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地下拳赛,伪装自然非常有必要。…,尤墨在约定地点并没有看到大卫*普拉特的身影,正准备打电话时,一辆捷豹e-type出现在他面前。

    车窗摇下,一张妖艳带些兴奋的面庞迫不及待地探出来,对着他好一阵仔细打量。尤墨笑了笑,确认对方的来头之后,摘下墨镜,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这款捷豹经典跑车的底盘低的让人有些不太适应,高速启动时感觉像坐在地面上向前滑行。尤墨欠了欠身体,坐正了一些。

    伦敦的街道还算宽敞,晚上这个时间路上行人与车辆虽多,却挡不住年轻女人的娴熟技术。一路超车后,车子很快上了高速。

    两人都不是闷葫芦,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我叫丹妮娅,俄罗斯人,老头儿居然有你这么帅气的队友,太吝啬了!”

    “老头儿?他发火的样子可不像。”

    “聊聊你呗,听说你娶了个女人当老婆?”

    “是啊。”

    “怎么做到的?”

    “秘密。”

    “那方面的能力惊人?”

    “你的猜测让我无地自容。”

    “哈哈哈”

    俄罗斯姑娘最是大方豪爽,笑起来时整个身体都在抖动。不过,眼前这位笑归笑,握住方向盘的两支手却丝毫不受影响,车子依然开的平稳之极。

    尤墨有些惊讶。

    眼前这位无论相貌还是身材,年龄,甚至性格,谈吐,当个花瓶都绰绰有余。和大卫*普拉特,地下拳赛混在一起的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风月场所搔首弄姿的女子。可越是有这样的第一印象,他越对眼前这种专注力感到不可思议。

    “车开的不错,比我强多了。”

    “哈哈,和你聊天蛮有趣的,第一次来看这样的,呃。比赛?”丹妮娅迟疑了一下,用“比赛”代替了原本熟练的“战斗”。

    “看看而已,又不是上擂台,担心我的承受能力不够?”尤墨随口回答。

    “那到没有,听说你的心理素质极佳,身手也不错,曾经一人打倒了六个街头混混?”丹妮娅驱车下了高速,同样随意地问道。

    “街头混混嘛,不算什么。”

    “哟。挺谦虚嘛,大足球明星!”

    “这满满的嘲讽味道。”

    “哈哈,只是看不惯你们挣钱怎会如此容易!”

    “仇富心理可不好,会妨碍你赚大钱的。”

    听了这话,丹妮娅轻叹了口气,湛蓝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般,眼神迷离。

    “是啊,随时随地都能微笑面对的话。或许生活不会那么糟糕。”

    听到这样的感慨,尤墨不打算再深聊下去。于是问道:“快到了吧?”

    “马上。”丹妮娅顿时也警醒过来,只是眼神回复清明的同时,心惆怅依然难以驱散。

    拐八绕了一段路之后,一片开阔地带出现在眼前。车停稳,两人前后脚下了车,丹妮娅主动走过来。拿肩膀轻轻碰了碰尤墨,示意他跟上自己。

    尤墨也没说话,顺着她的目光向前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栋灯火通明的大楼矗立在空旷的原野上,闪亮的彩灯在空拼成了“威尔逊俱乐部”六个大字。

    一路无话。快走近时,丹妮娅转过头,用手轻撩了下鬓角随风飞扬的长发,未语先笑。

    “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各种你想象不到的方式会充分刺激你的感官,激发你的消费欲*望。大卫*普拉特说你是为了寻找刺激而来,可我觉得不太像。对吗?”

    “没错啊,就是寻找刺激。”

    尤墨平淡的表情与朴实的回答让丹妮娅失望满脸,原本亮亮的眸子暗淡下来,苦笑堆在嘴角,“我可能太八卦了一些,请原谅。”

    “没关系。”

    对话完毕,两人加快了脚步,没一会,大厅的自动门闪开,一片整齐的问候声响起。尤墨微一点头的功夫,打量了一圈。

    想象夜总会般的奢靡气氛并不明显,负责前台接待的八位年轻女子穿着一点也不暴露,标准的职业笑容与职业妆扮让人一眼望去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一间写字楼。

    “怎么样,惊讶吗?”丹妮娅很自然地伸手挽住尤墨的胳膊,微微翘起下巴,声音压低了问道。

    “还好吧,老头儿呢?”

