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跑题了

 热门推荐:
    2:2的比分是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如果不深入思考的话。

    这样一场比赛结束,最兴奋的莫过于媒体。

    对于他们来说,平平淡淡的比赛最没劲,一边倒的场面最无聊,像这种你方唱罢我又登台式的强强对话,亮瞎氪金狗眼的个人表演,精彩纷呈的进球大战,不到最后一分钟不能确定胜负的悬念,才是他们的最爱。

    整体,个人,战术,一个都不能少,进攻,防守,配合,统统都是盘里的菜。

    阿森纳的表现虽有虎头蛇尾的嫌疑,但最后时刻扳平比分的结果让英国媒体变得的底气十足。

    仅仅一场比赛下来,阿内尔卡成了“大心脏先生”,尤墨成了“神奇小子”。

    两人虽然因为位置不同而不具备可比性,但从进球效率上来说,经常出现在后腰位置上的尤墨反而比正印前锋阿内尔卡还要高些。如此一来,擅长煽风点火的媒体们倾巢出动,极尽所能地渲染起两人之间的竞争来。

    “正统前锋里的佼佼者遭遇最严峻的挑战——o每粒进球只需5分钟,远超阿内尔卡的109分钟!”

    “自由人战术即将在兵工厂大放异彩,阿森纳的豪门之路需要德甲全能战士!”

    “最近场比赛豪取五粒进球,o进入爆发状态,阿内尔卡要小心了!”

    “阿内尔卡用压哨进球向队内头号射手发出挑战——谁才是主角?”

    “海布里的王座正虚席以待,两人谁能率先登顶?”

    这些标题党完全无视赛季刚开始,一切都言之尚早的事实,只是凭借赛季初到现在的几场比赛,两人偶尔的高光时刻为依据,完全忽略了整支球队的努力。吹的随心所欲,毫无压力。

    严格说来这其实是缺乏底气的表现。

    自从1984年利物浦队登顶欧洲之后,长达14年的时间里,代表英格兰足球最高水平的俱乐部们始终无法在欧洲范围内证明自己。随着英超影响力日增,与之匹配的转播费收入是到位了,成绩却一直不堪入目。

    这让一贯看重脸面的英格兰人有点抬不起头来。

    本赛季的传统强。曼联从开赛至今一直表现的磕磕碰碰,遇弱不强,遇强不弱的表现实在让人难以抱有多大希望。利物浦状况稍好,但也仅限于对阵弱队时有着稳定的拿分率,强强对话的表现并不让人放心。

    除了传统强外,切尔西是最有希望在欧洲战场上为英格兰找回脸面的球队。奈何上赛季他们仅仅联赛排名第五,即使成功捧起了欧洲优胜者杯,也无法在欧洲最高级别的战场上帮英超长脸。

    当然,切尔西队目前只是英超新贵。阵容厚度也并不足以支撑多线高水平作战的苛刻要求。

    如此一来,多线作战且一直表现抢眼的卫冕冠军无疑承载了英格兰人的巨大期望。眼前这场重头戏他们的表现虽不完美,但值得捧起来使劲吹吹的地方到是一抓一大把。

    那就使劲吹!

    其实明眼人也都看的出来,阿森纳明显是痛失好局后侥幸扳平了比分,真正值得吹的只是半场比赛而已,下半场暴露出的问题才值得好好总结一番。而且以上赛季欧冠小组赛未能出线的战绩来看,阿森纳即使有进步,也很难一飞冲天甚至问鼎欧洲。奈何英国媒体急于找回脸面。只是凭借着想当然的状况来发挥想象力,完全无视了那些明显的问题。

    这种一拥而上的吹捧很容易制造出一片利好的假象出来。即使经验丰富的球员碰上了,也难以不受影响,或多或少地感染一些盲目乐观的情绪来。阿森纳队身处舆论心,受影响是必然的事情,别的不说,球员家属这一块肯定是重灾区。

    周四下午。靠近闹市区的一所公寓内,永贝里和薇拉瑞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一起含泪凝望餐桌上一桌子的“国菜”。

    两人一个是世界一流大学的高材生,一个是准豪门球队的希望之星。住公寓尚可理解,自己做饭实在是件奢侈的事情。

    眼下并没有什么节日值得庆祝,真正让两人把宝贵的时间投入到厨艺的最大原因,其实是薇拉瑞安见识了国菜的精致内涵后,在媒体一片歌功颂德的背景下,想用这种方式为男友庆祝一番。

