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看出来尤墨的心事了,于是没有告诉他杨晨打电话过来的真正原因。

    德甲第一轮刚好是凯泽斯劳滕主场对阵法兰克福,雷哈格尔在赛后双方主教练聚会前特意点了杨晨的名字,人最终畅谈了一个晚上。

    红魔神话在欧洲大陆热度渐消,在德国本土却依然随处可闻。两个家伙除了给凯泽斯劳滕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外,对德国足球界的影响力也堪称现象级。

    刚刚结束的世界杯上,老迈的德国队完败给年轻奔放的黑马克罗地亚队,最终止步八强。身为世界大赛的决赛常客,这样的成绩有些不堪入目。

    究其原因,“老迈”二字足以说明一切。

    年龄偏大只是表象,战术思路僵化,用人选择死板,临场指挥迟钝,这些特征如果加诸在一支队伍身上,那即使是夺大力神杯的超级劲旅,也难以咸鱼翻身。

    凯泽斯劳滕虽然创造了神话,但这支球队为德国国家队仅仅输送了一枚新人。

    巴拉克。

    而且,有安德烈亚斯*穆勒,绍尔,埃芬博格,杰里梅斯在阵的情况下,德甲红魔的新核心并没有多少发挥的空间,最终只能有心无力地和队伍一起饱尝失利苦果。

    只有对比,才能让差距触目惊心。

    现代足球正在高速发展,越来越强调快速向前,整体作战的比赛节奏要求下,机会的创造与把握都在转瞬之间完成。德国足球一向以纪律性闻名。场上球员的所有选择几乎都是平时训练的忠实反应,如此严谨细致的战术要求下,场上队员明显有些跟不上比赛节奏。

    老迈。迟缓,缺乏创造力,这样的球队和年轻有活力的克罗地亚,法国,巴西一比较,无论普通球迷还是专业人士都只能摇头叹息。

    除了战术打法之外,还有选材问题。

    德国青训系统一直以高成材率闻名天下。近些年却出现了明显的顶尖人才断档,以至于球队在局面不利时根本拿不出强有力的反弹来。

    这种状况加重了关注者怀疑的目光。

    百年欧洲劲旅,难道就此没落?

    不堪的战绩面前。对手们的冷嘲热讽,看不到未来的情况下,德国足球陷入了真正的低谷。

    希望何在?

    有心人们不会忘记凯泽斯劳滕神话的根基所在,其某些激进份子迅速喊出了“福格茨下课。雷哈格尔上台”的口号。让德甲红魔上上下下都惊慌了一把。

    最终结果证明这只是虚惊一场。

    雷哈格尔主动发表声明。表示无意德国队主帅之位。最终,老帅里贝克接过了福格茨的教鞭,成为这支劲旅的掌舵人。

    不过,即使拒绝,记者们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整个世界足坛都在酝酿一场大变革,德国足球只是率先触及到了其的关键节点。”

    “观赏性与实用性之间,怎样把握平衡。”

    “德国足球一向以实用性闻名,现在却倒在了更加年轻奔放的节奏下。无论是场面还是结果。以及对观众的吸引力,代表这个国家最高水平的足球队都远远落在了下风。这种失败带来的影响。明显不止是一届世界杯这么简单。”

    “思路如果不转换的话,被时代抛弃也就是五年的事情。”

    “我们这支球队,在上赛季其实只做到了一件事情。”

    “把彼此之间的信任做到了极致。”

    “这种事情看似简单,其实不然。”

    “越高水平的竞技运动员,个性往往越强烈。球队战绩平平的时候,这种个人诉求被眼前的困难掩盖,不那么引人注目。”

    “等到赞扬声四起,冠军落入囊之后,个人主义很快会盛行起来。这种事情属于人之常情,无法用过高的要求来责怪他们。”

    “怎样在团队合作的基础上,充分展现球员的个性,这是未来足球发展的重要趋势。”

    “本赛季我们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两个队员,带来的影响非常巨大。”

    “不过,坏事情有时候也能带来不错的积极影响。”

    “失去他们之后,整支球队都充满了危机感,1个德甲联赛对手,个欧冠小组赛对手,都让我们丝毫不敢大意。”

