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本场比赛抱有很高期待的球迷们,在看到球队下半场愈发低迷的表现后,齐齐降低了要求。…,

    1:1的比分看着都悬,还想什么全取分!

    连续高光表现后踢出这样一场比赛,球迷们也都能接受,海布里球场虽有些安静,却并没有响起愤怒的谩骂声。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球员们依然努力的状况获得了不少人的认可,看台上稀稀拉拉的掌声渐渐加大,响成了一片。

    能让挑剔的枪迷们表现的如此大度,纽卡斯尔的出色发挥是其的重要原因。荷兰人古力特倾力打造的喜鹊军团既拥有英超传统球队的冲击力,又有全攻全守带来的整体效果。比赛的前0分钟他们发挥的并不出色,随着对手再次招,自己的状态一步步提升,这支球队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一支球队就是这样,踢的别扭时,80%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信心与士气爆棚时,能踢出超过120%的水准。如此大的差距体现在一场比赛的不同时段,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对手也会觉得难受之至。

    阿森纳队的后防五老是清一色的英格兰国脚,彼此之间的默契完全不用通过大喊大叫来体现。可就是这样一支堪称世界顶级的防线,在纽卡斯尔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下,渐渐露出了疲态。

    球队的大牌球星们进攻上不去,防守贡献不了多少力量,仅仅依靠防线的力量来抵挡对手出色发挥,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这种状况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除了焦虑与无奈,所有人都仿佛束手无策。

    此时比赛已经踢了82分钟,距离尤墨发出声音已过分钟。场面没有丝毫变化。纽卡斯尔又一次进攻被亚当斯头球解围后,英格兰与阿森纳双料队长发出了怒吼。

    “为什么不敢冒险,你们在逃避什么!”

    闷雷般的声音在球场上回荡,所有人转过头,看了眼须发怒张的英格兰人。

    迟钝一些的,还在思考“逃避”什么。反应够快的。已然明白亚当斯话含义。

    这支球队的更衣室组成状况复杂,多国部队目前以足鼎立的状态保持着微妙的平衡。随着法国帮势力日渐增大,英格兰人在话语权上已经渐渐落了下风。尤墨在没有任何铺垫的情况下直接向维埃拉提出建议,即使内容值得一试,法国人也不得不考虑如何向同胞们交待立场问题。

    要知道,他们可是新科世界杯冠军,在这支球队一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示人,如何能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新人左右?

    亚当斯在此时发出的声音,算是正式撕破了脸皮。逼法国人自己做决定。

    所谓的不敢冒险,有两重含义。其一,是维埃拉没有大胆插上,用出色的个人能力给进攻端带来变化。其二,是法国人把自己的小圈子看的过重,忽略了球队的整体利益。

    逃避什么?

    当然是责任!

    身为卫冕冠军,他们的目标是建立王朝,成就豪门之师。今天这场比赛。他们在主场作战的情况下居然被不算同一档次的球队摁住了胖揍,这种状况搁谁眼里都觉得丢人。

    眼前这场比赛只是区区一场联赛而已。保守起见与冒险出击仅仅一分之差。漫长的8轮联赛只打完场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理由放弃拿分的机会!

    任何一支球队里,队长的话都有不轻的分量。这支多国部队内部势力即使平素井水不犯河水,也都会卖几分面子给英格兰人。毕竟,这帮土生土长老家伙们才是真正的地头蛇,无论是人际关系还是身后背景。都不是他们这些外来的和尚能随意忽略的。

    于是,听明白话含义的家伙们在齐齐望向维埃拉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瞧见了法国人嘴角明显的笑意。

    这样的笑容平时很少出现在他脸上,比赛就更加难得一见了。

    接下来的比赛显然起了些变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阿森纳队都表现出了卫冕冠军的水准。在重新振作的士气帮助下,他们疲惫不堪的双腿被心微妙的念头注入了能量,渐渐加快了步伐。

    森严壁垒般的更衣室,要被外来的家伙打破坚冰了吗?

