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

    虽有些让人心惊胆战,比分最终却没有发生变化。温格长舒一口气,起身前随口问了一句。

    “那两个家伙在讨论什么?”

    “好像关系还不错。”帕特*莱斯答非所问。

    “哦。”温格却像听懂了一样,向前走的时候不忘点了点头,只是目光始终没有转向替补席上收拾东西的两个家伙。

    这场比赛于他而言意义非同一般。

    双冠王拿下之后,英超这片战场对他来说已经难度偏低。荣誉,名利,野心,能集者为一的,只有欧洲冠军联赛。

    俱乐部在两年后即将斥巨资修建新球场,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工作重心肯定会发生偏转。即使在他的掌控下球队依然能保持不错的竞争力,可受制于资金紧张的现实状况,俱乐部对于当打之年球星的吸引力肯定不够。

    年轻=不稳定,这种状况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阿森纳在英超已经罕有对手,在欧洲却依然排不上号。究其原因,经验不足导致的稳定性欠缺是最重要的因素。

    于是,目前阶段是最好的出成绩机会。

    不过,球队本赛季需要面临四线作战,仅仅依靠一套主力阵容明显是不够的。如果不能保持球队内部竞争的活跃程度,那联赛开局的四连胜就会成为标准的高开低走。

    尤墨是他买来顶替阿内尔卡的,结果这个倔强的家伙一直不肯改变自己的踢法。要是换作其它主教练。说不定问都不问就选择冷藏了。

    法国人不这么认为。

    他在一年前贝克汉姆与维多利亚的定婚宴上就见过尤墨,两人当时的交流内容他至今记忆犹新。他不觉得一个对于各国足球化有着自己理解的家伙,会用对抗主教练来显示自我存在价值。

    上赛季一举击沉曼彻斯特巨舰后。温格和他的足球哲学被所有关注者叹服,随之而来的溢美之辞足以让任何一个原本清醒的家伙变得晕头转向。法国人虽已年过半百,不至于在这种情况下迷失了方向,可身为顶级俱乐部的主教练,巨大的舆论影响力也是他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尤墨的行为即便他能理解,也不会无视背后的议论声肆意动摇他的权威。这场比赛顺利结束,刚好成为他继续坚持阿内尔卡首发的最好理由。

    新人嘛。吃点苦头有助于更好的成长。法国人如是安慰自己。

    尤墨所料不差。

    比赛结束后,除了他和曼宁格之外,整支球队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褒奖。维尔托德与阿内尔卡就不用说了。甚至连犯错间接导致丢球的格里曼迪都获得了不错的评价。

    凭心而论,尤墨踢的并不差。经过这些场次的磨合之后,他也逐渐找到了些队友跑位,接应。传球的特点。相比较而言。比赛场上寻找的是身体的感觉,明显有别于替补席上用眼睛看到的东西。

    只可惜这种程度的感觉还不足以跟上比赛节奏,快速的攻防转换,略微的停顿都有可能耽误时机,更别说这种需要思考以消化陌生感的举动了。

    “防守一如既往地出色,进攻一如既往地找不到节拍。”

    “和上场比赛绝杀对手的永贝里,本场为胜利奠定基础的维尔托德相比,同为新人的o有些对不住他的身价。”

    “客场获胜不能掩盖的隐忧——创造俱乐部转会纪录的新援迟迟找不到状态!”

    就事论事来说。这些评论还算肯,并无恶意伤的味道。以阿森纳队整场表现来看。客场带走分的确有些运气成分,如果尤墨能发挥的作用更大一些,比赛踢的不至于如此惊险。除此之外,阿内尔卡的进球成了重要的催化剂。

    两人是直接竞争对手,拿来对比的最重要数据,就是关键入球。法国人这粒进球来的恰到好处,无论是黑子还是真粉,都无法否认其巨大的价值。

    媒体的耳目可是无孔不入的,有关于两人关系不睦的传闻早就被小报们言之凿凿了。这场比赛结束后,两人的位置之争在所有人看来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

    新来的家伙还取代不了阿内尔卡的作用!

