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不大的一句话,却勾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甚至包括了对手。

    干的不错?

    什么意思?

    准备正式接纳这家伙了?

    尤墨正在大禁区线上等待对手发球门球,听了这话只是转头,轻轻点了一下。亚当斯看着他的眼神没有变化,确认他有听见之后,脸依然绷的很紧,眉头也没有解开。

    比赛继续进行。

    能换六个人的比赛其实不存在多大体能问题,即使到了补时阶段。

    可奇怪的是,个人能力并不弱于对手的枪手们,在和对手一对一的拼抢,几乎全部落于下风!

    这种状况看似诡异,熟悉英超的人们却并不陌生。

    “红魔时间”到了。

    熟悉的场面,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家伙们,面对这一切,所有人睁大眼睛,想看看最终结局如何。

    比赛第92分钟,贝克汉姆右路弧线球飞来,目标是大禁区路,谢林汉姆。

    球速奇快,落点控制精确的传球,让盯防他的基翁只来的及起跳干扰了一下,最终的头球攻门只能依靠门将来化解了。

    摒息捂嘴的阿森纳球迷们,振臂欢呼的曼联球迷们,场地边站着的两个老头儿,场上的21个人,眼睛紧盯着球门线上站着的家伙。

    大卫*希曼。

    英格兰正选国门没有让他的支持者们失望,一记充分舒展身体的鱼跃侧扑后。指尖改变了皮球的运行轨迹,让这记看似必进的射门最终命立柱弹出。

    叹息与侥幸声,禁区里的混战正在进行。

    这种情况下。什么战术,技术,意识,统统抛到一边去。唯有神经反应,爆发力,身体控制力,才是决定胜负的东西。皮球柱弹出的并不远。跟上补射的约克一记侧凌空被亚当斯挡出后,战场转移到了路大禁区前。

    尤墨是和斯科尔斯纠缠着出现在这一位置的,两人谁也没去观察对方。只是凭借着本能用手臂压住对方。两人身高差距足足有1公分,体重却只有2公斤差距。

    凭借着更有利的启动位置,斯科尔斯卡在了尤墨身前,用他比对方低的多的重心倚住对手后。身体还在不停地向后拱。想把空间扩大一些好做动作。

    这种状况下,被挤在身后的家伙可做的选择不多。

    后退,指望对手自己后仰倒地,这种做法对球场新兵可能会起作用,眼前这位已经24岁的家伙明显不会把重心都靠在对手身上。

    向左或向右横移,伺机破坏对手对皮球的控制权,这种做法更积极一些。不过,斯科尔斯的视野很开阔。余光已经在注意着身后的对手了,横移的结果只可能是再次被挡在身后。

    压住对手起跳。从身后顶走皮球,这种作法最常见。可惜皮球正在斯科尔斯的控制范围内,贸然用身体压上的结果,很可能送给对手位置极佳的直接任意球。

    如何抉择?

    尤墨从皮球还在半空旋转时,已经做出选择了。

    右脚向右横移一步,踩实地面,身体向右移动,左脚跟上,刚好出现在斯科尔斯视线后,右脚蹬地,向左横移!

    在外人看来,两个家伙像是在跳国标舞一样,先是前后脚的向右横移一步,接着身后的家伙向左横移,身前的家伙也向左半转身。

    贴背舞变成贴面舞?

    这种无厘头的感觉困扰着所有人,包括斯科尔斯。

    “斯科尔斯!漂亮的停球!几乎把皮球黏在了脚面上!来一脚吗?”

    “左脚轰门!被挡出了?这么快?是谁?”

    “哇噢,是o!他的动作真够快的!”

    “没错,就是他,又一次出现在后卫的位置上!”

    “不对,这种情况下应该说是后腰的位置更恰当一些。”

    “看慢镜,先是贴身,够不到球又不想犯规的情况下,向右移动原来是虚晃!”

    “是的,无球状况下,在别人身后做假动作”

    “无语了吗?我也是!”

    “哈哈,还好效果不错,不然就成了第二天的饭后笑料了!”

    “应该不是意想天开的动作,我觉得。”

    “嗯,大禁区外一两米的距离,送给对手直接任意球会非常危险。他用之前贴身防守,断绝了斯科尔斯直接来一脚的可能。接下来的动作如果不是赌*博的话,只能说他非常了解这个对手!”

