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

    怎么撒野?

    永贝里抹了把汗。√∟,

    本场比赛他和尤墨两人顶替佩蒂特和帕洛尔同时首发出场,很明显反应出温格直接了当的态度来。

    无论是法国帮还是英格兰帮,都不要把球队当成自家后院!

    法国帮不是想闹事吗,直接把你们头儿拿下!

    英格兰帮不是接受不了太多的外籍球员吗,干脆把前场球员全换成外来的!

    至于最该被拿下的阿内尔卡却依然留在场上,永贝里是这么理解的。

    法国人既然一直想高调出走,那就拿出证明自己身价的东西来,单干也好,寻求配合也罢,机会已经给足,吸引不了买主可怪不了别人!

    永贝里和尤墨代表着球队的新生力量,两人既没有国籍关系,风格也差距甚远,即使同时受到重用,也不会像荷兰帮一样喜欢玩二人转。只有他们真正成长起来,更衣室分天下的局面才会被打破,英格兰人与法国人之间的对立才不至于大大影响球队的战斗力。

    如此一来,两名新人肩上的担子徒然沉重起来!

    他们被温格买来是当备胎,为球队提供竞争力,为俱乐部的长远发展甚至市场开发带来效益的。入队仅仅两个多月的情况下,无论是主教练还是球迷,都没有对他们提出苛刻的要求。

    现在,除了战术体系的陌生外,整支球队都状态不佳。两人要在缺乏队友支援的状况下用个人能力改变比赛,难度堪称逆流而上!

    咬咬牙冲上去,主教练的举动才有底气,更衣室氛围才有希望走向正轨。松股劲儿被冲走的话,后果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身为主教练。成绩永远是第一位的,即使温格的能力让球队价值迅速增长,也无法承担连续失利带来的负面影响。如果成绩压力太大,法国人只能退而求其次!

    他们可是卫冕冠军,原班人马齐整不说,夏季转会窗还有大动作。这要成绩反而下滑严重,搁谁眼里都觉得难以接受。

    两人现在的处境,用“临危授命”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不太好办呐,难道真要在对手的最强面证明自己的价值?”

    永贝里显然已经思考完毕,虽是问话,嘴角泛起的笑意却很明显。

    地面进攻讲究默契,任何不必要的摩擦都会让原本赏心悦目的配合变成一种折磨。现在队员之间早已貌合神离,场组织自然越简炼越好,即使不是雨天作战。多尝试这家伙最恐怖的头上功夫也是必然选择。

    只不过本场比赛的对手空战能力堪称英超一绝,想在这方面压倒他们无疑是偏向虎山行的举动。做到了,自然皆大欢喜,做不到,落人口实不说,心理阴影很可能就此留下!

    “不然怎么体现自己的身价?”

    这样的回答让永贝里放下心来。

    不愧是凯泽神话的缔造者,信心,勇气。能力,一样也不缺!

    “我没问题。看你的了!”

    话音刚落,开球哨响。两人的交流声音既不大,动静也不夸张,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显得冷静有余,霸气不够。阿森纳球员们普遍有些心不在焉,听清楚两人的打算也无人应和。斯托克城的高佬们倒是没有忽略眼前这位的头球能力。相互交流一番后,一位名叫“罗斯威尔”的年轻卫领命出列,目光紧盯目标。

    一球在握,士气大涨的斯托克城队更加娴熟地打起了防守反击,他们充分利用场地湿滑带来的传接球影响。频频利用身体制造各种碰撞。要是放在以前,状态良好的枪手们不至于被这种司空见惯的行为轻易激怒,个别动作频率与脚下技术同样出色的家伙还能因此寻觅机会,戏耍对手的同时,为已方博取更大的利益。

    今天明显不行了。

    荷兰人急躁,法国人冷眼旁观,英格兰人有心无力,整支球队的进攻组织本来就不流畅,频繁响起的哨声更像是催化剂一般,把比赛变的支离破碎。

    如此清晰明确的局面下,就连看台上最铁杆的球迷们也不得不承认。

    比赛的主动权已经被对手牢牢掌控!

