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哨声响起时,温格像往常一样迅速起身,转头走向更衣室。▲∴,

    表情依然平静,法国人的内心却在翻江倒海。

    拉齐奥队有多强大,别人可能不清楚或者年少气盛无所谓,他这个球队的掌舵人出于战略目的,也不会过分强调这一点。真正从战术角度观察对手,制定策略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维耶里与萨拉斯的恐怖锋线组合,米哈伊洛维奇与内德维德的场强强连手,意大利顶级卫内斯塔领衔的后防线,这支球队的条线都有世界顶尖球员在其星光闪耀,整合在一起所能释放的能量无法想象!

    意大利的球队一向以战术体系严谨著称,体现在场上,就是自己主动犯错少不说,还很擅长抓住对手犯错制造的机会。球队在去年止步欧冠小组赛的最大原因,其实就是欧战经验缺乏导致犯错频频,最终以一分之差含恨败走。

    国内战场持续高歌猛进,欧洲战场却连小组赛都没能杀出重围,如此鲜明的对比让阿森纳上上下下都有些抬不起头来。而其让阿森纳队两战尽墨的尤图斯队无疑是罪魁祸首,以至于双冠王拿到手,重新抬头展望新赛季目标的时候,意甲球队成了他们最重要的复仇目标。

    或者说证明自己的舞台。

    眼前这场比赛球队始终保持了高昂的斗志和注意力,可就在如此超水平发挥的前提下,对手严谨到滴水不漏的防守体系只是被摇晃而已,根本没有被打的找不着北!

    如果没有无间的团队合作带来的机会和防线的保护,如果没有超强的个人能力带来的灵光一现,上半场的场面与结果还会让人如此激动?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他手下的这支球队已经被英国媒体捧上了天。事实上面对欧洲顶尖球队时,实力与经验上的双重差距根本让人乐观不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下半场乃至以后的路,都无法让法国人高枕无忧。

    眼前局面严格说来是他刻意而为造成的,能维持多久不出乱子他心里也没底。阿内尔卡和佩蒂特的性格他很了解,能折腾出多大的动静。会造成多么深远的影响,他一时半会也难以估摸清楚。

    一直以来,他和球员之间的关系都是多方位立体化的,无论场上还是场下,他给予的帮助完全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这种作法让他与球员的私人关系普遍不错,媒体,球迷,俱乐部,同样津津乐道于此。

    于是。被掩盖的问题直至这个赛季才开始显山露水。

    他是法国人,手下弟子们也有不少法国人,而法国人与英国人的不对付是全方位难以调和的。在他的悉心栽培下,一不小心,法国帮已经成了坐拥强大后台的割据势力!

    法国帮理所当然地认为主教练视他们为嫡出,处处在维护他们的利益,甚至连新球场建设计划他们也认为是俱乐部在不自量力,而不是敬爱的阿尔塞纳*温格先生在一意孤行。球队的其它势力迫于形势。无法用更进一步的行动抗衡法国帮分裂更衣室的行为。如此一来,国际雇佣军之名得以落实。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积重难返。

    想要在保证球队战斗力的同时改变这一切,难度大到无法想象,甚至严格说来,根本就不可能两全其美!

    如何取舍?

    “大家都很努力,表现也都不错,这样的上半场我们给了对手与球迷们同样的惊喜。”

    开场白说完。温格环视一圈后,轻轻点了点头。

    目光都很专注。

    “或许你们也感受到了,这场比赛体现出的,不同的足球化,不同的技术风格。不同的战术纪律。这些东西带给我们冲击的同时,值得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一番。”

    “想要追逐完美足球的步伐,足够的阅历与深远的思考是必备的素质。眼前这个对手很强大,而且素质非常全面。因此,我们要把这场比赛当成很好的锻炼机会,希望大家好好珍惜。”

    “球队目前并非一帆风顺,如同接下来的比赛和以后的道路一样。不过,有困难才能激发潜能,让自己和团队都更上一个台阶!”

