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贝里担心的局面未出现。

    接下来的几天,球队又恢复了之前那种平静轻松的氛围。法国帮像是忘了之前商量的事情一般,相互开着只有他们能理解的玩笑,正眼都不看新来的家伙们一眼。

    这种状况其实早已有之,算起来可以追溯到温格上任后不久。球队的英格兰人一开始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时间久了,法国人越来越多了,问题开始凸显出来。

    雇佣军!

    这些家伙们有天赋,也很努力,大多数人都能以职业球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可唯独缺乏与人为善,耐心沟通的能力。

    这样的家伙们数量越来越多,整支球队的氛围也开始随之变化。最明显的特征是打法虽然变得好看了,球队的抗压能力却在下降。

    在外人看来,有才华的家伙们自然与众不同,逼格高那是有本钱的。甚至包括主教练温格,也没有把这种事情看的有多重要。或许在他看来,这种外国人抱团的存在方式,更有利于更衣室的势力平衡。

    法国帮,英格兰帮,荷兰帮,分天下的局面看起来稳固无比,大家保持着距离,谁也不去主动招惹谁,谁也不会主动降低姿态去迎合谁。

    至于新人嘛,那就得看boss的态度了。

    温格酷爱培养小妖,球队每年转会窗开启时,都会签下数量不等的年轻球员,悉心培养。以待收获。

    这种经营策略并无不妥,只是成绩上或多或少要面临一些压力。不过目前英超还没有刮起金元风暴,各支球队的家底并不厚实。欧洲战场上遇见的土豪毕竟是少数。阿森纳凭借丰富的欧战经验,在胜率上保持的还不错。如果能拿出上赛季一股作气掀翻红魔统治的表现来,yy一下大耳朵杯也算人之常情。

    新人在这支球队不乏表现机会,可在这样的更衣室气氛,新人们可以做出的选择并不多。

    抱大腿是最常见的入伙方式,假如新人不懂行情,那随处可见的钉子会告诉他们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如果一味保持立。那就得靠绝对实力站稳脚跟。这对于新人辈出,竞争激烈的兵工厂来说,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温格对年轻人一贯耐心十足。信任有加。法国帮这几位从初出道的籍籍无名到现在的名震天下,最大的功劳就是这份耐心的信任了。

    可惜,凡事有利必有弊。

    耐心,容忍。喜欢打感情牌。这样的主教练对于更衣室的控制力明显不尽如人意。即使不和老对手弗格森比较,比起雷哈格尔他都差了不只一个档次。

    年轻人渴望表现,喜欢挑战,对于自由的向往是无与伦比的。初出茅庐时的紧张拘谨不在之后,胸膨胀的信心会让他们越来越讨厌束手束脚的生活。

    在温格眼里,眼前这支球队依然是去年那支阿森纳队,其实不然。

    年轻人已经证明了自己,接下来的运动生涯并不需要费尽心思在球场上寻觅表现机会。生活的乐子无处不在。有钱之后的人生更是多姿多彩,能用轻松自如的方式去面对的话。何必要为难自己呢?

    既然是雇佣军,出现这种心态再正常不过。

    当然,身为顶尖级的职业球员,上升期的时候并不会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开玩笑。他们在训练和比赛拿出的态度不会有问题,只是生活,更衣室里,经常会有任性妄为的情况出现。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强大的自制能力。

    周末下午很快到来,阿森纳坐镇主场,迎战利兹联队。

    绰号“白衣军团”的客队,曾经在1992年拿过顶级联赛的最后一届英甲联赛冠军。现在虽然实力不再,心气和球队的骨架还在,面对强大的对手,他们的态度并不保守。

    乔治*格拉汉姆在上赛季结束后挂印而去,球队因此进入了年轻化建设。曾经的保守打法被扔在一边,快速向前的整体攻防成了这支球队的最大追求。只可惜球员实力还有些达不到要求,战术打法上也有点步子太大扯着胯,最终上赛季他们的排名因此落在了第11位。