    “寻欢作乐呢吧,你找他干嘛?”丹妮娅边说边用力,握住尤墨胳膊的手顿时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这货一脸无辜。

    “你好像对他怨恨满满?”

    “不是他的话,我可能还在学校里读书!”

    “他把你卖了?”

    听到这样的问题,已经伸手去摁电梯的丹妮娅有些发怔,摁亮了数字9之后没有拿开,造型摆了约有两秒,才重重叹了口气。

    “也不怪他,是我自己经受不住诱惑。”

    “那就好,我在这两眼一抹黑的,被你卖了可能还自我感觉良好着呢。”

    “哈哈,放心啦,把墨镜带起来吧,这里同样有不少人喜欢看足球比赛。”

    “嗯,我好像忘了给你小费了,回头问问老头儿该给多少合适?”

    “算啦,老头儿说了,你是大主顾,不用在意这些细节问题。”

    “哦,好。”

    说话间,电梯门已经缓缓打开,两人刚迈出去,大卫*普拉特放肆的笑声就传了过来。

    “欢迎,欢迎来到另一个世界,东方来的客人,尽情享受这个美好的夜晚吧!”

    高亢的声音引起了不远处一票行人的注意,只是转过头看清楚是谁在嚷嚷之后,有些人的疑惑表情很快释去,继续向前走,有些人则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所谓的“东方来客”。

    刺鼻的酒味儿本来让尤墨皱了皱眉头。可瞧着红光满面的大卫*普拉特与平时判若两人的状况,他不禁又有些莞尔。

    这里看来被这家伙当成主场了!

    “谢谢你的招待,司机很不错,多少小费合适?”

    “噢,你可真有眼光,丹妮娅还是个大学生呢。500英磅已经是极限了!”

    尤墨摸钱包的手被摁住,一股明显不同于女人手指的粗糙感让他楞了一下,才转头仔细打量。

    灯光下的妖艳面孔其实并无摄人心魄的诱*惑力,眉宇间淡淡的英气被紧皱的鼻梁衬托出来,与微微抬起的下巴,秀挺的脖子形成呼应,把压迫感传递出去。

    “00就够了,别听他胡说!”

    大卫*普拉特不以为意,脸上笑容变得更加狡黠。

    “嘿嘿嘿。给你钱还不要,学会放长线钓大鱼了?”

    尤墨不太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有插嘴,只是把10张50英磅纸币递了过去。丹妮娅瞪了他一眼之后,退了4张回来。

    大卫*普拉特见状得意地眨了眨眼睛,走过来搂住尤墨肩膀,“好了好了,抓紧时间。比赛还有1个小时才正式开始,先去享受一下这里的服务吧。”

    说罢。又转头问丹妮娅,“你呢,有兴趣见识一下这家伙的肌肉吗?”

    “哈哈,我想看看让人无地自容的地方!”丹妮娅边说边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起尤墨来。

    “无地自容?你在怀疑我的战斗力?”大卫*普拉特迅速对号入座。

    “酒精能提高性奋,降低性能。”尤墨言语虽诚恳,奈何听众理解不能。

    “对了。提醒你一下。”大卫*普拉特突然压低了声音,凑到尤墨耳边,“这小妞看上去大方,实际上难搞定的很。我认识她年了,光看她换男朋友。就不让我花点钱见识一下功夫如何!”

    “老头!”丹妮娅拉长了声音,语气颇有些威摄力。

    “嘿嘿嘿,说的是事实嘛,是在夸你,在夸你!”大卫*普拉特听着吱嘎作响的手指关节声,忙不迭地笑道。

    “丹妮娅也练过吧,空手道?”

    尤墨这话一出口,两人顿时停止相互挤兑,不可思议的眼神一起望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

    “我是华生嘛。”

    “瞎吹!”