    晚上,家。

    晚饭吃完,尤墨没有像往常一样陪着准妈妈去散步,在王丹房间里摆弄了一会电脑后,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随手打开了电视。

    一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在他们的印象,这家伙无所事事的时候宁愿去健身房锻炼,也不愿意在电视机前面消磨时间,今天算是个什么情况?

    “怎么了?”王丹用胳膊碰了碰江晓兰,小声问道。

    一贯心直口快的她都有些不敢直接开口询问了,实在是最近各种乱八糟的评论看的比较多,心理难免会受些影响。

    两人无所事事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客厅里的家伙。

    “不知道啊,刚才不是在你房间的吗?”江晓兰反问。

    “玩了会游戏就出来了,话都没和我说几句!”王丹愤愤不平。

    “玩什么游戏?”江晓兰好奇。

    “鬼知道什么游戏,画面转来转去的,看了一会我就觉得头晕,问他也不爱搭理我!”王丹继续向管家诉苦。

    “那么复杂?”江晓兰惊叹。

    “我只是不爱玩而已!”王丹强调。

    “的还是英的?”江晓兰继续问。

    “咱们在讨论什么?”王丹回过神来,努力扯回话题。

    “好可惜,我都没见他玩过电脑游戏,我只会红心大战和扫雷。”江晓兰依然恋恋不舍。

    “我自己问去!”王丹对猪一样的队友失去耐心。边说边往客厅里走。

    “哎呀,他准备看卢伟的比赛,你要一起吗?”江晓兰瞥了眼电视画面。看见熟悉的绿茵场后心念电转,忙伸手拽住,压低了声音说道。

    王丹有些发呆。

    卢伟的状况无论是好是坏都不会逃过她的眼睛,两人以及两支球队鲜明的对比同样放在那儿摆着,她也明白两人形同陌路般的状态是为了什么。

    眼前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

    已经能坦然接受了吗?

    “嗯,我去陪陪他。”

    王丹本已打了退堂鼓,后又想起了什么一般。秀眉一蹙,快步向客厅走去。

    “呃,那我?”

    江晓兰被晾在了原地。话一出口,自己也觉没劲,索性回了房间找本书出来,安心坐在客厅一角。装没事人。

    “这场比赛你看好哪边?”

    王丹气势汹汹地冲了上去。结果看到那双专注的眼睛后,心里有些小崩溃,还好问题已经脱口而出了。

    曼联的欧冠签运远不如阿森纳,个对手,只有本轮客场对阵的莫斯科央陆军算是公认的弱旅,波尔图和ac米兰都是欧战赫赫有名的劲旅。

    俄罗斯球队在冬季作战拥有双倍主场优势,不过还好,这场比赛算是在深秋进行。天气没有出来捣乱。

    如此简单的问题证明问话者的险恶居心,“呃”尤墨刚一迟疑。就被人打断了。

    “这还用问?”江晓兰头都没从书本上挪开,随口回答。

    “怎么平常不见你看曼联队的比赛?”王丹瞪了一眼抢戏的家伙,继续问。

    “比赛录像肯定会看的吧?”江晓兰选择性地无视了,合上书本。

    “干嘛?你们两个?”尤墨好容易才找到机会发出声音来。

    “嘿嘿”王丹脑袋里的念头来回转悠了几遍,最终还是选择了单刀直入,“也不知道卢伟在曼联队怎样。”

    “你们不是有联系吗?干嘛问我?”尤墨一脸惊讶。

    听了这话,王丹转头,与刚好抬头看过来的江晓兰对视了一眼。

    两人从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隐隐的忧虑。

    原本亲如手足的关系,居然分开之后再无主动联系,这种事情任谁看来也觉得不正常。

    “据郑睫说还不错”江晓兰试探着开口,说了些客气劲儿十足的话。

    “这些之前有说过吧?”王丹仔细听了一会,开口打断。

    “是啊。”江晓兰迅速收声,怔怔地回答。

    安静。

    “不一样了。”尤墨的注意力早已转移到电视屏幕上,只是听着两人说着说着忽然没了声音,于是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什么不一样了?”两女同问。

    “没有我在,卢伟一个人没办法完全融入那个环境。”

    尤墨的回答让偌大的客厅重归冷寂。

    她们原本担心的内容,原来只是小孩子般的猜测而已,这让她们面面相觑之余,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担心我,眼前状况只是小case。”

    尤墨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却让两女同时湿了眼眶。

    “那你,和他分开之后,干嘛就不联系了呢?”王丹强忍住泪水,哽咽着问。

    尤墨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反应如此之大,楞了一楞,才开口说道:“脑补都能确定的状况,用的到打电话吗?”