    这样的一支球队当然不会被卫冕冠军放在眼里。

    8月18日下午1点半,京城时间晚上10点整,阿森纳对阵利兹联队的比赛正式鸣哨开打。

    因为技术原因,英超第一轮并未在国内直播,第二轮开打前拿到双方首发名单后,两广地区万人空巷。

    做足了准备工作的詹峻依然有些紧张。

    他在去年年底才第一次解说英超,虽然在两广体育台内外好评不断,但解说有国人参与的英超比赛还是头一次。这种感觉,就像熟悉的大餐里面,出现了一道小时候爱吃的野味儿一般。

    兴奋,期待,忐忑。

    “比赛刚一开始,阿森纳队就掀起了潮水般的攻势,黄色的身影活跃在球场的每一个角落,让他们的对手有些疲于奔命!”

    “面对攻击力强悍的卫冕冠军,大卫*奥莱利并不保守,他手下的弟子们个个奋勇当先。技术上比不过对手,身体上可不吃亏,场频频倒地放铲的结果,是阿森纳的推进渐渐受阻,放缓,失误增多!”

    “这样的局面并不罕见,身为卫冕冠军,被对手用这种方式对待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枪手们保持了足够的耐心,开始在禁区外来回倒脚,不停地穿插跑动,寻觅机会!”

    “尤墨取代阿内尔卡出现在首发位置,前十分钟表现并不出彩,他和这支球队依然存在磨合问题。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传跑时机的把握上。”

    “一场激烈的比赛,几乎所有人都在不断移动。所谓的空当,无论是传球的还是射门的,都是一晃而过。如果没有提前预判的话,看见了再传就来不及了!”

    十分钟时间很快过去,詹峻心里踏实下来。

    对于一名志在专业角度点评的解说来说,详细了解球队与球员的状态,分析比赛出现的各种状况。并成功地把两者串联起来,是件行之有效的解读比赛方式。

    尤墨从转会完成到现在,仅仅过去半个月时间。无论适应能力有多强,化差异带来的影响依然明显。除了英超与德甲的不同,阿森纳坚决走地面的技术流打法,与凯泽斯劳滕更擅长的快速反击打法区别更大。

    虽然德甲红魔后期战术开始多样化。最终达到的高度也让人叹为观止。可那是一帮球员在一起踢了一个完美的赛季之后,才达到的。眼前这支刚刚夺得英超双冠王的球队,压根不可能为一个新来的家伙量身打造战术体系。

    在他看来,尤墨必须主动做出改变,用积极的姿态来面对这种不适应。即使因为默契不够增多了彼此的失误,也不能放弃这种努力。

    可惜,睁大眼睛看着场上球员一举一动的他,很快就失望了。

    尤墨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他从德甲带来的自由人踢法!

    这种踢法的确对于球队的场防守提供了很大帮助,可身为球队位置最接近对方球门的家伙。如果只是最后抢点的时候才出现在对方禁区里,那获得破门机会的可能将会大大缩水,即使这支阿森纳队拥有比凯泽斯劳滕更强的威胁制造能力。

    目前这支球队,能和家伙形成有效配合的球员都不多,更别提“默契”二字了。

    进攻这种东西,节奏感非常重要,很多时候微小的细节就能破坏美感十足的攻击节奏。尤墨这种固执己见的踢法,明显超越了彼此配合所能达到的高度,对于节奏感的破坏已经达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

    这种状况他身为解说都看的一清二楚,温格还能继续置之不理吗?

    果然,电视画面一转,教授那张皱紧眉头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自由人踢法在近些年的足坛近乎绝迹,即使偶尔有人能够达到当年贝肯鲍尔的高度,往往也只是昙花一现。”

    “这种踢法的要求之高,几乎囊括了足球运动员所有的优秀品质!”

    “技术,意识,体能,神经反应,判断能力,以及困难情况下的坚韧意志,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自由人既是场上最自由的人,又是肩负队友重托的责任人。尤墨在凯泽斯劳滕神话扮演的角色,就是这种精神领袖般的存在!”

