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的消息随着网络的迅猛发展变得方便多了,远在英国的一家人即使不想去深究什么,也难免被花样百出的诋毁给伤到。除此之外,亲戚朋友的问候是避免不了的,问候之余八卦一番也算人之常情。即使觉得愤怒,委屈,没面子,也不得不强打精神应付着。

    第四轮英超联赛开打前,家气氛一片压抑。

    比赛日的到来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放松的好机会,阿森纳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对这一家人还是挺重视的,价格高达80英磅的主场套票一送就是十套。

    至于vip包厢这些,以目前尤墨的状况来说显然有些勉强。不过还好,这家人都不是好高骛远的主儿,初来乍到的情况下,能有这样的待遇都觉得还不错。

    周日,下午两点半。

    一家人目前还不用隐藏行踪,驱车到达球场后,女人开道,老人小孩随后,一行人在说笑声缓步前行。偶有闪光灯划过,他们也不觉得有何异样,依然保持着轻松自如的面部表情。

    来英国目前仅仅月余,一家人还不太适应这里的绅士风度,出入一些正式场合时,经常会觉得有些拘谨。眼前这种混在人堆里谈笑的场景,让他们有种旅游度假的感觉。

    老人,孩子,女人,听起来有点拖拖拉拉,实际上老人并不太老,小孩也不用自己走,两个年轻女人腿脚也麻利着。一群人随着迅速增多的人*流渐渐加快脚步,没一会,眼前一片开阔。

    二战幸免于难的海布里球场经过翻新后并不老旧,可存在时间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原因很简单。

    拥有全球最贵主场套票的球队,不可能每个主场比赛仅仅提供8500个座位!

    新球场的建设计划,是阿森纳队主教练阿尔塞纳*温格向董事会提出的建议。法国人并不是俱乐部的董事。只是以一名顾问的身份参与其。之前有过扩建海布里球场以增加000个座位的提议,最终被他用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给否决了。

    说老实话,最终方案定下来之后,很多人都为他捏了把汗!

    金元风暴虽然还未刮起,水涨船高的转播费收入却已经让人们看到了未来英超激烈竞争的蓝图。这种情况下选择耗资9亿英磅修建新球场,无疑是削弱未来几年球队竞争力的行为。

    9亿是个什么概念?

    目前世界顶尖球员的转会费仅仅1千5百万英磅!

    除此之外。背负巨额债务的俱乐部不可能开出惊人的薪资来吸引外援。这在无形当,已经为球队的未来蒙上了阴影。

    预计五年时间建成的新球场,无论本金还是贷款产生的利息,都会是个巨大的天数字。即使阿森纳俱乐部一贯财务状况良好,也无法在拮据的资金预算保持乐观态度。

    温格主动提议修建新球场,自然不能以资金紧张为由,推卸自己身为主教练最根本的职责。一旦球队战绩严重下滑,法国人同样会面临巨大的压力,尤其是球队已经取得不错成绩的前提下。

    盖球场这种事情。俱乐部高兴,球迷开心,球员却深受影响。着眼美好未来,现在勒紧裤带,这种事情可不是人人都愿意的。兵工厂的英格兰本土帮还好,国际纵队一直对此颇有微辞。

    没办法,球员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就那几年,谁不想乘着好时候出大名挣大钱?

    “这场比赛墨墨首发吗?”

    一家人在看台上坐定之后。球员们已经开始在场上热身。球场的草坪刚刚修剪过,草腥味儿和不断舞动的红白身影一并袭来。王九经只觉得新奇有趣。

    隔着跑道看比赛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近距离观战的感觉让人兴奋莫名。

    “没有,还是替补。草坪剪的这么低,看来是要打快攻了。”周晓峰随口说罢,开始为自己的新棋友做专业介绍,“和墨墨想比。阿内尔卡明显更适应现有的攻击体系。阿森纳队这场比赛有主场之利,肯定还是想通过常规手段拿下对手。一旦行不通,再做其它打算。”

    “替补出场,怕是把双刃剑吧?”王九经轻轻点了点头,沉思片刻后说道。

    周晓峰回答的很快。

    “是的。时间短。任务重,配合不够默契,比赛感觉没有。这种状况下想拯救球队,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当然,如果做到了,鲜明的对比会给人以强烈的印象,一举掀翻竞争对手站稳主力位置也很正常。”

    “这场比赛对手实力不弱吧?”王九经转过头,看着对面半场活跃的身影。

    “嗯,纽卡斯尔队是95及96两届英超联赛的亚军得主,队头号球星叫阿兰*希勒,曾经在95到9年创造过一项很难被打破的纪录。”

    “哦?”

