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球队的训练气氛稍有改善。∽↗,不过,在眼尖耳灵的帕特*莱斯看来,不够,远远不够。

    他不知道这些熟悉的家伙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也不清楚更衣室里真正发生了些什么,他现在有些担心这种状况是不是有人刻意造成的了。

    身为助理教练,教授的最得力助手,他决定找些人来谈谈。

    亚当斯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说说看,为什么大家对新来的家伙都是一副不爱搭理的样子?”

    训练结束后,球员们各寻座驾离去。帕特*莱斯快走几步截了队长的道,一上来就直入主题。

    这样的语气让亚当斯皱了皱眉。

    “没有您想象的那么严重,不了解嘛,保持点距离总比让人心暗笑来的好些。”

    “你们是不是对他有些什么误会,是因为阿内尔卡的缘故?”帕特*莱斯也皱眉,心有不详的预感升起。

    何止是误会,简直就是排斥!

    “哪有,那个刺头儿早晚要走,他的话能有一半人信就不错了。”亚当斯显然不想就这件事情继续讨论下去,边说边加快了脚步。

    “那这何对他印象如此之差?”帕特*莱斯没有放弃,同样加快了脚步。

    “只是觉得不合适吧,大家。”亚当斯沉默了一会,抛出了答案。

    帕特*莱斯也沉默了,之前快速迈动的步子迅速停下,直直地站着,目送对方离开。

    拿什么来反驳这样的理由?

    看来只能找法国人谈谈了!

    主教练办公室,温格的心情看上去还不错。

    慈善盾杯顺利拿下并不值得称道,能让教授喜形于色的。是董事会一直以来的怀疑态度会收敛许多。

    “他的表现在您看来怎么样?”

    简单的招呼完毕,帕特*莱斯一如既往的直来直去。

    “还不错,关键的时候出现在关键的位置,这种表现值得称道。”温格脸上笑容不变,说罢还轻轻地点了点头,仿佛还在回味。

    “进攻呢?您是如何打算的?”帕特*莱斯心忧虑更甚。脸上却不好表现出来。

    “不着急,眼前没什么硬仗。还有,阿内尔卡正在努力证明自己的身价,不用担心。”温格脸上笑容绽开,手指着桌子上一张报表,“这个赛季主场球票价格上浮12%,算下来一年可以为我们额外带来150万英磅的收入!”

    “150万?确实不错。球迷呢,抽样调查结果如何?”帕特*莱斯随口问道。

    “华丽场面加上冠军奖杯,球迷有什么好说的。”温格撇撇嘴。对这个问题表示不屑。

    帕特*莱斯点点头,把话题转回。

    “意思是先把他当替补用着?”

    “奢侈吗?”温格身体往后一仰,摇晃了下椅背。

    “有点儿。”帕特*莱斯双手摊开,笑。

    能让一贯精明的法国人做出这样的选择,看来上个赛季的辉煌没有蒙住他的眼睛。

    8月11日,英超首轮开打,阿森纳赴客场挑战阿斯顿维拉队。

    上赛季曾经进入联盟杯八强的主队实力并不弱,82年勇夺欧洲冠军杯。次摘得顶级联赛冠军的历史也足以撑起他们的腰杆。面对上赛季称霸英超的双冠王,他们排出了球队目前的最强阵容。

    当然。首发阵容只是一种态度,战术打法,执行能力,临场发挥,这些才是一支球队心气高低的最直接体现。

    下午点十五分,维拉公园体育场。

    8月初的伯明翰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没有风的球场上,阳光正在肆虐。原本青翠的草坪被晒的有些发蔫,相互挤挨着,没精打采地凑在一起。

    尤墨坐在有些陌生的替补席上,静静地看着场上。

    熟悉的11个人。陌生的11个人,手负身后,昂首挺胸。

    看台上嘹亮的歌声在他的耳朵边来回转悠,最终却一个单词都没有钻进耳朵里。

    悠扬的哨音喧闹了安静的球场,却安静不了喧闹的看台。

    现场看英超,其实也不错。

    想到这儿,尤墨笑着挠了挠头。

    卫冕冠军的开场大戏会在全球一百九十多个国家同步直播,预计观看人数会超过千万人次。这些数据繁荣着英超联赛,刺激着各支俱乐部,骄傲着每一名英超球员的心理。

    即使无欲无求,也要为这些目光而战!