    “没错,这个距离是斯科尔斯最擅长射门得分点,比赛时间马上就要到头,没理由不来一脚。两人之前的纠缠动作都不大,压力骤减的情况下,选择停球射门再正常不过!”

    “再来看一遍,向右移动的非常坚决,整个身体都在动。严格说来,这并不是虚晃之类的假动作,他只是用真实的动作遮掩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斯科尔斯超强的大局观和宽阔的视野居然被他利用,成了防守成功的重要因素!”

    “不知道这是不是运气,反正让人有种莫名的兴奋!”

    “是的,这样的家伙来到英超,会给我们带来些不一样的东西。”

    “他的好兄弟本场发挥一般,看来比技术的话,阿森纳队还是要略高一筹。”

    “新来乍到都需要适应时间嘛,两人毕竟还不到19岁,环境变化这么大,身心与心理都会因此受影响。”

    “好了,比赛结束,枪手们笑到了最后。2:1的比分算是双方发挥的正常反应。”

    比赛结束,电视转播一般都会顺延一段时间。两位解说兴致勃勃地边讨论边盯着大屏幕,希望能找到些不同寻常的答案。

    可惜,摄像机刚刚在卢伟身上停留一会。只来的及看清楚他脸上的微笑,就被转身离去的背影浇了盆凉水。

    场上,双方球员正在交换球衣,走到尤墨面前的是贝克汉姆。无孔不入的英格兰媒体早就知道两人私下关系不错,这会看见两人凑在一起,顿时激动起来。

    可惜,只是点头微笑。交换球衣,双方甚至连嘴都没有张开,一切就结束了。

    悻悻然的摄像师们继续把镜头对准尤墨。希望从这家伙的脸上找到些不一样的情绪。

    最终他们如愿了。

    尤墨走近,右手对着摄像机镜头摆了个“v”字造型,说了一句英语。

    “我来了。”

    第二天的评论颇有些铺天盖地的架式。

    其实严格来说,两支球队都算发挥出了正常水平。场面与结果也在能接受的范围内。就事论事的话,并没有多少可以深度挖掘的东西。而且,慈善盾杯仅仅是个热身赛,即使赛后要捧一捧杯,领一下冠军奖牌,可大家都只把这些当成彩头,不会用对待正式比赛的态度来面对。

    引起媒体们一拥而上的原因,是新闻敏*感性。

    “我来了”这样简简单单的个字。配上平静的表情,浅浅的笑容。传递出的能量所有人都能感受到。

    自信,张扬,霸气,除了这些之外,嗅觉敏锐的家伙们指出了另一点。

    这儿,伦敦,与他来说,是需要成为主人的地盘,是需要征服的世界!

    这样的态度,让媒体们兴奋不已。

    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使劲鼓掌叫好,唯恐别人不知道这家伙的丰功伟绩一般,长篇累牍地诉说着他的种种出格行为。

    场上的,场下的,更衣室的,有真凭实据的,道听途说的,自由发挥的,林林总总,越写越长。

    态度客观一点的,以这场比赛他的表现为基础,得出的结论有些出人意料。

    是他来适应阿森纳,还是阿森纳来适应他?

    这样的结论听着有些唬人,实际情况却也分析的丝丝入扣。

    他在技术上的短板,被凯泽斯劳滕人为掩盖了,几乎所有的进攻,他的作用都是牵制,掩护,完成最后一击。进攻组织所需要的处理球技术,他的水准顶多算是二流球员水平。

    如果换一支不那么讲究技术的球队,他或许能够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可是,这里是海布里,是用技术足球扫平英超,刚拿了双冠王的阿森纳!

    指望他的脚下技术还能有多大进步明显不现实,因此,想要最大程度的发挥他的作用,整支球队必须做出改变。

    这样的结论得出,评论员们自己都摇头。

    如果是一支深陷危机的球队,做出这样的改变并不困难,可惜,他们在上个赛季的巨大成功,现在反而成了强大的阻力,挡在了所有人心里。

    有必要吗?