    比赛第8分钟,机会来临。

    纽卡斯尔队上下并没有及时察觉到对手的变化,攻的兴起的家伙们普遍有些兴奋过头,以为眼前对手不过如此。随着比赛时间逐渐走向终点,这些家伙们过于靠上的站位明显有些小瞧对手的意思。

    又一次进攻终结于大卫*希曼的双拳出击后,空飞翔的皮球落向了阿森纳半场右路,永贝里的地盘。

    同为一年级新生的瑞典人,比这支球队的任何人都要兴奋的多。深感机会来临的他,在皮球飞来的一瞬间灵感附身!

    皮球落地前,他用更接近南美球员的动作,抢在对手前面,挑球,转身,过人,一气呵成!

    如此连贯流畅的动作迅速沸腾了整座球场,骤然爆发的呐喊声,永贝里高速带球向前。此时他的位置还有两米才过线,距离对方球门依然遥远之极。不过,即使是最外行的球迷们,也能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气势有所感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映证了这种感应的准确性。

    瑞曲人高速带球过了线后,顶在最前面的阿内尔卡停止了向前的步伐,转身准备接应。自觉防守成功的纽卡斯尔将士们把防守重心放在了持球人身上,左后卫与左卫一起正面迎上。

    正面行进路线被对手封锁后,永贝里没有选择蛮干,左脚轻轻一扣,身体向右横移一步后,右脚把皮球向路一磕!

    缓慢滚动的皮球看上去诱人无比,纽卡斯尔的防守队员们如果知道会有眼前这一幕发生的话。肯定不会选择双人包夹拿球的家伙。

    维埃拉,这家伙什么时候跑上来了!

    快速反击没有丝毫停顿,法国人从第一脚触球开始,就把前进路线与节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一直带球到了距离大禁区四米远的地方,防守球员总算有机会靠近过来,试图干扰黑大个接下来的打算。

    这次进攻从发起到威胁来临。节奏太快,无论防守队员还是本方支援都有些措手不及,整个纽卡斯尔半场形成了打的局面。

    维埃拉正面带球向前,左手边是阿内尔卡,右手边是永贝里,这种状况下,无论是自己来一脚,还是传给球队的头号射手,在旁人看来都再正常不过。甚至包括阿内尔卡本人。都眼前一亮地瞅着自己的同胞。

    可惜,黑大个让他失望了。

    侧身,倚住对手,右脚轻推,目标,永贝里!

    瑞典人的绝对速度并不快,可放在比赛这个时间段,信心爆棚的家伙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已经高速冲刺了五十多米的情况下,他居然再次上演停球。变向,过人!

    一气呵成的动作为他赢得了宝贵的射门机会,右路大禁区内一脚贴地斩划出后,孤独寂寞了很久的纽卡斯尔门将被一击致命!

    沸腾的海布里球场内,永贝里没有忘记在自己处子球充当背景布的家伙。躺在地上接受完队友们热情的拥抱后,自觉缓过劲来的瑞典人小跑到了尤墨面前。

    不太清楚东方礼节的他。右手高举,先与对方空击了个掌。

    “谢谢你!”

    “不客气。”

    尤墨的反应有些平淡,微微有点笑意的眉眼,让他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兴奋了一点。

    瑞典人于是收敛了笑容,点点头。

    “比赛还没结束。继续加油!”

    “很快就结束了,放心吧。”

    依然是平平淡淡的回答,唯一的听众却彻底怔住了。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脚后跟升起,一直向上漫延,渐渐淹没了整个神经系统。

    这家伙,怎么会让人感觉如此不同?