    “好了,多余的话不再重复,下半场对手明显会有战术意义上的调整出现,是何种方式我们没必要花精力去猜测,加强进攻的最终目的不会说谎”

    伴随着主教练一脸平静的讲述,更衣室仿佛变得更安静了。

    一直到列队走在球员通道内的时候,宁静的氛围才被热闹的看台打破。球员们仿佛也恢复了交流的欲*望,两两凑在一起,谈论起来。

    永贝里和尤墨落在了队伍最后,两人随意聊了几句后,瑞典人话锋一转,压低了些声音问道:“boss的讲话我觉得很有道理,但总感觉差了些什么,你觉得呢?”

    “你听过演讲吧?”

    尤墨的问题让永贝里一阵蛋疼。

    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问这么弱智的问题?!

    “当然听过!哦,我忘了,你们国家好像不太常见那种街头演讲吧?”

    “是啊,国人比较含蓄。”

    “你的意思是?boss的讲话不够激*情?”

    “刚才更衣室的氛围如何嘛?”

    “呃,是有点过于冷清了一些。”

    “对手呢,给你的感觉。”

    “很冷静!不愧是意甲劲旅!”

    “冷静对冷静,效果好吗?”

    “当然不!”

    脱口而出的回答让说话者自己都楞了一下,才苦笑着转过头,看着不远处一脸平静的队友,对手。

    想要以弱胜强,方法有很多种,最常用的是战术。其次是士气。眼前这场比赛对手难缠之极,指望他们犯错主动送上机会难比登天。因此,战术上想要胜过对手一筹明显不用指望。

    球队上半场踢的如此出色,士气的作用占据了很大比例。如果过于强调冷静,刻意强调对手的强大,肯定会让原本高昂的士气回落。甚至在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已经被侥幸心理占据,认为守住一球优势就算完成任务了。

    温格一贯以儒雅示人,偶有发脾气,往往也是球队表现不尽如人意的时候。真正需要鼓动,煽情,振臂高呼的场合,法国人的一贯作法显然有些不合时宜。

    想到了这些,下半场比赛刚一开始。永贝里心已然蒙上了阴影。

    反观他们的对手,拉齐奥队,并没有像想象那样一上来就全线压上进攻来证明些什么,依然像上半场一样,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节奏。

    阿森纳队顿时有些尴尬。

    上半场他们虽然攻的兴起,但一直没有被对手不给力的外表迷惑,无论是前场球员还是后防线的队员们,都在时刻注意着对自家防线的保护。场休息时主教练再次强调的情况下。到底是压出去猛攻,还是稳住了慢慢消耗?

    两位荷兰人才不管那么多。对于他们来说,上半场那种自由自在的足球已经接近完美足球的标准了,既然能达到,那就没必要在接下来的比赛半途而废。

    两位法国人有些犹豫不决,维尔托德身为箭头人物,自然希望身后多几份助力。即使知道球队的士气和上半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他依然难耐心**。维埃拉身为防守型后腰,面对强敌时难免位置要落的更深一些,偶尔有冲到前场0米的时候,也基本是打一枪就跑。

    英格兰人深知对手攻击力强大。身为后卫,当然希望在防守时得到前场队友们更多的帮助,如此一来,两名边后卫插上助攻的次数明显开始降低。为了保险起见,门将和两名卫不再追求地面传递,更多时候选择了解围般的高空球来处理后场可能的威胁。

    尤墨和永贝里对这种状况早有预料,可并不意外不代表一定有解决办法。整支球队的士气在明显下行,1:0的比分让侥幸心理渐渐滋生的情况下,他们的个人能力并不足以在眼前这种层次的对手身上依靠单干制造出机会来。

    思想不统一的结果很快反应在场上。

    下半场仅仅过去10分钟,两支球队像是完全交换了角色一般!