    阿森纳球迷也迅速分成了两派。

    痴迷于技术足球,华丽场面的家伙们,一方面调侃温格的买人策略出了岔子,另一方面觉得球队原本实力足够问鼎欧洲,不需要动大手术。

    态度不那么乐观的球迷们,认为冠军之后必然会有人出现动力不足的情况。及时有力的新鲜血液,才是保证球队继续进进的最佳动力。在他们看来,球队并不需要改变风格,只要在战术打法上做一些调整,把这家伙的特点充分利用起来就行。

    持这种看法的球迷与专业人士不在少数,天空体育台的两位解说,马丁*泰勒在自己的专栏花了不少笔墨来描绘尤墨的那两次抢断,并大为赞赏这种专注认真的比赛态度。

    他的看法更专业也更长远一些。

    球员与球队需要时间来相互适应,磨合,没必要一开始就把道路限制的太死。联赛是漫长的10个月,欧洲战场同样长达9个月,有的是机会让彼此找到共同点,获得充足的前进动力。

    在这篇专栏评论的最后,他笔锋一转,写道:o不是技术型球员,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与技术型球员配合。他的好兄弟,已经在曼联队获得首发位置的e,就是最好的证明。甚至,在上赛季很多场比赛,我们还见识过他的助攻能力。这样的家伙拥有非常可怕的潜能,需要的仅仅是一个适合他发挥的平台而已。我们只需要保持足够的耐心,睁大我们的眼睛,看看这家伙会给大家带来些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沸沸扬扬的评论声,家气氛总算有所好转。

    这样的一场比赛,无论再怎么努力表现,也不会让他快速融入球队。即使那两次抢断被很多人津津乐道,也并不足以弥补他在进攻的尴尬处境。能让家里人齐齐放下心来的,是尤墨最后对镜头说的那句话。

    让人一瞬间就变得爱恨分明的一句话。

    “我来了。”

    临睡前,王丹房间。

    整栋别墅的内部装修风格并不太符合她的审美标准,可眼下初来乍到杂事太多,实在无心改变的。

    还好,床足够大。

    王大记者把女儿送到江晓兰房间,抛了个媚眼后,回房间换衣服。听见身后开门声仿佛很着急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

    “你来啦?”

    “啊。?”

    尤墨对这家伙的笑点持怀疑态度。

    讲冷笑话别先自己笑好不好?

    王丹好容易止住笑,转头,手里不忘继续往上穿吊带袜,“你来干嘛?”

    黑色丝袜与雪白的大腿,赤*裸的上身一起,瞬间暧*昧了整个房间。

    “我来投降。”尤墨高举双手,顺便抹把口水。

    馨雅她妈天生就是个会勾人的家伙,现在成了有钱人太太,更是狠命地往自己身上投资。皮肤,身材,打扮,甚至连一颦一笑都远非当年可比。

    “来投降?只有旗杆没有白旗算怎么个意思?”王丹一步摇地扭过来,一把握住目标。

    “白色的?”尤墨瞅了眼自己的黑色内内,双手不忘顺势握住空气的两只大白兔,“管家没给买白色的!”

    “嗯哼,下次我给你买。干嘛这么直接,温柔点儿!”王丹伸手打落直奔主题的双手,另一只手继续上下左右还带旋转的忙碌。

    “好意思这么说别人吗?”尤墨哼哼着抗议。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人和女人能一样!”王丹梗着脖子反驳。

    “没有两次哈,兰管家最近也要。”尤墨瞧这家伙越来越过火,只得出声提醒。

    “哎呀,最近忙成这样,好容易有心情的!”王丹一听这话,立即放缓了动作,呢喃软语。

    “万一管家问起来,我好意思当着馨雅的面撒谎吗?”尤墨一把推倒面前身软似绵的家伙,一手一个握住了,揉搓起来。

    “霸气呢,我要的霸气呢?”王丹闭了眼睛,哼哼着还不忘念叨。

    “侧漏了。”尤墨正在上下齐手,抽空回答。

    半小时后。

    “遇到卢伟怎么不打招呼?”王丹双手搂住趴在自己身上的家伙,脸上潮红还未褪去,就幽幽开口说道。

    “忽然觉得没什么要说的。”

    “难受吗?”

    “不。”

    “什么感觉?”

    “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慢慢来吧。”

    “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