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行业最权威的编辑团队,为各位作者朋友提供全方位创作支持,各类咨询问题第一时间回复同时定期分享业内最权威信息

    打电话给王*丹互报平安之后,尤墨还没想好去哪打发下午所剩无几的时间,杨肇国的电话打了进来。

    其实这货目前用的号码连国内的小伙伴们都不知道,对方能这么快就打听到,显然也下了不小功夫。

    杨肇国没有当面问起,却偏要绕个大圈再打进来,同样也是在花时间分析研究,请示汇报。

    全兴目前的状况非常微妙,正是需要强有力的因素介入,把局面明朗化的时候。因此尤墨的到来无论是好是坏,都能在去留问题上起到不小作用。

    从情感上来说,维持全兴俱乐部这面大旗不倒,是件民心所向的事情,也能继续得到来自地方政府的肯定与支持。从利益上来说,只要能维持正常运转,足协再黑他们也认了,就当花钱打广告。

    真正让他们心生退意的,是国内联赛已经成了个无底洞,看不到任何出口的那种。足协成了无底洞的制造者,丝毫不担心他们的死活,反正有大把的企业在后面等着,热钱到处都有。

    更可怕的是,他们这些最早一批入主国内联赛的企业由于熟悉游戏规则,不肯当冤大头,已经成了穿小鞋的对象!

    身为企业,广告费用所占的正常开支比例不可能一直攀升下去,尤其是自身营收增长无法匹配的情况下,壮士断腕也再所不惜。

    毕竟养活着几大千人呢,因为国内足球这趟浑水导致入不敷出,显然不是商人所为。

    尤墨的回归让他们第一时间感到绝望,觉得改革无望,足协那帮吸血鬼会变本加厉。可接下来这货不走阳关道风光无限,偏要到穷乡僻壤去晒太阳,其目的顿时让他们生疑。

    到底是为了一雪当年之恨,还是别有用心?

    按杨肇国的所见所闻分析来看,前者可能性很大,不过事关全兴俱乐部生死存亡,他不敢大意,当即打了个电话给哥哥杨肇基。

    刚好,苗丽的汇报工作在此前不久完成,汪市长已经打电话过来询问状况了。

    结果一问之下才得知,那货居然是来考察研究,帮他们出谋划策的!

    如此一来,岂敢怠慢!

    “听说是您告诉汪市,说我们状况不太乐观,今年如果玩完,明年可能就不玩了?”

    杨肇国笑的很是热情,话中却不无试探之意。

    全兴今年的大投入让整个川中为之振奋,除了少数内部人士,几乎没人能想到他们是在孤注一掷。

    尤墨这个外来和尚怎么会得知内部消息?

    “是啊,你们怎么回答的?”

    一听这话,杨肇国心中一惊!

    用“你们”不用“你”,说明对方很清楚全兴的掌门人是谁。如此一来,遮遮掩掩反倒容易引起反感,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董事长告诉汪市,全兴这几年发展是不错,可收入增长远远赶不上俱乐部开支,基地建成后更是难以为继,今年算是砸锅卖铁赚吆喝了。”

    “是打算拼个好成绩,再卖个好价钱吧?”

    “.......”

    杨肇国额头上开始冒汗,迟疑了好一会,才用力咳嗽两声开了腔。

    “瞧您说的,哪有的事,哪有为了卖个好价钱先砸钱的?”

    “先砸钱是为了摆脱转手之后造成的负面影响,省的让人瞧不起,说全兴赚了钱就跑,把川足给坑了。”

    一听这话,杨肇国脸上的汗开始往下淌,声音打颤。

    “您的想法,想法,我不敢苟同.......”

    “那就换个人,看他是否认同我的看法?”

    话音一落,杨肇基如释重负,连客套都忘了,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过了一会,尤墨的电话再度响起,接通后,一个陌生的男低音传了过来。客套几句之后,开始直入正题。

    “难怪汪市找我问这些,原来有外来和尚念的经。”

    “经是真经,不过念的人得有心,才能收效。”

    “您这一念不要紧,我们头大了一圈。”

    “可不是,紧箍咒带在你们头上,我这一念够你们头痛一阵子了。”

    大实话让对面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才不无遗憾地说道:“我记得那年德国元老访华,念的经听起来不错,和您是一路吗?”

