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队最终以1:0客场小胜莫斯科央陆军队,顺利带走分的同时,为下一回合双方交锋奠定了良好基础。£∝,

    谁都知道俄罗斯的冬天有多寒冷,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下依然保持高水平的竞技状态,因此这场过程并不尽如人意的比赛还是获得了很高的评价。

    “弗格森暂时停止改革,球队重回老路,顺利啃下硬骨头!”

    “防守才是致胜本钱!曼联队把实用主义发挥到极致!”

    “与枪手们惊险刺激的90分钟相比,红魔的这场比赛有些平淡乏味,还好分不会说谎!”

    “联赛屡屡受挫的情况下,弗格森和他的弟子们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

    以上评论可以很轻易地总结出比赛过程来。

    客场专注于防守反击的曼联队,再次从一场难看的比赛全身而退。

    唯一的进球出现在上半场第18分钟,由约克在一次角球引发的混战捅射破门。如此利好的开局没有把惊喜持续带给红魔球迷们,比赛的剩下时间里双方机会寥寥,最终1:0的比分像是上了保险栓一样,保持到了最后一秒。

    卢伟在本场比赛坐了冷板凳。

    这到不是弗格森不信任他。

    体能问题目前仍然像瓶颈一样制约着他的上场时间,尤其是在快速激烈的英超联赛,宽松的判罚尺度下,每一个对手都恨不得开足马力撞翻这个小个子。这种状况下,他在每场比赛耗费的体力与精力都比以前多的多。即使他的动作合理性经历两年德甲锤炼后有了长足的进步,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提高处理球的节奏问题。

    按理说欧冠赛场上的对手其实更适合他这样类型的球员发挥,可弗格森却完全无视了这一点。联赛依然让他场场首发,这场比赛却连一分钟的表现机会都没给。

    伦敦媒体有理由嘲笑这种乏味的比赛质量。

    “让人昏昏欲睡的一场比赛结束,曼联队上上下下欣喜若狂!”

    “早早领先的情况下却一直不能杀死对手,弗格森的保守策略让人抓狂!”

    “完美足球的对立面,弗格森和他的弟子们坚定地站在那里!”

    媒体是舆论的风向标,也是球迷们拿来论战的最佳平台。有关于“完美足球”与“实用至上”的讨论。近些年随着阿森纳异军突起变得炙手可热。

    有值得骄傲的成绩做后盾,两队球迷以及一堆砖家们纷纷赤膊上阵,对喷的乌烟瘴气。

    谁代表进步,谁是在倒退,谁拿场面当做失利的借口,谁用一手好牌安于防守,这些争议随着两支球队的状态起伏时而激烈,时而消停,时而已然分出胜负。

    其实身为当事人。球员与教练们都明白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

    风格这种东西,适合,才是最好的!

    无论是完美足球还是实用主义,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胜利。除此之外,任何让人眼花缭乱的场面都不足以让人信服。

    温格和他的信徒们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明白这个道理,可随着时间流逝,球队取得了巨大成功后,这种明显的事实开始被他们视而不见。各种场合他们俨然成了完美足球的代言人。坚定地认为自己站在了足球发展的最前沿,一举一动都有深刻含义。

    媒体与球迷的追捧是这种转变的催化剂。眼前这种状况只是缩影而已,远远没有上赛季双冠王到手时那番夸张的景象。

    曼联队的近况不佳是人都看在眼里,本场回归老路数明显更像是无奈之举。比赛结果虽然让人满意,球队远景看上去实在让人担忧。与此同时,老对手一路高歌猛进的状态加剧了这种担忧的程度,让关注者们在新赛季头一个月刚结束的时候。已经乐观不起来了。

    红魔的铁杆粉丝也迅速分成了两派,类似于工党和保守党一样,观点对立鲜明,内部讨论的火热朝天。

    保守党自然觉得球队现在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早日回归原有打法才是正道。工党志在革新。觉得向对手学习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两派观点如此对立,球队上下难免会受波及。如果不是弗格森在俱乐部至高无上的地位做后盾,此时起些乱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意犹未尽的讨论声,周末很快到来。