    丢球后阿森纳队明显加强了跑动,控球率进一步上升的同时,机会也开始隐隐浮现。只可惜机会是有了,把握机会的人并不在状态。阿内尔卡独狼一个,奥维马斯与博格坎普的二人转被对手防死,唯一看上去有望打破僵局的家伙没人给他传球不说,场上活跃的位置也缺乏威胁。

    永贝里和尤墨交流之后并未拿出惊人的表现来,瑞典人像是被队友的不佳状态传染了一般,既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突破过人,也没有想象精准到位的保姆式传。

    这种表现让斯托克城放下心来。

    客场面对卫冕冠军,被人冠以“克星”称号的他们并没有昏头,即使瞧出来对手状态不佳,依然没有丝毫放松警惕。两人的交流即使听起来威胁不大,他们也不会等闲视之。

    长人林立的斯托克城并不怕对手起高球,尤其是那些又高又飘的长传球,第一落点他们最少有成把握能拿下来。如果对手传质量仅限于此,他们只要不主动犯错,对手肯定会屡屡碰壁。

    如此一来,只要能降低对手的传质量,两人的计划自然彻底泡汤。

    如何降低传质量?

    很简单。

    首先防好突破,其次在干扰上下功夫。

    突破,意味着传的突然性,身高与人数同样占据优势的斯托克城最不怕站死了的传球。可一旦对手的突破造成防线松动,速度奇快的传能让小个子球员在高人面前逞威风!

    缺乏干扰,意味着传的准确性,贝氏弧线之所以名声大振,就是落点与弧线的精确控制能把原本不是机会的空当放大,形成杀机!

    永贝里无论从名气还是实力上来说。都不是卫冕冠军最值得重视的对手。相比于奥维马斯的速度,博格坎普的技术,阿内尔卡的冲击力,瑞典人的风格特点一较之下立马落了下风。

    随着比赛时间的流逝,场休息渐渐近在眼前,斯托克城队放松了对他的照看。防守重心逐渐转移到了其它几位前场攻击手身上。

    感觉像是渡过了漫长岁月一般,永贝里长呼一口气,刚抬起头,熟悉的笑容就出现在了视野。

    只一眼,瑞典人心的隐隐担忧顿时跑的无影无踪。

    轻松,调皮,仿佛眼前进行的只是一场游戏。

    比赛第42分钟,信心十足的瑞典人启航了。

    阿森纳的进攻体系源自平时严格的训练,只要一拿球。最少两个传球点的要求已经浸透在每一个球员骨子里。即使球队整体状态不佳,个别人心思不正,也无法阻止下意识的反应跟上节奏,做出动作。

    永贝里就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才没有一直选择单干。

    他的技术只是出色而已,远远赶不上球队的大师级人物,缺乏速度与冲击力的情况下,他的突破能力相比于队友简直弱爆了。这种让人心灰意冷的状况没有动摇他的决心。相反,他觉得就是因为不起眼。自己才能把锋芒暗藏,在关键时刻拿出来一击致命!

    这次进攻队友的传接球依然不太流畅,跌跌撞撞进入前场0米之后,又在外围倒了几次脚,最终落在右路边线他所在的位置上。

    防守队员很快靠近过来,瑞典人没有选择闷着脑袋带球。根据接球前的观察,先是右脚带球向内横移了两步,紧跟着一脚轻推,把皮球交给了路过来接应的博格坎普。

    接下来,疯了一般。向前猛冲!

    荷兰人真没打算和他继续做配合的,结果看这家伙冲的如此坚决,心下实在有些不忍。瞧着瑞典人已经拉开了接球空间,博格坎普用一记准确到位的直塞,把皮球交还给了他。

    永贝里在接近底线前接稳了皮球。

    发疯般的冲刺把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如果距离够长的话,绝对速度平平的他可能创造不出多少优势来,可仅仅十多米的距离下,他的突然起动明显超出了对手的认知,拍马赶到时已经慢了足足一个身位!