    “是一路,现在还想听吗?”

    “想听,不过只念给我们听,怕是......”

    “怕是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有您这话,我心里踏实多了。”

    “也别指望我念经给足协的官老爷们听,他们管不着我,我也懒的和他们打交道。”

    “那您是打算?”

    “我一个人念经多没意思,何况也没时间陪他们玩。”

    “我懂了,不过,哪有孙猴子给如来佛念紧箍咒的?”

    “孙猴子们如果都撂挑子不干,如来佛也会头痛。”

    “您有把握说服其它人?”

    “没有,时间也不允许。”

    “.......”

    “真经第一部其实早念完了,这趟带的是第二部,让你们听完不头痛,浑身有劲的那种。”

    “还有第二部?”

    “想听吗?”

    “想!”

    “电话里听?”

    “等我一小时!”

    能让堂堂全兴集团老总扔了电话就赶过来,尤墨也算功德圆满。李娟早已目瞪口呆,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瞧着外面的炎炎烈日,再想象一下一小时内赶来需要怎样的手忙脚乱,她算是想明白了。

    到底谁是如来佛祖?!

    “我现在才发现,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原来也有这一面!”

    “痛脚被人拿住,自然要殷勤一点,何况还有馅饼等着。”

    “这招叫什么?”

    “胡萝卜加大棒,爵爷的最爱。”

    “......”

    一小时后,房间门被敲响,打开后,一男一女站在门前,开始客套。

    男的五十出头,女的三十上下,穿着打扮虽然得体,身上却被汗水打湿了不少地方。

    由于是初次见面,客套时间稍长,双方免不了互相介绍。

    其实也没什么必要,只是走个程序而已,李娟甚至都没记住眼前这位秘书模样的女人叫什么名字。

    她还沉浸在能让大人物手忙脚乱的成就感中,一时半会难以进入角色。

    尤墨早有心理准备,于是既当爹又当妈,甚至还当面展示了一下功夫茶手艺。

    他倒不是有意显摆,只是习惯而已,结果手艺一施展,立马让房间里惊叹不止!

    女秘书更是赞不绝口,直呼开了眼界。杨肇基也是把鼻梁上的眼镜扶了又扶,唯恐错过精彩画面。

    忙碌完毕,尤墨总算得了空,开始进入正题。

    正题部分其实已经透露给刘楠了,现在说起自然轻车熟路。不过越是如此,越让对方胆战心惊。

    这人难道是天外来客?

    看来真经不会有假!

    “亚洲冠军联赛?”

    听到这样的字眼后,杨肇基难掩心中惊讶,赶紧又确认了一下。

    其实中超联盟的设想国内早有提出,尤其是他们这些任人宰割的羔羊里,有不少人跃跃欲试,想要竖大旗与足协对着干。只可惜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相互之间又都是竞争对手,背后捅刀的可能性很大,于是设想始终是设想,目前来看依然没有实现的可能。

    亚冠联赛的确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力,虽然不如成立中超联盟那么刺激,也算让他们多了条生路,而且最主要的是:有可行性!

    经过六七年的职业联赛发展后,亚洲足球已经开展的如火如荼,成立亚冠联赛的基础已经成型,就差一把火点燃了。

    以尤墨的影响力,只要振臂一呼,亚足联必然会将其纳入议题,成为亚洲足球发展的又一条快速通道。

    “是的,国内才14支甲A球队,加上足协杯,每支球队一年的比赛满打满算才30场刚出头。”

    尤墨很有耐心,娓娓道来:“一年有52个星期,联赛才26场,主场才13场比赛,球迷们即使想花钱支持球队,一个月才能捞着一次机会。”

    “是的,门票收入始终上不去,就是因为比赛太少,有看点的更少!”