    永贝里心自然敞亮,面子上却不好多说什么。他看的出来,自从去尤墨家做客之后,眼前这位以女强人为目标的家伙动了其它心思,想尝试一下别样的生活乐趣。

    不过,动了心思只是做饭的初级阶段表现,想要达到厨艺的高度,道路漫长到让人发指。

    尤其是欧洲发达国家的姑娘们,要是让她们知道做饭当还有如此高深的学问的话,大概没上路的时候就已经打了退堂鼓。

    永贝里其实比她也好不了多少,认识尤墨之前,他对于国知之甚少,后来觉得有必要和这个家伙多沟通的情况下,才翻查了一些资料留以备用。

    与国人打交道,聊吃喝,饭桌上建立友谊无疑是最有效的途径。永贝里得出这一公理后,在上次做客特意请教了一些国菜的制作学问,回来之后大吹特吹了一番。

    薇拉瑞安与江晓兰当时聊的很投机,内容却没有涉及到这一块。后来听着男友吹的云里雾里,又回忆起当初一见之下的惊艳心情,不由得动了心思,主动打电话给江晓兰求教。

    她和永贝里都是新手上路,听着师傅说的简单,于是立即行动起来,忙活了一下午,最终做了一桌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出来。

    两人的状态也完全没有大功告成的喜悦感,脸上身上都惨不忍睹的情况下。心只觉饭桌太大,自己太小。

    “怎么办?”薇拉瑞安一向有主意的很,此刻却没了主心骨一般,眼神彷徨的仿佛迷路的小孩。

    “各尝一遍,能吃的留下,其它倒掉”永贝里硬着头皮研究了一圈。觉得自己晚上可能要挨饿了。

    “为什么这么难”薇拉瑞安哪能不知他的心思,奈何现在心力憔悴无心吐槽。

    相比于一般人来说,永贝里的饭量大的惊人,虽然只有16的身高,6公斤的体重,他一顿饭却最少要吃两个成年壮汉的量!

    能吃的人多半不挑,永贝里也不例外。以前薇拉瑞安觉得陪男友吃饭是件考验减肥意志力的事情,现在觉得这家伙相比于他的队友来说,简直太可怜了。

    现在。努力了一下午之后,变得更可怜了

    “呃,不知道,大概是化上的差异吧,比如说,老婆这么多,居然不打起来”

    永贝里边说边开动,皱眉频率看的薇拉瑞安心都碎了。

    老婆多就老婆多吧。谅你也不敢学人家!

    “咦,这道菜不错!”永贝里唱了一会独角戏。正觉得没劲时,突然眼前一亮,“这盘不但吃起来味道不错,看起来同样让人胃口大开!”

    薇拉瑞安顺着他的目光瞧去,只见嫩绿的菜叶儿上挂着些许亮亮的油星,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刚刚沐浴了露水的新鲜蔬菜。于是心不在焉地挑了一根放在嘴里,吃着还不忘念叨:“蚝油生菜嘛,简单的让人想犯错都不可能”

    声音随着咀嚼肌的活动渐渐停止,迅速睁大的眼睛明白无误地诉说着主人的心情。

    居然这么好吃?

    “怎么样,咱们这一下午也不算白忙活吧!”永贝里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好吃,真的好奇怪,这么简单的原料,这么简单的做法,怎么会?”薇拉瑞安忙不迭地刀叉并用,抢了好几根在自己面前的盘子里。

    “喂!”永贝里眼巴巴地瞧着已然下了一多半的美味,声音很是无奈。

    两人到是深知少而精的道理,做的菜虽多,量却都不大。薇拉瑞安显然也是吃货一个,面对美食几无抵抗力,两下就把男友的那一半给代劳了。或许是动作快的自己都惊讶了吧,吃完了不忘安慰过来:“嘿嘿嘿,还有原料呢,回头我给你多炒一些!”

    “算啦,时间不早了,你还有课件没做,我还要看看曼联队的比赛。”永贝里笑着按住了她的手,起身,“我忽然想起来,lan好像和我说过,菜没有做好不要紧,只要没糊,加些水进去可以煮意大利面吃。”

    “哦?”