    “不信拉倒。”

    说笑间,人走过长长的大理石走廊,快到尽头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大卫*普拉特随手推开房门,绅士味儿十足地做了个迎宾礼。

    能让英格兰人视为主场,这间酒店的房间确实称的上顶级。尤墨走南闯北虽多,如此具有芬兰浴特色的还真没怎么接触过,稍一打量就不住点头。

    钢化玻璃的外墙让其的内容一览无余,层红雪杉豪华坐椅的每一层都长的足够个人躺在上面。天然石材条纹图案的后背板,形状奇特的alpha印第安那桑拿炉,以及其星星点点的灯光,乐声悠扬的音响,让人一见之下身心俱松。

    人围着浴巾坐在坐椅上聊天的时候,桑拿房外已经有名女按摩师在等候了。再次让尤墨惊讶的是,这里的女性虽然个顶个的年轻漂亮,但举手投足间,着装上,言谈话语,一个比一个正规完整,丝毫没有处处引*诱男性荷尔蒙释放的味道。

    大卫*普拉特是这里的常客,瞧见尤墨的表情后,不无得意地笑道:“怎么样,老哥我的品味如何?”

    如此主动拉近距离的称谓尤墨并不排斥,笑着点点头,“还不错,没有乱入,该享受什么就享受什么。”

    听了这话,丹妮娅明显理解有误,声音里酸味儿明显,“大足球明星们,接下来该享受什么了?”

    大卫*普拉特不怀好意地瞧了眼她胸前高耸入云处,眨眨眼睛,“o的意思是女人不要出来捣乱,该干嘛干嘛去!”

    “老头,我的皮鞭舞很久没地方施展了!”

    “嘿嘿嘿,我喜欢你的高踢脚,现在来一个?”

    笑闹了一会,人陆续出来,冲了个澡后,趴在按摩床上,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轻松话题。

    11点接近时,大卫*普拉特几乎瞅着时钟指针度过了最后几分钟。丹妮娅虽比他稍微好些,脸上的兴奋却明显抑制不住,眉稍嘴角都翘起来了。尤墨实在搞不清楚两人在兴奋什么,也没多问,安心享受按摩服务。

    时间一到,按摩师们主动收手,静立一旁,含笑看着人。尤墨没有像另外两个家伙一样快速溜回房间,笑着点头示意了一番,一摸口袋,发现自己又out了。

    身上只围了件浴巾,哪儿来的钱?

    名女按摩师见状齐齐捂嘴笑了起来,其一个胆子稍大,开口解释:“不用的,先生,所有费用已经提前支付过了。”

    在英国被人当成土包子次数多了,尤墨已然习惯,此刻也不辩驳,点了点头,快步走回房间。等他出来时,人已经低声闲聊着往外走了。

    “你们的小费,多谢。”

    尤墨没有理会人同时发呆的反应,一人递上两张钞票后折身回去换衣服。刚走了一半,大卫*普拉特与丹妮娅前后脚出了房间。

    “呀,你怎么这么慢?”

    还没等他回答,名女按摩师同时鞠躬,齐声道:“谢谢先生!”

    “天呐,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对她们做了什么?”大卫*普拉特叫唤。

    丹妮娅反应却挺快,斜眼瞅了下尤墨手里拿着的钱包,一记含恨已久的高踢脚高高扬起,在对方后脑勺迅速虚晃了一下,最终蹬在英格兰人屁股上,“如你所愿,高踢脚来了!”

    大卫*普拉特显然反应偏慢,还没来及转身瞧瞧后面发生了什么,80公斤重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向前踉跄而去。

    还好,英格兰人最终扶住了墙,没让自己滚出门外。

    如此帅气有形的动作让名女按摩师齐齐捂嘴惊呼,尤墨看的也是眼前一亮。

    干净利落,迅速准确,虽然没有转身,凌空这些花哨效果,可实战的价值一瞧便知。

    “这一脚就值200英磅!”尤墨说到做到,4张钞票迅速塞进丹妮娅的衣领深处。

    “老头,没事吧?”丹妮娅得意地朝他眨眨眼睛,绷住笑容问道。

    “娘的,敢不敢和我来场拳击赛?”大卫*普拉特在一群女人面前失了面子,有些悻悻然。

    “拳击?和一个学空手道的女人比赛拳击?老头,你能别惹我发笑吗?”丹妮娅双手叉腰,挺胸叫板。

    大卫*普拉特一瞧之下顿时气消了大半。

    “嘿嘿嘿,空手道算是比较接近黑市拳击比赛了,她在很多方面比我还内行。”

    听了这话,丹妮娅口虽叹气,眼神却明亮起来。

    “是啊,没什么比生死搏斗更能释放人的本能了,规则什么的去死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