    这样一场比赛结束,永贝里当之无愧地成为了赛后最佳。

    其实维埃拉在本场比赛的表现也不差,球队整体表现不力的阶段,法国人在后腰位置上的发挥依然可圈可点。不过,和已经拿过个重量级冠军的家伙相比,瑞典人的功劳本上还是浅白一片。考虑到这一点,赛后香槟最终交给了绝杀对手的永贝里手上。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温格笑容满面。

    “用四连胜迎来新赛季开局,球队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这个赛季有非常艰巨的任务在等着我们,眼前的胜利并不值得兴奋一整个星期。”

    这样一场胜利算不上完美,间过程几欲让人怀疑卫冕冠军的实力问题。真正让温格喜出望外的,是亚当斯在球队号召力。当然,两名新人的表现也让他心情不错。

    与法国人相比,荷兰人古力特脸色不太好看。

    “我们踢的有些忘乎所以了,扳平比分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球队阵形压的太过靠上,给了对手一击致命的机会。大好局面葬送在自己手里,这样的错误值得我们好好反省。”

    没有什么比功亏一篑更让人遗憾了。古力特的球队打出了高水准却没能坚持到最后,这让他雄心勃勃的大计划成了笑柄。

    英格兰小报是出了名的无底线,面对这种事情时一惯的冷嘲热讽。

    “伟大的阿兰*希勒没能拯救自己倒霉的主教练,黑白军团再次折戟海布里!”

    “喜鹊被枪手再次击落,这一次他们飞的比上一次高了点儿。”

    “古力特信心满满地抱着零分回家了。”

    诸如此类的评论满大街都是,看似嘲讽纽卡斯尔,实际上不无追捧阿森纳之意。

    无论场面如何,四连胜的结果是实打实的,积分榜已经拉开曼联5分的状况也充分说明这支球队不错的状态。新人处子球就为球队带来了分,怎么看都像是好兆头。

    一片赞扬声,兵工厂内部并不平静。

    尤墨第一次在球队发出声音就引起了队长亚当斯的强烈共鸣,最终法国人依命行事,顺利帮助球队拿下对手。这种事情外人不了解其曲折,更衣室内部议论纷纷。

    首当其冲的是法国帮五人众。

    佩蒂特,维埃拉,阿内尔卡,格里曼迪,维尔托德。

    五人阿内尔卡和格里曼迪是最郁闷的,原因不用细说,明眼人都瞧的出来。

    佩蒂特伤势并无大碍,休息个一两周就能恢复训练。不过,医生给出的好消息没能让他有多好的心情。

    他在法国国家队是绝对主力,地位俨然在维埃拉之上。阿内尔卡在球队内部虽然人缘不佳,对这位老大哥可是事事恭敬谦让,处处有礼有节。眼前这种事情发生,无形把两人的关系又推进了一步。

    打不上主力的两个家伙与阿内尔卡臭味相投,事事都以绑在一起为乐,瞧着自己老大已然态度明朗,两人迅速与维埃拉保持了距离。

    法国铁腰虽然帮助球队拿下了比赛,却在赛后被同胞们孤立,这种状况难免会被有心人看在眼里,进一步加深了他们对法国帮的不良印象。

    亚当斯一嗓子吼出了眼前这么个局面,结果既在意料之,也不无有

    意而为的意思。

    以他为首的英格兰本土帮多是防守球员,即使场上表现再努力,也难以用进球来保证球队的卫冕之路。

    这场比赛其实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久攻不下必然导致防守压力增大,一旦场球员不能给予后防线足够的保护,后卫们就等着集体背锅吧!

    在比赛的关键节点上他含怒吼出的一嗓子,无论声势还是内容,都足够让人印象深刻。维埃拉算是领命行事,虽然对于法国同胞来说有些难以接受,但在球队内部总算是师出有名,不至于落下被新人指手划脚的不良印象。

    荷兰帮二人组看在眼里,心同样五味杂陈。

    博格坎普脾气并不和蔼,一贯以完美形象示人的荷兰人很少主动与他人交流。同胞奥维马斯没有那么大的架子,场上场下经常以笑脸示人。他的存在其实更像个粘和剂,把当家球星不擅长的一面弥补,维持着并不牢固的更衣室关系。

    两人在这场比赛倾尽全力都没能给球队带来胜利,这让他们意识到之前可能有些忽略的问题。

    这个赛季各项比赛的难度,可能和上赛季不一样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