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结束,新的一周从恢复训练开始。¤,

    慈善盾击败曼联,联赛取得开门红,两场胜利给球队带来了轻松无比的气氛。恢复跑的时候,一贯独来独往的家伙也有人主动上来搭腔了。

    弗雷德里克*永贝里。

    或许是同为新兵的缘故,瑞典人对这家伙的遭遇心生同情,分组训练的时候经常默不作声地站在尤墨对面。今天这种欢快的气氛下,他决定多了解了解这家伙。

    0分钟恢复跑的时候,两人并排,跑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瑞典人其实想跑在最前面的,奈何旁边这家伙压根没有表现欲*望。

    “你平常爱看报纸吗?”永贝里一上来就主动打开话匣子,考虑到对方英水平较次,他把单词发音咬的很仔细。

    尤墨对眼前这家伙的发型比较感兴趣,此时正在琢磨自己要不要剔个光头什么的,听了问话,随口就答:“很少,你呢?”

    永贝里显然没想到对方的问题这么快就抛过来了,一时间有些反应迟钝,楞了一下才点点头,“哦,那就好。我嘛,还行!”

    尤墨没搞懂这个“还行”是个什么意思,于是拿了个标准来衡量一下,“还行?我有个体育记者出身的老婆,她比较爱看。”

    “啊?那可不妙!英格兰这种地方,小报满天飞,各种小道消息看的人头昏脑胀,稍不注意就上了他们的当!”永贝里一听之下有点着急,说着说着还要握拳在空挥舞两下,仿佛这样能威胁到那些无良记者。

    “混口饭吃嘛,记者们也不容易,竞争多激烈的。”尤墨使劲忍住笑。猛点头,对这家伙的义正词严很是佩服。

    “哦,看来是我大惊小怪了。我还以为你会比较在意呢,想提醒你一下。”永贝里没去管对方的表情,咧嘴一笑,目视前方。

    “你呢。在意吗?”

    “还,还好吧。你知道,我身上可没有任何光环,当然也就没了那些烦恼。”

    “队伍里场球员这么多,你要是担心烦恼的话,主力位置可就遥远了。”

    “哎,怎么回事,怎么还担心起我来了?”

    还没等到深入了解对方,永贝里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成了一团浆糊。

    本打算安慰别人的。结果到头来成了别人安慰自己,这种事情没道理!

    “咱俩都是小地方来的,一进大地方肯定会被人仔细打量,看看合不合他们的标准,对吧?”

    永贝里猛点头,继续侧耳倾听。

    “城里人是不是都爱看乡下人闹笑话?”

    瑞典人像个白痴一样,除了点头啥也不会了。

    “乡下人往往因此痛恨城里人,觉得他们太不厚道。对吧?”

    尤墨这话一出口,前面好几道不善的目光扫了过来。

    维埃拉。佩蒂特,阿内尔卡,格里曼迪,维尔托德,法国帮齐齐皱眉,来回交换着目光。

    “所以说呢。城里人与乡下人只是所处的环境不同,心态不一样而已。可如果城里人老是自觉优越感十足,乡下人因此被自卑感笼罩,那麻烦就大了。”

    看着周围异样的眼神,听着耳边仿佛很有道理的讲述。瑞典人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

    之前的一周多时间里,没有人主动接近新来的家伙不假,可也没有人主动对新人们甩脸子。至少从表面上来看,球队依然是一团和气的。

    队伍的主教练是法国人,队员维埃拉,佩蒂特,阿内尔卡是绝对主力,其它两个家伙也是重要替补。严格来说,眼前这支多国部队,法国帮的话语权已经超越了队长亚当斯为首的本土球员帮。

    除了双冠王之外,法国人今年还拿了世界杯冠军,这些实打实的成绩刺激下,志得意满是肯定的,心高气傲是必然的。

    这种情况下,所谓的“城里人”很容易就被他们对号入座,当成是对方在挑衅了!

