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龙,弗兰克*陈,鲨鱼,9战96胜95次击毙对手,平均每战用时68秒

    这些字眼一直徘徊在尤墨耳边,让他难得有些失神。

    那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神秘,残忍,充斥着血*腥味与铜臭气息的地下世界里,人命贱如蝼蚁

    以生存为目的,以身体为武器,在杀人与被杀之间徘徊的家伙们,拥有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里是真正的杀戮战场,没有所谓的邪恶与正义之分。所有暴露在阳光下,号称“人间凶器”的家伙们,在他们面前无论意志还是身体,都那么脆弱不堪

    真正的杀手?

    这些原本与他无关,此时却像冥冥早已注定一般,激起了他的强烈兴趣。打酱油般的比赛一结束,他主动找到大卫*普拉特,要求对方带他现场观摩一番。

    英格兰人有些吃惊。

    “好奇心会害了你,前途无量的年轻人。”

    身为球队里的老字号,大卫*普拉特对新来的家伙原本是不屑一顾的。不过,私底下的传闻听同胞们说多了,英格兰人自然会有求证一下的念头升起。

    一个多月的相处下来,他对这个处处与人为善却一直独来独往的家伙产生了不小的兴趣。相比于散漫无礼的法国人,高冷孤傲的荷兰人,遥远的东方古国来客俨然充满了神秘魅力。

    国和印度是格斗界公认的两个大国,近些年冉冉升起的泰国同样位于世界东方,这让精通黑市拳赛的他,或主动或被动地了解了不少这个国家的化。同为足球圈内人士,他早就听说过尤墨精通格斗技术的种种事迹了。

    可惜在他看来。那些让普通人眼前一亮东西,充斥着低劣的表演味道,与真正的生死搏斗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这句话我听到过很多次,放心吧。”

    尤墨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目无人的年轻人他见得多,低调沉稳的真没几个。偶尔有看上去年少老成的家伙,也往往是身为新人不得不采取的生存策略而已。眼前这位已然红透整个德甲。欧洲范围内也早已被人捧为“金童”,面对如此质疑的情况下,居然能保持冷静?

    “嘿,有意思,不怕尿裤子的话,那就下周末吧。”

    “没问题,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嘿嘿,除此之外呢?”

    大卫*普拉特的问题让尤墨稍稍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想要现场观看这样的比赛。需要的费用肯定不会少。眼前这位已经处于职业生涯末期,各种恶习加身的情况下,金钱的吸引力肯定比从前更甚了。

    “我不好赌,对于押注之类的行为不感兴趣,1万英磅够吗?”

    听到这样的回答,大卫*普拉特眉毛明显跳了一下。不过,随即而来的并不是见钱眼开般的满面笑容。

    英格兰人脸色严肃,仿佛正在谈论的是一件人生大事。

    “黑市拳赛有很多档次。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

    “低级别的没什么意思吧?”

    “不,低级别的战斗时间比较长。想看血*腥场面的话是首选。级别越高,用时就越短。你的一万英磅完全足够我们观看一场顶级拳手之间的较量,不过你得考虑清楚,有可能你刚坐下没一分钟,战斗已经结束了。”

    “懂了。那就先来一场等级别的比赛吧。”

    尤墨的这句话一出口,大卫*普拉特轻吸口冷气。

    先来一场?

    “能告诉我你的目的何在吗?”

    “可能和你差不多吧。找点刺激。”

    “嘿嘿嘿”

    大卫*普拉特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大笑着扬长而去。

    尤墨笑着摇摇头,把背包甩到肩膀上,正欲离去时,身后有个略显迟疑的声音响起。

    “那个。你真要去?”

    尤墨站住了,转头看着发出声音的家伙。

    永贝里。

    “是啊,了解一下。”

    “那里很危险!”

    “我知道。”

    “知道还去?”

    “了解一下而已。”

    对话转了个圈又回来了,永贝里有些抓狂。

    “我是说,这种事情那些空虚无聊的英格兰人比较热衷很正常,你现在参与进去不太合适吧?而且我听说那里的场面非常血*腥刺激,看过之后很长时间都会缓不过劲来。有时候赌注太大,还会闹些乱子出来!”