    杨肇基难掩激动之情,双拳紧握。

    一旁的女秘书惊讶的合不拢嘴,手里的笔都停了下来。

    李娟已经进入了傻姑娘模式,嘿嘿嘿笑个不停。

    尤墨瞧不下去了,于是装没看见,继续白话。

    “每年的联赛冠军就一个,足协杯同样只有一个,其它名次除了最后两名,其实没多大区别。如果联赛前三再加上足协杯冠军都有资格参加亚冠联赛,那每年的联赛看点会多出不少,关注度同样会直线提升。”

    “比如咱们全兴,家底不厚,即使大举投入也很难一时半会追上老牌劲旅。可如果拿个前三就能有条为国争光的道路,那您的心血打水漂的可能性会降低不少,风险同样也会降低。”

    “对于球迷来说,不拿冠军也能接受,保住亚冠资格就是胜利。”

    听到这,杨肇基长出一口气,不无感慨地说道:“早把您盼来就好了!”

    都是明白人,话不用说透就已经走到了心坎里。

    尤墨于是不再多言,端茶送客。

    “您身上担子不是一般人能挑动的,保重身体。”

    一听这话,杨肇基脸上神色复杂,稍稍犹豫了一下,接茶一饮而尽,笑道:“多谢款待,愿效犬马之劳!”

    尤墨笑了起来,眼睛眯眯着,很喜庆的样子。

    “都是战友,言重了。”

    ......

    送走了杨肇基,晚饭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

    刚准备打个电话问问,王*丹拿着个扇子摇啊摇,悠哉游哉地开了房间门。

    李娟一瞧,立马连蹦带跳迎了过去,也不嫌热,一把抱住,颇为激动地说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王*丹现在是男女不忌,谁的豆腐都敢吃,于是借机伸手,很是娴熟地往对方热裤里探寻起来。

    结果让她又惊又喜,抛了个媚眼给一旁看风景的家伙。

    美景当前,尤墨正在咽口水,接到信号之后心痒难耐,过来一并搂住。

    “天怎么还不黑?”

    两女一听顿时起了邪念,返身扑倒,一人一条腿摁住,开始商量事儿。

    “姐你饿不饿?”

    “上面还好,下面有点。”

    “先吃了他再去吃饭,如何?”

    “好主意!”

    尤墨没想到她们居然来真的,刚想开口发表意见,两片凉凉的嘴唇贴了上来。

    一股冰激凌的味道的小舌头迅速伸了进来,急切地寻觅着目标。紧接着,抬头挺胸的家伙也被异样的感觉包裹,让他只能举手投降了。

    于是又过了一个小时。

    这下天真的黑了,三个家伙累的不轻,有躺着的,有趴着的,都不愿意动弹。

    “真过瘾!”

    王*丹像喝醉酒一般,满面潮红,四肢瘫软,嘴里还要嘟嘟囔囔,“看来以后不能太性急,得悠着点.......”

    她这次长了个心眼儿,没有急不可耐地先拔头筹,结果好戏果然在后面,原本容易体力不支的身体也在慢节奏的刺激下坚持了很久。

    “心急吃不了嫩豆腐,这下找补回来没有?”尤墨的恢复能力不是盖的,完事之后腰不酸腿不软,就是肚子饿的慌。

    这货还是很懂节制的,既然一起上那就一人一次,绝不贪多。从这一点来说,他的确有享齐人之福的本钱。

    毕竟日子还长,生活中还有很多乐趣,把心思都放在这上面有些得不偿失。

    当然,此举也是为了公平起见,省的有人表面开心,心里计较。

    “妹妹你呢,没过瘾吧?”王*丹又哼哼了两声,忽然转头问道。

    “我?还,还好吧。”

    李娟当然没过瘾,尤其是身体还有需求的情况下,眼睁睁地瞧着别人在那享受,简直有种百爪挠心的感觉。

    这属于本能反应,即使理智告诉她,将来这种情况还会发生很多次,得慢慢适应才行,身体依然不受控制地渴望,眼睛一刻都不想挪开。

    结果自然有些失望,上次表现非常不堪的家伙,这次吃干抹净,啥也没剩。

    “还好什么呀!”王*丹的眼力见儿应付这种小菜鸟毫无压力,于是谆谆教导,“你在那光看不做,身体能受的了?”

    “嗯?”李娟一头雾水,大实话感人,“就一根东西,你吃了我馋了很正常呀,难道要上去抢吗?”

    “呃......”王*丹忍不住咳嗽起来,好一会才能开口说话。

    幽幽叹了口气,眼神哀怨。

    “还是管家好调教,一点就通。”

    “妹妹生了副好身板,可会吃不会做。”

    “唉,下次姐姐教你!”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