    叽哩咕噜一阵法语交流后,二十多人的队伍同时陷入了沉默。

    亚当斯本就有些沉默寡言,这种状况下更是面沉似水。

    他主动找主教练沟通,其实也是一种表态。

    这支球队,荷兰人,法国人,英国人,呈足鼎立的状态。虽然引援政策饱受外界指责,可英格兰球员一直以来的表现并不差。以他为首的本土帮,既是球队的防守基石,又是硬仗不可或缺的铁血战士。今年六月刚刚退役的本土前锋伊恩*赖特,还是球队的上赛季最佳射手。

    身为土生土长的英格兰人,他不容许这支俱乐部英国人的名字变得可有可无!

    荷兰帮人数不多,球队能踢上球的只有两位。不过,除了当家球星博格坎普外,左边锋奥维马斯也是球队进攻的一把尖刀,目前身价已过千万英磅。这样的两个家伙虽然并不太好相处,但也从不会主动招惹是非,属于典型的立派。

    法国帮近来的表现,最让他头疼。

    原因不用多说,眼前状况已经一目了然。

    一群人公然用法语商量如何给新人点苦头尝尝,这种事情他身为队长自然不能置之不理。可是,理归理,如何掌握其的度,是件棘手之极的事情。

    轻了,不但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反而会让自身威信降低,连带着所有英格兰人都抬不起头来。这可是英格兰人的地盘,让法国人肆意妄为的话,俱乐部百年历史都不足以掩盖其的耻辱!

    重了,这些家伙们高傲的性子肯定接受不了,真要闹起来可不是小事情。即使温格器重他,把更衣室的权力最大程度的交付与他。可boss就是boss,法国人就是法国人,纪律性永远弱于情感。

    尤墨的话他听的很清楚,其既没有一点儿嘲讽城里人的意思。也没有丝毫自轻自贱的味道。身为创造俱乐部转会纪录的家伙,有这种信心不足为奇。如果因为这样的几句话就被人恶意对待,他觉得这支球队的氛围实在糟糕!

    如何解决?

    告诉这家伙他们在商量什么?

    亚当斯摇了摇头。

    这么做等于是主动和法国帮决裂,在事情走向没有明确之前,这么做显然有些鲁莽。

    找佩蒂特谈谈?

    这个看来有点儿可行性。

    上午训练结束后。

    “嘿,老兄。你们打算来真的?”亚当斯叫住佩蒂特,不紧不慢地走近了,面无表情。

    “你担心的太早了点。”法国人转头,看清楚对象后,鼻子里轻哼一声。

    “这里是英国,别太感情用事了。”亚当斯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语气丝毫没有动摇。

    “年轻人需要吃点苦头才会长记性,我可不想被人在面前指指点点却依然无动于衷!”

    “让他吃苦头是我们英格兰人的事情,你们法国人最好适可而止!”

    “英格兰人?好吧。那我们等等也无妨。”

    “有什么要求,说出来听听。”

    “道歉嘛,小意思。”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看他不顺眼。”

    “因为世界杯之前那件破事?帮阿内尔卡出头?”

    “法国人没那么小气。我们只是觉得这家伙被人吹的太神奇了,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地方不一样而已。”

    “好吧,你们最好适可而止。”

    “放心,不会让你太为难的。”

    对话结束,两人挥手作别。

    表情都不轻松。

    亚当斯不必多说。佩蒂特皱紧的眉头也直指问题根本所在。

    这支球队的更衣室,谁说了算!

    法国人以前并未在意这种事情。现在却深觉事关重大。

    这儿毕竟是英格兰人的地盘,他们法国人只是客人,再强势,也不至于因为一件小事就和主人闹翻脸。亚当斯这番表态并不强硬,言谈话语间也并无感情倾向。可越是这样,佩蒂特就越觉得需要重视。

    真要搞的太过火。把英格兰人一并得罪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法国人一向以自由散漫著称,即使在球队形成了小团体,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仅仅是利益需要而已。球队的五个人以他为首,完全是因为他在国家队与俱乐部的地位决定。并无良好的私人关系。

    老实说,发生在迪纳尔的沙滩足球事件,是他的同胞表现的技不如人,最终才输光了法国人的脸。真要以此为理由展开报复,他自己都觉得颜面无光。

    今天这件事情,让他意识到了法国帮和英国帮潜在的竞争,接下来的举动肯定要考虑的更细致周全一些。

    下午的训练内容和往常一样,可训练质量却让温格很不满意。

    多次断以后,一贯温而雅的教授也难得发了火。

    “无论是射门还是传球,我需要的都是倾尽全力,毫无保留!”