    如此长的一段话尤墨虽然听的半懂不懂,基本意思却明白了。

    “谢谢你的好意,我会小心的。”

    听到这样的回答,永贝里叹了口气。

    “那好吧,希望你还能记得自己的理想所在。”

    “当然。”

    对话结束,两人在一片异样的目光转身离去。

    赢球后原本热闹的更衣室彻底冷清下来,法国人,英格兰人,荷兰人,各怀心事,神情各异。

    格里曼迪与大卫*普拉特在场休息时发生的冲突已经传开,法国帮与英格兰帮现在正处于冷战状态。眼前这件事情则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造成的影响每个人都需要掂量一下才能决定态度。

    花大价钱和老家伙们搭上线,目的肯定不只是找乐子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球队的训练气氛明显有些异样。

    在所有人看来,已经豪取联赛五连胜,欧冠取得开门红的卫冕冠军,本赛季已经势成脱缰野马,直奔联赛冠军,双冠王,冠王而去了。可在球队内部,与球员们朝夕相处的人们看来,眼前状况有点不秒!

    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小团体之间的交流都少的可怜,整支球队看上去挺热闹,实际上不同阵营之间已经筑起了高墙!

    维尔托德本来已经向外伸出了半条腿,结果在同胞们

    的威逼利诱下又缩了回去。甚至连已经被法国帮刻意疏远的维埃拉,都仿佛重回组织怀抱一般,处处有人嘘寒问暖。

    面对同胞们如此巨大的态度转变。法国人当然明白其含义所在,他的态度依然模糊,只是有意无意也会流露出身为新科世界杯冠军的傲气来。

    荷兰帮的奥维马斯其实有心和其它人主动搞好关系的,奈何维尔托德适时缩了回去,尤墨明显和英格兰人搭上了线,这种状况导致原计划还没实施就已经流*产。

    英格兰人人数虽多,质量却良莠不齐。大卫*普拉特头两年还有不错的更衣室话语权,现在已经处于渐渐被人遗忘的状况。恶习不改的情况下,后防五老为守的英格兰帮对他的态度并不友好。如此一来。尤墨的行为迅速被他们扣上了大帽子。

    坏小子一个!

    这种印象一旦形成,短时间内想要去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周四的联赛杯球队肯定会尽遣替补出战,尤墨的表现成了他们继续求证的关键因素。

    可惜,结果让他们挠头。

    客场对阵第级别联赛队伍,这家伙率领一帮打不上主力的老少爷们,4:1轻松拿下对手。头顶脚踢各下一城的情况下,任何人也难以对这种表现挑刺。

    这场比赛球队的当打主力一个没上,维尔托德和永贝里挑起了进攻组织的大梁。人心齐。状态佳,创造机会多多的情况下。尤墨几乎没费多大劲就在上半场完成了自己的证名之战。

    比赛结束的当晚,温格主动打了个电话给托尼*亚当斯。

    英格兰人身为队长,知道尤墨主动找到大卫*普拉特要干嘛之后,第一时间就向主教练汇报了此事。在他看来,这种事情是个极端危险的开始,一旦控制不好。司空见惯的流星陨落肯定会再度发生。

    温格刚接到消息时也吃了一惊。

    地下拳赛?!

    法国人与英格兰足球圈打交道可是全方

    位的,深深了解这个国家的化,这个圈子的习性,这些球员们一夜暴富后的生活状态。身为主教练,他在更衣室可能并不霸道。但在球员的生活管理上面下的功夫可不少。无论是奖惩制度还是平时的言传身教,他都没有等闲视之。

    尤墨在他心里的分量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即使眼前不打算重用这家伙,长远计划里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来队上仅仅一个多月就被人带坏,那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引援失败的责任他都得结结实实地背着!

