,后防线上有埃尔,斯塔姆,帕丽斯特,加里内维尔,门将是舒梅切尔。”

    “纸面阵容来说,两支球队打个平手,看看状态如何!”

    英超的比赛氛围尤墨并没有深刻体会过,今天算是见识了一番。

    其实从球迷数量上来说,更大的场面他都见识过。82000名多特蒙德球迷狂嘘他的时候,所有人还不知道他用几句话就劝退了大黄蜂的主人。

    酒精,空虚,戴累后扔在一边的面具,指名道姓的破口大骂,没有跑道的专业足球场

    还有弗格森。

    老头儿同样在看着他。

    好奇心十足。

    嘴里永不停息的口香糖依然在动,脸上的笑容依然真诚,眼睛里的热情依然不减

    “在看什么?”

    帕特*莱斯走到他面前,挡住了视线。

    “弗格森。”尤墨想了想,决定还是用英。

    虽然蹩脚一点,好歹也别把德语当成母语了。

    “他有什么好看的?”帕特*莱斯笑,按着他的肩膀,坐在了旁边。

    “长相的确一般。”尤墨点点头。接受好意。

    “不太适应吧,这里。”

    “还好,德国球迷也很吵。”

    “那不一样,英格兰球迷更放肆一些。与其说他们是来表达对球队的支持,不如说他们是在发泄愤怒。”

    这样的回答对尤墨的听力是个巨大的考验,耳朵竖的再高。意思依然听不太明白。

    只好打马虎眼了。

    “天气不错嘛,星星月亮一个都不见。”

    帕特*莱斯滔滔不绝的介绍顿时卡壳。

    “呃,忘了,你的英还不太过关。该让教授来的,他可是语言专家。”

    “算啦,他知道我的处境,这么做是为了我好。”

    对话嘎然而止。

    温格转头,看了一眼突然陷入沉默的两人后,继续看着场上。

    阿森纳队与曼联队你来我往战的激烈。双方快节奏的攻防都有机会不断涌现。仿佛刻意和观众做对一般,双方的射手都有些准星失常,开场已经20分钟了,比分依然还是0:0。

    正式比赛一周后就要开打,现在这样一场热身性质的比赛,双方都比较注意动作,英超赛场上屡见不鲜的恶劣犯规目前难觅踪影。

    两支球队虽然是夺冠对手,但不算死敌。曼联的死对头是利物浦和曼城。阿森纳则是热刺。今天这场比赛,两支球队并无上赛季的恩怨带入。双方都在用最好的竞技状态在追逐胜利,没有人刻意挑起战争。

    老实说,这种情况是阿森纳最想看到的。

    技术上来说,即使曼联队多了个卢伟,兵工厂依然稳压对手一筹。如果双方都踢的干净利落,都没有保守打算的话。更擅长进攻的阿森纳队会越打越开,直至形成压倒性优势。

    双方主教练同样明白这一点,可奇怪的是,温格不动,弗格森也不动!

    “阿内尔卡这个球处理的不好!”

    “是的。交给队友来射门的话,会比自己来要好的多。”

    “嗯,强行转身射门有些太勉强了,法国人太独了!”

    “如果把他换成o,会有什么样的情况?”

    “谁知道呢,或许跑不到位置也说不定。”

    “确实,球队的战术体系对于他来说,太陌生了。只有这么点适应时间,他能跟的上阿森纳队的攻防节奏吗?”

    “身体和球商上应该没有问题,技术和经验上差了不小一截。”

    “这个没办法,等待时间和机会吧。又来了,阿森纳式的进攻!”

    球场上,越打越疯的枪手们完全放开了手脚,右路一连串地面配合后,鲍尔德底线处倒角传。大禁区前沿博格坎普迎着来球左脚一抬,轻松骗过了冲上来的埃尔。

    皮球最终从博格坎普两腿之间钻过,帕洛尔冲上,右脚稍一调整,一脚势大力沉的远射最终击了球门的右侧立柱!

    皮球落点并不算远,高速移动佩蒂特高高跃起,抢在基恩之前将皮球顶入禁区,杀手所在的位置。

    球场左路活跃的阿内尔卡反应速度奇快,不逊于黑人的爆发力让他在二分之一机会占据了先机,最终的右脚推射轻松之极。

    比赛第26分钟,阿森纳队1:0领先。

    满场的欢呼与咒骂声,温格笑着起身,拍了拍巴掌。

    这种标准的阿森纳式进球,是整支球队的骄傲,也是法国人的骄傲。

    能用潮水般的攻势击垮曼联队的防线,这样的球队拿到欧洲赛场上,一样具有强大的威摄力。

    丢球后的红魔们并不急躁,老爵爷甚至都没有走到场边,只是站起身,对着不远处的吉格斯吼了两嗓子。

    “没关系,找找进攻感觉!”

    重新开始的比赛和之前并无多大变化,渐渐控制住场的阿森纳队继续制造着威胁,已经被迫转为防守反击的曼联队利用不多的机会努力让希曼忙活起来。

    比赛第8分钟,博格坎普通利用前场定位球再下一城后,整座温布利大球场被引爆了。

    “曼联滚蛋,弗格森回家,今晚属于阿森纳!”

    “丹尼尔,我们爱你!”

    “折翼天使,你还有我们,天堂没有这里好!”

    “太棒了,温格!”

    “该死,已经输了两个了,还不换人吗?”

    “今天踢的太温柔了,怎么能对阿森纳这么客气?”

    “踢断他们的腿!”

    喧闹无比的球场,尤墨身旁坐着一言不发的帕特*莱斯。

    老头儿依然没有从震惊完全走出,即使不说话,他也想在这里陪着这家伙。

    “知道我的处境,所以不来帮我是对的。”这样的一句话反复在他脑海里回荡,每过一会,他就想转头看看这家伙,想瞧瞧他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从神坛上直接跌落到被队友隔离,这种状况下,居然没有愤愤不平地想证明些什么?

    刻意保持与主教练之间的距离,只是为了更好融入球队吗?

    那些心高气傲的冠军们,有几个愿意低下头,看看这个默不作声的家伙?

    半场结束的哨声惊醒了他的思绪,起身,他又拍了拍尤墨的肩膀。

    “好好干,你没问题的。”

    “谢谢。”尤墨同样还以谢意,点点头,目光依然停留在远处。

    弗格森正在努力比划着什么,卢伟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下半场很快开始。

    曼联队经历了这样的上半场,即使老爵爷不拿鼓风机出来,球员们也自觉丢人。

    下半场一开始,骤然加速的逼抢让对手很有些不适应。

    双方半场都换了一个人,卢伟被斯科尔斯替下,佩蒂特被格里曼迪替下。

    表面上看双方实力并无多大变化,实际上曼联队下了个英超新兵,上了个当打之年的全能场。温格则为了给世界杯冠军们充足的休息时间,用标准替补实力的家伙,换下了半场表现上佳的左后腰。

    看似不起眼的调整,带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阿森纳队场优势依然存在,只是进攻威胁在逐渐降低,曼联队在防线稳固的基础上,加大了传接球的处理追求,把反击的质量稳步提升。

    一来一去,球迷们的情绪调了个个儿。

    比赛第51分钟,曼联队利用反击机会由约克接斯科尔斯长传球扳回一城。

    随后的十分钟时间里,双方又各换一人,2:1的结果却像上了保险栓一样,维持到了比赛第68分钟。

    尤墨站在混合区。

    “神奇的小家伙,要卖力表现哦。”

    弗格森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似笑非笑。

    尤墨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

    “托您的福,没让我遇上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