    对于联赛本身来说,下游球队的这种心气和开放式的比赛态度,无疑是一种刺激球市的良药。对于球员本身来说,却不尽然。

    观赏性这种东西,有时候很华丽很艺术,有时候很功利很市侩。区别,只在于火候的掌握。

    场上这支阿森纳队,其实正游走在危险的边缘。

    他们在技术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至于身后的家伙们都要看不清楚他们的球衣号码了。这种情况下,模仿他们明显是不智之举,模仿曼联倒是行之有效。

    于是,对手在他们的眼里变得粗鄙不堪。

    那些粗暴的犯规和高空轰炸,还有让人头疼不已的铁桶阵,成了他们完美表演的最大阻碍。越过了,向世界宣称属于自己的骄傲,越不过,谴责对手在倒退足球发展。

    孰不知,竞技世界,唯有胜负才是永恒,其它的一切因素,只是手段而已。

    胜负?好看?

    这支已经在英超赛场上证明过自己的队伍,直奔后者而去。

    他们想通过自己的巨大成功,把信仰传递出去的同时,把标准人为改变。

    在他们眼里,胜利已经不是唯一目的,他们已经有了更高的追求和信仰。这种心态驱使下,整支球队都成了艺术足球最虔诚。最狂热的信徒。

    温格提前察觉了这一点,在尤墨的转会问题上固执己见,最终让球队的替补席坐上了一位身价最昂贵的家伙。

    没有人能给出最终答案。

    温格不能,尤墨不能,阿森纳上上下下都不能。

    也许,时间可以。

    场上。双方球员你来我往战的不矣乐乎,比分虽然没有改写,开放式的进攻却看的球迷们大呼过瘾。

    和上一场比赛一样,枪手们特别欢迎对手用这种态度对待比赛。如果不是客场,需要先稳一稳的话,开场的几次机会说不定已经改写比分了。

    阿斯顿维拉常年混迹于联赛游,这样的球队,几乎每个家伙都不缺比赛经验。开场对攻了十五分钟后,他们把阵形渐渐后撤。把场大片地盘让给了对手,开始打防守反击。

    不过,和曼联队相比,维拉队的个人能力差了一大截,阿森纳防线只要自己不出岔子,指望他们难得的反击修成正果,难度有些大。这种状况下,心有未甘的维拉将士们回防的并不彻底。守的也不够坚决。

    惩罚很快到来。

    比赛第29分钟,边路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配合后。奥维马斯左路突破成功,底线处一记漂亮的过顶弧线球找到了禁区前点的阿内尔卡。法国人其实并不擅长头球,只是这一次落点实在精确,他只需要卡住位置,脑袋迎上一碰,皮球强烈的旋转就能让对方门将束手无策。

    最终他没有辜负队友送上的大礼。在满场叹息声,挥拳猛拍自己的胸口,对着摄像机镜头咆哮不止。

    虽然上赛季拿了双冠王,法国人其实挺郁闷的。

    没能入选国家队是最大的心梗。

    他本来还心存一丝侥幸,想看看没有自己的法国队。雅凯,法国人,会不会后悔。

    结果,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的竞争对手们赢下了一场场比赛,最终在全世界的羡慕下高举大力神杯。整支球队的2人,因此把名字烙印在了法国足球史上。而他的名字,自从世界杯开打之后,就无人再提了。

    如此鲜明的对比,让他的心里不爽之极。

    除此之外,没能在赛季结束后高调迈入伯纳乌,是他郁闷了一整个夏天的事情。

    区区2000万英磅,皇家马德里就是不愿意出!

    这种事情对于心高气傲的法国人来说,太丢面子了!