    “信心,勇气,冒险精神,这些他们留下来的东西依然还在。”

    这些话是赛季开始前雷哈格尔接受专访时的谈话内容,杨晨几乎一字不落地复述给了王丹。

    言下之意其实很简单。

    和凯泽斯劳滕一样,阿森纳上赛季也拿了联赛杯赛双冠。和德甲红魔不一样,兵工厂本赛季实力稳有升,目标已经直指欧洲冠军杯。这种状况下,杨晨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尤墨。

    两支球队的根基完全不同,化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如果还是按照以前的思路来融入球队,难免会走不小的弯路。

    这份好意王丹自然代尤墨谢过,本来打算晚上临睡前转告一下的,结果瞧见枕边人心不在焉的状态后,放弃了。

    伦敦的生活远远不如凯泽斯劳滕那般惬意,阿森纳对于尤墨的态度也远远赶不上德甲红魔那般难以割舍。即使联赛两轮打入两球,兵工厂的球迷们依然觉得他的踢法与“华丽”二字相距甚远。

    还没有踏入豪门俱乐部的门槛,却有了以豪门自居的球员和球迷。这种状况下,骤然提高的标准其实是底气不足的穷吆喝。

    身为当事人,尤墨只是在用职业球员的基本素质在要求自己,心毫无归属感。

    密切关注这一切的王丹深深明白其道理。但明白归明白,安慰的话她都说不出口。

    离开了卢伟,告别了雷哈格尔。阵痛再所难免。

    挥别了熟悉的德甲联赛,想在短时间内适应英超联赛的异类,想要迅速地在这支多国部队找到归属感,无疑是一件强人所难的事情。她并不了解阿森纳的更衣室,对于温格的脾气性格也仅仅只有粗浅的了解。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一切并不像看上去那般美好。

    临睡前。

    “要是不开心的话,也和以前那些朋友们聊聊嘛。干嘛折磨自己?”

    王丹洗了澡回来,发现房间里的家伙依然在折腾自己后,脸上表情平淡。心却起了些波澜。

    对眼前这个家伙来说,过去的美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越投入,就越难以自拔。

    可是。一直刻意回避的话。有用吗?

    “是啊,那些家伙都不太好意思主动给我打电话的。”尤墨接过王丹递过来的毛巾,往头颈处抹了几下后,顺势挂在了脖子上。

    短裤,赤脚,光着上半身的家伙,配上这条毛巾简直绝配。王丹只瞧了一眼,就忍不住笑。

    “乡里来的娃儿。大城市不习惯哇?”

    突然冒出的川话活跃了不少气氛。

    两人虽然都是川人,可常年在外奔波的生活渐渐改变了语言习惯。家里除了老人还在固执地用川话之外。其它人早都习惯于用普通话交流了。

    “我是喜欢打架的烂幺儿一个,和你们这些城里娃儿不能比。”

    “这儿先找不到对手了?”

    “对手多的是,没得心情的。”

    至此,对话陷入暂停。

    英超联赛的激烈程度比德甲还要高,身体冲撞与判罚尺度也不可同日而语。这样的环境下踢球,尤墨其实更应该如鱼得水才对。

    可惜,缺乏认同感的状况,导致他表演欲*望平平。

    “其实,看阿森纳踢球也蛮有意思的。”

    王丹再度开口打破沉默,声音已经恢复原状。尤墨在对话断之后就开始了新的一组练习,挥拳击沙袋的声音让他没有听清对方的话。

    “你不觉得吗?”王丹重复了一遍后,继续问道。

    “观众的角度来说,确实不错。”尤墨停下动作,点点头,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可惜我更喜欢战场上搏杀的感觉。”

    “艺术与暴力,好极端的两个名词。”王丹轻叹一声,满脸苦笑。

    瞧见对方的表情,尤墨反而笑了。

    他的笑容没有苦涩的味道,还是微微的眯起眼睛,翘起嘴角的那种。

    “其实也有共同点,只可惜这支球队和它的观众并不欣赏。”

    “有什么打算?”