    英超联赛第六轮比赛正式鸣哨开打,阿森纳队主场迎战南安普顿队。

    绰号“圣徒”的球队近况不佳,四轮联赛仅仅取得一胜一平两负的战绩,此番客场对阵已经豪取四连胜的卫冕冠军,除了本队铁杆粉丝外,几乎没有人看好他们。

    阿森纳队上上下下同样洋溢着乐观氛围。

    欧冠顺利拿下重要对手后,更衣室先前的不愉快氛围一扫而空,无论是法国帮还是荷兰帮,英格兰帮,仿佛都找到了新的平衡点一般,自得其乐的同时,不再摆出高冷的姿态示人。

    这种状况,自然是尤墨在更衣室简单的一句话造成的后续影响。

    法国帮人散心也散,人数虽多,位置虽重要,内部不统一的情况下,依然难以服众。先是维埃拉,再是维尔托德,两人前后脚地态度模糊起来,造成的影响足以让进了绝杀球的阿内尔卡都无法小视。

    格里曼迪的态度到是没有变化,场休息时更衣室发生的一幕被他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阿内尔卡和佩蒂特。

    最终得出的结论让人都不乐观。

    新来的家伙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目前阶段动不得!

    荷兰帮的两位大佬级人物显然意识到本赛季的比赛难度变化,这让一心追逐完美足球的他们开始重视队友的发挥起来。

    尤墨的到来明显刺激了这支球队的内部竞争,带来的积极影响他们很乐意看到。即使这家伙无法真正融入球队,能让法国帮那些自由散漫的家伙紧张一把也不错。

    英格兰帮对于新人打破更衣室坚冰无疑是抱欢迎态度的,他们人数虽多。却少有进攻球员,尤其是能一锤定音的锋线杀手。这支球队已然被雇佣军们占据了多半江山,再多一个也不嫌多,即使国籍让他们看着有些碍眼。

    国人在英格兰人眼里一向形象不佳,其原因大多是媒体的大量负面宣传所致。如果不是两个家伙在德国这一年的表现实在太疯狂,他们还会一直怀疑亚洲人能否踢好足球。

    英国人的国际政治立场与美国人走的近。亚洲国家除了一贯亲近的日韩外,湾湾在这片土地上都比国人受欢迎。尤墨一家人初来乍到感受到的氛围其实就是这种心态的反应,而且这还是在接触的人群比较高端的基础上的,真正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底层人士生活才叫触目惊心。

    有色眼镜一旦戴上,想拿下来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英格兰帮的大佬们虽然有心想和新来的家伙建立良好关系,心的顾虑却依然重重。私下里交流了几次意见后,目前的态度暂时统一下来。

    看看再说!

    球队的大势力都持观望态度,尤墨难得落个清闲。就和眼前比赛一样,看着0:0的比分已经保持到上半场结束了,他才懒腰伸起,准备在接下来的15分钟里好好活动活动。

    这样的上半场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连续两场绝杀对手后,阿森纳队看来已经把好运气透支了。主场面对铁桶阵围起的对手,他们继续重现得势不得分的老路数。

    这一次阿内尔卡,博格坎普,佩蒂特都在场上。球队打法还是以短传渗透来制造机会。场面看着是比上一场要好一些,结果却让人扫兴。

    这该死的运气!

    把比分归咎于运气是很多人常干的事情。尤其是场面大优的情况下,运气的作用被无限放大,仿佛拥有了它就可以天下无敌一般。

    事实上,任何一支球队想要变强,努力降低对运气的依赖性才是正道。抱怨运气不佳的心态只会让好运气避而远之,再也难觅踪影。

    尤墨在替补席上听着此起彼伏的长吁短叹。要很努力才能忍住脸上的笑容。这种事情对他来说,难度堪比演技全开。

    他在凯泽斯劳滕的经历遭遇过不止一次运气不佳的状况,深深明白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

    抱怨只会把负面情绪扩散,把原本正常的节奏搞乱!