    “想想其实道理很简单,咱们新手上路掌握不了很多细节,味道和口感上自然差的很多。放在一起加水煮一下,那些太咸或者太淡太硬的就不会难以下咽了。”

    “的确有道理,不过,听起来怎么感觉像是生活的哲学?”

    “是啊,每个人的性格与经历不同,自然会有每个人最擅长与最不擅长的事情。一个团队的灵魂人物,就像水一样,能把所有人凝聚在一起,充分发挥每个人的力量,完成之前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在说温格先生吗?”

    “不。”

    “那是谁?”

    “现在说起来可能太早了一些,但我相信,他在凯泽斯劳滕的时候,扮演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听了这话,薇拉瑞安有些发呆。

    永贝里的后背在她眼前晃悠,身材并不高大,肩膀也不算宽厚,只是看着看着,曾经很熟悉的一切,现在居然有些陌生。

    仿佛被注入了新的灵魂一般,处处透着一股岁月的痕迹。

    “那你说说看,为什么最简单不过的蚝油生菜,味道与色泽都那么诱人呢?”

    “我们已经习惯于用复杂的工艺来衡量一件东西的好坏,就像足球场上追求控球率一样。其实有的时候,恰到好处的简单直接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就像o的那些进球一样?”

    “是啊,处处透着一股力量美感的动作,其实不比那些华丽的技术来的观赏性差。而且以我的观点来看,未来足球发展的趋势会越来越强调速度与力量,以前那种慢腾腾的攻防节奏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哦,你的意思是,o与阿内尔卡的竞争,前者会笑到最后?”

    “或许说出来你不会相信,其实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球员。”

    “嗯?理由呢,说说看。”

    “顶尖级别的球员,带你的不止是震撼,还有发自内心的吸引力。无论场上还是场下,他们的身上总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每一个人。”

    “有那么厉害?”

    “是的,在此之前,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的出现,会给你带来多少不可思议的事情。”

    “哦?听说他有些胆大包天?”

    “还不是我告诉你的。他在场下的风格和场上一样,简单却又直入人心,什么事情想到了就去做,不会犹豫什么。”

    “他还那么年轻,难道不是鲁莽的表现吗?”

    “不,和鲁莽不同的是,他懂得分寸,会替别人着想,甚至有的时候会主动把本来与他无关的事情揽到自己头上。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大概就是领袖魅力在其发挥作用吧。”

    “那我说说我的看法吧。”

    永贝里听了这话,难得把注意力从魂游天外状态拉回,看了眼一脸专注的薇拉瑞安。

    瑞典姑娘眉眼修长深邃,即使不带眼镜,也能从瞧出智慧的光芒来。

    “我对足球的了解不如你,那就换个角度吧。最近我和lan经常联系,聊的多了,自然会对她们之间的关系感兴趣。”

    永贝里睁大眼睛,一脸好奇。

    “对于女人来说,和别人分享爱情的生活是不敢想象的。但是lan告诉我,她对o的感情里,爱情只占很小一部分。怎么样,惊讶吧?”

    永贝里点了点头。

    薇拉瑞安不卖关子,继续说道:“如果换成其它的女人,得知自己心上人的心还有别的女人,大概会发疯吧,我想。所以我觉得她们之间的关系之所以融洽,大概就是亲情与友情并重,责任与义务同行的缘故。”

    顿了顿,声音继续响起。

    “我以为她会很羡慕我,结果我发现自己错了。她只是对外面的世界有点儿好奇而已,她的内心世界非常稳固。这样看来,我所认定的价值观里面,人生的追求好像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永贝里笑着问。

    “对于有的女人来说,爱情太过重要,其它任何东西都弥补不了,甚至有一点点缺憾都会拼命的想弥补上。对于另外一些女人来说,事业与金钱的作用更重要一些,爱情她们也喜欢,但认为那是奢侈品。”

    “继续。”永贝里点头。

    “爱情并不是奢侈品,当然,也没有想象那般重要。我觉得它和事业与金钱一样,需要用心经营,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好像跑题了吧?”

    “没有啊,lan其实是个非常单纯的姑娘,能让她处于现在这种状态下,我相信是o在其搞的鬼!”

    “哈哈,我要告诉他!”

    “好啊,刚好我想找他聊聊。”

    “喂,你不是认真的吧?”

    “嘿嘿,吃醋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