    转会费是球员身价的直接体现,同样,薪水也会按照转会费的比例来衡量。名与利都在离他而去,这不得不说是件让人沮丧的事情。

    唯一值得安慰的,大概就是主教练的信任了。

    温格对于年轻人的耐心与包容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出了名,他作为球队最著名的坏小子,屡屡触犯更衣室条例的情况下,依然能获得主教练的信任,甚至为了他不惜把高价买来的家伙放在板凳上。

    这种事情让他得意之极。

    瞧瞧,谁才是海布里的主人!

    今天进球之后他还特意回头,遥望了下替补席。可惜距离太远,看不清楚那家伙的表情和看台上的球迷是否一样。

    联赛第一轮,又是客场,能上一来就踢的顺风顺水,整支球队和他一样兴奋。半场结束前,阿森纳前场打出精妙配合,路连续几次一脚传递后,博格坎普用一记手术刀般精准的直塞,让反越位成功的阿内卡尔轻松获得了单刀机会。

    已经一球垫底的法国人更加轻松写意,大禁区线上面对出击的门将,身体先是向右虚晃,接下来向左一倾,右脚搓出了一记美妙的大弧线。

    应声入网的皮球让教练席上的温格双拳紧握,快步走到场边,笑容满面。

    尤墨坐在替补席上也兴奋了一下,不过最终握起的拳头最终轻轻落在了自己腿上。

    “嘿,感觉如何?”

    阿森纳的替补们纷纷离座,吆喝叫喊了一通后,转身回来。替补席上坐着没动的家伙在这种情况下有点扎眼,格里曼迪还没等所有人坐定,就怪声怪气地问了一句。

    “你觉得呢?”尤墨转过头,笑着问。

    “啊?那个,怕是感觉不太好吧?”格里曼迪显然没想到会有这么个答案抛给自己,一时间脑袋有些短路。

    “为什么?”

    “为什么?”

    呆头呆脑地重复了对方的问题之后,格里曼迪觉得自己快成笑话了。

    怎么回答?!

    boss再好说话,也是球队里最权威的那一个。俱乐部再有眼无珠,真金白银的1000万英转会费,2万5千英磅周薪也不会骗人。眼前这家伙在他眼里再不堪,低调沉稳的态度在那儿摆着。

    他若回答:“因为你不满意替补席的位置,想取代阿内尔卡的位置”。那等于是他主动挑起战争,而且是用一种意图明显的挑衅,来显示球队的排外意图!

    这可是在教练们的眼皮子底下,给他一千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干!

    “可你明明没有起身庆祝,这说明你说的话并不代表你的真实情绪!”瞧着好兄弟被异样的目光弄的尴尬之极,维尔托德挺身而出,小声说道。

    “你呢,想上场比赛吗?”尤墨转过头,看了眼这家伙稀疏的头顶。

    “当然,没有人不想上场比赛!”维尔托德不假思索。

    “是啊,我也想。”尤墨听到了场结束的哨音,于是起身。

    “在我看来,队友进球,球队获胜,是一件所有人应该感到高兴的事情,无论上不上场!”维尔托德抬头挺胸,自觉名正言顺。

    “你说的对。”尤墨站定了,转头。

    “嗯?那你,你为什么不和大伙一起庆祝?”维尔托德张口结舌,好容易才把问题说清楚。

    “不熟啊,假装很高兴的样子会不会让人更不舒服?”尤墨接过永贝里踢来的皮球,小跑进了场。

    维尔托德和格里曼迪面面相觑,楞在原地。

    每一支球队都需要竞争,每一名主教练都明白竞争的重要意义,每一个替补席上的家伙都有取代场上家伙的强烈愿望,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在这块土地上,讲究绅士风度的国度里,刻意用一些虚假热情来遮掩心情,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东西。

    似乎只要一违反,就成了球队不团结的铁证。

    没有人去想一想,这种违心之举到底损坏了什么!

    一个处处标榜绅士风度的国家,一支充斥着虚伪热情的球队,一帮演技超越球技的家伙

    “这家伙真够伶牙俐齿的,下次小心点吧。”维尔托德在空和阿内尔卡击了下掌,转头,对格里曼迪说道。

    “什么意思?”阿内尔卡面带疑惑,手扒在维尔托德肩膀。

    “唉,别说了。”

    “有啥不好说的,哥给你报仇!”

    “下来说,下来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