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美食,美女,穿梭不停的侍应生,卖力演出的劲歌热舞,这些司空见惯的场面之外,是圆形大厅正间一个巨大的方形铁笼子。△↗,

    长宽约8米,高米左右,由拇指粗细的钢筋搭成。相互间仅有10公分左右的空隙让人一见之下就心领神会。

    困兽之斗,不死不休!

    里面虽然空无一人,可所有人都清楚明白今晚的重头戏会在哪里上演。尤墨被两个兴奋到眉飞色舞的家伙一路领过来之前,已经了解了一些地下拳赛的内幕。现在看清楚战场后,心顿时恍然。

    越是被歌舞升平的气氛笼罩,越容易被突然而至的残酷场面刺激。这种巨大的落差能充分调动人的情绪,激起内心深处潜藏的暴力因素。

    每个人都有程度不等的压力在身,即使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依然会对明天的未知产生恐惧。除此之外,越是社会的高阶层人群,越需要长时间带着面具生存。如果积累下来的种种不良情绪不能及时清除,心理问题肯定会找上门来。

    想释放压力,就得放下所有顾虑,把心潜伏的破坏情绪先集,再爆发,最后获得心理平衡。

    观看体育比赛是释放压力的一种常见方式,尤其是足球比赛的德比大战,球迷们制造的疯狂气氛很容易感染球员,造成规则外的不冷静状况发生。

    “铲断他的腿!”“杀了那个家伙!”“杀死他们!”

    这种口号任何一场德比大战都司空见惯,虽然明知道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心的情绪不会说谎。这些真实的念头如果遭遇不良后果,或者被强有力的导火索引爆,闹些乱子出来简直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寻常。

    规则,以及可能引火烧身的严重后果。成了这种状况下最让人痛恨的约束力。

    当然,德比大战虽然火爆,也不是人人都能参与进去。身为立者,只是看看热闹的话,情绪实在难以充分调动。

    地下拳赛同样如此。

    极高的致死致残率,见不得光的生存状态。导致黑市拳的高手们曝光率极低。即使有很多心存兴趣的家伙想要深入了解一番,高昂的费用以及极端保密的比赛场面也会挡在他们面前,继续保持自己的高度神秘感。

    像尤墨这种第一次过来观战的家伙,纵然被灌输了一堆参赛选手的个人信息以及辉煌历史,也很难产生认同感,既而导致情绪投入不够,看的不过瘾。

    解决这种问题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一个字,赌!

    每一场黑市拳的参与者都必须下注,数额与拳赛的档次成正比。这种硬性规定即使是普通观众也不例外。像尤墨今天看的这场b2级别的比赛,属于等偏上,下注金额最低线是1000英磅。

    1000英磅约合rb10000元,在98年是个什么概念?

    别看尤墨出手阔绰,小费一掏就是100英磅,实际上以目前英国的物价来说,1000英磅刚好是本地大学生一年的学费!

    像丹妮娅这种途辍学的家伙,多半就是被如此庞大的数额动摇了心思。无法继续读下去了。

    这种由下注引发参与感的方式,最常见的是得到官方认可的博彩公司。像国人熟悉的威廉希尔。易胜博,以及playit,bet65这些博彩公司,在英国的影响力几乎人尽皆知。因此对于英格兰人来说,看比赛前下注简直如同吃饭穿衣一般稀松平常。

    既然是赌,既然下了重注。参与感就能马上建立起来。金额越大,就越能刺激情绪,把接下来要观看的比赛当成至高无上的运气之神赐予的奖励或者惩罚。

    如此一来,“杀死他”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和满足感就成了每个人的情绪助推器,真实无比地呈现在每一场比赛。至于结果是死是残。抑或是狗屎运暴发,以后还能站在某一场黑市拳擂台场上,就不是观众们真正需要关心的内容了。

    黑市拳的组织者除了门票收入之外最大的经济来源,就是赌客们的赌资,无论是抽水还是在赔率上做手脚,都比足球比赛来的幅度大。

    因此,想要避免庄家操纵比赛,参赛选手的老板们对赌是最常见的手段。对于他们来说,黑市拳的巨大利益链想要维持,源源不断的优质拳手是安身立命之本。基本都有黑背景的情况下,只要有钱,人命并不难摆平。

    至于拳手们私下协商后打假赛的可能,不敢说没有,至少比足球比赛的假球要少的多。

    毕竟,再有默契的赛前沟通,也难保对方不在肾上腺素的刺激下让自己到地狱里数钱!

    真实,残酷,血腥,无规则,无约束,下重注,这种比赛对于参与者的刺激是无与伦比的。无论是空虚无聊找刺激,还是好赌成性搏心跳,抑或是压力太大要发泄,都能在眼前即将进行的比赛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半小时的热场表演结束后,赌客们的第一轮下注已经完成,现场播报出了最新的赔率变动。第二轮下注开始于拳手们出场后到比赛前这段时间里,以方便赌客们根据选手的状态进行调整。

    除了胜负之外,比赛用时也是重要的下注点,用以满足好赌顾客们的需求。

    晚11点0分,全场灯光忽然变暗,零星响起的尖叫声,聚光灯打向了大厅一角。很快,一位身披拖地长披风,手脚缠着白色绷带的家伙出现在灯光下。

    双拳高举,怒吼不断。

    这家伙的个头不算夸张,约莫也就180上下,肌肉相比于健美操比赛那些家伙们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只有真正的内行,能看出来门道在哪。

    “对于他们来说,爆发力是最重要的。身高。体重,肌肉,这些都不是越大越好。在一场高水平的较量,速度与灵活性的作用往往取代了绝对力量,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当然,强大的重击能力与体能也是必备的素质。否则难免倒在对手有针对性的策略之下。”

    丹妮娅略略介绍了一下出场家伙的特点之后,继续口若悬河。

    “不能有明显的弱点,不能轻易犯错,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防守上。能赢的情况下,比赛结束的越快,受到的损伤就越小,继续赢下去的可能就越大。”

    “等级别的较量,拳头的作用更多是用来干扰对手,其它像反关节技。内围技术这些都很难派上用场。绝大部分时候,胜负是在远距离作战决出的,武器当然是腿。”

    “扫踢,侧踢,以及其它腿法占据了选手们90%以上的技术选择,进攻以地面进攻为主,飞踢,旋转。这些观赏性很强的动作在这里几乎是找死!”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信心!”