    场上这支阿森纳队防线堪称铁血,攻击线却意志偏弱。这种状况其实不难理解。

    这些家伙把自己当成了搞艺术的,追求完美才是常态。一旦认定冥冥有力量在和自己作对,心态上的变化很容易反应到场上,再次验证运气的重要性。

    “唉,今天好运气不在我们这一边啊。”

    永贝里来球队时间不长,融入的速度却比尤墨快的多,眼前状况让他忧心忡忡。

    “是啊,运气不在我们这一边。”

    永贝里对这样敷衍的回答不太满意,小跑着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娴熟地展示自己脚下技术的同时,继续深究,“听说你在上一次场休息时给他们出了个主意,最后才让比赛发生了大变化?”

    “嗯。”尤墨停球在脚,应了一声后,看对方表演。

    “这一次呢,有好主意没?”永贝里斜了一眼过来,脸上表情“能不能认真点”几个大字写的清清楚楚。

    两人关系本没有到乱开玩笑的阶段,奈何遇上这么个家伙之后,瑞典人实在难以把想象的形象与现实对号入座。

    “没啊,你有吗?”尤墨正在仔细研究对方的四角拉球动作,嘴上继续敷衍。

    “我?即使有,说了也不会有人听吧。”永贝里苦笑着停下来,呆呆地看着更衣室入口。

    “我不是在听吗?”

    “哦,好吧。看来你也不是真没有主意,只是不想说而已。那我说说我想到的办法,看看和你的是否一样?”

    “好主意。”

    “我觉得球队的攻击节奏太单一了,手段也不够多。对手个人能力是不如我们,人数优势却利用的很好,一味地往禁区里渗透效果并不理想。”

    “同意,继续。”

    “我们禁区里有高点,外围有远程火力支援,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起这些,把进攻立体化。而且,进攻节奏一味地求快也不是好事情,我们应该更追求效率,想办法用传球调动对手,制造混乱,而不是每次进攻都像赶时间一样,急着把球传到对方禁区。”

    “很好,还有吗?”

    “呃,没有了。我说完了,你呢?”

    “我也没了。对了,boss把你找来,看来是笔划算买卖。”

    “谢谢你的夸奖,还有你的耐心倾听。”

    “不客气。”

    对话完毕,两人在队友一片诧异的目光各自转头,继续有球热身。

    两人的声音始终不大,距离远一些的家伙还以为他们在闲聊一些场外话题。只有上一场从尤墨这里找到答案的维尔托德长了些心眼,有意无意地凑近过来,听了个大差不离。

    这一次,让他震惊的不是目标的家伙了。

    一向不太起眼的老好人,居然如此深藏不露?!

    “嘿,伙计,我说,新来的家伙们好像都挺有货的!”

    维尔托德可不是能藏住事的主儿,听清楚两人交谈内容后第一时间就找到格里曼迪倾诉。

    语气颇有些惊喜。

    “老兄,你能搞清楚状况吗?他们可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格里曼迪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声音又不敢太大,憋的胸口闷的慌。

    “哎呀,这赛季还愁没比赛打?”维尔托德底气十足地嚷嚷起来。

    “别忘了自己是从哪儿来的,没必要对那些家伙言听计从!”格里曼迪没有那么足的底气,可不提醒几句的话,实在担心面前这家伙丢了法国人的脸。

    “没啥大不了的,只要能赢得比赛,那些小过节不算什么!”维尔托德本来准备在“只要能赢得比赛”前面加上个“有我在的话”,结果话到嘴边忍住了。

    如此赤*果果地表露心迹,不被人误会才怪!

    “你这家伙,啥时候变得和英格兰人一样了?”格里曼迪对这家伙的了解可是全方位的,别人听不出的东西,他很容易就脑补出来了。

    可惜,他忽略了自己话的讽刺意味。

    “英格兰人怎么了?”

    一个略显沉闷的声音从球场一角响起,迅速掠过了半座球场,让所有正在忙碌的家伙暂停了动作,步调一致地转头,瞧了过去。

    那是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