    “不过,眼前这支球队显然不会以他为核心,复制德甲红魔的打法。从场上球员的传球意图来看,他们仍然是按照自己最熟悉的方式在进行比赛。”

    “如此一来,配合欠缺默契也是必然的了。比赛时间已经过去25分钟,阿森纳队的进攻依然不够流畅。反到是他们的对手,利兹联队,连续组织起几次有效的前场攻势。”

    “兵工厂的秘密武器在哪里?!”

    詹峻的咆哮效果不错。

    很快,阿森纳队就主动做出改变了。

    进攻体系迅速把尤墨抛弃在外,自顾自地组织起来。

    博格坎博与奥维马斯,佩蒂特与维埃拉,鲍尔德与帕洛尔,这对两两组合都不缺乏默契。他们在完整清晰的战术体系下一起踢了两个赛季之后,整个前场如果把尤墨排除在外,依然能够运转灵活。

    当然,缺少锋线支点的球队,路配合相对来说难度大的多。这种事情可能会难倒阅读比赛能力一般的球员,阿森纳阵却有人提前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佩蒂特,博格坎普。

    两人无论经验还是能力,都处在职业生涯的巅峰期。迫于主教练的压力,他们才勉为其难地把尤墨纳入进攻体系,思考如何发挥这家伙的攻击力。

    现在上半场已经过半,别别扭扭的进攻方式足够说明问题了。两人稍作交流,迅速做出了针对性调整。

    边路突破!

    这种调整是主动做出的,意义和效果自然和被动调整不能比,仅仅五分钟不到,阿森纳队俨然已经两翼齐飞了!

    左路奥维马斯是世界顶尖级的快马,右路鲍尔德的助攻是球队上赛季拿下联赛冠军的重要武器,现在专心打边之后,效率很快被激发出来。

    战术这种东西,目的就是多打少,优打劣,积累优势,化为胜势。边路配合打开之后,路无论是包抄抢点还是后排插上远射,都能创造出足够的威胁来。

    主场观众的情绪也迅速被调动起来,一波又一波的欢呼声,阿森纳队进攻愈发流畅!

    比赛第分钟,几乎被人遗忘的家伙出来抢镜了。

    左路打出精妙配合后,奥维马斯下底传,大禁区路尤墨高速冲刺后高高跃起,用一种暴力感十足的头槌攻门,完成了球队折腾了十分钟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习惯了华丽进攻的主场观众都有些发楞。

    这种方式的进球对于讲究技术,喜欢走地面,任意球习惯性快发的兵工厂来说,不但罕见,更有种瞬间摧毁一切的畅快感!

    迅速燃至沸点的狂呼呐喊声,温格大步走向场边,不停地拍着巴掌。

    老实说,主教练用这种方式把尤墨派上场,对所有人都是个考验。

    其它队员不用说,身为深受温格器重的新人,尤墨的处境并不乐观。

    坚持自己的踢法,等于是在考验boss的耐心,如果效果不好,很可能继续沦为阿内尔卡的替补。改变自己的踢法,等于是在用自己不擅长的东西赌*博,球队目前的气氛下,他主动迎合别人都不见得有人爱搭理他。

    尤墨选择了坚持,这让球队的前十分钟比赛在碌碌无为度过。球迷尚能容忍,主教练紧皱的眉头已然说明一切。

    阿内尔卡并不是犯错而被拿下,在球队的前景也并未因此蒙尘。

    温格惯用这种小打小闹般的敲打方式来对待年轻人,法国人只是其经常出现的名字之一。

    这种状况下,“换人”两个字眼已经出现在主教练脑海,唯一等待的,就是熟悉无比的第66分钟。

    可就在不良印象已经形成,状况看似无法挽回时,让人眼前一亮的情况发生了!

    原来,这家伙不需要别人与他配合!

    这么说其实有些夸张,尤墨进的很多球都是队友主动送上的大礼。温格此时的想法因为激动而有些混乱,严格说来应该是:“这家伙不需要参与进攻组织!”

    这种想法在尤墨转会之前就有过,后来因为自己的球队拿下双料冠军后被扔在一旁,现在捡起来之后,他有了幸福的烦恼。

    到底是用更系统也更习惯的作战方式,还是用这种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暴力美学,来摧毁困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