    “连续年,每赛季联赛进球数超过0粒!”

    “了不起。他和墨墨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这样的问题逗笑了周围的女人们。

    不一样的地方实在太多,找找一样的地方或许还有点儿意思。

    “好像只有身高是一样的吧?”

    王丹目前虽然工作重心在德国,可英超其它球队同样吸引着她的目光,这种还没退役就已经成了传奇的家伙,自然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阿兰*希勒身高18,体重8公斤,长相毫无杀气不说,笑起来的样子颇有些憨厚。

    “仔细看的话,眼睛长的蛮像的!”

    江晓兰眼神和心思都比她细腻的多,看着场上那双专注的眼睛久了,心顿时感觉有些异样。

    执着,平静,微微带点儿笑意。

    这也算是共同点吗?

    “不一样的地方,大概是墨墨选择的路更困难些吧。”周晓峰沉思良久。感慨出声。

    这话一出口,笑声顿时打住。女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彼此的眼睛里都找不出轻松愉快的情绪来。

    尤墨目前面临的局面虽不乐观,可状况并不复杂。只要他肯改变自己的踢法,重新回归少年队时一贯担任的支点型锋角色。在这支球队并不难立足。不过,他好像并不明白这一点一样,一而再,再而地用自己的行动挑战主教练的耐心。

    一直这么维持下去,会不会成为失败的源头?

    场上,比赛马上开始,两队球员正分列两排,手负身后,昴首挺胸。一个个精神头十足的模样。看的一家人啧啧叹息。

    替补席上坐的久了,会不会锐气不在?

    时间不会因为疑问和感慨而停止流动,伴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98至99赛季英超联赛第四轮正式开打。

    阿森纳坐拥主场之利,排出了上赛季的最佳阵容来迎接纽卡斯尔的挑战。连胜后的枪手们士气高涨,从比赛第一秒钟开始,就不断地向对方半场发起攻势。一时间,喜鹊门前风声鹤唳。

    场上这支阿森纳队。年龄结构合理,战术打法成熟。条线,前锋有速度有技术,场有组织有创意,后卫有硬度有纪律。上赛季顺利拿下两个冠军后,这些基础上又补充了信心和信念。这样一支球队,只要自身不出问题。英超联赛的确罕有对手。

    纽卡斯尔实力并不弱,上赛季如果不是在欧洲战场上消耗了大量精力的话,最终不至于名列游。本赛季没有欧战任务的他们,目前所有精力都集在了联赛战场上。这让他们即使是客场挑战卫冕冠军,踢的依然并不保守。

    只可惜。这样的战术选择正对手下怀。

    时钟还没有走完十分钟,博格坎普的一脚直塞就撕开了纽卡斯尔防线。阿内尔卡在右路小禁区角稍做调整后,右脚低射被门将奋勇扑出。左路内切的边锋奥维马斯刚好拍马赶到,大禁区内左脚凌空垫射改写了比分。

    如此完美的开局兴奋了整座海布里球场,汹涌而来的欢呼声,夹杂着不少兴奋之极的口号。

    “黑白喜鹊弹倒地,古利特被荷兰同胞一击毙命!”

    “四连胜在向我们招手,快点送‘不死鸟’下地狱!”

    “属于兵工厂的时代已经来临,伟大的枪手们前进!”