    “说来听听吧,会有什么样的状况,我是说,电话里听不到的。”王丹转头看了眼泣不成声的队友,犹自支撑。

    “弗格森会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会找他长谈,会在不同场合对他大加赞赏。”尤墨苦笑着把目光转回,盯着屏幕上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然后呢?”

    “然后看看效果如何。”

    “效果?”

    “卢伟是否对他感恩戴德,我和阿森纳是否相处融洽。”

    “然后呢?”

    “碰了一鼻子灰之后,改变策略。”

    “改变策略?改变成什么策略?”

    “不知道。”

    对话至此,已经让听众云里雾里了。

    有那么玄乎?

    “我不信!”

    好奇心驱散了伤感的气氛,王丹嘴上叫唤的凶,心里却踏实多了。

    这家伙远比想象坚强的多!

    “意思是说,卢伟的现状是弗格森刻意所为,并不是真心实意地认为他能给球队带来多大变化?”王丹抹去眼角泪水,继续问。

    “变化?哪儿有那么简单。英国人一向以保守闻名,弗格森也不例外。曼联这一届球员水平都不错,打法已经成形的情况下,改变的难度可想而知。”

    “意思是卢伟要拿出比在凯泽斯劳滕时还要高的多的表现出来,才能真正地在曼联队站住脚?”

    “我也一样。”

    对话至此,两女倒吸一口凉气!

    德甲红魔神话已经被载入史册,成为后人仰视膜拜的神迹。在这段疯狂的旅程,尤墨和卢伟全程都保持了良好的竞技状态,他们用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和球队一起高速成长。

    为了保持这种状态,他们完全舍弃了一夜暴富,一战成名后的人生得意,以一种苦行僧似的生活方式来要求自己。这种事情外人可能并不清楚,自己家人却深有感触。

    温柔窝意懒散,富贵乡里脚步迟。一家人从默默无闻到处处笑脸相迎,时时名利双收,仅仅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夸张的变化带来了巨大的生活方式改变,即使是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家,也难免会被不断的惊喜刺激的亢奋不已。

    严格说来,人生到了这样一种境界,最可怕的对手已经不再是场上的对手。

    如果任由各种狂喜的念头不断涌来,如果任凭纸醉金迷的生活如约而至,如果放任各种溢美之辞放缓前进的步伐

    两女陪伴着他们完整经历了这一切,现在想来依然如梦如幻,其最难以忘怀的,就是两个家伙那满不在乎的样子。那些让她们恨的牙根痒痒的态度,有对比的情况下,才是最难得的心态体现。以至于私下里谈话时,她们最常感慨的只有一句。

    这两个家伙,心到底有多大!

    眼前这种事情,再次验证了她们的看法。

    两人在凯泽斯劳滕时已经被人捧为“金童”,欧洲范围内的影响力丝毫不弱于98世界杯上一战成名的迈克尔*欧。

    这种称谓既是荣誉,也是压力。两人高调迈入英超传统两强,身上背负的压力已经空前巨大,可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目标居然不是马上证明自己的身价!

    两人的踢球风格与现在所属的球队风格都有些冲突,身为脚下技术优秀的组织者,卢伟明显比尤墨更容易融入球队。如果他的目标只是站稳脚跟的话,完全没有必要执着于自己的踢球方式。

    改变,迎合,这才是新人融入球队的最佳办法。

    “你们是打算以核心的身份,改变整支球队的风格?”王丹思忖良久,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尤墨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有难度的事情,做起来会比较有意思一些。”

    “那你看卢伟的比赛是为了什么,把他当对手研究吗?”江晓兰总算情绪正常了一些,可是一开口,心跳又加快了。

    “没有啊,他没有研究价值。我只是了解一下俄罗斯的球队风格。”

    “整支曼联队都不如莫斯科央陆军队有研究价值?”

    “真没有。”

    “吹吧你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