    “足球不是以戏耍别人为乐的,不必要的念头会浪费绝佳的进攻机会!”

    “两场比赛似乎赢的都太轻松了,看来需要些刺激才能让你们找到更充足的动力!”

    “这样吧,周末的比赛,o将会出现在首发位置,我看看你们会踢出怎样的比赛!”

    听了这话,一干人等都有些傻眼。

    下午的训练是个半场分组对抗,法国帮不知是早有准备还是临时起意,把训练当成了脚法秀,只要球在脚下,或多或少都会来点儿花活。尤其是对上尤墨所在的一组时,他们对球门的兴趣都没有对这家伙的兴趣大。最终做出的战术选择也往往以戏耍为主,表演为辅,反正就没个正经的训练态度。

    前几次断时,哥几个还觉得没啥大不了的,老教授太大惊小怪。

    最后一次断后,几个人集体抱住脑袋,叫苦不迭。

    让这家伙打主力没什么,他们早就做好和他同场竞技的准备了。可是,主教练在这种状态下让他打主力,摆明了是让他们难堪!

    传球给他,一切按照常规状况来,这种选择他们心有不甘不说,搞不巧还成了对方的绝佳机会。

    不传给他,或者刻意传一些高难度的球给他,这么做风险可不小。主教练脾气虽好,眼睛可毒着呢,用这种方式挑战者boss的权威,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个死法!

    不管他,刻意避开他所在的进攻区域。这种办法看似可行,真实操作起来效果好还行,效果不好一样会被戳穿!

    周末的对手依然不强,而且还是主场,如果让这家伙在5万人面前尽情庆祝自己的进球,那已经放出大话的法国帮颜面何存?

    想到这里,佩蒂特抬头,看了眼似乎永远不会有多余面部表情的队长,亚当斯。

    难道是他向主教练告的密?

    法国人越想越觉得靠谱,训练一结束就立即唤上维埃拉,快步向停车场走去。

    身高191的家伙其实挺爱笑的,如果不皮肤太黑的话,他真觉得这么个家伙是个不错的搭档。

    说了一下上午和亚当斯的对话后,佩蒂特收了声,转头观察对方反应。

    塞内加尔人的后裔没有让他失望,一开口,方向就有些跑偏。

    “你和队长谈判了?”

    22岁的家伙居然还只有这点情商?

    佩蒂特在心吐槽完毕,点头说道:“差不多吧,有那么点意思。我是说,boss的作法,是不是也有那层意思。”

    “你是说boss偏袒新来的家伙?”维埃拉有些不以为然,边说边摇头,“早有的事情嘛,谁不知道!”

    “你这家伙,仔细想一想,boss今天的态度让我们很难办,这里面是不是有英国佬在里面捣乱!”佩蒂特搂住黑大个的肩膀,掂起脚尖快步往前走。

    “意思是他加入英国帮了?”维埃拉显然不太喜欢这么大个男人搂住自己,于是使劲晃了晃。

    “咦,你别说,还真有可能!”佩蒂特楞了一下,紧赶两步追上甩脱自己独自向前的家伙,压低声音说道:“想不到这小子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心眼,实际上花花心思可不少,咱们可得小心点儿,别上了他的当!”

    “是啊,你去和阿内尔卡说说,比赛还是要认真踢,boss的眼睛好着呢!”维埃拉伸手拽开车门,坐进去的时候为了抬头看对方反应还把后脑勺给碰了一下。

    对上这种家伙,佩蒂特真想用鞋底敲敲他的脑袋。

    “搞清楚状况没有啊,o打首发,阿内尔卡还会在场上?”

    “那正好,私下矛盾私下解决,咱们好好踢就是。”

    “呃,仿佛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就这么办吧。”

    “哈哈,真难得,你居然会听我的!”

    “滚蛋吧,我没被你气死已经算不错的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