    可真正要找尤墨谈话时,法国人又犹豫不决了。

    花大价钱把这家伙买来,明明可以重用的情况下,偏偏选择这家伙的竞争对手打主力。这种事情落在个19岁还不到的家伙身上,心有怨气几乎是必然的。身为主教练,对球员的管理权自然毋庸置疑,但有些时候难免会有难以启齿的时候。

    比如,“我为了让阿内尔卡卖个好价钱,所以把你放在了替补席上。”

    这话搁谁听了都觉得蛋疼,更别说当事人了。

    于是,听完托尼*亚当斯的详细汇报后,温格迟疑了好一会,示意对方继续保持观察状态,随时掌握第一手情况。

    当天这场比赛算是法国人丢给尤墨的重要考题,结果出炉之后,他的愧疚感进一步加重了。

    “可能只是好奇吧,我想。你和他打交道也有些日子了,印象应该还不错吧?”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法国人继续说道:“球队最近气氛不太好,你的注意力多放在那些刻意维持这种状态的队员身上,不用担心他们的情绪问题,有矛盾就应该不让它发酵!”

    稍稍停顿了一下,温格加重语气:“当然,球队的管理条例对于每一个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如果o因此造成影响的话,第一时间就要帮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托尼*亚当斯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心里也算有了着落。接下来的几天里,身为队长的他发出的声音明显比以前多了不少,虽有刻意而为的痕迹,但队长的面子是人都得给分。

    法国帮与英格兰帮的冷战被这样的声音断,暂时告一段落。周末联赛开始前,球队气氛仿佛又回归了正常状态。

    第六轮的对手可不弱。

    号称“巨人杀手”的切尔西队。

    意大利人佐拉到来之前,伦敦的这支球队只是排名游的混子而已。偶尔能扮演一次“巨人杀手”的角色,往往也只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到了最后,其自身实力的孱弱,总会让他们在需要勇气的时候被迫现出原形。

    1996年冬天,孤独无助的荷兰人古力特迎来了意大利失意人吉安弗朗哥*佐拉。这位终身生活在那不勒斯的迭戈*马拉多纳,国家队的罗伯特*巴乔阴影下的矮个男人,在此之前的整个国家队生涯只有区区10分钟!

    而且,是在背负着所有意大利人的期望下,以红牌,跪地,掩面哭泣为结局,收场了这不堪的10分钟。

    已经0岁的情况下,切尔西俱乐部付出的450万英磅的转会费让帕尔玛俱乐部偷笑了一把。

    与此同时,荷兰人古力特也笑了。

    人习惯相轻,英雄却识英雄。两人在斯坦福桥的第一个赛季,就帮助球队拿到了阔别26年之久的足总杯冠军,随后的岁月里,这支实力平平的球队在两人的率领下一路走高,渐渐成了联赛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199年,佐拉的稳定发挥为自己迎来了英格兰足球先生称号,并且因此重返意大利国家队。在温布利大球场攻入唯一一粒入球后,他帮助球队战胜了英格兰队,终于在国人面前扬眉吐气了一把。

    9至98赛季,他和古力特继续高光之旅,联赛最终排名第四获得欧冠资格不说,当季的欧洲优胜者杯冠军成了这支俱乐部成立以来的最大骄傲!

    本赛季古力特虽已负气出走,成了喜鹊的主教练,年已岁的意大利人却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切尔西队目前以胜2平力压曼联队位居联赛第二!

    这样的战绩与五连胜的卫冕冠军的确不能比,不过,球队整体面貌,向上的良好势头,以及足以对英超传统强构成真正威胁的雄厚实力,已经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本轮联赛开始前,温格在接受采访时高度评价了意大利人带给这家俱乐部的巨大变化。

    “意甲的战术水平目前仍居世界前列,是英超球队暂时无法超越的所在。他(佐拉)在这球队的场上作用无需多说,是人都看的出来。而他的才华却不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些,战术,理念,意识,态度,他在这些方面以榜样的作用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这也是一贯强调身体素质的英超赛场上,他这个小个子球员为何能取得如此耀眼成绩的最大原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