    “等待吧。”

    这样的一问一答一出口,话题马上彻底结束。两人各怀心事,各自忙碌。

    等待这种东西,需要耐心,需要精心准备,需要面对可能没有尽头的结果。尤墨不缺耐心,每天也都在积极准备,没有尽头的结果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怕。

    不能融入,那就离开。或者主动,或者被动,总会有一个解决方案出来。

    唯一让两人觉得遗憾的,只是没能在正确的时间相遇而已。

    第二轮主场1:0战胜利兹联队之后,球队并不顺畅的进攻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赛季前各队展望时,阿森纳队和它的技术流打法俨然成了英国媒体刻意追捧的对象之一。这种状况导致这支球队除了胜利之外,还需要拿出更有说服力的内容才行。

    于是,第轮比赛尤墨坐了整场的冷板凳。

    球队最终在客场以2:0轻松拿下了94至95赛季联赛冠军布莱克本队,继续以全胜战绩领跑英超联赛。两粒进球都出现在上半场,分别由博格坎普和帕洛尔攻入。取代尤墨出任锋位置的阿内尔卡表现相当出色,贡献了一次助攻和一次关键传球。

    老对手曼联队则遭遇了开局不顺,一胜一平一负的战绩让老爵爷的队伍仅仅名列第10位。

    如此鲜明的对比引来了英国媒体的大肆热议。

    正经点儿的大报《泰唔士报》《卫报》《每日电讯》,不太正经的小报《太阳报》《镜报》《每日邮报》,纷纷出动,各显能耐。

    “如此夸张的实力差距,让他们的比赛变得缺乏悬念。布莱克本队想通过积极主动的态度赢得主动,却不料对手用细腻到毫巅的脚下技术,在上半场就终结了比赛。创造俱乐部转会纪录的家伙在这支队伍里居然坐上了替补席,这种幸福的烦恼简直让其它主教练妒忌的眼睛发红!”

    “阿森纳取得联赛完美开局,弗格森有大麻烦了!”

    “客场面对实力不俗的老对手,兵工厂祭出了上赛季的夺冠阵容。场面与结果都不出意外的状况,让人禁不住摇头叹息:谁能阻挡这支球队?”

    “阿内尔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他在这支球队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o与这支球队依然存在磨合问题。不过不要紧,他的队友们已经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他的存在只是让温格多了一种战术选择,目前情况下完全用不着让球队围着他转!”

    “创造凯泽斯劳滕神话的德甲金靴,居然在英超打不上首发,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难掩好奇!”

    漫天评论声,球队氛围有些怪异。

    进球的是荷兰人和英格兰人,被大肆评论的却是法国人和国人,这种状况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每一个人。

    两位当事人,尤墨依然是独来独往,从不主动与任何人沟通什么。甚至连主教练温格,助理教练帕特*莱斯,他都没什么交流的欲*望。

    新来的家伙如此不合群,球队即使有想和他亲近的,也难以在这种状况下主动凑上去。亚当斯,奥维马斯,永贝里,个对他颇有好感的家伙都很清楚他现在的状况,很识趣地没来打扰他。

    阿内尔卡则恰恰相反。

    法国人本来并不合群,言谈举止与高冷的荷兰派,守旧的英格兰派相去甚远。竞争对手强势介入之后,他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弯。

    随和,热情,勤奋。

    这样的家伙旁人自然挑不出刺来。

    以亚当斯为首的球队核心力量,并不希望看到更衣室变得四分五裂。他们虽不喜欢动不动以转会费标榜自我价值的家伙,却也并不否认他对球队做出的贡献。

    眼前这种情况无疑是他们最想看到的局面。

    球队主架构不变的基础上,更衣室氛围还算不错的情况下,新人能为战术体系带来有益补充,老人能够保持良好状态。

    甚至连老对手曼联队,都非常识时务者地落在了起跑线上!

    如果能一直维持下去,那简直是一个完美赛季了!

    这种美妙的畅想,英超联赛被国家队赛事打断。阿森纳队除了英格兰本土球员按兵不动外,多数都开始收拾行装。

    “你呢,有什么比赛?”

    训练结束后的更衣室里,永贝里嘴角的笑容藏不住。

    瑞典人在球队鲜有上场机会,在国家队却是主力一枚,眼前的欧洲杯预选赛算是相当不错的亮相机会。

    “友谊赛,不回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