    进球后的奥维马斯非常兴奋,狂奔0米之后,当着荷兰同胞的面,与主教练温格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纽卡斯尔队主教练古力特脸色相当难看。

    球队心气十足地踏上海布里球场,结果十分钟不到就被人打的左支右绌。身为主教练,他的排兵布阵明显责任重大。球员时代的骄傲被同胞用这种方式抹去,丢面子不说,还当了盘分量十足的背景墙。

    这种事情算是荷兰特色。

    绰号“辫帅”的古力特并不是纯黑人,皮肤偏棕色的他是苏里南与荷兰人的混血儿。如果不是一头扎眼的小辫子惹人注目的话,他的面相并无让人敬而远之的效果。

    只可惜,球迷们认可他的个性,敬仰他的成就,荷兰同行们却不大买帐。

    肤色,个性,这两样东西超越了球技与成就,成为横在心的梗。奥维马斯用这样的行动让同胞脸上难堪,其实并非有意为之,只是平时耳濡目染之后的习惯性忽略而已。

    所谓的“无冕之王”内部,充斥了这种让人无可奈何的状况,所有人也都见惯不惊了。不过,今天发生的这一幕,却彻底激怒了他。

    敢无视我?!

    身高191,体重88公斤的路德*古力特,在球员时代是标准的壮汉一个。如此出色的身体条件再加上优秀的脚下技术,开阔的视野,超高的球商,让他荣膺“世界上最强壮的前腰球员”称号。

    身高体重带来的超强对抗能力,是他在球场上纵横驰骋的锐利武器。即使当了教练,训练方法与用人选择他依然十分看重对抗能力。这场比赛他本不打算用简洁粗暴的方式来踢,可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别无选择。

    比技术比不过,比状态差了一截,难道就此束手就擒?

    纽卡斯尔随军出征的2000名球迷,场上恼怒异常的球员,桀骜不逊的古力特,统统不允许!

    英超比赛一向以对抗激烈闻名,面对阿森纳这种技术流且球风偏软的球队,选择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比赛,往往能收到不错的效果。这里宽松的判罚尺度,不太严谨的战术体系,身强体壮的英式传统球员,是上述选择的良好土壤。即使主教练不发话,场上这些纽卡斯尔球员也决定要给对手点颜色看看。

    被小瞧的何止古力特,整支纽卡斯尔联队在近两个赛季都成了笑柄!

    接下来的比赛迅速变得火药味十足。

    从第1分钟主裁判亮起第一张黄牌开始,一直到上半场结束,整整分钟时间里,比赛场面始终保持在激烈有余,精彩不足的状态。

    纽卡斯尔的球员们经验非常丰富,他们既知道用哪种方式来干扰对手的进攻会收到良好效果,也清楚付出的代价与获得的收益如何平衡。开始连得两张黄牌之后,他们成功挑起了战争的同时,迅速收敛了带有故意犯规色彩的动作。这让当值主裁判没有一直盯着他们不放不说,反而有些找平衡一般,在接下来的比赛给了主队球员一张黄牌和几次口头警告。

    阿森纳球员如何忍得!

    打不过就出阴招,踢不到球就踢人,这样的球队根本不配称之为对手!

    老实说,这种想法并不过分,纽卡斯尔用这种方法激怒对手,也的确有不择手段之嫌。可是,掌握判罚尺度的是当值主裁判,即使偶有漏过不起眼的犯规,但整个上半场的判罚并无大过。阿森纳队员们因此转移了注意力,用愤怒的情绪把原本顺畅的进攻变得杂乱无章,才是真正的元凶所在。

    更衣室里温格苦口婆心念叨了15分钟后,阿森纳将士们情绪缓和了不少。毕竟他们还领先着,目前只要掌握比赛主动权,拿下对手并无多大困难。

    可惜,下半场开始后没多久,问题袭来。

    本该轻松自如的上半场最终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与精力,那些因为国家队赛事奔波的家伙们,面对对手依然故我的高强度逼抢,开始变得有心无力!

    比赛第56分钟,并不忙碌的大卫*希曼迎来了老对手的挑战。

    阿兰*希勒!

    纽卡斯尔的进攻始终没有多大起色,此时拿来威胁对方防线的只是定位球而已。可比赛就是这样,费尽心思组织进攻可能一无所获,抓住机会定位球却能一举破僵。

    这次角球攻防,96年世界足球先生第名获得者只是在皮球起飞时瞄了一眼,就把全部精力用在寻找落点了!

    所谓的嗅觉,即是如此。

    那些全程仰头望天的家伙,如何赶的上这种怀揣凶器却又深藏不露的家伙?

    已经5岁的大卫*希曼用尽全身力气鱼跃侧扑,依然没能阻止阿兰*希勒高高跃起后的头球命球门远角。下半场仅仅过了11分钟,双方已然回到了原点。

    原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