    “没有相信自己一定能赢的信念。就很容易被‘会死’的念头吓软了腿,导致还没上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

    说话间,第二位拳手闪亮登场。这家伙相对于他的对手来说块头要大不少,灯光下闪闪发亮的肌肉配上魁梧的身材很容易让人产生强势的联想。不过,有了丹妮娅前面的这番话,在坐的人都没有对此表示出强烈的兴趣来。

    伴随着主持人煸动性十足的叫喊。两位拳手缓步走到门已打开的铁笼子前,开始正面对峙。

    两人望着可能马上会杀死自己,也可能会迅速死在自己脚下的家伙,即使没有任何言语和动作,血管暴涨的血液仿佛也能把仇恨传递出去。

    观众们顿时从两人凌厉的眼神交锋感受到不断释放的杀气。迅速兴奋起来。

    尖叫,咆哮,疯狂地拍打桌子,这些平时衣冠楚楚的有钱人们,在此刻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把偌大的空间点燃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这场较量的观众并不多,其真正需要下注观战的客人仅仅00人左右,即使加上其它服务人员,整个大厅里也只有500人不到。相比于一场火爆的德比大战来说,1%的观众数量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可就是这500人不到所制造出的气氛,压根不比一场榜首德比大战来的差。

    这可是生与死的搏斗!

    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被人用拳脚轰杀至死,这种残酷冷血的场面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比恐怖电影来的刺激大多了。紧张,恐惧,疯狂,这些情绪会随着比赛的进行渐渐传染,让所有人暂时忘却了生存之外的世界。

    活下来,还是死去?

    黑市拳的每一场比赛,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都会有这么个永恒的命题。只不过场上是真实经历,场下是感同身受。

    生与死,人世间最大的刺激莫过于此。

    “调整赔率了,泰国来的小子看起来气势上差了些,赔率提高到了1赔5,怎么样,有何意见?”

    大卫*普拉特没有从一脸深思的队友那里找到想要的答案,于是把注意力转移到更重要的事情上。

    在英格兰人看来,尤墨虽然声称自己对押注之类的事情不感兴趣,可如果想继续合作下去,一万英磅的用途还是有必要说明的。他在之前听从了丹妮娅的意见,把人共计6000英磅都押在了先出场的泰国拳手身上,现在看到赔率变化后心里有些动摇。

    “怕什么,这是庄家常用的手段,别上钩!”

    丹妮娅已经吼的嗓子都有些哑了,听到大卫*普拉特的言下之意后颇有些不以为然。

    这女人年龄不大,赌起来却有后浪拍死前浪的冲劲儿。英格兰人本打算一人一千英磅小赌一把,多余的钱留下次消费,她却极力怂恿其它两人玩大一些。

    尤墨自然不置可否,大卫*普拉特考虑了一下,也觉得既然有人出钱的话,玩大一些也无妨。

    “哈哈。”英格兰人干笑了两声后,底气依然不足,“我知道泰国来的家伙都精通泰拳,但肘,膝这些攻击不太能派上用场吧?”

    “敢站在这块场地上的,基本素质都远远超过你的想象。泰拳的训练方式,生活与操行的严谨,都严格到让人难以置信。相比于空手道,泰拳的步法和扫踢都强的多!”

    说罢,丹妮娅做了个肘击的动作,轻咬下唇,目光转向沉默已久的家伙。

    “哈哈,信你一次!”大卫*普拉特随着她的目光转了过去,随口问道:“你呢,o,看好哪边?”

    “这些家伙们平常难见天日,欢呼声大概很奢侈吧?”

    听到这样的问题,丹妮娅顿时笑的前仰后合。大卫*普拉特楞了一下,最终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尤墨却满脸的无所谓,丝毫没有被人取笑后一脸愠色的表现。

    好一会。

    “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了,欢呼声那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只是赢得活下来机会的最不起眼奖励而已。”大卫*普拉特手搭尤墨肩膀,指着一前一后迈进笼子里的两个人,兴奋的声音有些沙哑,“他们一场比赛仅仅只有两分钟,压根没有休息时间来享受观众们的欢呼。即使比赛结束活着走出笼子,巨额出场费的吸引力也远远大过其它东西!”

    “是啊,他们要把自己变成杀人机器才行,任何道德底线都会让他们的存活率进一步下降!”丹妮娅收了笑容,进一步补充,“这不是比赛,是生存。为了生存,他们可以一天训练12个小时以上,可以常年忍受暗无天日的生活,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死与自己一同训练的伙伴!”

    “没错,就是这种残酷无情的生存状态,让他们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对于他们来说,那些所谓的拳王,黑带高手,搏击冠军们如同蚂蚁一般脆弱!”大卫*普拉特声音里不无得意,说罢还朝尤墨眨了眨眼睛。

    “死老头儿,你说我是蚂蚁?!”丹妮娅顿时对号入座,拉长声音叫板。

    “哈哈,我可没提你的名字!”

    “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么?”

    两人正斗嘴斗的不亦乐乎,尤墨仿佛结束了长考一般,幽幽开口。

    “要怎么做,才能体验那种生存环境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