    不过还好,一直致力于防守的斯托克城队人数优势依然不减,瑞典人完成超车后只是获得了起脚传的机会而已,禁区里密密麻麻的人头队友的身影少的可怜。

    这种状况其实是阿森纳的球风特点决定的,地面进攻时面对密集防守,派出大量人手进去肉搏无疑是相当不明智的。攻击手众多的枪手们会娴熟地在外围分布好站位,通过流畅的倒脚扯出空当,再用直塞或者让人眼花缭乱的小配合制造杀机。

    这一次同样如此,就连声称要用头球在对手地盘上撒野的家伙,都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禁区里。

    原因无它,在一起踢球时间还短,了解不够而已。

    传是不传?

    果然,瑞典人左脚向前迈出一大步,站稳,身体向右旋转90度,右脚外脚背轻碰,开始把皮球往回领。

    斯托克城防线松了口气。

    永贝里这次冲刺时机把握非常准确,刚好在他们适应了对手的慢节奏倒脚时做出,最终效果也印证了这一点,如果不是阿森纳队同样缺乏准备,说不定一脚低平弧线球就能制造出杀机来。

    意识到危险的他们,反应很快,第一时间回追的回追,盯人的盯人,相互吆喝着提高警惕,防备对手的突然袭击。

    就在他们觉得对手大势已去,即将回归原来节奏的时候,变化产生了!

    永贝里半转身完成后,右脚外脚背仅仅触球一次,就踩稳地面,身体向右旋转,后仰,左腿抡起,大弧线甩出!

    如此连贯优雅的动作惊呆了所有人。

    动作频率并不算快,但每一下都像是踩在鼓点上一般,处处透着一股节奏分明的美感。急停,转身,带一步,传球,这些动作简直平常的让人瞧不出异样的东西来,可所有看清楚这一切的人们,都难以言表心的畅快感。

    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哪儿有些不对劲呢?

    斯托克城的将士们不会把这些疑问挂在心里,对他们来说,真正的危险,降临了!

    尤墨在永贝里冲刺的时候就开始准备抢前点了,奈何他的位置实在距离太远,刚冲到路,距离大禁区还有两米的时候,瑞典人已经放弃了第一次传机会。

    面对高人林立的对手,指望队友的传球砸自己脑袋无疑是在白日做梦。只有抢在对手身前,抢在皮球被人碰到之前,才能抢到机会,否则只能期待对手犯错送上大礼。

    看到永贝里放弃传机会,尤墨同样心暗道可惜,如果换成其它人,如此急需证明自己的一场比赛,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可能心脏和脚步都一起放缓了。

    还好,这货心理素质强大的人神共愤!

    整个斯托克城队防线都被永贝里的冲刺快速压缩,尤墨稍一抬头,寻了个人少的地方,没有降低速度,边跑边看。

    这样的跑位能给身后的队友带来远射机会,运气够好的话,乱战捡漏也是破门得分的重要武器。他在凯泽斯劳滕时养成的团队习惯并没有被遗忘,眼前状况下继续保持施压状态才是正经前锋该干的事情。

    结果却没想到。

    永贝里的传球来的那么快!

    那么准!!!

    没有人敢说这是有意而为,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之前异样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如此流畅的动作居然是在完成背身长传球!

    看到没看一眼就能传的这么准,难道只是运气作祟?

    所有人心念电转,屏住呼吸,看着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幕。

    对别人来说可能值得骄傲一个赛季,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般的动作。

    鱼跃冲顶而已

    是的,而已。

    高速奔跑的身体不用减速,接近目标之前双脚蹬地,双臂展开,滑翔,起飞,命目标

    皮球的落点与速度都是如此贴心,以至于他压根不用甩头,直接用前额顶在皮球正就可以了。落地前他还有闲心看了一眼补防队员那惊恐的表情,才施施然翻滚着卸去惯性。

    至于皮球进没进网,他压根没去管,只是躺在湿漉漉的草坪上,细细品味轰然响起的欢呼声。

    “perfect!”(。。)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