    如果只是交换角色,并不会让人太过惊讶。毕竟拉齐奥队各方面实力都胜出一筹的,0:1落后的情况下压倒主队猛攻也算人之常情。可是,如果眼前局面是阿森纳队拱手相让造成的话,场面与结果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还有一点不能忽略的是,兵工厂的防守体系是远远赶不上对手的。面对同等档次的压力,拉齐奥队没有犯错,阿森纳可不包准。

    事情情况再次验证了这一点。

    比赛第6分钟,后防线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尤墨和永贝里被佩蒂特与帕洛尔一同换下。

    换人没能挽救已经失控的比赛主动权,拉齐奥队越战越勇,仅仅过了5分钟不到,就由米哈伊洛维奇利用直接任意球机会扳平了比分。

    响遍海布里的叹息声没能阻止情况进一步恶化,比赛第9分钟,内德维德场精准的长传反击被维耶里用头摆渡给了搭档萨拉斯,智利人不停球直接一脚低射洞穿了希曼把守的大门。

    如梦方醒的温格只能继续换人。

    阿内尔卡上,维尔托德下。

    两人本是好基友,现在却如陌路人一般,相互看都没看一眼,就迅速完成了交接。

    维尔托德是心情沮丧,无心与同胞交流什么。阿内尔卡是幸灾乐祸,存心用无视来彰显距离。

    1:2的比分给了法国人充分证明自己的机会,阿内尔卡深知这一点,注意力高度集,状态也好的让人咋舌。比赛第85分钟,一次不起眼的角球机会被他成功把握,大禁区前五米处用右脚划出了一记世界波!

    进球后的阿内尔卡兴奋无比,冲到场边的摄像机前,不断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怒吼不止。

    替补席上坐着的两人已经沉默很久,此刻却颇有心情地聊了起来。

    “下半场比赛我们不该当好学生的。”永贝里首先打开了话匣子,手托腮,嘴角苦笑挂起。

    “是啊,荷兰人也是这么干的,可惜英格兰人胆子太小。”尤墨随口回了一句,转头继续安慰维尔托德,“队友进球了你居然不高兴,太让我失望了!”

    法国人都快哭出声了,听他在那旧事重提也没兴趣掺合,依然双拳托住下巴,直楞楞地看着重新开始的比赛。

    “你别刺激他了!”永贝里看着不忍,念叨了一句后,话题转移,“你说如果我们依然保持上半场那种状态的话,能不能顺利拿下对手?”

    “体能有点悬,不过已经有比2分更重要的东西被我们错过了。”

    说罢,尤墨难得表情有些严肃。永贝里看的心一楞,才脱口说道,“难道?”

    尤墨没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一旁的维尔托德注意力被这两人吸引,转头看了好一会,忍不住问道:“有什么东西能比2分更重要?”

    永贝里看了他一眼,苦笑着摇摇头,想开口,又觉得环境不太合适,于是闭口不言。尤墨却没有这重顾忌,刚刚还绷起的脸现在已经放松,未语先笑。

    “既错过了一次全面提升战斗力的机会,又错过了在全世界范围内露脸的机会。”

    这话声音不大,却极具穿透力,坐椅上的帕特*莱斯听见了,场边坐不住的温格也听见了。

    法国人先是充满惊愕地看了他一眼,再默然走回坐椅,双手环抱胸前,一言不发,直到比赛结束。

    “走吧,换球衣去,你找谁?”

    尤墨像个没事人一样,听到终场哨声响起后,拍拍永贝里肩膀,起身。

    “米哈,伊洛维奇吧。”瑞典人结巴了一下,起身前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主教练。

    温格依然在沉思,直到帕特*莱斯小声提醒响起在耳边时,才嚯地站起来,迎上正走过来准备握手的埃里克森。

    “boss好像被你的话惊讶到了?”已经走出一大截后,永贝里快步走到尤墨身边,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合适吗?用这么激烈的方式?”

    “得下猛药啊,拖不起。”

    “哦,你胆子真够大的。对了,你打算找谁换球衣?”

    “内德维德嘛。”

    “为什么?”

    “长的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